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十六章 丁原困境,袁隗发难(5K)

    袁绍有些意外的看着袁隗。

    王芬与许攸,伯父为何知道这两人的踪迹?难道……

    “我知道你怀疑什么,不过你多虑了”

    袁隗及时的解释,才没有令袁绍继续遐想。

    “合肥侯之事,并非我策划,是王芬行事失败,逃到渤海郡,求我庇护,阳信县令朱岙[ào]乃是故人之子,你可听过衡方?”

    袁绍摇了摇头,“未曾听过。”

    “衡方在时,官至京兆尹,步军校尉,与我有旧,临死前将其学生朱登托于我照拂,朱登曾为其师立碑,名衡方碑,其子朱岙,如今便在阳信任官。”袁隗徐徐道出一段陈年旧事。

    袁绍暗暗吃惊,这便是袁氏的底蕴,随意一处地方,都能找到人脉,渤海阳信,已是东海之滨,袁绍对他的认知,也仅仅是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而已。

    “你去渤海后,见见两人吧,朱岙亦会听命与你。”

    袁绍再度点头,对渤海之行,又多了一份信心。

    “至于兵马,我表奏淳于琼为渤海都尉,为你招募整训兵马。”

    袁隗一字一句的交待着,袁绍不时点头,不时露出惊讶,直到今日,他对旁人口中所传的“袁氏门生故吏遍布天下”这话有了新的认识。

    “伯父,孟德亦在冀州,负责缉拿王芬。”袁绍道。

    袁隗一笑,道:“莫要将孟德看得简单了,此次他留在冀州,乃是明智之举,免于站队,便是免于争斗,此次争皇,已从暗斗转向明争,连你也不能幸免,何进何苗董重之流,更是死于非命,这往后日子,恐怕更甚,好了,事已交代完毕,你去吧!”

    “伯父身在雒阳,万望保重!”袁绍起身行礼,告退,离开。

    ……

    冀州常山,元氏大营。

    依照既定计划,张牛角答应合作,率一千余黑山军入赵郡,不过依照与刘擎的约法三章,张牛角此行是虚张声势,不可烧杀抢掠。

    高顺与朱灵各率一营人马,各营满编两千,以高顺为主将,朱灵为副将,今日誓师。

    两营人马齐列阵,刘擎骑着金戈,领着全副武装的禁卫,自营中走过,威风凛凛,战意腾腾。

    这两营人马之中,有不少是新募的新兵,对于刘擎这个主公,他们多是听见过大名,却未见过面。

    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出征之前,主公竟然亲自前来送行,而且领兵在他们跟前走了一遭。

    “主公这是专门来让我们一睹真容的吗?”一名后排新兵小声道。

    “蠢货,是主公来看我们!”身后一个声音小声纠正道。

    “看主公身后的禁卫,那一身铁疙瘩,啧啧,换了俺只怕穿不动吧。”

    “废话,主公的禁卫各个都天生神力,禁卫都是严格筛选的,你没听说过吗,主公带着十几名禁卫,击败了数万黄巾!”

    新兵们小声议论着,从刘擎,到金戈,再到身后的禁卫,都议论了个遍,直到有一人被军司马踢了屁股,众人才闭上嘴巴。

    简单的仪式之后,高顺领兵出征,望着徐徐远去的大军,身旁的郭嘉感叹道:“自此战开始,主公便踏上平定乱世之路了。”

    “一县,一郡,一州,脚踏实地的走。”刘擎淡淡道。

    “主公,我们也该启程去钜鹿了,我已派人前去魏郡散步流言,称王芬就在魏郡,等主公收下钜鹿郡后,魏郡舆情,便也酝酿成熟了。”郭嘉道。

    “那带路吧,廮陶县长。”刘擎打趣道。

    郭嘉闻言无奈一笑,他这个廮陶县长,不过是挂职,如今廮陶县,依然是董昭在治理。

    “昔日离广平,至雁门,想不到再度回到钜鹿之时,已经是……”刘擎一时词穷,不知该如何表述。

    大概意思是,昔日举家迁离广平小县,如今回来,却是拥有了整个钜鹿郡。

    元氏县与廮陶郡相距不过百里,行的快的话,两日便至。

    不过刘擎并不着急赶路,而是在第三日辰时才到廮陶县。

    董昭听闻,当即出迎,这可是首次拜见。

    当初虽是由郭嘉举荐加入,但刘擎之名,常山郡治优良之实,不容有假,所以董昭对刘擎还是十分期待的。

    来到城门外,郭嘉手指城头,对刘擎道:“主公,此旗乃是我亲手所插!”

