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十五章 董卓改换门庭,袁绍赴任渤海

    夜里,刘擎与蔡琰同榻而眠。

    刘擎倚靠着枕头,望着烛火发呆,回想这白日里的田丰与郭嘉之谋,以及雒阳局势。

    最重要的是,董卓会怎么做?

    “夫君,在想什么?”

    依偎在刘擎怀中的蔡琰突然问道。

    “没想什么,睡吧。”

    “夫君,你为何要对万年撒谎?”蔡琰昂起脑袋,长大眼睛,望着刘擎。

    “我父王之事,已历三代,何必再将这些仇怨传下去,何况万年还是宋皇后的遗女,宋皇后可是我的表姐,你也知道,渤海王府之案,宋皇后之案,将两家人祸害殆尽,万年,恐怕是这世上与我血亲最近的人了。”

    刘擎淡淡说着,不过他心中明白,释然只是嘴上的,宽容也只是对万年的。

    对于刘宏,和他的两个儿子,刘擎可没打算宽容。

    长安一趟,通过老宦官戴雍之言,刘擎已经知道当初事件的秘辛,心中最后那点心理负担,从那时候开始,便释然了。

    至于刘辩与刘协,一起做皇帝还是轮流做皇帝,他一点也不关心,就算坐上那个位置又如何,也不过是他人手中的傀儡。

    换言之,就算现在要刘擎去做,他也不会去。

    刘擎选择的路线,是实至名归,是水到渠成。

    “夫君心胸开阔,用心良苦,是我肤浅了。”蔡琰说着,又将脑袋贴向刘擎胸膛,一阵亲昵。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动静,随后传来人声,在宁静寒冷的夜间,很是清晰。

    刘擎眉头一皱,问了声,“发生何时了?”

    门外传来典韦的声音,“主公,好像是万年公主那边有事。”

    万年?

    “我去看看。”

    刘擎说着起身,披上一件厚鹤氅,走出卧寝,朝着万年住处而去,典韦跟在身后。

    来到万年公主房中,只见小丫头穿着一身薄衣,双手抱膝,蜷缩在榻上,呜呜的哭着,被子也半敞着。

    侍女侯在一旁,不知所措,也不敢说话,看来刘擎到来,立马露出惊恐的表情,深怕刘擎治她们的罪。

    这可是没有好好照顾公主的罪。

    “万年,怎么哭了?”刘擎上前问道。

    听到刘擎声音,万年公主仰起脑袋,连忙下榻,跑向刘擎,将之抱住,只不过她如今的身高,只能抱住刘擎的腰。

    “舅舅,我好冷,我梦见母后被打入永安宫了。”

    永安宫便是冷宫。

    刘擎能感觉到小丫头的身子冻得发颤,当即脱下鹤氅,给她披上。

    她应该是做噩梦踢翻了被子,然后被冻醒了,梦见宋皇后,或许是今日宴上,在这个话题停留时间过多了。

    “没事了,万年这是做噩梦了,已经没事了。”刘擎轻声道,“外面冷,回床上睡吧。”

    刘擎说着将小丫头公主抱起,放回床上。

    “舅舅,万年一个人睡怕。”

    刘擎无奈,或许是换了环境,还不适应吧,于是道:“那万年和舅妈睡行不行?”

    万年点了点头。

    刘擎只好带着她,回到自己卧寝。

    蔡琰有些惊讶,刘擎怎么把万年也带来了。

    “夫君……”蔡琰有些无措。

    “万年一个人睡害怕,你带着她睡吧。”

    “可是公主万金之躯……”

    “无妨,你就当她是外甥女就行。”

    “那夫君你……”

    刘擎嗯了声,随口道:“我随意寻个地方将就一下,反正在外征战,也习惯了。”

    万年一溜烟躲进被窝,占了刘擎原来那个位置,发现十分暖和,露出半个脑袋看着刘擎。

    “睡吧!”刘擎轻道一声。

    那半个小脑袋点点头,刘擎从她眼中看到一抹笑意,回了个无奈的笑容,刘擎转身吹灭了烛火。

    若是刘擎睡,便会点着烛火,而昭姬不喜欢,所以刘擎顺手吹灭了。

    走到屋外,再度披上那件鹤氅,抬头望天,叹了口气。

    万年公主的突然到来,好似令刘擎的生活中多了些东西,亲情的味道。

    都说外甥和舅舅最亲近,想必外甥女也一样吧,刘擎觉得自己对万年的心态,有些老父亲起来。

    “主公,要不去我屋里将就一下吧。”典韦道。

    刘擎瞥了眼五大三粗的典韦,黑夜中,他瞪着一双虎眼,堪称吓人。

    “你自己睡吧,我自己寻地方去睡。”刘擎罢了罢手,吩咐道。

    将就?

