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十三章 董卓为汉立贤,田丰孤立之谋

    突如其来的一声“舅舅”,令刘擎心头产生一丝异样。

    拥有穿越孤儿套餐升级版的刘擎,没有任何亲属,就连母妃宋氏一门,几乎都被灭门了。

    称呼自己为舅舅,那自然就是宋氏那方的亲戚了。

    这一声舅舅,也令郭缊吃了一惊。

    刘宏嘱托他之时,并未告知他所护送之人的身份,公主,也不过是他的怀疑而已。

    而她如此称呼刘擎,基本就做实了她的身份。

    “你是万年公主?”刘擎问道。

    小丫头利索的点了点头,双目红着,噙着泪,道了声:“舅舅,我饿!”

    刘擎不动声色的扶了扶额,看了一眼荀彧。

    后者心领神会,便去安排去了。

    万年公主是刘宏的女儿,若说刘擎与刘宏的仇怨,是断然不会对他的女儿有任何好感的。

    可她偏偏又是宋皇后的女儿,宋皇后乃是自己表姐,而且遗憾的是,她受母妃牵连,死于后宫争斗,令人惋惜。

    所以刘擎看着万年,并没有任何不适,反而生出一股亲昵,或许这就是亲属羁绊吧。

    刘擎冲其一笑,柔声道,“稍待一时,晚饭会很丰盛。”

    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郭缊为何会带着她来到雁门这个边陲之地?

    难道刘宏的死另有隐情?

    “郭兄,为何你会带着万年公主来此?”

    “回武州侯,缊并不知她便是万年公主,只是有过怀疑,此事乃陛下亲口所托,命我暗中将人护送至雁门郡太守处。”

    “他还说什么没有?”刘擎指的是刘宏。

    郭缊摇了摇头,转而道:“不过知道她的身份,我倒是能揣测一下陛下之意,陛下育有一女二子,皇子辩由何皇后照顾,皇子协由董太后照顾,只有万年公主,失去宋皇后之后,由宫中嬷嬷照料,陛下是担心,他薨逝之后,万年公主失势,为人欺负。”

    刘擎品了品郭缊的话,或许有一层这个原因,但绝不会这么简单。

    先不谈刘宏多么忌惮刘擎,万年公主留在宫中,无论谁继位,她都是长公主,此等身份,与交托给刘擎,却是千差万别。

    除非他知道,这两个皇子无论谁继位,都护不住她。

    刘宏能想的到这一层吗?

    “武州侯,陛下还说,欲让我领雁门太守,也不知陛下是否对武州侯另有安排。”

    “以你为太守?”这消息倒令刘擎有些猝不及防。

    刘宏这狗日的,临死都要坑他一波?

    不应该啊,他命郭缊将万年公主带来,交托给自己,不至于顺便撤了自己的官吧?

    “可有诏命?”刘擎问道。

    郭缊摇了摇头,“该是还在路上。”

    那对刘擎的安排,应该也还在路上了。

    万年来此地之后,只字未提她的公主身份,只是一个劲的喊自己舅舅,显然是在避讳刘宏。

    这个年纪的小丫头,应该不会有这个心眼,定是刘宏教的。

    而且万年这小丫头,很是聪明,演技也很到位,眼睛说红就红,眼泪说来就来,嘴里惦记的却是是吃了。

    “万年,你知道我是谁吗?”

    “是舅舅啊。”万年公主擦了擦眼泪,眨巴着大眼睛道。

    “不是这个,我的母亲,是你的母亲的姑姑。”

    刘擎说出了正确答案,然而万年公主一脸困惑。

    “那还不是叫舅舅吗?”

    呃……好想也是,好像又哪里不对,这小丫头真的知道自己是谁了吗?

    “你多大了?”

    “万年是熹平四年生的,今年十岁。”

    熹平四年,也就是一七五年。

    “马上就要十一岁了,走,舅舅带你吃饭去。”

    刘擎伸出一手,万年公主乖巧的接过牵上,临走时刘擎望了郭缊一眼:“郭兄,一起用饭吧。”

    “不敢!”郭缊连忙推辞,这可是公主,他哪有资格与公主一起用饭。

    刘擎并未勉强,今日主要招待外甥女,不过郭缊既然来了,刘擎自然也打起了别的主意,先前就去太原拜访过他,他已隐隐察觉郭缊有寻找倚仗之意,如今有刘宏这一手托孤,说不定帮了他的忙。

    ……

    雒阳。

    董卓参与了数日了朝议,皆未表态,但明眼人都知道,董卓乃是袁氏故吏,而袁氏支持皇子辩,于是大家都将董卓看成是何皇后一派的人。

    如此看的话,董太后就失势了。

    杨彪无可奈何,只好联络屯兵陈仓的皇甫嵩,弘农杨氏与关西将门,历来交好,董重死后,董太后手中已经没有一战之力了,若争皇真的走到那一步,他们是必输之局。

    数日后,董卓又出现在小平津关。

    “文和先生,以你之间,如今朝局,该如何破局?”

