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章 反骨仔唐周卖主

    唐周这个人,未必被大众熟知。

    但只要稍微深入了解一下三国,就会知道这个人的特殊性。

    某种意义上说,三国的序幕,是由他拉开的,而不是张角。

    沮授从廮陶(钜鹿郡治所)回来时,已经是第二日。

    “听闻昨日有流民抢粮,你们还拿了人回来?”

    沮授片刻不停,进入后堂就开始询问昨日的事。

    “人正关着呢,不过审问前,公与叔可得做好心理准备。”

    “哦?可是什么凶戾之人?”沮授问道。

    “虽只是一介瘦弱流民,擎觉得他身上藏着惊天秘密。”

    “授还惧一流民不成!”

    沮授当即去了县衙监狱,提审了唐周。

    “姓名!”

    “小人唐周,官爷开恩呐!”

    “你可知罪?”沮授程序性的问了一句。

    “小人知罪,小人检举,求大人开恩!”

    沮授愣了愣,这就招了?

    “你且道来!”

    “小人乃太平道教主张角门徒,受命去乡县周边招募流民,加入太平道,共赴钜鹿。”

    “去钜鹿做甚?”

    “教主于各方渠帅约定,于三月五日,自邺城,游行至真定,以为‘大业可定’,随后将率全国太平道人起兵代汉。”

    沮授眼皮一跳,果真如小子所说,吓人!

    “当真?”沮授还是不些难以置信,如此大事,没有经过拷打,这厮竟然连时间地点流程都和盘托出了?

    “小人不敢说谎,看在小人主动揭发的面上,饶过小人吧。”

    这就是卖主的特性吗?

    唐周这个人,果然和历史上没什么两样。

    在历史上,二月份的时候,张角派他去雒阳联络马元义,宦官封谞、徐奉等内应,结果这家伙一进雒阳,就自动投案了。

    朝廷大惊,逮捕马元义,车裂处决,同时大肆搜捕太平道人,上千人被处死。

    马元义败北,张角被迫提前起义。

    试想一下,如果张角派个靠谱的人去雒阳。

    按照计划,马元义连同宫内宦官,突袭京都皇宫,展开斩首行动,直接切断大汉中枢,届时朝堂大乱,政令不通,然后各地一起举兵,迅速攻占重要城市,汉王朝可能直接土崩瓦解。

    历史上,唐周让黄巾起义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被迫提前了月余,而现在,因为刘擎这个位面之子,黄巾起义可能又又又要提前了。

    沮授看了看刘擎,似乎在征求他的看法。

    刘擎目光闪烁不定,似有犹豫,最后陡然变亮。

    直接道:“将此人秘密押送雒阳。”

    这个时候,张角应该还没有交代他联络宦官,马元义应该还没有潜入京都。

    沮授捋了捋胡须,“只好如此了。”

    “公与叔,我们也要早做准备才是。”

    沮授看了唐周一眼,使了个眼色,此处非议事场所。

    两人来到后堂,接着商议,沮授略带凝重的道:“若太平道真要在邺城举事,广平恐受牵连。”

    “公与叔,擎以为张角不会在邺起事,而是在钜鹿。”刘擎道。

    “何以见得?”

    “按计划,是要在邺起事,如今事情败露,张角定然不敢进有驻军的邺城,他的家乡钜鹿较为空虚,所以在钜鹿起事,成功率最高。”

    “天柱灼见!”沮授赞同道,“钜鹿离广平,也不过一两日的脚程,恐怕还是难以避免……”

    “公与叔,你以为,太平道众几何?”

    沮授突然叹了一口气,“以我一县之长观之,恐有千余。”

    “然冀州所辖百县,何况天下。”刘擎补充道。

    沮授吃了一惊,不可思议的看着刘擎。

    刘擎接着道:“大汉黎民以千万计,连年天灾人祸,以至半数人无家可归,公与叔治县清明,皆是如此,何况别处,依擎看来,张角起事,只要应者十之有一,即可达百万众。”

    沮授看着眼前的少年,恍惚间,觉得他已经长大成人了。

    此番见识,他没料到,他敢说,他好友之中的有识之士,也没人敢如此想。

    “天柱之谈,真当惊世骇俗,经商真是屈才了,不如我向朝廷表奏,你可愿为朝廷效力?”

