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四十七章 帮董卓与刘备的原因

    沮授田丰两人望向郭嘉,好似在等待答案。

    郭嘉放下书信,笑道:“主公,此时不宜力战,不过,或许可以让朱灵带新兵去外围实战一番,训练训练,如此,亦可给董昭一个交待。”

    刘擎心中了然,显然郭嘉看法与自己一致,不过他的主意似乎损了点,不光不支援,还要用黑山军锻炼新兵,以搪塞董昭。

    这不是赚了人情又不办事么,不得不说,郭嘉你是真的狗。

    刘擎笑着答应了,“此事便交予文博,切记将练兵之意告知清楚,文博过于爽直,免得他上去拼命。”

    沮授点点头记下。

    刘擎想了想,打算商讨一下下一步的对策。

    美阳战后,外患初定,幽州乌桓之乱孤掌难鸣,而且刘虞已经被立幽州牧,等他到任之后,以他的名望,能生生将丘力居震慑住,至于张纯张举,或杀或逃,已经不重要了。

    但此战过后,公孙瓒已经扬名,升官封侯不再话下,幽州格局,已经无限接近割据状态了,等汉室衰微,刘虞宗亲地位下降,公孙瓒的野心便会开始暴露。

    “奉孝,依你之见,董卓会弃兵就任并州牧吗?”刘擎想着,以董卓之事打开了话茬。

    郭嘉一寻思,“董仲颖历来奉命行事,应该不会抗命吧?”

    刘擎心中笑笑,奉命行事是因为过去他手上没有兵权,而一旦掌握了兵权,才能考验一个将是不是足够奉命,念头一旦动摇,抗不抗命只是兵权大小的问题。

    “他抗不抗命,要看他是否割舍的下,在郿县收纳的羌凉降兵。”刘擎总结道,“而那些降兵的数量有多少,恐怕无人能知。”

    沮授与田丰对视一眼,显然这一点,他们是不知道的,他们只收到了朝廷加封董卓为并州牧的文书。

    郭嘉显然听出了刘擎话里有话。

    “主公莫不是以为,董仲颖会抗命?那主公为何……”

    为何救他,又为何助他,这些事郭嘉都是知道的,所以才疑惑不解。

    这一点,刘擎也无法说清楚,只能说一句。

    “我看人很准!”

    黄巾造逆,背后有士族的身影,豪门望族,门生故吏遍布天下,朝廷早就被蚕食成为一个空壳,刘擎身为汉室,不想也不能直面他们,甚至依旧需要他们。

    但刘擎也需要有一个人,来打乱他们的节奏与计划,甚至在斗争最激烈的时候,直接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这便是刘擎帮助董卓的目的。

    沮授与田丰点点头,在看人能力上,他们是十分信服刘擎的,先不说郭嘉荀彧实打实的真才实学,赵云张郃典韦武力超群,所向披靡,连朱灵和洛甘来也皆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因为这件事,沮授与田丰还专门讨论过,若是以察举制选拔人才,刘擎麾下众多人才,除了他们两人,也仅仅是荀彧能选上吧。

    所以对于郭嘉的问题,这两人也很困惑。

    主公既然看人这么准,为何要帮助一个会可能“不忠”的人?

    见三人都看着自己,刘擎笑了笑,微微伏下身子,凑近了三人,放低了声音,像是要说出一个绝密。

    “朝中势力三分,宦官、外戚、士族,谁也奈何不了谁,此番时刻,便需要一股新的外力来打破。”

    三人先是相互看了看,然后由沮授略带诧异的问道:

    “新的外力?主公是说董卓,能成一方势力?”

    也不怪沮授,田丰也是同样的表情,如今天下局势迷雾笼罩,即便是最顶尖的智囊,也未必能料到,区区数年后,大汉会彻底分崩离析。

    郭嘉是因为和刘擎交流的最多,所以看得也最清楚,他甚至已经先于刘擎在并州布局。

    “能不能成我不知道,不过以目前形势看,董卓是最可能成的,眼下需留意的是,雒阳的局势,外患既定,内斗便会加剧,我等只需静静的看戏便可!”刘擎道。

    “主公,那并州……”郭嘉意有所指,亦不直接说出。

    刘擎笑笑,“我乃雁门太守,并州之事,暂时管不了,眼下,还是先将常山与雁门二地打理好,再多发掘发掘人才,沮叔,可有听说过颜良文丑?”