    我是将就的人吗?

    骞萦小宝贝,我来了!

    ……

    董卓行走在汉白玉铺就的地面,朝阳挥散在上,反射着温润的光芒。

    冬季早晨的薄雾还未散去,令远处的宫殿有些不真切,但眼前飞檐椽木之上凤翅龙爪,行将欲出,栩栩如生。

    这便是皇宫!

    董卓觉得这一趟,走得格外豪迈。

    在这数日时间中,董卓将原先何苗溃散的一营兵马收拢,交予牵招统领,牵招是乐隐学生,乐隐是何苗长史,牵招在这些人中,地位和实力,都比较出众。

    何进原先的部下则四分五裂,吴匡选择中立,伍孚态度明确,支持刘辩,鲍信与袁绍亲近,其余部将慑于董卓实力强横,选择投靠。

    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董卓看上去是袁氏一边的人,最强兵力在握,加上袁氏,给人十足的理由来投靠。

    西园军这边,左校尉夏牟,助军右校尉选择投靠。

    西园八校尉中,上军校尉蹇硕已死,下军校尉鲍鸿外派汝南围剿葛陂黄巾残余,典军校尉曹操和助军左校尉如今在冀州,余下一个有兵权的是袁绍,淳于琼与袁氏关系匪浅。

    董卓原本就对这些人不报期待,立场明确之后,就好办了。

    这也是贾诩为他安排的第二步,与董太后确立族亲关系,再强推刘协登上王位,余下的事,就简单了。

    只要把反对者打倒,就成了。

    董卓来到永乐宫,面见董太后,对董卓的突然的善意,董太后有些不知所措,如果董卓站在何皇后一边,那刘协可真的没有希望了。

    经过层层引接,董卓见到了董太后。

    “臣并州牧董卓,拜见太后!”

    “州牧免礼!”太后道,“求见哀家,所谓何事?”

    董卓直起身子,挺着肚子,正色道:“臣请太后速立皇子协为帝,以正朝纲!”

    “董州牧,你真愿意支持刘协?”董太后似有思虑。

    董重的死,令董太后忌惮不已,雒阳人皆说董卓是袁氏故吏,必然支持刘辩,如今更换门庭,董太后有疑心也正常。

    “太后勿疑,臣姓董,不姓袁。”

    这话倒提醒了董太后,她姓董,董卓也姓董。

    “州牧说得极是,上数两辈,你我说不定还是同族之人。”

    “莫要上数两辈,臣既然姓董,便与太后是一家人。”董卓直接说出了此行目的。

    太后闻言,凤眼微眯,揣摩了一番,董卓此言纵然有些冒犯,但其中涵义,董太后已经品味到,她嘴角勾起一丝弧度,道:“州牧说得极是,既是一家人,哀家如何会有疑心,只是刘协登基,阻碍不小,不知州牧可有法子令那些人闭嘴?”

    董卓轻蔑一笑,“嗬嗬,唯靠董卓之刀足矣!”

    董太后悠悠点头,她早已做了如此准备,上一次董重,便是打算以武拥护刘协。

    “那此事便有劳仲颖费心了!”太后不动声色的改了称呼。

    仲颖,就像称呼一个小辈一般,这也意味着,董太后已经认可这个身份,为董卓接下来的事,多了一份名正言顺。

    离开皇宫之后,他召来贾诩,开始商量下一步对策。

    贾诩道:“董公,雒阳城内力量,业已清算,董太后族亲关系,也已经连上,眼下当务之急,乃是大军进城。”

    这就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了,京师防卫,乃是控制在执金吾丁原手中。

    而丁原在这场皇位争夺之中,选择了中立。

    他本一介草根,艰苦卓绝奋斗数十年,才一步步坐上了并州刺史的位置,可董卓任并州牧之后,丁原并失去了官位,幸蒙何进赏识,将丁原召来雒阳,官封执金吾。

    何进死后,丁原不知如何站队,也不愿意拿自己辛苦半辈子奋战来的一切去豪赌,因为输了,就会一无所有。

    董卓道:“京师防卫,乃是执金吾所掌控,大军入城,必须丁原放行,可咱见他之时,他声称按照汉律,外军不得入城。”

    “丁原起于微末,董公立牧,害其失去了并州刺史一职,此事,怕是丁原公报私仇。”贾诩分析道。

    董卓疑惑道:“并州不毛之地,谁乐意做这并州刺史,内有匈奴,外有鲜卑,一时不慎,便有杀身之祸,如此烂坑,谁愿上谁上!”

