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四十一章 四府争拉拢,刘擎再晋爵

    美阳战事如火如荼,刘擎却流连长安没有参与,目前局势而言,外族难题已经基本得解,剩余一点点功劳,就留给那几位将军分一分吧。

    特别是刘擎多加关照的大汉忠臣董将军。

    只要他截住郿县,羌人想全身而退,几乎是不可能的,或许他会截杀充当战功,或许他会收降壮大自己,也或许他大发善心,令他们白白逃脱,毕竟董卓打小与羌人交好。

    这些都不是自己能左右的。

    时间很快来到六月初,芒种前后,也就是晚谷、黍、稷等夏播作物播种正忙的时候。

    相信此事自己所治辖内,一定一片繁忙。

    蓦然回首,自黄巾起义算起,才过了区区小半年,若算历史,这个时候,皇甫嵩和朱儁恐怕还在颍川战波才,再过几个月,张角才会病死。

    而现在,一切都被刘擎这支蝴蝶扇得稀碎。

    短短数月平黄巾之乱,又短短数月,平定外族之乱,不仅收服了沮授、田丰、郭嘉,荀彧,还收服了赵云、张郃、典韦、张辽等猛将。

    按计划,平外族三步走结束后,所料不差的话,可以安心发育一段时间。

    半年的战乱,已令大汉风雨飘摇,而仅仅月前,二十万外族大军逼近之时,朝廷甚至连左右羽林都派了出去,等三辅战乱平息,刘宏应该会休整一番。

    还是长安,郑炜为刘擎提供了暂时歇脚的宅院,张温的长史赵岐,没多久便启程奔赴前线了,临走时还邀请刘擎来着,可惜刘擎无意于此。

    都给你们打到这里了,就不能享受享受吗?

    忙里偷闲的小日子它不香吗?

    这几日,郭嘉日日外出,赵云和典韦整天比试武器,而张辽,则跟着两人习武,倒是刘擎,懒与管事,也过了几天没羞没臊的日子。

    骞萦的腰力可真好!

    刘擎每一次满头大汗的结束,仰面躺在床榻之上,呆望着罗帐,心中就想:“要节制啊,明天就启程回雁门吧!”

    想象渐渐的变成了感慨,感慨又变成了隐隐的愧疚。

    贤者时间,大抵如是。

    是日,郭嘉寻来,对刘擎道:“主公,前线来报,美阳之危已解,主公可回矣!”

    度假结束了?看来张温董卓也很顺利。

    “既已无事,那便早日回雁门,我可很期待,雁门如今是何等模样?”刘擎笑着回道。

    思路客

    “主公不该回常山么,主母应该已经到了。”

    奉孝说得对啊!刘擎突然牵挂起昭姬来了。

    “既然如此,我军便穿过河东郡、太原郡、直接回道常山。”

    “还有一事,皇甫将军来信,他与朱将军未见任何鲜卑人出梁山,故而鲜卑残余应该是北逃了。”

    这就比较遗憾了,这一带都是荒凉的大山,鲜卑军北逃到荒凉的朔方郡确实难以抓住。

    然后终有一天,他们会回到大漠与草原,再度成为刘擎的敌人。

    “此祸不除,必成大患!”刘擎结论性的说道,如今外敌环伺,朝廷方能维系平衡,只要外患一消失,雒阳马上会陷入权力斗争之中,有冲突,就有杀戮,刘擎实在不想卷入其中。

    倒是那可派个代表去。

    而鲜卑不同,若是其阴魂不散,会严重干扰大后方秩序,要灭又大费周章,灭又灭不干净。

    “主公,不如扶持骞曼,效仿其祖辈檀石槐,一统鲜卑如何?”郭嘉提议。

    刘擎并不赞同,若真要做这件事,也要等大汉彻底稳固之后。

    “此时不妥,外患消除,内忧便至,不过以鲜卑制鲜卑,倒是可以。”刘擎笑道。

    过点了点头,换了个话题,“主公,白波谷……”

    “你也猜到了?”

    “对主公熟悉,又能左右黄巾军决策,那人又好巧不巧失踪,实在想不到他人。”郭嘉猜测道,“只是不知张宁此时对主公是否存有敌意。”

    刘擎摇了摇头,“应该没有。”

    “何以见得?”

    刘擎一笑,没有答案,只能开玩笑道:“直觉!”

    ……

    雒阳外,西园。

    自西园军成立,刘宏便没怎么上过大朝,最多也只是召集四府九卿等重臣在西园议一议。

    自幽州叛乱的消息传到雒阳,刘宏象征性的采取了一些措施,直到今日,公孙瓒与刘备大胜的消息传来,真可谓难得的高兴事。

    “众卿,公孙瓒了却朕一心事,尔等说该如何封赏?”

