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五十三章 刘擎刘备一起打督邮

    送走曹操之后,荀攸思索了很久。

    曹操提供的信息,过于惊人,冀州刺史王芬为何有如此大胆之想法,荀攸或许可以揣测一二。

    他身在冀州,从与黄巾作战,到战后处置战争创伤,安置流民,恢复生产,只有经过这种惨状的人,才能深刻的明白百姓的苦难。

    王芬此人,身为“八厨”之一,本就慷慨豪迈,又深受宦官之害,自然对十常侍十分痛恨,加上西园军建立,宦官权力达到巅峰,所以王芬看不到变好的希望。

    也只有这样的人,才会生出如此极端的想法。

    荀攸拿出那封信,看了一眼,干脆重新写了一封,将雒阳局势与曹操所说之事,告知荀彧。

    冀州常山郡隶属于刘擎公子,这一点他是知道的,王芬此谋划,先不说能否成事,刘擎在冀州,恐怕是千载难逢之机会。

    荀攸突然一笑,自己这姑姑,看来刘擎公子是必须接纳了。

    ……

    数日之后,荀彧收到了荀攸回信,也被信中内容惊了一通,王芬欲行大事,此事无疑牵连甚广。

    “来人,备车,叫高顺将军准备启程。”

    荀彧直接先下了一令,然后再接下来看信的内容。

    荀攸回信,说明愿意成为主公眼线,那么荀采之事,也可以向主公提及,关键还是王芬之事,他需要亲往冀州,去见主公。

    正好与高顺一路。

    将雁门事务稍加安置,荀彧便启程前往常山。

    与此同时,刘擎也已经进入中山郡界内,此行,一是为了赴刘玄德之邀约,二是前来查看商机,毕竟说道经商,刘擎还是十分自信的。

    眼下冀州黄巾之乱已经平定,各郡国生产与商业都已渐渐恢复,中山郡作为商业大郡,人口流动异常的大。

    马车车厢之内,刘擎就十分眼馋。

    “如何将这些经商之人,引入常山呢?”刘擎喃喃自语。

    郭嘉在旁一听,反问道:“主公历来对商贾之道感兴趣,若有心发展,自然不难。”

    刘擎望向窗外,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也知道不难,可惜商业氛围这种东西,不是一朝一夕便能形成的,更不是划一片商业区,引入几个大商号就成的。

    “此举难过攻城略地。”刘擎据实道。

    “我看不然,主公想要这一切,其实简单,占领中山郡即可。”

    刘擎:“……”

    郭嘉说的很有道理,刘擎竟觉得很难反驳。

    “主公,前面便是毋极县了,这毋极县有一大户叫甄氏,家世不小,既有世袭两千石俸禄之官职,家中良田商号众多,甄氏名望在整个中山郡,亦排的上号。”

    甄氏,甄姬的家?

    刘擎也就记得这个了,只不过现在的甄姬,恐怕还只是一个小女孩。

    “这甄氏,是不是有个女儿?”刘擎随口问道。

    谁料郭嘉眼神顿时一变,看着刘擎笑道:“主公莫不是想做甄氏女婿?”

    “休要胡言!”

    “主公,我可并未胡言,甄氏这一代人,并不出众,家主甄逸,区区上蔡令,次子甄俨,区区曲梁长,如今甄氏影响,仅在商道一途。”郭嘉介绍着,显然甄氏大名,他也听说过,他话锋一转,“主公,甄氏有女不假,不过并非一女,而是五女。”

    “五女?”刘擎稍稍意外。

    “不错,我在颍川之时,便听闻过甄氏四女的名声,前些时日见主公留意中山郡形式,便再打探了一番,方知甄逸去年年初又得一女,名唤甄宓,日后流传于外的,便不再是甄氏四女之名了,而是甄氏五女。”

    甄宓,那便是甄姬了,没想到才两岁……

    眼下世人可能不知道,此女有倾国倾城之姿,袁二代和曹二代,皆拜倒其裙下。

    说话间,刘擎车队已经进入毋极县,循街望去,路上果真有不少甄氏商号,从粮食,服饰,生产用具,应有尽有。

    “沿街望去,好似整条街,都是甄氏的。”刘擎打趣道。

    “甄氏影响,可见一斑,主公若想在此地经商,恐非易事。”

    “我可没想在此地经商,我倒是想让他们都去常山经商,停车!”刘擎下令。

    马车停下,刘擎一行,有上百禁卫相随,可谓阵仗不小,街上不少人都驻足观看,一些还指指点点。

    刘擎径直走入一家粮店,店伙计立马迎了上来,见刘擎装扮尊贵,先是行了一礼,随后问道:“客官有何需要?”

