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四章 刘擎取地,轻而易举

    一遍看下来,杨会暗暗心惊,心想这是何人所写之信。

    “府君,这……”杨会不解问。

    “此信是雁门太守,武州侯刘擎公子写给我的。”傅燮顿了顿,目光再度望向城外,接着道:“我初看的时候,不甚理解,以为公子只是与我话古今英雄,今日想起此信,才知信中人竟是我自己。”

    杨会品了品,道:“身死,城破,身生,诚亦破,这一点无法改变,为忠义而死,乃是个人小名,为天下而生,才是大义,府君,你意如何?”

    “哎……公子知我入凉州汉阳,已知我之宿命,不愧是公子啊!今日你我面临之死局,皆在公子预料之中,说来惭愧,昔日在东郡,得公子阵中襄助,斩杀卜巳,还将斩敌之功让与我,才有傅燮今日,如今公子有心活我,我安能负之。”傅燮叹了一声道。

    “父亲,不用死了吗?”

    傅干睁着大眼,好奇的盯着那封信,轻轻了问了一句。

    傅燮与杨会的对话,十岁的孩童,听得似懂非懂。

    傅燮没有回答,而是搂过傅干肩膀,轻轻拍了拍。

    “府君,如公子信中所言,留得有用之躯,再造福天下百姓,如此才是真正的为人臣者,能说出这番话,公子必然是一位仁德之人。”

    “公子之仁德,你见过便知,公子待民甚厚,当今天下,我未见第二人如此。”傅燮目光他转向城外,“说不定,日后你也有机会见公子。”

    “我也有机会?哈哈……府君可莫要说笑,公子远在千里之外的雁门呢!”杨会笑着答道,压抑的氛围轻松了不少。

    然眼前的事依然需要解决。

    既然数千兵士哭诉求情,便顺着这个台阶下吧,傅燮心中无奈想到。

    下方人群中走出一人,对着城楼拱手,喊道:“傅太守!我是酒泉太守黄衍!”

    傅燮看着城下之人,心头是鄙夷的,原本他欲死战,必然是看不起这种人的,可如今,他也要弃城了,只不过他没有投靠叛军而已。

    “下官奉合众将军之命,劝太守献城,将军绝不为难太守!将军也可带这些人,回乡!”黄衍道。

    傅燮倒是没想到,求情的将士们阵前倒戈,非但没有被责罚,反而鼓励自己带他们离开。

    可见韩遂几人,皆是老狐狸,知道一群“不忠”的骑兵,干脆放他们离开,城池到手了就行,若是强攻,傅燮力守,依然会损失至少上千兵马。

    “我有一言!”傅燮冲楼下喊道,“今日大势已去,冀县必不可守,我有一条件,王国若是同意,我便告老还乡!”

    “什么条件?”

    “入城后,不可劫掠百姓,伤害无辜,城中之军,亦不可蓄意加害!”傅燮道。

    “这是自然!”黄衍不假思索的同意了,王国的目标在三辅,在陈仓,这冀县,到手就行,毕竟城中军粮,多数已经被耿鄙送掉了。

    “诸位!傅燮本就是带兵之人,今日你们愿意站出来,傅燮感激不尽,若是不弃,可随傅燮一同离去!”

    跪地的骑兵们面面相觑,脸上笑颜展开,傅太守竟然同意了,他不用死了!

    他们竟然胜利似的欢呼起来。

    唉,人心尚在,斗志尚在,偏偏走到这步田地!

    傅燮对杨会道:“看来我并不适合做一个太守,走吧,你我换一个地方战斗!”

    杨会不解其中意,不是说了要回老家吗?

    ……

    刘擎回到雁门郡,此次太原之行,圆满结束。

    回府时,荀彧正紧锣密鼓的准备云中定襄二郡之事。

    “主公,骞萦公主兵马已经就绪,经强阴县,便可兵临定襄,只等主公一声令下。”荀彧道。

    刘擎一副慵懒姿态卧坐木榻之上,手里看着一份份积累的信。

    “夫人在等我的命令,我也在等命令呢!”刘擎漫不经心道。

    荀彧疑惑,主公历来发号施令,为何还要等命令?谁的?

    看出荀彧困惑,刘擎便打趣道:“猜猜!”

    “并州牧?”荀彧猜道。

    嗐!没劲,一针见血!

    看着刘擎表情,荀彧知道自己才对了,笑道:“主公可真好本事,不知用什么和并州牧交换的?”