    “陛下,可官拜中郎将,封都亭候,另外刘备襄助有功,也应当封赏!”

    “刘备?是何许人也?”刘宏好奇问道。

    官复原职的尚书令卢植站出道:“回陛下,刘备字玄德,乃是涿郡人士,系中山靖王之后,此人与公孙瓒,皆是我座下学生。”

    “哦?竟是汉室宗亲?又有如何勇略,刘备此前何职?”刘宏问。

    “刘备斩黄巾有功,封钜鹿县尉,此战功劳,应酌情封赏。”何进提议道。

    “可有反对?”刘宏环视一圈,见无人出声。

    赵忠上前不失时机的提醒道,“陛下,汉室宗亲,需慎重稽考。”

    刘宏深以为然,岂能因姓刘就可以做汉室宗亲,汝南在逃的通缉要犯刘辟还姓刘呢!

    “那便封其县令之职!”刘宏开门见山道,“另外,幽州之事,我已思虑良多,刘虞听诏!”

    刚刚升迁为宗正没多久的刘虞,上前行礼。

    “伯安,你前为幽州刺史,如今幽州动乱频发,公孙瓒暂时取得优势,你对乌桓问题颇有见数,便命你为幽州牧!”

    刘宏话音刚落,众臣便一阵唏嘘,这是刘宏封的第三个州牧,幽州牧刘虞,前两位是冀州牧皇甫嵩,益州牧刘焉。

    除了皇甫嵩是因战功获取,其余都是刘宏亲自封的,而且他们的身份,都是汉室宗亲。

    百官心中明镜似的,特别袁隗这些老狐狸,陛下这是要创造一股新势力,以汉刘为轴心,从偏远之洲开始。

    “臣领诏!”刘虞道。

    刘宏又问了些其他问题,这时,一位小黄门快步跑来!

    “陛下——”

    一边跑一边喊,“陛下——,皇甫将军急报!”

    赵忠机灵,连忙上前接过,小心翼翼的递交给刘宏。

    刘宏随手拿过,拆开观阅。

    赵忠看着陛下表情,眉目渐渐舒展,神情渐渐愉悦,顿时舒了一口气。

    看来是喜报。

    “哈哈哈哈——”看到一半,看到南匈奴大军已经覆灭,看到鲜卑大军已经逃散的军报后,刘宏大笑而出。

    众臣面面相觑。

    “诸卿,河东之危已解,南匈奴全军覆灭,鲜卑军溃逃山中,哈哈哈——”刘宏很是高兴念叨!

    南匈奴全灭?鲜卑溃逃?

    不是号称联军十万吗?皇甫嵩所率乃是左右羽林,如何能敌十万大军,就算丁原之军,也是远远不足啊!

    疑惑,在众臣心中升起。

    刘宏自己也很好奇,以弱胜强?还全歼?皇甫嵩真有这么神吗?

    怀着期待的心情,刘宏干脆当堂读起来:

    “……臣自皮氏出击,引兵渡大河,后与丁原刺史,刘擎太守一齐南下追击,鲜卑军欲出河谷袭左冯翊,破虏将军董卓运筹帷幄,提前驻防夏阳,以数千人之军,死死守住数万鲜卑大军围攻……”

    刘宏还不由得停下来夸赞一番:“壮哉董将军!”

    然后接着念:“鲜卑大军进退失据,无路可走,只能杀马,裹挟马肉翻山而逃!我全军于夏阳汇合,齐赴关中美阳,驰援张司空。”

    读到此处,刘宏突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皇甫嵩言说驰援关中,那便是美阳之危亦有破解之法,若进展顺利,说不定要不了一个月,便能将羌军赶出三辅之地。

    “陛下,信中可有说,南匈奴因何而灭?”何进问道,好似一直没有听到这个。

    刘宏也这么觉得,于是再往下读道:“此战丁刺史扼守河谷,未放一兵一卒入河东腹地,而董将军提前进兵夏阳,堪称用兵精妙,又于鲜卑军在城下厮杀,寸步不让,而刘太守……”

    读到这里,刘宏再度一愣,刘太守便是刘擎,至今没出南匈奴消息,难道……刘宏突然生出一种不好的直觉。

    皇甫这是什么春秋笔法破烂格式!

    刘宏突然没了心情,不念了,而是自己静静的看下了下去。

    众卿:???

