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五章 刘擎威武,shuì服鲜卑

    刘擎收了乐贺的太守符节。

    并表示感谢。

    “将军远道而来,可入城休息,用些酒食。”乐贺邀请道。

    刘擎不想整这么麻烦,只想快快的解决云中之事。

    为此,他需要尽快与骞萦“战”一场。

    “军情急迫,不敢有丝毫懈怠,我这边引兵前去边界,定给来犯之敌迎头痛击!”刘擎慨然正色道。

    他一拱手,又道了声,“府君留步,这兵,我便带走了!”

    刘擎示意张辽,将兵带走,向北行军。

    县官们依然在低声的嚷嚷,而那些突然被整编的兵士,也议论纷纷。

    “本以为是守城,没想到现在要去野战了。”

    “这么办?我们一定会死得很难看!”

    “别瞎说,这可是战无不胜的武州侯,他会带我们大胜仗的!”

    兵士们态度各异。

    乐贺目送刘擎离开,看着逐渐变小的队伍有些出神。

    “乐府君?为何将云中郡兵和太守符节交出?”一位县令不解的问道。

    “是呀,若其不还,将置我等于何地啊?”

    “对啊对啊,他带了区区四千兵力,加上云中郡兵,也不过区区七千,如何能与鲜卑数万大军抗衡哉?如此举动,岂不是以卵击石,府君这次行事鲁莽了!”一位年迈的县令责怪道。

    刘擎走了,他们说话的声音也大了起来。

    乐贺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回了他一个“你在教我做事”的表情。

    “诸位,州牧既然命其总领边郡军事,我等自然要遵从!”乐贺的郡丞对众人劝道。

    “可若是他败了,我们如何守城啊!”

    “鲜卑来犯,固守城池方才上上之策!”

    依然有声音反对,乐贺望着刘擎队伍消失在视线尽头,旋即转过身,看着诸位县官。

    “诸位,既然你们想知道,我便告诉你们,我发信未过三日,武州侯便率军来此,你们可知为何?”

    县官们一想,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并不难,肯定是因为刘擎提前出发了呗。

    “那再往深处一想,武州侯为何提前出发?”

    县官们一时鸦雀无声,面面相觑。

    “早闻武州侯用兵如神,神机妙算,算无遗漏,他必是料定秋收时节,鲜卑贼人不会善罢甘休,故提前进兵云中,如此,才能在我发信三日内,赶到此地。”乐贺道。

    县官们连连点头。

    “城中有传言,你们可有听说?鲜卑侵定襄之时,武州侯一出,鲜卑军望风而逃,若此事为真,鲜卑军有何可虑?武州侯之所以要带上云中郡兵,便是要带他们开开眼,鲜卑军不过如此,日后没有武州侯,凭云中子弟,也能守住云中!武州侯用心良苦,岂能辜负!”乐贺的声音掷地有声。

    可惜刘擎不在,不然一定会说,乐贺这波你在大气层。

    听了太守之言,县官们恍然,原来破虏将军用心良多,干嘛不直接言明嘛,还他们误会。

    特别刚出说风凉话的,此刻脸色十分难看。

    ……

    数日行军之后,刘擎在边境地带,“遭遇”了骞萦率领的鲜卑大军。

    他们正依托阴山结营,规模浩大,一副以此作为入侵云中大本营的样子。

    刘擎叫停部队,命张辽所部就地休整,而云中郡兵,则就地开始训练。

    而刘擎,带着典韦以及十余禁卫,径直朝“敌营”行去。

    那些云中郡兵皆不明所以,交头接耳。

    “将军去哪?那不是敌营方向吗?”

    另外一人挠了挠头,道:“应该是去约战了吧!”

