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四十八章 董卓一举三得,何进一石二鸟

    六月中荀,烈日当空,郿县的周边的土地被炙烤得发白,热气蒸腾着扭曲了空气。

    郿县,董卓依旧驻扎于此,炎热的天气令本是烦闷董卓更加躁动,在议事厅中来回踱步。

    朝廷诏令到达郿县已过去数日,董卓依然没有下定决心。

    他召来了弟弟董旻,侄儿董璜,还有女婿牛辅,共商大事。

    并州牧这个职位,若是在过去,他想都未想便会赶去赴任,因为他本部人马区区数千,无需割舍,朝廷给他的兵马,战后是需要交还的。

    然而美阳之战后,他控制郿县,斩杀叛军首级一万二千有余,立下了美阳之战首功,然而别人不知道的是,他收降了更多。

    董卓之名,在羌人之中,还是颇有威望的,西逃的羌凉叛军,一部分被其斩杀,一部分被迫投降,其中甚至有一部分,选择主动投效董卓,而董卓也来者不拒,尽数收入囊中。

    不仅如此,董卓还拿出所有酒肉,款待投效的羌人,简直要把羌人叛军感动哭。

    在韩遂大营时都没有这等待遇。

    然而董卓的粮草正在快速的消耗着,张温原本拨付了数月粮草,在如此人数之下,急剧下降,若再无法解决,迟早会生乱子。

    还有另一个问题,羌人虽然敬畏董卓,但过于不服管束,军纪极差,城中经常发生劫掠平民的事,对此,董卓也无计可施。

    若是区区几人,尚可用严刑酷法杀鸡儆猴,可人数一多,马上便就变成了法不责众。

    董卓对羌人习性也十分了解,别说是无关的他人,就算自己人,他们自己也会相互攻杀,特别在生命受到威胁之后。

    所以,几位亲人齐到郿县后,董卓便召集几人,一起商讨对策。

    几人皆是至亲,董旻是董卓弟弟,现在在何进帐下任职,这次诏令,便是何进命他亲自送来的。

    董璜是董卓兄长董擢之子,董擢早丧,董卓算是董璜从父,一直在陇西郡,虽然只是一介小吏,但当地人人皆知董卓之名,没人敢欺压董氏,董璜在陇西,主要能照料到族里。

    女婿牛辅则一直跟随董卓掌兵,董卓前些日子率本部驰援河东,营中之兵便是牛辅与李傕掌管。

    董卓坐于主位,下面坐着三位亲属与李傕,董卓先开诚布公的将自己面临的难题说予几人听,然后征询几人建议。

    此番议事姿态,已经初具主公与臣下模样,可惜这几位臣下都不太聪明的样子。

    “诸位,羌凉降兵已尽数臣服,只是劫掠成性,不服管束,但咱以为正因如此,羌人作战能力才突出,此番若不是公子用计,令羌凉叛军吓破了胆,想要击败他们,可不容易!如今郿县一团糟,粮草日趋紧张,你们都说说看,咱该如何是好?”

    董卓开门见山的提问。

    几人面面相觑,显然没有人能答上来。

    依然在陇右为官的董璜对羌人劫掠的事不以为然,早见怪不怪,他组织了一下语言,反问道:“羌人劫掠,家常便饭,为何要管束?”

    “此乃大汉国土,并非羌地,如此作为,也就咱肚量大能容忍,若唤作张温皇甫嵩领军,此些行为皆是死罪!”董卓略微严肃的回道。

    说到死罪二字时,还加大了声音,以表示对侄儿无知的不满。

    他看了看自己日趋鼓胀的肚皮,随着领兵数量的增多,上阵亲战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

    “嗐!你们倒是说话啊!咱该如何是好?”董卓催促道。

    弟弟董旻道:“兄长,我以为奉诏为好,并州牧,乃是并州第一把手,区区数万军队,并州亦能征召,而并州九郡九十八县,尽数归于兄长管辖,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故我应与羌凉叛军势不两立,不如兄长再寻个理由,将之诛杀,如此,又是大功一件!”