    “不愿!”

    “为何?”

    “公与叔,你可记得我父渤海王,是如何死的?”

    “唉,皆是奸佞小人作梗,你何须为些宵小之徒,自毁前程呢?”

    自毁前程?不,我的前程还没开始。

    这个时候,大汉虽然问题很多,但离真正的大乱还差的很远,这个时候出力,根本治标不治本,局势还不明朗,就算是沮授,也看不出来。

    “如今是朝廷是何等样子,公与叔又不是不知道,陛下卖官鬻爵,荒淫无度,中常侍也跟着为非作歹,视社稷为儿戏,朝中百官,不过是奸人手中玩物。”

    沮授无言,因为刘擎说的是实情。

    “罢了,我友田丰,曾为侍御史,因痛恨宦官当道,贤不能用,日前辞官回乡了。”

    “公与叔,元皓(田丰的字)叔可是钜鹿人?”

    “正是。”

    “钜鹿已是险地,何不请他来广平做客?”刘擎动了动心思道。

    “你说的有理,回头我修书一封,邀他前来,还有,那两百流民,你准备如何安置?”

    刘擎定定的看着沮授,道,“公与叔,我要说的话,你千万别害怕。”

    他目光坚定,看着沮授,“我要训练他们,武装他们,作为我的部曲。”

    沮授露出惊讶之色,道:“此事有违法治,若被有心之人所知,恐对你不利。”

    黄巾还没起义,这个时候,就连郡县的兵力,也是严格控制的,只有一些豪强大族,以仆役的名义拥有一些私兵。

    “我堂堂渤海王之子,光武帝之后,身上流淌着高祖的血,在这大汉的天下,拥有千百私兵又如何?乱世将启,无兵非但不能自保,更不能保境安民!”

    刘擎一改谨慎常态,将积攒了数年的怒气宣泄而出,“自今日起,我刘擎脚下所立之土地,便是安民之地!”

    “公与叔,你可愿助我!”

    沮授看着刘擎,一时间没回过神来,这个由他抚养成人的孩子,虽是贵胄,但过去十数年,他从未将渤海王之子这几个字挂在嘴上,虽年纪轻轻,却谨慎守序,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

    但当他听说太平道将要举事之事,却愤然而起,挺身而出。

    年少意气一经展露,便是如此魄力和志向,这不他一直所盼么!

    一时间,沮授喜极而泣:“授愿意,授拜见主公。”

    刘擎连忙扶起沮授,“公与叔,你于我有养育之恩,日后万万不可行此大礼。”

    沮授目视刘擎,掩面而笑。

    系统:恭喜主公收服谋士【沮授】。

    姓名:沮授,字公与

    品级:卓尔不群

    耐力:42

    武力:35

    统率:79

    智力:90

    政治:89

    魅力:76

    特性:

    【循序渐进】谋划时擅步步为营,不喜冒进

    【督励】督率策励,进军和撤退不易发生混乱

    【慎重】反复思虑时,智力+3

    忠诚度:100%

    收益:智力+0.90,当前智力60.90

    出现了!收益!

    智力+0.9,是因为【征服】特性加给刘擎的,虽然不到一点,但胜在可以累加!

    只要多收服一些谋臣武将,迟早有一天,刘擎会变成六边形战士。

    “公与叔,将唐周押往雒阳,朝廷定要调查几日,加上来回路程,约半月后,朝廷缉拿张角的通缉文书就会送来,而张角定然造反拒捕,在这之前,我们要抓紧时间准备。”

    “嗯,天柱言之有理,我即刻征召民夫,修缮城墙,只怕时间太短,人手不够,而且城中铁匠有限,恐怕要没日没夜的赶制兵器。”沮授道。

    “可以对外宣告,凡广平县境流民,青壮者,有劳动能力者,可来广平劳作,赚取口粮。”

    “此计甚好,可是这样一来,县中粮食会告紧。”

    刘擎会心一笑,“公与叔,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粮食的事,交给我。”

    心里转而得意一声:老子已经囤了七年的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