    “对对对,俺听老爹说过,两军开打前,都要进行一些交流,有的还要斗将热身呢。”一名大叔说的跟真的一样,引得一群新兵刮目相看。

    刘擎径直入营,神态轻松的就跟回家一样,把守营门的是骞萦亲卫,说是刘擎的人也不为过。

    不仅放行,还亲自将刘擎迎向骞萦帐中。

    而典韦,领着众禁卫知趣的守在外面。

    骞萦一身清凉的贴身棕甲,露着双肩与小腹,头上戴着象征分身的雉羽装饰,颇具几分野性。

    一见刘擎,一双麦色双臂就揽向刘擎的腰,脑袋贴在刘擎胸甲之上,昂着头看着刘擎,表情似有哀怨。

    似乎在抱怨上次的匆匆别离,又似乎是因为别的。

    “何故这般表情?”刘擎无奈问道。

    骞萦伸出手,敲了敲刘擎的胸甲,“咚咚”作响。

    “来我营中,夫君还穿着如此战甲。”骞萦嘀咕了声。

    “战场总得有战场的样子嘛!”刘擎解释道,他知道骞萦的性子,她既不哀怨,也不无理取闹,纯粹是讨厌刘擎这身行头。

    从她第一次替刘擎解甲,凡是跟在刘擎身边,这活就归她。

    这全身佩甲,防护性好,样子精美又威武,唯一的缺点就是穿卸都足足需要一刻钟。

    骞萦动作麻利的开始解胸甲侧的绑带,刘擎自己也别扭着手,想帮一下忙,谁料被骞萦一把拿开,好似在宣誓主权一般。

    这身甲,只有我能解。

    “我的战场可不需要穿这么多!”骞萦突然冒出一句。

    刘擎秒懂,原来是回应刚才自己的“战场该有战场的样子”,他轻咳两声,想了想,说了句:“辛苦了!”

    既是对眼前行为,也是对协助他拿下定襄云中二郡的行为。

    虽然没有治理不算真正的拿下,但统一掌兵之后,取这两地已易如反掌,这座军营,便是刘擎打算用于训练云中郡兵的。

    如今天下局势,尚未捅破最后一层纸,刘擎也不好做这个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只能先以御外和平乱的名义,施加军事影响。

    定襄云中如是,廮陶钜鹿亦如是。

    “不辛苦,夫君说什么,我就做什么,这座军营的位置如何?”

    “背山而建,后有缓坡,可攻可守可退,很不错!”

    比马谡会选,刘擎心里道。

    骞萦解开最后一块臂甲,随意丢弃在地,她后退了两步,突然道:“那我呢?”

    说着,她左手将束带一松,胸甲微弹,抛落在地,右手将头饰卸下,一头棕发垂落,刘擎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美好实物,喉头滚动了一下。

    就在骞萦将手放到腰间之时,刘擎突然上前将之抱起,向床榻走去。

    再慢的话,就体会不到那种乐趣了。

    “夫君,此战过后,我能跟你一起去常山吗?”

    哪个跟你说我要回常山的?

    刘擎想了想,没有随性的回答“日后再说”,此事了解之后,应该会回常山,若是带骞萦去,两女便会见面。

    虽然骞萦之事,上一次已经和蔡琰说道过了,还哄好了,然而现在蔡琰一家可都在常山郡。

    也许是现代人思维作怪,总担心会有什么修罗场发生。

    看来拥天下美人入怀的理想,还是要先克服自己的心魔。

    “夫君,你愣着做甚?”躺好的骞萦娇声嗔道。

    “没什么,我突然想起一件高兴的事!”

    “何事?能说给我听嘛?”

    “带你回常山,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我跟你说,我在常山有一座大宅子,比阴馆的宅子大一倍呢!”

    骞萦笑脸如靥,两颊潮红,正是情浓之时,显然听了刘擎的话,她很高兴。

    “夫君,我等不及了!”骞萦一语双关道。

    刘擎恣意挥洒,幸福耕耘。

    一个时辰之后……

    穿戴整齐的刘擎走出帐外,面色红润,依旧英气,威武,只是目光之间,少了一些锐气,多了一丝暮气,就好似一位无欲无求的老人。

    “主公,今日在此过夜吗?”典韦凑过来问道。

    “不用,战斗已经结束了。”

    刘擎望着远处为搭建营帐而忙碌的鲜卑兵,这收尾工作,便自己来做吧!

    “回吧!”刘擎道,因为他知道,明日,他们就可以进驻这里了。

    刘擎一行回道营中,安然无事,张辽正忙着将云中郡兵重编。

    刘擎过去,借机通知。

    刘擎高声道:“将士们!我与鲜卑头目见面,激烈争吵近一个时辰,我大汉泱泱之国,何惧外族,她若要战,我便奉陪,最终,我说服了她,她已同意退兵,并且将所建营寨,送予我等,此战未战,已然大胜!”

    云中郡兵安静了一会,似乎没明白发生了什么,而张辽军已经开始呼喊。

    借着胜利忽然,是凝聚和提振军队士气的重要手段,在张辽军的带领下,云中郡兵也开始呼喊。

    刘擎紧接着道:“明日,我军便去接管营寨,你这三千人,不可散,明日起,驻扎此营,勤加训练,以防敌军卷土重来!”