    刘擎仰头望去,今日太阳不大,风也不大,那旗只在微微展开时能露出那一个“劉”字。

    “姓刘者不知其数,下次造旗,记得写上刘擎二字。”刘擎好不谦虚道。

    董昭迎向一行人马,上前行了一个大效忠礼。

    “下官廮陶长史董昭,拜见主公!”

    刘擎身形矫健,一跃下马,小跑上前,扶起董昭,三个动作异常娴熟,堪称一健三连。

    “公仁大才,屈居此旋马之城,实在委屈,我得公仁,必定令公仁有一展才学之机!”

    “主公大恩,董昭拜谢!”

    系统:恭喜主公收服【董昭】。

    姓名:董昭,字公仁

    品级,卓尔不群

    耐力:23

    武力:25

    统率:24

    智力:85

    政治:90

    魅力:59

    特性:【泰然自若】身陷重围时,不会陷入自乱,统率+5。

    【工策】所在区域修建速度加快,提升物资调配速度。

    【强健】身体健朗,不易生病,耐力+3。

    忠诚度:70%

    收益:政治+0.9,当前政治:73.53。

    久违的变强!

    刘擎心中乐得开了花,当即扶起董昭,笑道:“今日起,廮陶县长,便是你董公仁的!”

    “多谢主公!”董昭再度拜谢。

    刘擎正欲率几人入城,城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哒哒”的马蹄声。

    几人一看,都认出了来者,正是钜鹿太守郭典,正驱马赶来。

    到了董昭身旁停下,暗暗给他使了个眼色,低声责怪道:“公子来此,为何不提前通知于我!”

    董昭犯难,他也是刚刚接到通知的啊!

    董昭正欲解释,不料刘擎却将话接了过去。

    “郭府君,此事不怪公仁,是我来得随性,未提前告知,公仁也是刚刚知晓。”

    董昭一听,心生异样,想不到乍一见面,主公就替自己说话,将责任揽了过去。

    系统:董昭的忠诚度提升了10%,当前80%。

    嚯!一句话博得了董昭的好感度。

    “郭典出迎来迟,怠慢了公子,有罪有罪!”郭典对着刘擎躬身道。

    “还是入城说话吧!”

    两人将刘擎一行人引至郡府,刘擎骑着金戈,两眼四顾,望着廮陶景象。

    廮陶是一座旧城,尧舜之时,便有记录,想到自己的父王,曾经被贬廮陶王,这一步一景,可能便有父王当年走过的足迹。

    不知从何开始,刘擎开始缅怀渤海王,这是过去数年从未有过的情感。

    也许是因为随着长大,自己的身份再也无可逃避,刘氏的王者血脉开始觉醒。

    也许是因为长安之行,为父王心意难平。

    也许是因为万年带来的那份亲情。

    总之,无论是廮陶县,还是钜鹿郡,现在都是自己的了。

    郡府堂上,郭典正式效忠,刘擎收获了0.7的统率,使得统率增长到了63.25。

    “主公之心,主公之志,沮公与已悉数告知,郭典不才,文不成武不就,但也愿为主公守一方领土,保一方子民,为主公大业献一份力!”郭典诚恳道。

    刘擎笑着回应,指了指郭嘉与典韦,笑道:“我先得郭,再得典,今又得郭典,冥冥之中,自有天数!哈哈哈!”

    众人齐笑,郡府的气氛十分轻松。

    诚然,从属性上讲,郭典并不出色,品级是出类拔萃,他有今天,便得益于父王当年的举荐,以及他的兢兢业业,英勇敢战。

    冀州黄巾势大之时,他与卢植硬是将张角打得龟缩进了几座城池之中。

    或许他不是开疆拓土的猛士,但完全做得到保境安民。

    谈了片刻,刘擎听了不少关于钜鹿郡的情况,觉得差不多了,便将话题引到了正事之上。

    “君业,你与魏郡太守厉温,交往较多,可了解此人?”