    “文若以为,我身上最有价值的是什么?”

    听着意有所指的问话,荀彧笑道:“自然是主公的眼光了!若荀彧猜的不错,主公一定和他说了雒阳局势。”

    “什么都瞒不过文若,我确实说了,而且,时间不会太久!”

    “主公,这个月,又发现了两座煤山,甘来负责的铁矿,似乎也有些进展,加上滹沱河旁的船坞,原地打造木船之后,便可通过水运将块铁源源不断送到常山石邑工坊么,主公所谓的铁产业,即将形成!”荀彧汇报道。

    “好事!话说,我已有多月未见甘来了。”

    说着,又取过一封新的信展开来看。

    一看上方文字,刘擎突然端坐起来,如此秀丽的字,也只有昭姬才能写得这么好!

    荀彧说完事,便自行退下了,刘擎埋头信中的刘擎。

    蔡琰来信,称岳父蔡邕一家已到常山。

    信中还提到了她与父亲关于大规模开办学堂的想法,这件事,蔡邕不同意!

    刘擎倒没那么意外,经文传家,经典传世,在汉代,受教育权几乎是这个阶级垄断之物,这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他们本能的会保护它。

    他们挑选学生,将学生发展成为门生,举荐学生,成为故吏,一层层勾勒在一起,编织成一张巨大的士族之网。

    教育大家也不能例外,看来还是要自己亲自前去劝说了。

    并州之事,看来得加速了。

    一日后,刘擎收到了州牧董卓的手令,以刘擎为破虏将军,总领边郡对鲜卑战事,五原、云中、定襄、雁门四郡兵力,悉数听命行事。

    这个董卓还真是有趣,还给自己封了个杂牌将军,而且这个破虏将军,原本是董卓自己的封号,也就是美阳之战时,领军的封号。

    刘擎也没有迟疑,张辽手中目下有四千兵马,早已集结完毕,刘擎一声令下,便开往定襄,同时快马传信骞萦,命她引兵入强阴。

    一场夫妻档的表演赛,已经拉开,这序幕便是定襄郡,定襄郡没有太守,凭董卓文书,刘擎直接接管问题也不大,此次行动主要还是云中郡。

    五日后,刘擎到达定襄郡治所善无县,县中大小官员,皆出城相迎,包括那一曲守军。

    善无县是座土城,或者说并州大部分城都是就地取材夯成的,既破败,又荒凉。

    善无县长姓李,原是本地豪强,这个县长之位,自然就是买的,对刘擎这种雁门太守,武州侯,破虏将军的称呼很是受用,在刘擎跟前,总是伏着身子,作谦卑状。

    谦卑没觉得,卑微倒是真的。

    定襄郡只有五县,这善无县,紧邻强阴,如今鲜卑数万大军驻扎强阴,一副要一口气吞了善无县的样子。

    定襄郡境内都是山,是个死胡同,地理价值低得刘擎直摇头,要不是为了演戏,脑子有坑才会想攻占这种地方。

    刘擎驻扎,鲜卑军也驻扎,两日后,等摸清善无县情况之后,刘擎直接领兵出击。

    李县长知晓这位雁门太守、武州侯的名头很大,但上战场之后,发生的事情还是令他难以置信。

    刘擎仅仅是报出大名,鲜卑军便“仓惶逃窜”了。

    “将军之威,乃至于此!”李县长不由得感慨。

    他这下知道,为什么鲜卑军要来犯定襄郡了,因为他们压根不敢碰雁门郡!

    难怪董州牧命他总领北方军事,这是多么有先见之明。

    并州牧睿智!刘将军威武!

    自然而然的,刘擎接收了定襄五县的城防,将其五县五曲人马和并,派亲信统领,坐镇善无县。

    善无县城头,已然飘扬着“刘”字旗了。

    鲜卑军退出强阴县,再顺着阴山山脉东麓,进入山南,一路向西进兵,云中郡告急。

    定襄一战,在荀彧安排下,已经将刘擎一喝退兵的传说传入云中郡,尽管乐贺觉得难以置信,但大敌当前,他还是选择了相信。

    董卓的文书自然也发到了云中郡太守乐贺手上,他立即发信向破虏将军刘擎求救。

    然后,在原阳县阻击鲜卑大军的乐贺很快见到了兵临城下的刘擎。

    乐贺很是不理解,信发出去,就算破虏将军立即启程,也不可能这么快到达原阳县吧!