    在朝为官的董旻旗帜分明的建议董卓选并州牧。

    “叔颖,我非不了解并州,如此贫瘠之地,也仅仅是太原郡与上郡尚可,而且北面数郡皆易受鲜卑抄掠,不甚其扰,实乃是非之地!”了解并州的董卓立马说出了自己思虑的短处,若真是富庶之地,比如冀州牧,恐怕他也无需这般犹豫了。

    牛辅见岳父对并州多般嫌弃,加上亦喜欢在军中,因为他董卓女婿的身份,牛辅在军中也往往被人尊崇,即便跋扈的羌军,不仅不敢在其面前造次,还多般巴结,劫掠所得,也常常“孝敬”牛辅。

    若去了并州,这些还在吗?

    “岳父,我以为成大事者,手中必有刀兵,常言道,手有兵和粮,万事不慌张,岳父虽位并州牧,然各郡中皆有豪强望族,不易把控,岳父出身一般,未必受其待见,难道岳父往了张奂之事乎?”牛辅道。

    张奂之事,张奂原是董卓旧主,后隐居在弘农郡华阴县,董卓曾派兄长董擢向其赠送一百匹缣,结果却被张奂拒绝了。

    张奂可是“凉州三明”,以董卓在凉州打出的名声,皆被其看不起,可见要并州士族接纳他,恐怕更难。

    董卓觉得牛辅所言十分在理,甚至比他区区贫富之理更加深入,除了各地有豪强望族不受其控制,并州还有个刘擎公子呢,他至今还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自己不知不觉成了公子上官,这可是一个大问题,毕竟董卓心中清楚,他有今日,是谁在助他。

    在场诸位,所立之功,与刘擎公子的正确指导比起来,不过是萤火比皓月,令董卓有如今选择的机会,也赖刘擎公子。

    董卓心中,不由得向掌握兵力方摇摆,董卓再度看向四人,视线直接从董璜身上跳过,董旻主张赴任,而牛辅主张保留兵力。

    三人相互张望一番,最后大家一起将目光投到没有发表意见的李傕身上。

    “稚然,你来说说,该如何选?”董卓直接问道。

    李傕略作沉思,回道:“将军,赴任并州,与保留羌军,有何冲突?”

    董卓一听,不悦道:“稚然可是不知汉律,为官一方,朝廷岂能允许你拥兵自重!”

    “将军,羌军并非汉兵,既未登名造册,亦无本地籍民,将军何须自己割爱,将羌人偷偷带入并州,不就无事了?”李傕道。

    “此事不可,万一泄露,便是通敌死罪!”

    董卓直接给否了,不过李傕一建议,令他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董卓望着李傕,却见李傕目光发亮,显然又有主意了。

    “将军,若是带入并州不行,那带入凉州呢?”

    “嗐!”董卓大喝一声,顿觉身上压力轻松了不少,他刚刚也正好往这个方向想了,想不到李傕也和他想到一处去了。

    “咱知道了,牛辅!”

    “女婿在!”

    “我以你为主将,李傕为你副将,你二人率领羌凉降兵,进入凉州,可继续征召凉州人或羌人加入,粮草不够,便纵兵劫掠,如此,羌人天性亦能得到满足,此乃一举三得!哈哈哈!”董卓大笑道。

    一举三得,一来保留了兵权,二来可以充分发挥羌人的“主观能动性”和“兴趣爱好”,三来,劫掠的物资可以补给与壮大自身。

    李傕笑着点头,显然董卓所言,正是其所想,如此一来,便无需再抉择,董卓的并州牧有了,羌军也能保留,而且可以争取进一步发展。

    毕竟此时的凉州,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一支三万人的羌军进入其中,必能占据一席之地。

    牛辅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世上竟有如此绝妙的方案。

    “岳父大人足智多谋,世所罕见,小婿佩服!”然后转向李傕道:“稚然不愧为岳父左膀右臂,名不虚传,牛辅佩服!”

    董旻本就没有什么意见,听了这话之后,也微微点头,反正董卓要去赴任,这一点实现即可。

    毕竟,他身为董卓弟弟,在朝廷为官,当然需要一个地方大员的兄长,不对,是地方大大员,郡守便已经能称敌方大员了。

    此外,除了他的一厢情愿,何进将诏命交给他的时候,也是交待了话的。

    务必令兄长接受并州牧之职,事成之后,可封都尉之职!

    在场众人,唯独董璜似乎非懂,但他依旧跟着三人笑,因为在他看来,这也可以,那也可以,全都要,也可以。

    《极灵混沌决》

    解决了困惑,董卓心情舒畅了不少,也觉得没那么热了,若是再吃上一块沙沙的西瓜……

    “来人!上瓜!”