    郭典答道:“回主公,厉温字伯冲,涿郡涿县人,为官清廉,为人正直不阿,黄巾之时,他率军从魏郡攻入钜鹿,后驻守曲周,策应皇甫将军的中军大营,攻广宗之时,他亦率军杀出,与中军合围,后来我二人便随傅燮将军一起前往河东郡,驰援皇甫将军……”

    “此些事,我倒听说过一些。”刘擎开口道。

    实际上是为了打断了郭典之言,因为这些事,他都知道。

    刘擎想知道的是,厉温的立场。

    王芬在冀州行谋逆之事,他身为魏郡太守,是否知情,魏郡作为宦官赵忠故乡,厉温是否可能与宦官有勾连,至于袁氏,倒不见得,袁氏的影响力主要在汝颍和中原之地。

    “郭府君,魏郡乃是冀州中枢,主公若想在冀州站稳脚跟,冀州非取不可。”郭嘉开门见山的提醒道。

    “哦?”郭典后知后觉的讶异一番,然后脸上似有担心,“主公如今为雁门太守,只怕以此身份,无法说服他,若是引兵前往,必然遭其奋力反抗。”

    “黑山军过境,厉温好似没奋力反抗吧。”郭嘉嘲弄道。

    “那是因为厉太守与其长史审配不在魏郡,二人之中哪怕有一人在,便不容黑山军横行,自二人回后,魏郡境内黑山军,已被尽数清除。”

    审配?刘擎突然抓到了某样东西一般。

    “审配是魏郡长史?”刘擎问道。

    “不错,审配审正南,本就是魏郡人士,前太尉陈球任繁阳令时,审配便是其下属,此人亦忠烈正直,与厉太守脾性相投。”郭典介绍道。

    好家伙,坐守孤城的审配,正直不阿的厉温,这是双倍的难啃啊!

    刘擎觉得,要想以武力取魏郡,会十分难缠。

    刘擎与郭嘉对视一眼,取这魏郡,一定比想象中的难,而且,就算有万年公主做旗号,也要从长计议。

    刘擎也没有选择在这个话题上多作停留,只是在钜鹿郡治理的问题上,又进行了一些讨论。

    比如过完年后,三月便是春播了,钜鹿郡必须提前垦荒,改造良田,新建和疏浚渠道。

    比如钜鹿郡的兵马整备,装备更新,新兵招募,皆是一项项实打实的要务。

    最后,刘擎干脆让董昭吃空饷,挂着廮陶长的官职,人跟着刘擎回常山,以将常山那一套治理方针搬到钜鹿郡,好明年立即开展工作。

    大功告成,刘擎也未再逗留,而是选择用过饭后便回常山。

    董昭亦往。

    ……

    雒阳城中,一座普通的府宅,一道和煦的落日余光撒入院中,两道身影沐浴在黄昏余温之中。

    “义父,此事已不能再托,军中人心浮动,多有人暗中密谋,我那小友侯成,亦有人寻他说道,董州牧欲控制全城之军,不得不防。”吕布拄着一丈有余的方天画戟,郑重对丁原道。

    “奉先,此事我亦有所耳闻,只是如今雒阳局势,我等处境尴尬,稍有不慎,便会功败垂成。”丁原叹道。

    “义父,我等与董州牧皆起于并州,如今董州牧兵力,雄冠司隶,我等何不与其结盟,无论传言董州牧站在哪边,都会是胜者。”吕布建议道。

    丁原走了数步,又叹了一声,“何进、何苗,董重,蹇硕之下场,你已看到,那董卓如何能容我?”

    “若我们选择与之对抗,何异于以卵击石?”

    丁原回过头,一双老眼怔怔的看着吕布,语重心长道:“奉先,你我皆是草根出身,在这大汉天下,我们是很不容易,很不容易,很不容易才有今日的,我如何能将手中仅有,悉数交予他人,先前我等死战鲜卑,才得并州刺史之位,然董卓一来,便使我失其职,沦为区区都尉,若不是大将军举荐,我等还不知道在哪呢!”