    “嚎!嚎!嚎!”云中郡兵也呼喊着。

    “即日起,你们便称呼为‘云中军’!”

    “云中军!”

    “云中军!”

    ……

    将士们一遍遍的呼喊着,一场所谓的“胜利”,一个共同的称呼,便将这来自十县的散兵游勇拧成一股绳,日后勤加训练,再经战火淬炼,也能成为一支强军。

    “将军冒险谈判,英勇无双,下官斗胆代表云中郡,多谢将军!”负责携领这十县之兵的郡尉恭敬行礼。

    刘擎区区几句话,便激发了他们,令其改头换面,成为云中君,郡尉是见识到了。

    “郡尉说笑了,我多流点汗,你们便可少流点血,还请你将此事禀告乐府君,鲜卑军已退,不过这云中军新立,尚需磨砺,望其供应好粮草。”

    “下官这便将消息带回,乐府君听了必然会大悦!”县尉道。

    县尉驱马而归,不顾夜色将至。

    一夜便过。

    翌日,刘擎醒来,果然,鲜卑营已人去营空。

    这座营寨,已经搭建的七七八八,后续只需从云中郡各县抽调一些工匠过来,便得完整。

    张辽如今已经颇有经验,将这支云中军安顿得妥妥帖帖的,一切完工,刘擎准备收工。

    正这时,一批快马突然疾驰而来,直冲营门。

    门卫如临大敌,纷纷举刀枪相向,同时喊着:“鲜卑军杀来了!”

    营门处还有两名刘擎禁卫,连忙出声制止他,他们是知道主子与鲜卑军的关系的,认出是鲜卑骑兵,而且如此不顾战马疲惫的奔跑,自然是极为重要之事。

    “何事?”禁卫问道。

    “公主……下令……有信……给太守……步度根……袭击……五万……”信使说了一大堆词汇,显然他懂一些汉话,那句“何事”肯定听懂了,但他表达的不够明白。

    于是信使从怀中取出一卷绢帛,双手奉给禁卫。

    他见过这种装扮的侍卫,是那个大人物的侍卫。

    禁卫双手接过,有信……给太守,这几个字他听得名分,说明这信是写给主公的。

    “去取些食物与水来,给这位!”禁卫对门卫道,然后冲信使笑了一下,便快步跑着去了中军帐中。

    “主公,鲜卑来信!危急!”禁卫说道,还评了个级。

    刘擎展开一看,是骞萦的笔记。

    信中说,骞萦回王帐路上,便收到了骞曼的求救信:步度根回来了!

    如今,王帐周围的一些部族已经遭到血腥清洗,因为骞萦将王族以及依附王族部族的主要兵力调走,以帮助刘擎取定襄云中二郡的计划,导致一些部族完全没有抗衡步度根的能力。

    步度根显然将两位兄长的死与兵败的恼火都撒在了王族身上,好巧不巧,恰恰在骞萦入汉的时候发起攻击,说明他回到草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张辽!立即集结兵马,我们要北上草原!”

    “喏!”张辽问也没问,领命退出。

    刘擎抬笔,快速写下一信,装好交给典韦,“寻一体力好的禁卫,快马送信给荀彧,令他立即整备物资,速办!”

    典韦退走后,帐中只剩下刘擎一人。

    “步度根,五万!”他念叨着。

    骞萦虽号称三万大军,但刘擎知道,实数不过两万五,还有大千的年龄过小的、过老的,是凑数的。

    两万人对阵步度根,完全没有胜算!王族士兵的战斗力,他还是见识过的。

    刘擎想着,再度提笔,给骞萦写了一封信,虽然事态紧急,但他依然劝她要稳住,先等他到再开战。

    “主公,好了!”典韦回帐道。

    “典韦,你带着此信,与信使一道回去,黑货耐力好,等知道路了,你便加速将此信送给骞萦公主!”

    “主公,怎么了?”典韦愣头问道。

    这便是典韦,什么都要好奇一下,不像张辽,得了命令,便二话不说的执行。

    “是步度根回来了,已经在攻击鲜卑王族,你必须以最快速度将信交给她,让她等我,另外,保护好她,她若出事,拿你是问!”刘擎郑重其事道。

    “主公放心!典韦誓死保护好夫人!”

    这种时候,典韦也不含糊。

    “走吧!”刘擎催促道。

    典韦离开,帐内又安静了下来。

    “但愿一切都来得及!”刘擎轻叹一声,冲帐外下令——

    “禁卫集结!”

    ……

    (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