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一章 董卓要起飞了

    刘擎的态度令郭缊松了口气,这一次,算是走在了王氏的前面。

    尽管王允那家伙抢先一步去雁门了。

    “不知公子以为,董州牧能否顺利收拢并州?”郭缊再度试探,自己感觉到的,与从刘擎口中说出来的,自然是不同的。

    刘擎叹了口气,“既是陛下诏令,我等自当遵从,不过如今的雁门颇为特殊,人口众多不说,还颇为复杂,我身为一郡太守,自然是维护这来之不易的繁荣。”

    郭缊从刘擎话中品出了言外之意,遵董卓为州牧可以,但董卓不能过于干涉雁门郡。

    郭缊笑道:“公子替百姓计,用心良苦,董州牧应该也能明白这个道理。”

    “如此最好。”刘擎毫无客气道。

    郭缊了然,刘擎的立场,已经分明了。

    大汉之颓,原因在朝廷腐朽,亦在地方豪强专横,而刘擎在雁门之举,垦荒,通商,采掘,令原本一潭死水的雁门郡再度活络起来,这一些,自然不会轻易交出去。

    “公子,太原太守臧旻富有学识,且胸怀大志,一直立志于改善民生,黄巾举事,太原郡未受半分影响,缊以为公子治州的理念,必定深得臧太守之心,公子可前去拜访。”郭缊建议道。

    臧旻这个人,刘擎也听荀彧介绍过,在士人圈名气极为不错,桓帝之时,就已经是徐州从事,刘宏继位后,又做过吴郡太守,扬州刺史,还做过使匈奴中郎,长水校尉,中山相,后来又任太原太守,才德兼备,文武双全,简历可谓极为漂亮。

    要不是年事已高,刘擎绝对要拉拢一番。

    “我正有此意,郭兄若得空,可同去!”

    郭缊摇了摇头,“公子身份尊贵,缊岂敢与公子同往,实不相瞒,我打算去一趟雒阳。”

    刘擎心中清楚,郭缊去雒阳,自然是为了他的新官职,去见见叔叔郭遵,结交一下朝中大员。

    也不知刘宏现在是不是还活着……

    但愿事情按照自己预料发展吧,否则刘宏出了幺蛾子,雒阳就炸了。

    这个时候,自己倒无所谓,可董卓未必准备好了。

    刘擎也没有多说,虽然有意拉拢郭缊,但首次拜访便意就图太明显,会引人警觉,反而不利于二者,再与郭缊随意聊了些太原之事,又寒暄一阵,便领着典韦告辞了。

    下一站,晋阳。

    ……

    刘宏终于进城了,清河国的东武城。

    姚贡请来县中最好的医师,替刘宏察看伤势,膝盖的箭伤问题不大,因为赵云处理的及时,不至于失去一条腿这么严重,只是腹部的伤,即便上药,内部也难以处理,极容易留下病根。

    此时蹇硕的西园军,丁原的执金吾,都回来了。

    虽然和黑山军的作战取得了一些“战果”,但和王芬反叛,刘宏受伤这事比起来,就是众人皆有过了。

    而罪魁祸首王芬依然不知所踪。

    刘宏震怒,甚至差点挣破了伤口……

    郭嘉与赵云无奈的跟随到了东武城,曹操知道这二人是刘擎的人,几经挣扎,还是偷偷前来郭嘉住处拜访了。

    首先是疑惑,为什么刘擎公子的人,会出现在冀州。

    其次是震撼,他们竟然救了陛下。

    这两种表情,郭嘉毫不费力的从曹操的眼中看到了。

    “奉孝先生,操有一事不解,请……请务必告知。”曹操似有迟疑。

    “曹将军但说无妨,嘉一定知无不言。”郭嘉笑答。

    曹操俯下身子,压低声音,问道:“王芬之事,公子可知?”

    曹操心中有一种直觉,王芬之事,他请教过荀攸,荀攸是荀彧侄儿,荀彧是刘擎幕僚,会不会是荀攸将事泄露,传至刘擎处,刘擎才遣赵云与郭嘉来援的?