    不过援兵既然来了,自然是要迎接的,何况他是总领军事的破虏将军。

    “云中太守乐贺恭迎武州侯,破虏将军!”乐贺按礼行事,随后介绍道:“此为原阳县程县长,此为北舆郝县尉,此为……”

    刘擎耐着性子,听他介绍了整整一圈,这十多人中大部分是县尉,少部分是县长县令,云中郡有十县,说明短短时日,这乐贺将全郡各县人马都调动过来了。

    组织能力不错!

    “不知将军带来多少兵马?”乐贺身旁一位县令问道。

    “四千。”刘擎不假思索道。

    众人脸色微变,显然是觉得少了,不过乐贺毫不变色。

    刘擎正欲开口,乐贺却抢先一步。

    “我等集一郡之兵,也不过三千余人,雁门郡并不比云中富庶,破虏将军能率四千军前来,已是雁门郡极限了!”乐贺道。

    看不出来,这个乐贺不光组织能力可以,情商也不错,刘擎深看了一眼。

    姓名:乐贺

    品级:出类拔萃

    耐力:38

    武力:32

    统率:39

    智力:61

    政治:67

    魅力:61

    特性:【行动】行动力强,对所做决定能快速行动,执行时政治+3。

    刘擎会心一笑,倒还真是个人才,政治和智力都不错,魅力也不错,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他能这么快速召集各县人马的原因吧。

    “乐府君,我有个不情之请,鲜卑数万大军进犯,你我若各自为战,恐怕谁都不能将之挡住,我既是州牧亲点将军,理应由我统兵,不知府君意下如何?”刘擎措辞十分谦虚,既未自称本侯,亦未自称将军。

    同样无疑的是,刘擎一开口便问人要兵权,这虽然符合将军职权,但必然令对方心生芥蒂。

    刘擎这是一次试探。

    “理当如此!”乐贺出乎意料的答应下来,甚至没有一丝迟疑。

    刘擎心想,这个乐贺怎么软硬都吃?那便再过分一点的试一试!

    刘擎目光落在乐贺身后众人身上,“行军打仗,讲究令出一门,云中军虽有三千余众,不过由十数位县官统领,此乃兵家大忌,我意将此军打散,混编成军!”

    那十几人脸色再度有变,有些绷不住的,脸上就像直接写着“凭什么”三个大字。

    “怎能如何?此乃我沙陵县兵,混编后,那打完仗还当如何?”沙陵县长道。

    他身旁一人紧接着话,不过声音却小了许多:“你那还是县兵,我成乐县县兵都没有,我带的这几十口人,乃是我私人部曲,怎么能混编入云中军呢!”

    还有几人都议论纷纷。

    一个人的格局,一试探便可知,特别格局小的人。

    还好是一场戏,若真的是鲜卑率军数万攻云中,这一盘散沙,如何抵御?

    “好了,莫要说了,县兵没了,可以再招,部曲没了,可以再募,若是守不住云中,别说部队,就连你我性命,也难保,诸位难道打算去逃荒吗!”乐贺话语掷地有声,似有责怪,却无人敢应声。

    御下有方!

    刘擎再度找到一个优点。

    “刘将军,此乃太守符节,你依此调动云中军,如何编排,如何整训,皆由你做主!”

    刘擎又被乐贺惊了一下。

    这么干脆?符节都拿出来了!

    文若的计谋还没用呢!

    爷的霸气还没侧漏呢!

    你们怎么直接投了?

    刘擎怔怔的看着乐贺手中符节,忽然问了一声:“乐府君,你该不会是在试探我的吧!”

    乐贺闻言一怔,马上回复自然,笑道:“哈哈,将军真会开玩笑,贺再不懂事,亦不敢拿国事玩笑!”

    国事!

    刘擎心中了然,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钦佩,鲜卑入侵,确实堪称国事,也只有做到如此重视,他才能如此快速的纠集全郡之兵,才能毫不犹豫的将一切交给刘擎。

    可以想到,他能将那一群在刘擎看来是乌合之众的县官“团结”到一起,背后自然是付出了许多的。

    刘擎看着眼前之人,虽然他属性一般,才能或许并不出众,但就今日的事看来,他是个识大体,顾大局,高情商的人。

    有的人就这样,明明不是那么出众,但身上依然有许多闪光点,在国家危难之时,便开始显现。

    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中层人才,刘擎心想。

    取云中,更要取乐贺!

    ……

    (求点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