    “黍米价格几何?”

    “六百二十钱。”

    “粟呢?”

    “八百五十钱。”

    “稷呢?”

    “五百钱。”

    这里指的是一石的价格,与常山郡相比,贵了不少。

    这个季节,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存粮吃完,新粮尚未开收,粮价普遍上涨,倒也算正常,若是遇上战事,最高价突破一千钱,也是常有的事。

    可现在冀州并无战事,粮价上去了,就没下来过。

    “主公,此些皆是多年陈粮。”国家提醒道。

    其实刘擎认得,所以觉得贵了。

    “这些粮食,是甄氏的旧存粮?”

    店伙计点点头,一脸茫然的看着刘擎转身离开了。

    “买又不买,问这问那,怪人!”店伙计想,“看架势来头不小,你速将此事禀报夫人。”

    刘擎回到车上,一阵沉默,马车继续前进。

    “主公可是在想存粮之事?”郭嘉道。

    刘擎点了点头,表示承认,其实他不光光想到了存粮之事,还通过甄氏一家,想到了千千万万世家大族,想到了那句“四海无闲田,农民犹饿死”,甚至已经快进想到了打土豪分田地。

    可惜这终究是惊鸿一瞥罢了。

    “奉孝,如今冀州已无战事,你可知为何这粮价,没有降下来?”

    郭嘉做沉思状,然而刘擎却知道他这是装的,以郭嘉的聪明才智,如何能想不到,粮价未降,是因为某些人刻意囤积。

    “我突然对你的提议有兴趣了。”刘擎突然道。

    郭嘉顿时反应过来,自己的提议,不正是让刘擎将中山郡收入囊中么。

    “主公,你不是真的想……”郭嘉欲言又止,显然知道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关键是如何能够名正言顺。

    “是的,我想!”刘擎一本正经道。

    “若行此事,有两个法子。”

    出乎刘擎预料,郭嘉竟然瞬间想出了两个法子。

    “奉孝细细说来。”

    “其一,派兵将张牛角驱赶至中山郡,便有了出兵的理由,并且可要求当地世家大族交出粮草,以充军资,不过此计缺点是张牛角不受管束,恐怕对中山郡危害不小。”

    “另一个呢?”

    郭嘉笑了笑,“调张宁来此,白波军若出现在中山,那么主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不得不说,郭嘉的主意,还真的有可行性,自导自演一场叛乱与平乱,自然师出有名。

    “哼哼,待我见过玄德,便开始执行此计划,张宁乃是河东郡之棋子,不能调动,便让这张牛角,来助我们一臂之力吧,中山郡未遭受黄巾战乱之惨烈,如今中山郡的大户们,却在发战争财,我岂能坐视不管!”

    也就现在刘宏还活着,最后的脸皮没有撕下,这类事,刘擎也不能敢为天下先,毕竟自己是汉室宗亲。

    刘擎一行顺畅的离开了毋极县,直奔安熹县。

    甄府,甄逸之妻张氏听着下人汇报,不由得好奇起来,这等仗势,确实不多见,起码他知道的那几个大家弟子,不会这般,若是郡外来的,那就不知道了。

    但下人的描述令她十分担忧,如今家主远在上蔡任职,家中也只有她和小儿,小事尚能做主,大事可不行。

    到达安熹时,已经是一日半之后,为将者为县令,就是不一样,他们都有探查外围的习惯,刘擎这支队伍,自然不满不过刘备。

    不像毋极县令,刘擎直接穿城而过,竟然还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只能说安逸惯了。

    刘备带着关羽张飞,亲自迎到城门口,刘擎下车之后,双刘四目相对,竟然十分默契的挽起了对方手臂。

    连在行礼的关羽张飞二人都有些诧异,大哥什么时候和刘擎公子这般熟络的?

    大哥真是深不可测啊!

    郭嘉与典韦看着,倒是觉得正常,因为他们都被刘擎挽过手。

    刘擎与刘备两人一边走,一边相互夸赞。

    “君正于并州大展神威,一战灭南匈奴,盛名远播,即便我在幽州,也有所耳闻。”

    “玄德在幽州建功,亦有所收获嘛,这县令当的可还顺手?”

    刘备一笑,露出一丝无奈,显然,不顺手!