    ……

    董卓眉开眼笑,而同在思虑同一件事的何进,却愁眉不展。

    将董卓举荐指并州牧这个位置,何进是有私心的,什么民生凋敝,战火荼毒,并州于朝廷已无价值之类的,皆是说辞。

    董卓立下如此大功,何进压力是很大的,因为他终究是袁氏故吏,即便他再举荐,这恩情和知遇之恩比起来,还是差了一截的。

    特别在这个重恩的门阀时代。

    所以何进必须拿出足够的诚意来拉拢董卓,比如表奏为并州牧,另一层意义是,如今西园军势头过盛,蹇硕愈发嚣张跋扈,而他却无济于事。

    他需要新的帮手,很快,何进就物色了一位。

    并州刺史丁原,这算是何进派的,因为丁原前任上官张懿,便是亲何进的,而丁原也是何进举荐,一来他没什么门生故吏背景,是草根出身,靠着战功与建树,一步步爬到如今的位置。

    何进要将丁原调入朝廷,以扩大自己势力,所以并州刺史之位会腾出,而借着陛下立牧之心,一气呵成,将董卓提上并州牧之位,实乃一举两得。

    既腾出了丁原可调入京师,又卖了董卓一个大大的人情,一石二鸟!

    当然,并非事事如他所想的那般顺意,董卓为并州牧后,袁隗老鬼必定借助旧情继续拉拢,这是毋庸置疑的,所以何进很头疼。

    董卓果然是把双刃剑!

    还有邓盛也不是省油的灯,明明看着已经半只脚踏入棺材了,却依然不肯放松。

    那日朝会,何进举荐董卓为并州牧,就邓盛蹭的最欢,因为邓盛也做过并州刺史,与太原王氏关系非常好,王允可算其门生。

    董卓为并州刺史时,刺史与王氏的关系依然在经营,如今董卓再次入主并州,而王允罢官在家,正好在太原,王氏显然是可以“再续前缘”的。

    好在他命董旻送诏命之时,只强调了是何进力举董卓为并州牧,并承诺董旻官位,借此,再向董卓传递一个信号:董仲颖,我提拔了你亲弟弟。

    嗐,又是一举两得!

    “但愿如此,不会再节外生枝了吧!”何进喃喃自语。

    “大将军,荀侍郎到。”大将军府的佐吏前来通报。

    “引他去书房!”何进说着,径自向书房而去。

    荀侍郎便是荀攸,受何进召见而来,很快,荀攸来到书房,见大将军正在摆弄茶水,只是手艺很差。

    荀攸上前拜见。

    “公达,过来坐!”何进指了指茶案的对面。

    饮茶话事,看来今日是私事了,荀攸心想。

    “大将军,我来吧!”荀攸自告奋勇道,大将军亲手泡茶,先不说够不够赏心悦目,茶味是否醇香,光“大将军”这名头,就不可乱喝。

    何进也没有客气,停下手中摆弄,而是开门见山道:“公达,今日召你前来,是为一私事。”

    “大将军身负国器,私事亦算公事,但说无妨!”

    何进笑笑,荀攸的好话,果然受用。

    “我听闻你有一叔,荀彧荀文若,追随刘擎太守帐下,可有此事?”

    荀攸点点头,“却有此事,不过我叔荀文若年纪不过二十出头,攸只是辈分小些。”

    “原来如此,荀文若追随刘擎,莫不是因为荀氏看重此子潜力?”

    何进问完,细细的看着荀攸,他知道这个问题过于隐私,但他想看看荀攸的反应,毕竟如果需要,何进完全可以以四府名义,征召荀彧入朝做官。

    但汉代很少会这般,个人选择还是很受尊重的,比如荀氏老资格的荀爽,就是征召了很多次依然不来做官的主。

    出乎何进预料,荀攸几乎不假思索便答了上来。

    “大将军,我叔荀文若之妻为唐氏,乃是宦官之后,故而我叔历来不被士人所容,荀氏对此亦十分无奈,他追随刘擎太守,此乃其私事,荀氏并未过多干预。”

    “哦,原来如此。”何进恍然状。

    听到“宦官”二字,他本能的觉得一阵厌恶,心中还有一丝不解,刘擎全家渤海王府不是被宦官害死的吗?世人皆知如此,为何他会接纳一个宦官之婿?

    何进心中闪过一丝困惑。

    “荀文若之才,比公达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