    沮授摇了摇头,显然是没有。

    刘擎接着话,“我已令五原郡都尉督瓒上书,将王智叛汉一事奏报朝廷,督瓒代行五原郡守,此时,王智应该正押往常山。”

    刘擎突然想起岳父大人蔡邕,王智与他亦有仇,或许可以借此人再召岳父来常山一趟,留在这里搞搞教育什么的。

    若是能带几个弟子来,那就更妙了。

    “主公,在幽州的刘玄德来信答谢主公,称右北平郡保住了,不过战事尚未结束,毕竟公孙瓒兵力有限。”

    “有用之人上位尚可,地盘总比被无用之人占据的好,玄德立功,看来又要欠我人情矣!”刘擎笑道。

    田丰咀嚼了一番这话,不解的问道:“主公多次举荐刘备,原因难道也和董卓类似?”

    看来是自己的骚操作又令人不解了,所以啊,站在历史的尽头往回看,真是屡试不爽啊!

    别说刘备现在平平无奇,一直到群雄讨董,大汉分崩离析之时,这个以复兴汉室为己任的刘备,依然为人所看不起。

    当然,他的作用自然与董卓不同了。

    董卓是一把锋利的双刃剑,若将他投入雒阳,势必会引发剧烈反响,伤人伤己不说,可能会直接让一些看似如日中天的势力消失。

    当然,这个“己”是董卓自己,而不是刘擎。

    而刘备,是一把藏鞘的剑,刘擎举荐他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他和自己一样,都是汉室宗亲,而且走的是正道。

    若真的雒阳有变,汉失其鹿,各地士族寻找并扶植自己的代理人时,那刘备必然是站在大汉一方的。

    “刘玄德乃人中龙凤,日后便知,眼下为了巩固雁门常山二郡,我意向中山国与赵国渗透,中山国我过去便经常经商,沮公可以郡府名义,加强通商,等玄德到任安熹县后,我亲自前去拜访,赵国的话,便由沮公全权负责。”

    刘擎顿了顿,接着下令:“我欲在常山郡设立农曹掾和商曹掾,专职负责农业生产与货殖商贸,郡府拥有钱币过多,勿要囤积,向周边郡国大量采购盐铁粮食等物。”

    傻子才囤钱,天下一乱,钱就会大幅贬值,物价猛涨。

    “授记下了。”沮授道。

    “好了,今日便说这么多,奉孝留下,你二人先忙吧。”

    沮授与田丰行礼告退,两人退出书房之后,对视了一眼。

    沮授:“元皓,你又没有发现,主公这次回来,和以前不一样了?”

    田丰:“你也发现了?我觉得主公深沉了些,不知道是不是强装的,毕竟主公尚未及冠。”

    沮授摇了摇头,道:“非也,主公此行绕过了大半个并州,还去了长安,或许见识再度开阔了,我隐隐觉得,主公在谋划着一盘大棋,在这棋中,就连并州牧董卓,亦是他的棋子。”

    田丰十分赞同,当即附和:“我正有此意,只是主公为何不告知我等呢?莫不知信不过?”

    “元皓慎言!”沮授恼视一眼,在田丰困惑的目光下,突然转笑,道:“那是因为此棋并非一州一郡之谋划。”

    沮授说完,笑着离开,留下田丰原地凌乱。

    “非一州一郡之谋划?难道是——”田丰眼睛一亮,连忙跑着追沮授而去。

    书房中,沮授两人离开后,刘擎沉思了片刻,而原先打不起精神的郭嘉,此时却端坐刘擎对面,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

    “奉孝,你可知我此时所想何事?”

    郭嘉顿了顿,说道:“若非并州,便是司隶。”

    两人目光撞在一起,闪亮如炬。

    “猜对了,我在想司隶。”

    刘擎突然起身,从案架上取出一些书信,然后回到案前坐下。

    “此些皆是来自雒阳的信件,无甚价值,雒阳的探子渗透有限,许多消息都无法打探,目下羌凉已败,不日便可收复三辅,雒阳中西园军势头正盛,十常侍欲意何为,何进欲意何为,袁氏欲意何为,皆不可得知。”

    “主公欲加派探子?”