    “嗐!”吕布也跟着一叹,“只怕义父当断不断,日后为两家所不容,董卓与袁氏,皆不是好相与的!”

    丁原面色凝重,越到后面,就越是剑拔弩张,就越是骑虎难下。

    吕布摇了摇头,没能劝动义父,便只能先去劝说那群躁动的属下了。

    侯成、魏续、宋宪,郝萌一众,皆是并州一起摸爬征战的同僚,并州之士自小好勇斗狠,这几人便一直随吕布征战,如今算作吕布下属。

    “义父,我会约束帐下将士,不过执金吾军中,有不少是原雒阳城卫,需严加管束。”

    离开前,吕布再次提醒道。

    “我儿有心了,我会的!”丁原答道。

    望着吕布离去的身影,丁原心生愧疚,吕布不仅神勇,还十分机警,显然军中有异动,便第一时间来提醒自己。

    而自己为了执金吾之职,却进退失据,丁原明白,两人虽是义父义子,但更像是下属。

    而吕布,还是一个没有归属的下属。

    丁原去并州刺史之职时,吕布的主簿之职自然一并去了,然后面丁原官拜执金吾,吕布却并无安排。

    执金吾乃京师要职,其中副职要职,悉数由朝廷直接任命,如今的吕布,只能算是跟随他的一个幕僚。

    “唉!真是为难奉先了!”丁原叹道。

    ……

    “牙门将军鲍信,见过袁公!”

    “越骑校尉伍孚,见过袁公!”

    “奋武校尉吴匡,见过袁公!”

    “建武校尉王匡,见过袁公!”

    袁氏大院,四名武将屈身向他们面前的袁隗行礼,袁隗一改平日里素雅衣着,穿了件庄重的纯黑鹤氅,腰间也悬上了久未使用的佩剑。

    若是袁绍袁术两人在此,会发现袁隗此刻的精神面貌,也比过去抖擞了许多,根本不像什么太傅,倒像是要上阵杀敌的老将军。

    《剑来》

    “四位将军,大将军遭奸人所害,以致皇子辩如今亦未登大宝,今董太后一党,倚仗弘农杨氏等众,意图与何皇后分庭抗礼,行废长立幼大逆不道之事,大将军虽死,四位将军承袭其志,扶住幼主,匡扶社稷,以告慰陛下和大将军在天之灵!”

    袁隗上来便是一番煽动性的言论,为将者通常比较有血性,这四人又皆是何进旧部,他这么一说,仇恨,动机,信仰,都有了。

    “扶助幼主!匡扶社稷!”四将齐声重复了三次。

    见四人默契一心,袁隗十分满意,算对得起他私下一个个沟通好,如今四人齐声宣誓,这为刘辩保皇的力量,也算是正式形成了,为了拉拢吴匡,可不容易。

    “董卓城外有五万精锐西凉军,总兵力上,我等不敌,不过在这城中,董卓亦只有区区两营兵马,而四位将军率有五营兵马,不过……”袁隗一个转折,继续说道:“虽人数占优,但我方要据守城门,所以并不占优。”

    “袁公,城门由城门校尉掌管,而城中防备,执金吾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伍孚提醒道。

    “伍校尉,北营五校尉之力量,能否再支援支援?”鲍信问道。

    伍孚摇了摇头,“越骑校尉已是刘侯极限,身为汉室宗亲,他不会卷入这场争端。”

    刘侯,便是北军中侯刘表,掌管五营校尉,几乎是一半的禁军。

    袁隗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景升能放伍将军来,已是最大支持了,至于城门校尉,诸位无需担心。”

    四位将军相互看了看,照袁公的话,城门校尉,是袁公的人了。

    那剩下的问题,便只有执金吾丁原了。

    袁隗接着开口,“抛开城外西凉军,城中兵力,就算我方要派军守城,和董卓比亦是略有占优,所以,这最大的变数,执金吾丁原,却是要先行解决,因为——”

    “他是并州人!”

    ……

    (PS:求书友们动动手指,把推荐票投给我吧,争皇战斗马上打响了)

    第八十六章 剑拔弩张,战斗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