    董卓是专程来虚心向贾诩求教的,自从上一次诛杀宦官之策,在袁氏面前立住了脚,董卓意识到贾诩可能真如传的那般厉害。

    他要效仿刘擎公子,征召幕僚,为其出谋划策。

    贾诩端坐,虽是武官,却穿着文士衣服,十分整洁得体,长须捋成一撮,一手可握,很是干练,一双乌黑明澈的眼睛,显得他精力十足。

    对于雒阳局势,贾诩也有自己看法。

    “何进若不死,皇位必归于刘辩,董重若不死,皇位会归于刘协,如今两家不动手,只不过是没有把握罢了。”贾诩说道,“董州牧不妨如此想,何进与董重,皆留下不少兵马,还有西园军,我得知两派人,皆争相拉拢,只是这种拉拢来的兵马,恐怕他们自己也信不过吧。”

    董卓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觉得贾诩所言极是!

    “不过,如今这雒阳城中,唯一能决定陛下是谁的,恐怕就属董州牧了。”

    “我?”董卓不解,“那杨彪与袁隗呢?”

    这两大世家,他可惹不起。

    “茂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方今之计,唯有兵马,才是强权,所以,皇位争夺,皆系于将军之身尔!”贾诩道。

    董卓眉头一锁,身子前倾望着贾诩,“先生真觉得我能左右?”

    贾诩一笑,从董卓的神态中,他看到了一丝野心,但更多的,还是自卑。

    大汉的门第观念,可是根深蒂固的,汝南袁氏,弘农杨氏这类名门望族,令人对抗的念头都产生不出来。

    董卓昔日不过并州一县令,受过袁隗照拂,才能在日后做并州刺史,河东太守,这是大恩。

    “那要看董州牧想不想了。”贾诩双目迎向董卓,似乎话外,还有别的东西。

    董卓迎着贾诩目光,道:“朝堂之上观之,刘辩胆小畏言,而反观刘协,随小小年纪,却能端正视听,已有君王风范。”

    “看来董州牧已有答案。”贾诩道。

    董卓沉吟了一阵,他在想,可袁公支持刘辩,如此,与袁氏一门的关系,恐怕就……

    似乎知道了董卓在忧虑什么,贾诩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董卓眼睛一亮,失去了袁氏的关系,会得到杨氏的关系,如此一想,董卓似乎释然了一些。

    贾诩又一笑,突然问道:“董州牧姓董,董太后亦姓董,不知是否是族亲?”

    董卓一愣,旋即双眼放光,大声欢喜道:“是也!哎呀,先前如何没能想到,多亏文和先生提醒!”

    董卓说着,还拱手行了一礼,贾诩欠身还礼。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咱知道该如何做了,不知文和先生,愿助咱一臂之力否?卓愿拜先生为军师!”董卓笑道。

    贾诩起身,来到董卓跟前行了一礼,“董州牧为大汉立贤,乃是明大义于天下,贾诩愿助一臂之力。”

    “哈哈哈,我得文和,乃如虎添翼也!”董卓连忙搀住贾诩双手,眉开眼笑,慈善有加,“文和以为,与行此事,该当如何行事?”

    贾诩抽出一手,悠悠一捋胡须,“与行大事,必先巩固实力,何进所部有不少兵马,加上溃败的何苗兵马,无主的西园军、董重军,还有执金吾丁原之兵马,徐徐图之,皆可成也,彼时,朝堂便是主公之一言堂!”

    “妙哉!”董卓高兴的一击掌,道:“事不宜迟,文和与我速速回雒阳!”