    郭嘉不假思索道:“曹将军慎言,我家主公岂会行此悖逆之事,我等出现在此,乃是巧合,黑山军攻打廮陶,后转攻陛下,我与赵云乃是跟随黑山军来此的。”

    见郭嘉回答的干脆利落,曹操的疑虑消了大半。

    “现今公子何在?”曹操问道。

    “主公自然在雁门了,不过听说董卓被立为并州牧,主公此事应该前去太原晋阳‘谒见’了。”

    说到董卓,曹操没来由的一阵懊恼,平黄巾时,他还是个有功之臣,而董卓是戴罪之身。

    他曹操不过想求一郡之地,谁料被召回朝廷。

    而董卓竟然从戴罪立功,到斩获首功,又得朝中重臣齐力推举,竟然一跃成为并州牧。

    而刘擎公子在平黄巾与平外族皆立大功,结果呢,竟然只封了侯,而官位竟成了董卓之下。

    曹操意难平!

    哪还有什么疑虑。

    郭嘉笑了笑,一句话,就令曹操眼中疑虑尽消。

    “曹将军,黑山军如何了?”

    曹操压根不想提这个,随意敷衍道:“黑山军此时应退了,此战他们损失不小。”

    郭嘉估摸着,黑山军应该退到堂阳郡附近了。

    “陛下伤势如何?”

    进了东武城,郭嘉便再没见过刘宏。

    “基本无碍,不过腹部的贯穿伤,有些麻烦,虽然陛下吵嚷着要回雒阳,但此时实在不宜行路。”

    “陛下此番逗留,那雒阳……”郭嘉适可而止的指出。

    曹操面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雒阳先前气氛是如何窒息,他身在其中,自然清楚,如今陛下在外,恐怕有些人会坐不住。

    难怪陛下如此紧迫的要求要回雒阳,显然陛下自己心中也清楚。

    “奉孝先生提醒的是,我这便建议陛下,早回雒阳。”

    曹操心中感慨,郭嘉身不在雒阳,竟然对雒阳局势也看得清,刘擎公子手下果真无庸人。

    曹操突然想起了什么……

    好不容易遇见公子幕僚,应当咨询一番。

    “奉孝先生!”曹操突然拱手,行礼道:“操在雒阳虽有校尉之衔,然手中兵力有限,亦受制于人,先生可有办法令我调离雒阳?”

    “曹将军可主动请缨,留在冀州擒拿王芬。”

    “这……”曹操迟疑了,王芬乃是他旧友,他并不想面对。

    “此为说辞尔!”郭嘉补充道,“陛下回朝,雒阳必有巨震,王芬区区一州刺史,如何要行这悖逆之事,此人背后,必然有人!”

    “先生一言,茅塞顿开,我这便去请命!”曹操猛然站起,随后再向郭嘉致意,“告辞!”

    望着曹操离去的背影,郭嘉心道:“主公啊主公,一切即将开始!”

    ……

    并州,晋阳。

    董旻自凉州而来,带来了凉州的消息。

    降董的羌军在凉州人熟地也熟,李傕带着他们几乎无往不利,但此消息过于重要,董卓不敢书信沟通,于是董旻带话前来。

    如今的凉州,韩遂已退出右扶风,占据陇西郡,北宫伯玉与李文侯,也回了湟中狄道等地。

    张温坐镇陈仓,而新任汉阳郡太守傅燮,进驻冀县,防守叛军夸张。

    而李傕的羌军,避开了汉阳郡,在安定郡威武郡的东羌区域内,广招羌人,壮大声势,借助董卓名声,招募到了不少英武人士。

    “威武人张济、王方,久闻兄长大名,举家来投,张掖人郭汜,与李傕将军志趣相投,感情甚好,金城人樊稠,原是韩遂帐下一军侯,得知兄长大败韩遂,特地奔赴数百里相投,还有当地豪杰胡轸,杨定,皆仰慕兄长,出资助军,出力甚多!”董旻如数家珍一般的将这段时间的收获一一道出,听得董卓一愣一愣的。

    “原来咱在凉州名声如此之大!”

    “兄长,凉州人不务虚,崇尚强者,你将军饷分予降军之事,已广为宣传,再加上大败韩遂,官拜州牧之消息,兄长之名,已响彻凉州,若非汉阳郡依旧在傅燮手中,陇西郡必归附兄长!”董旻显然是见了大世面了,说起话来也大大方方,短短时间,改变不小。

    董卓一对慈眉舒展开来,很是高兴,“咱的西凉军如今,有多少兵马?”

    董旻伸出一手,眉开眼笑,道:“已过五万之数!”

    五万!

