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章 汉皇帝拒封刘擎

    “喜报?”

    刘宏突然有了力气一般端坐而起。

    满朝文武都竖起了耳朵。

    “念!给朕念念!”

    信报官松了一口气,当即念道:“黄巾彭脱部自汝南起兵,占据陈县、长平等地后,突然调转方向,率兵三万精锐,采取了长途奔袭陈留的行动,太守张邈提前识破,采取了请君入瓮的谋划,在陈留城下,斩敌三千,张邈之侄儿张宿,率骑兵提前埋伏,于彭脱攻城受挫时杀出,再斩敌军三四千人。”

    信报官顿了顿。

    “好!张邈甚好!继续念!”

    “彭脱攻城受挫,但并未溃退,相反,黄巾军发起了反扑,陈留告危,然此时,渤海往颍川增援的刘擎部率骑兵突然杀出,势如破竹,无可匹敌,于万军之中,斩杀彭脱,黄巾贼将授首,黄巾残军皆降,彭脱首级,已送达雒阳!”

    彭脱被斩的消息一出,满朝文武就为之一震!

    这可是一路大军的渠帅,彭脱和波才两部在颍川,互为犄角,朝廷也不得不派出皇甫嵩和朱儁两员大将来应对,如今其中一位渠帅被斩,另一位必然独木难支。

    颍川有救了!

    “好!给朕赏!给朕重重打赏!”刘宏大喜,“你送报有功,赏钱一万,晋爵一级!”

    “多谢陛下,多谢陛下!”信使连忙叩谢。

    百官齐声道贺:“恭喜陛下!”

    想不到战事转机如此之快,彭脱兵行险招,剑走偏锋,终至自取灭亡。

    “都给朕说说看,如何封赏有功之臣?”

    太尉袁隗出列,“陛下,张邈已官至太守,若非进京擢用,只需晋爵,其侄骁勇,可封都尉,协助其襄理军政事务,只是这渤海刘擎,不知是不是刘悝的遗孤刘擎。”

    刘擎!

    刘宏瞳孔猛然一缩,这个名字!

    方才沉浸战报喜悦,尚未留意,而此时,袁隗专门提出来,也提醒了刘宏。

    渤海王之事,刘宏从未忘记,甚至数次梦见桓帝,皆为其亲弟弟控诉:勃海王刘悝已经被贬,为何又受诛而死?

    刘宏有心虚过、内疚过、自责过,但就是没有勇气承认,即便他得知渤海王还有一位苗裔在人世,也没有想过去纠正自己打错误。

    他曾就这事请教羽林左监许永,许永道:“勃海王刘悝是桓帝同母的弟弟,处理封国之事和作为藩属事奉朝廷,不曾有过错误,陛下没有经过验证审察,就加罪诛杀全家,必是冤魂难以安息,才让桓帝托梦。”

    刘宏不愿听信许永之言,可今日,竟然在朝堂之上,再次听到了刘擎的消息,而且是率军杀敌,斩将立功的消息。

    “势如破竹,无可匹敌,于万军之中,斩杀彭脱。”

    战报中的信息不由得在脑中清晰了起来。

    他现在考虑要不要采纳许永的谏言,恢复勃海王的封爵了。

    黄巾势大,王师屡败,首先斩杀黄巾一路大将的,不是朝廷任命的地方大员,也不是他临时封拜的几大中郎将,而是十多年来杳无讯息的渤海遗孤。

    战报言他正率军驰援颍川,而且已经抵达陈留,比曹操的援军还要快。

    如此,他这是去解长社之围的?

    他这是在替朕镇压黄巾,难道他不恨朕?

    刘宏陷入了沉思,朝堂也陷入了安静,没有人敢于在这个时候表明立场,哪怕刘擎立了大功,哪怕他们都知道,渤海王刘悝一案是无头冤案。

    没有人敢揣摩圣意,事关皇室宗亲,历来是忌讳。

    “君郎(刘焉的字),你是宗正,刘擎归根到底是宗亲,你说该当如何。”

    刘焉被点到名字,知道躲不过了,皇帝亲族之事本就是他分内之事。

    “陛下,刘悝一事,已是十年陈事,不宜重提,而且他谋逆罪行并未坐实,不应牵连刘擎,刘擎失爵,十多年杳无音信,直到黄巾祸起之后,才应朝廷之令,率义兵而救颍川,于陈留立此大功,臣以为应不计前嫌,据功封赏!”

    末了,刘焉还加了一句:“归根结底,他与臣一样,皆是刘氏子孙。”

    刘焉着重强调刘氏子孙,也是在提醒刘宏,宗室过于衰微了,近百年来,基本都是由外戚和宦官轮流坐庄,把控朝政打。

    这时,大将军何进站出道:“陛下,此时正是用人之际,刘擎所部乃是距离长社最近的援兵,如此乱局之中,用兵切中要害,如此大将之才出于刘氏,陛下应该高兴才是!”

    听着两位位高权重之人的意见,刘宏稍稍动容,可一想到桓帝托梦,他就背后发凉。

    刘擎此时出现,是何征兆?

    “陛下。”张让在其身旁轻声一唤。

    阴声怪气,刘宏顿觉寒毛直竖。

    “陛下不要忘了,刘悝一家百余口,皆是刘擎血亲。”

    张让声音很轻,几乎只有刘宏听的见,但这句话却如锥子一般刺入他的脑壳,令他头痛难耐。

    “朕突感不适,刘擎之事,暂且搁置,张邈张宿之封赏,交由四府商定。”

    张让上前扶起刘宏,嘴角一丝得意。

    他如何不知,陷害渤海王一家的,是他的前辈恩师,若是让刘擎封功受赏,万一日后登堂入室,那他们十常侍还不遭殃。

    看着刘宏离去的背影,刘焉怒挥袍袖,心中想:十常侍权倾朝野,蒙蔽圣听,宗室无力抗衡,留在雒阳,迟早被其所害!

    最终,大将军何进,太尉袁隗,司徒黄琬,司空张温四府商定,张邈守城有功,晋爵三级,张宿初战立功,封陈留都尉,协助太守统兵。

    至于刘擎,皇帝说搁置,就搁置。

    战报入雒阳之时,刘擎也回了圉县,这一次,程县令带着县内几个大户人家出城相迎。

    看着两千多人搬运的物资,程县令一众人都惊呆了。

    毫无疑问,刘擎打了个大胜仗。

    有这尊神在,圉县就是高枕无忧的,程县令如何不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除了给骑兵们好吃好喝招待着,就连战马,也是用精良的草料喂养。

    对待刘擎,更是将午中的晚间的宴席都备妥了。

    回到圉县方才得知,张郃已经提前率十几骑赶往长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