    不过刘擎并未多问,一会肯定要喝酒,这些话,自然留着酒桌上说。

    “不提也罢,来!我于府中备了酒食,如今四方平定,区区张牛角还在钜鹿作乱,待我们饮了这酒,同去斩了那张牛角!”刘备撇开话题,引出了另一个话题。

    啥?刘备要去斩张牛角?

    这怎么行!刘擎还想利用张牛角来解决中山郡那帮奸商呢。

    刘擎与郭嘉对视一眼,后者也听到了刘备之言,摇着头跟在后面。

    刘备所设之席,也别出心裁,刘备自己并未坐于主位,而是带着关羽张飞二人坐于刘擎对面,身边则是郭嘉与典韦。

    刘擎与刘备对坐对饮,继续着路上的溢美之词,关羽张飞、典韦郭嘉也加入,六人先是尽兴的喝了几轮,直到人人身上稍有酒气。

    “玄德,我观你情绪低落,可有烦恼?”

    刘备摇了摇头,突然认真的望着刘擎,迟滞了几息。

    可别落泪啊!刘擎心想。

    “备受公子之邀,北上抗击乌桓,光复右北平郡,分得些许功劳,方有这安熹县令之职,可我刚到此处,便受本郡督邮盘问,这……”刘备欲言又止。

    身旁张飞立马接过话,“此贼人乃是赵忠爪牙,专职司察平黄巾有功者之封赏,他竟称我大哥冒充皇亲,岂有此理!若非大哥二哥拦着,我早杀之而后快!”

    “三弟,督邮再恶,亦是朝廷命官,岂能妄杀!”关羽教育道。

    “此贼过于可耻,他竟贴出告知,要百姓陈述我大哥劣迹,我大哥到任才多久,向来与民为善,何来劣迹!”张飞越说声音越大,说到最后,已成炸响之势。

    见着刘备遭遇,刘擎不仅没有觉得同情,反而觉得好笑。

    阴差阳错,刘备还是来到了安熹县,虽然从县尉便成了县令,但依然要被督邮“审查”,那督邮说白了就是讹钱的,甭管是谁,先质疑一遍,交钱了事,这类人都是欺软怕硬的,并不敢真的得罪立下功劳之人。

    可惜碰上了硬骨头的刘备,要钱没有,要官,可以还给你!

    然后打一顿!

    刘擎突然心生一计,刘备不是想去斩杀张牛角么,正琢磨如何让他去不成呢!

    有了!

    “玄德,督邮乃宦官爪牙,其目的不过是讹钱,你给一些打发此僚,此事便可揭过。”刘擎笑着道。

    刘擎话音刚落,刘备三兄弟竟都安静了下来,面面相觑,然后同望向刘擎。

    良久,刘备道:“君正切莫说笑!”

    “哈哈哈!”刘擎突然朗声一笑,“玄德莫怪,此戏言耳,你可知我生平最痛恨为何物?”

    刘擎的话,刘擎的笑,刘擎的问题,转换过快,让刘备一直讷在那里,不知如何回应。

    最后,还是典韦说了出来,“我主最痛恨的便是宦官,还有他的爪牙!”

    刘备这才望了关羽一眼,又转过头望了张飞一眼,似乎感觉到,公子有事要做。

    “督邮何在?”刘擎突然问道。

    “在馆驿歇息。”张飞回道。

    刘擎蹭的一声站起,“嘿嘿”一笑,“典韦,将你马鞭给我,你去将督邮揪出来,栓与县府门口马柱之上!”

    “君正不可!”刘备连忙制止,“毕竟是朝廷命官!”

    刘擎心中冷笑,朝廷命官又如何,东郡太守曹绍,五原太守王智,皆栽在自己手上,当即接着酒劲嚷道:“区区督邮,何足挂齿!你今日不惩戒与他,他便向赵忠进谗,岂会放过你!”

    刘备沉默了,心中这县令来之不易,为何想好好为百姓做点事,就如此难呢!

    未过多久,县府外传来一声哀嚎,应该是典韦带人来了。

    刘擎一笑,提着鞭子出去了。

    他知道刘备忍不住,这可是“昭烈帝”,他自己都忍不住,何况如今还有刘擎带头。

    三兄弟面面相觑,张飞凶神恶煞,别说教训,他甚至想活刮了督邮,关羽面色凝重的看着大哥,显然是说此事干系重大,但他愿意支持大哥。

    刘备面无表情,喝下去的酒令其冠玉之面微微潮红,听着门外动静,他突然道:“三弟,取马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