    董卓不自觉的捋了捋胡须,眼神逐渐深邃,若有所思。

    少顷,他语气不悦道:“我来并州,已有时日,除了太原太守臧旻来过,其余郡皆无人前来,郡守历来独立,如今多了一个州牧管着他们,他们自然不依,不过咱手上有如此大军,何愁并州不定,到时候,一定要让这些瞧不起咱的士族大户开开眼!”

    “兄长所言及时,不知兄长何时召军入并州?自北地郡经上郡西河郡至太原郡,不过两郡之隔。”董旻道。

    董卓摇了摇头,“时机尚未成熟,我还需见一人!”

    “谁?”

    “雁门太守,武州侯,刘擎公子。”董卓喃喃道,“他不来见咱,咱就去见他!”

    “兄长,区区太守,岂能劳驾你亲往,派人召来便是!”董旻不服气道。

    “不可!我有今日,皆仰仗公子,公子神机妙算,万万不可与之交恶,咱亦知公子处境,与外族一战,公子之功,不再咱之下,朝廷偏偏将并州牧封给咱,就是要咱压住公子,如此蠢事,咱不干!”董卓愤愤道。

    显然何进袁隗对他的拉拢之意,朝廷对刘擎再明显不过的针对之意,董卓也看得出。

    董旻静静听着,反正他听兄长的。

    “凉州之事,沸沸扬扬,自然瞒不过有心之人耳目,你可有听到什么风声?”董卓话锋一转,继续问起西凉之事。

    “太守与太傅,自然是知晓的,只是因为西凉军并未攻掠城市,故而没做理会吧,太傅行事历来稳健,必然会上奏朝廷。”

    董卓捏着拳头一锤案台,“张温!他偏偏喜欢听信孙坚那厮的话,此贼对我多有排斥,数次向张温进言杀我,还以为我不知,待我得势,必先诛孙坚!”

    “那张温……”

    “不急,一切等见过公子之后再行定夺,并州毛地一片,无甚价值,北方边郡,外族抄掠频繁,若公子乐意,咱愿将北方五郡交予公子,与公子共治并州,哈哈!”董卓说着说着,忽觉一阵豪爽豪迈,顿时发笑。

    董旻不可思议的看着兄长,心想刘擎到底给自家兄长灌了什么迷魂汤。

    竟愿意与他共治并州,还乐呵乐呵。

    属实离谱!

    “还有一事,你写信给璜儿,命他将家中族母,以及重要族人,接至晋阳,特别是我的小白孙女!”董卓吩咐道。

    董旻点了点头,凉州大乱之势,他也清楚,他也希望将族人接出来。

    陇西郡已为叛军所据,即便故乡临洮[táo]县有南部都尉镇守,依然风险很大。

    “晓得了,兄长!”董旻道。

    “此次你回凉州,除了迁族人之事,最重要的便是盯着汉阳郡与陈仓,刺史杨雍与新太守需要磨合,汉阳郡依旧危如累卵,且韩遂贼心不死,依旧觊觎渭水上游河谷,威胁陈仓,两地有一地事变,便是西凉军起势之时!”

    董旻有些懵,没听明白,“兄长,为何是两地事变?西凉军若起,无人能挡!”

    “愚蠢!”董卓骂了一声,“有空多看看舆图!”

    董卓愤愤的走到舆图旁,董旻一愣一愣的跟上。

    “看!”董卓手指并州上郡,道:“上郡辽阔,数百里大山,鲜卑步度根为了逃走,杀光所有战马作为粮食,西河郡亦然!”

    可见董旻所说的只隔两郡之地,可以很快到并州之言,多么可笑。

    董卓手势一动,指向陈仓。

    “张温坐镇陈仓,扼守渭水上游河谷,乃是入关中必经之地!”董卓手势挪动,指向泾水,“泾水上游九曲十八弯,山高水险,且有入关中有漆县大关阻隔,难以逾越,更别说还有皇甫嵩朱儁二将坐镇京兆。”

    董旻若有所思,抓了抓后脑,试图让脑子快点记住这些知识点,不过好像没有成功。

    “汉阳郡有变,李傕便可自陇关长驱直入,如此浅显的道理,你竟不知!”

    “兄长见谅,旻不过一介文官。”董旻无奈道。

    而且还不是凉州的文官,这些地方的地理知识,哪知道啊!

    董卓无奈一笑,自顾自的看着舆图,最终,将视线停在雁门郡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