    “目下不失为一个办法,不过想获得真正的情报,朝中必须有人,我思来想去,我方无可派之人,奉孝可知有什么人选,能将之拉拢,为我所用?”

    奉孝想了想,道:“主公,还真有一人,文若之侄,荀攸荀公达,现为黄门侍郎,主公不妨令文若修书一封。”

    荀攸?倒还真是个大才,如果能拉拢,不是直接拉来常山更好?也不知道人家愿意不愿意。

    “此人,可以让文若一试,还有,你以为曹操如何,他现为典军校尉。”

    郭嘉笑了笑道:“主公,孟德此人,心思机敏,确实为打探消息的好帮手,但是……”

    经典转折,真正想表达的东西都是在后面的。

    “孟德此人心机略重,既与之交好,不宜过深,此人主动为主公做媒,亦有自己谋算,甚至远道而来祝婚,实为与主公攀上关系,再寻文若求解,看似情切,然其中过多做作。”郭嘉解释道。

    “想不到,奉孝竟能看出孟德心思。”

    刘擎紧跟着一笑,接着道:“曹孟德出身曹氏,其父为大司农,因为曹腾缘故,曹氏与宦官与士族皆有勾连,虽名声不好,底蕴却不弱,如今他身居朝中,坐视司隶风云变幻,其中利益得失,亦与之息息相关,实乃坐山观虎之绝佳位置!”

    刘擎狠狠的羡慕了一把。

    郭嘉看着自家主公,觉得刘擎很有表达欲,很想将心中所想表达出来,却依然没有表达。

    原先一心只想发展领地的主公,自从此次回到常山,便对雒阳局势关注度提升了不止一点。

    乃至于连董卓被封并州牧,他依然不是很关心。

    郭嘉虽不知道刘擎怎么想的,但是关注雒阳之人,无一例外皆是野心勃勃之人,所以,主公的变化,也在于此吗?

    “奉孝在想何事?”刘擎看着深思的郭嘉问道。

    “嘉在想,主公心中似乎依旧有困惑,只是主公不说,臣下很难揣测。”

    “嗬嗬嗬~”刘擎脸上笑意更甚了,似在掩藏什么情绪,“可真是什么都无法隐瞒奉孝,我心中却是有些烦恼!”

    《轮回乐园》

    “主公尽管说!”

    刘擎目光一转,取出一份空白的帛书。

    “我若吩咐文若办事,他必不会推辞,可惜荀公达乃荀氏子弟,不会听命于文若,而且你应该知道,荀氏有意让我娶荀采为妻,我在想,欲求公达,荀采怕是躲不过了……唉!”

    郭嘉嘴角不由得抽了抽,怔怔的看着刘擎,感情主公你就为这事苦恼?

    亏我还想着什么野心勃勃,雒阳大局之类的东西。

    “此事完全是主公多虑,主公贵为汉室宗亲,如今又封武州侯,多娶几位妻子,无妨,主公已娶蔡昭姬,荀氏心里有数。”

    话是这么说,就是心里有奇怪的不自在。

    就像猫看着盆里的猫粮,以前都是仅仅够吃,突然有一天,主子哗啦啦将盆倒慢了猫粮,还直接溢出来了,猫傻了。

    回元氏才一天,骞萦的事还没告诉昭姬呢,若是再与荀氏联姻……

    好奇怪,我为什么会有愧疚的感觉呢?可能我过去就不是渣男吧,刘擎想。

    “为之奈何?我欲求荀攸助我,荀氏必定会以此事相逼。”刘擎道。

    “主公莫要身在福中不知福,荀采我见过,虽不如蔡昭姬,但绝非寻常女子可比!”郭嘉语气变冷,显然对主公的不“担当”表示不满。

    刘擎取出笔,开始在帛书上写,当然,他只是将自己的诉求告知文若,恐怕聪明如文若,肯定能看出这是一个机会。

    荀彧可一直在找机会,荀俭的命令,荀氏的重任。

    将信写完,刘擎唤来信使,郑重交待。

    “速将此信加急送至雁门荀彧手中!”

    “加急!”刘擎特地强调了一遍。

    郭嘉在旁,摇了摇头。

    心想:主公还是那个主公,就像当初骞萦联姻一样,虽然嘴上很客气,身体却很诚实。

    口嫌体正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