    董卓将并州刺史吐槽得一文不值,不过别人或许没资格,董卓还真有,因为他确实做过并州刺史。

    “董公眼中无人问津之官职,却是丁建阳一生奋战方才得到,草根至此,犹为不易,所以格外吝惜,二皇争位,丁原不择立场,确实将双方都得罪了去,无论最后是刘协还是刘辩,其背后之人皆不会再容他。”贾诩道。

    董卓认同的点点头,这么想来,丁原到这一步,实在不易,董卓在并州时,便听闻过还是郡吏的丁原。

    贾诩接着道:“可惜,他只知效命,死战,殊不知,来了这雒阳,从他选择替何进卖命起,便已将灵魂一并交了出去,他非将门,亦非世家,是没有选择中立的资格的。”

    “以文和之见,该当如何?”董卓问。

    “战事若起,丁原必败,他不知进退,倒是可以问问他属下将士,是否愿意同他共进退,丁原帐下多有并州之士,董公身为并州牧,帐下亦有不少并州之士,不妨私下沟通沟通。”贾诩笑道。

    “对呀!咱怎么没想到呢!我这就去派人!拿下丁原,可成大事!”董卓拍案道。

    雒阳城另一侧,袁隗府上。

    袁绍已经基本收拾停当,杨彪步步紧逼,就想将袁绍赶出雒阳。

    袁隗端坐着,眉头紧锁着,看着客座的袁绍。

    “本初,此事勿须多虑,袁氏根基不在雒阳,而在天下,你去渤海之后,我会安排一些人手协助与你,你需尽快将渤海郡掌握在手中,如此,我袁氏已掌汝南、山阳、渤海三郡之地了。”袁隗道。

    话虽宽慰,但袁隗语气并不轻松。

    “伯父,董卓他……”

    “我有预感,不知为何,董卓对刘辩多有厌恶,恐会背弃与我,他静观其变倒好,可若他支持刘协,刘辩恐无力回天。”袁隗道。

    “董卓进京,何以至此!”袁绍叹了一声。

    “千算万算,未算到董卓竟会有自立之心,数月之前,他不过沙场一武夫,如今表现,其身后必另有其人。”袁隗眉头一刻不放松,似乎在思考董卓身后之人。

    “伯父,若此时失利,该当如何?”

    “失利?笑话,刘辩乃是长子,没有皇命,何人敢废!董卓若行此事,必会招致天下万千士人所唾,所憎,所讨!我袁氏为士族之首,自然会第一个站出来反对!”袁隗愤愤道。

    “可恶杨氏,竟选择与我对立,我竟还有一妹妹嫁于杨彪,此仇,我袁绍记下了!”袁绍道。

    “本初切莫如此,我等与杨氏,仅仅是政见不同,不可攻伐,天下士族,相互依存而壮大,可谓天下士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此乃根基不可破,以此为基础,相互竞逐,强如我袁氏,弘农杨氏,颍川荀氏、陈氏,然士族万千,就算小家族,联合起来,亦是了不得之势,此乃袁氏崛起之根基。”袁隗道。

    说话间,袁隗眉头不知不觉舒展开来,他已开始传授袁绍当家做主的思维。

    袁绍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伯父,大将军死后,陈琳逢纪,欲追随与我。”

    “陈琳乃当世奇才,逢纪亦是南阳名士,何进死后,此二人在雒阳,确实待不下去,随你去也好,此外,我会发信回豫州,再为你添些人手,必须尽快掌握渤海郡,清河郡太守姚贡,魏郡太守厉温,皆可拉拢!”

    袁隗说完,忽然闭上老眼,似乎在思索什么。

    袁绍点点头,不再作声。

    “还有一事!”袁隗突然睁眼,声音急促而响亮:“王芬与许攸,在渤海阳信县。”

    ……

    (PS:继续求月票、推荐票助攻。)

    第八十五章 董卓改换门庭,袁绍赴任渤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