    果然,害怕看到什么,就真来什么,刘擎击退雁门鲜卑之后,引兵进攻南匈奴王庭,围魏救赵,南匈奴大军闻之快点撤退,救援王庭,而刘擎于谷罗城以火计,以微弱代价焚灭南匈奴全军,继而南下……

    刘宏脸色变得不是很好。

    众卿被刘宏关键位置突然中断,心中猫抓猴挠似的难受,不过见刘宏看完信报后面色,也不敢再出声询问。

    这可真是……何进无奈摇了摇头,信报其实自己也会有的。

    “大将军!”刘宏突然叫道。

    “陛下!”何进行礼,翘首以盼。

    “刘擎一人,退雁门之兵,击南匈奴王庭,以微弱之损失全歼南匈奴大军,如何赏赐?”刘宏冷冷道。

    此话一出,众卿面面相觑,刘擎以一己之力灭南匈奴全军?难怪陛下读不出口,估计看到这个名字立了这么大的功,感觉跟吃了屎一样。

    还有那几个宦官,一个个面如死灰的模样,在何进看来,却如和颜悦色一般美丽。

    吓死你们这帮狗太监!何进心中忿忿道。

    “陛下,若真如皇甫将军所言,刘太守用兵,神鬼莫测,陛下既有心立牧,刘擎又是宗亲,不如……”何进一迟钝,突然瞅了瞅不远处的袁隗,心想这个人情,不如自己卖给刘擎。

    “不如立其为并州牧,永固北方!”

    刘宏面色一冷,心中一阵抽笑:何国舅你装什么傻,难道你不知道我当年看着渤海王惨死,且被灭满门吗?

    “臣亦赞同大将军所言!”袁隗突然出声,其实皇帝不问他,他是没有资格评论的,按功封赏是四府的职权。

    张让与赵忠面面相觑,竟然破天荒的没有反对。

    他们以为,若是刘擎被封并州牧,无陛下召见,几乎可以肯定不会来雒阳,他们也就安心了,用一个几乎只有沙漠和山地的并州牧,换他们的安宁,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刘宏冷眼看着自己两条狗,这一次竟然没有站出来撕咬何进和袁隗。

    “陛下,刘擎公子虽功勋卓著,然年仅十七,亦无治理国政之经验,并州牧之职,干系重大,请陛下三思!”

    太傅邓盛站出来道。

    何进袁隗两人皆看着他,同时冒出一个念头,这老家伙要干嘛?

    “那依太傅之见,该当作何赏赐呢?”

    “以其年纪,虽能征善战,但领一郡之地足以,当以爵位赏赐为主!”邓盛道。

    “太傅不妨直言。”

    “孤身解河东之危,居功至伟,并州贫瘠,人口稀少,不如,便从雁门郡,挑选一县封邑吧。”

    “县侯?”袁隗眉头一挑,直接跳过亭候乡侯,邓盛倒是大方,不过他说的也有理,雁门这种边郡,一县恐怕也就一千多户,和中原的县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如此,既显得陛下隆恩,又可避免才不配位。”

    刘宏想了想,邓盛这个折中的办法,好像确实不错!

    “那便准了,司徒,你觉得何处合适?”

    黄琬上前道:“陛下,刘擎既以武建功,雁门郡武州县,辖一千七百户,正恰当。”

    “那便传诏,刘擎歼灭南匈奴大军,解河东之危,封其为武州侯,食邑两千户!”刘宏漫不经心的说道,心中却自顾想着那个问题。

    昔日外族大举入侵,刘擎会不会还和平黄巾一样,帮他守护大汉。

    他的心中,到底还有多少仇恨?

    不过与迫在眉睫的河东之危比起来,刘擎倒不算什么了。

    刘擎封赏结束,刘宏好似用光了力气一般,便散朝了,他自顾回园,而赵忠张让紧随其后,惴惴不安。

    邓盛建议得意采纳,心中十分高兴,何进、袁隗皆在为其举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争先拉拢。

    上一次,为刘擎奋力举功而不惜得罪宦官的是皇甫嵩。

    河东之战,皇甫嵩驻守皮氏,直接放弃大河以西,驻守河东,可见其既无兵马,又无妙计,实在是硬着头皮上。

    但自从刘擎加入,一切都不一样了,南匈奴与鲜卑一灭一逃,皇甫嵩朱儁作为左右车骑将军,相当于白捡一场大胜利。

    邓盛深知自己身体状况,即便撑过今年,亦撑不过明年,他没有何进那般关系,以没有袁氏那般底蕴,他必须为在有限的时间里,为邓氏、为门生们,攒下足够的政治资源。

    邓盛坐回马车之中,和诸卿马车一起,从西园缓缓驶向雒阳。

    车中,他打了个盹,随后猛然惊醒。

    “太原郡与雁门郡相邻,正好叫自己的得意门生走动走动!”

    ……

    (PS:求推荐票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