    ……

    刘擎回道常山之时,已经十二月。

    郭缊回了太原,等待他的任命诏书,殊不知负责拟写诏书的张让,正的送往雁门的路上。

    当初仓促之下,张让只写了封刘擎、刘表刘岱的诏命,所以这个雁门太守,郭缊是等不到了。

    万年公主也随着刘擎坐车回到了常山,为此刘擎多花费足足一倍的时间。

    蔡琰见到万年公主走出马车时,先是错愕了一下,然后变成讶异的表情,最后变成了疑惑。

    “万年!快来见过舅母!”刘擎连忙招呼道,省得蔡琰再胡思乱想。

    这个年代,可没有什么未成年之说,童养媳遍地都是,娃娃亲更是不胜枚举,荀彧与唐氏的联姻,就是在其幼时定下的。

    “万年见过舅母!”万年公主蹦着跳下车,很是活泼的跑到蔡琰跟前,礼节十分得当,让蔡琰都有些意外。

    万年?舅母?聪明的蔡琰好似想到了什么。

    “这是万年公主。”刘擎随口介绍道,这口吻和他介绍自己禁卫几乎没什么两样。

    蔡琰一听,果然是自己想的那个人,也微微欠身,给万年行礼。

    蔡琰重礼,刘擎倒没阻拦,一码归一码,庶民见了金贵的公主,是需要礼节的,甚至刘擎自己,其实也是需要见礼的。

    只是某人脸皮比较厚,装作不知道。

    可以看出,蔡琰是十分喜爱这个小丫头的,不久秀气灵动,光那标准的礼节就很博蔡琰的好感,她一边亲切的牵着万年,一边笑着看着刘擎。

    “舅母,我饿了!”万年突然来了一句。

    刘擎满头黑线,这丫头中午足足啃了一支烤羊排,这就饿了?

    已经见识过一次的刘擎,很怀疑这是万年用来套近乎的计俩,毕竟吃饭拉家常,是拉近关系最快的方式。

    万年与蔡琰回了府,刘擎却径直拐去了郡府,郭嘉沮授田丰三人,已经等在郡府。

    刘擎这是检查作业来了。

    据如今掌握的消息,雒阳之事,已经彻底偏离历史轨迹,何进比刘宏还先死,新汉帝一直未立,两派势均力敌,相持不下。

    不过有个关键消息是,董卓已经入京了,而且托刘擎的福,董卓率军五万精锐西凉军,在雒阳算是一支绝对力量。

    他不似历史上那般外强中干,需要一遍遍的拉练兵马进出城来制造兵马众多的假象,也不需要使用收买的手段来对付丁原。

    不过刘擎觉得,如果不收买吕布,董卓有先被吕布劈了的风险。

    “拜见主公!”三人齐声道。

    刘擎入座,开口便问:“可有新消息?”

    “董卓已诛杀十常侍及一众宦官,不过其中不包括张让赵忠及段珪。”沮授道。

    “是逃了?”刘擎问。

    “不,说是坠河而死。”

    坠河而死?这是世界线收束了?

    历史上张让带刘辩刘协出逃,被董卓逮住,宦官们皆投河而死。

    “元皓?”刘擎叫了一声,宣布了检查作业的开始。

    田丰负责的是赵郡,相比而言是最简单的。

    “主公,赵郡太守刘卫,字元宰,乃是济南东平陵人,此人治郡散漫,此前有黄巾流寇、黑山军等袭扰各县,刘卫皆不理睬,故而口碑极差,莫说百姓,便是一些县官,亦对其多有看法,此郡,可用孤立之法取之。”田丰分析道。

    “孤立之法,如何孤立?”

    田丰看了郭嘉一眼,“黑山军已降,可命张牛角率一部分黑山军,进去赵郡活动,主公再以平乱之名进入赵郡,一来可收拢民心,二来顺势占据县城,待赵郡只剩邯郸一县之时,再取之易如反掌,此为孤立之策。”

    刘擎乍一听有点农村包围城市的意思,不过赵郡刘卫既然不当人子,刘擎就将他踹下去。

    “刘卫可有宗室背景?到时候,可别说我同室操戈。”刘擎笑道。

    “刘卫出身并不好,就算是宗亲,也是脱了贵族之籍了,何况还未曾发现。”田丰道。

    “既是取县城,便让朱灵营的两千新兵还有高顺的陷阵营上场吧,此战若是顺利,恐怕过年前便能结束。”刘擎道。

    田丰信心满满道:“自然在过年前结束!”

    刘擎再转而望向沮授,笑道:“沮公,此次我将张辽两营兵马调来,便是助你取钜鹿郡的,你可曾想好计策?”

    “唉!”沮授叹了一声,“真是辛苦张辽将军白跑一趟了。”

    何意?没有对策?

    田丰对其投过去一个胜利者的鄙夷目光,心想这回要赢了。

    沮授接着道:“取钜鹿,无需兵马,钜鹿太守郭典,愿投效主公!”

    ……

    (PS:求推荐票、月票)

    第八十三章 董卓为汉立贤,田丰孤立之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