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十九章 羌凉逃窜,董卓收功

    老侍戴雍低垂着脑袋,不敢看刘擎的脸。

    即便多年身居未央宫,但外面的变故并非全然不知,桓帝驾崩,灵帝上位,渤海王被诬陷谋逆,满门被杀。

    这些事件连在一起看,门清。

    “敢问,敢问公子可是渤海王之后?”戴雍似有犹豫的问道。

    “刘志亲弟,仅此一位,可惜此脉宗亲,只剩下我一人。”

    “那这赤霄……”

    这也是戴雍在最疑惑的地方,赤霄宝剑明明先汉已经遗失了,如何会重新现世,难道……这是高祖启示?

    刘擎并未接话,转而开启新的话题,“你既熟悉此地,可否带我到处看看?”

    “老奴遵旨!”

    刘擎觉得很奇怪,这个戴雍是不是孤独患者精神出问题了,一会陛下,一会遵旨的,见了人就这么说……

    不信他不知道皇帝是刘宏。

    于是,刘擎和骞萦的未央一日游,有了一个向导。

    典韦赵云在门口大打出手,自然惊动了城中守卫,甚至连京兆尹郑炜和车骑将军长史赵岐也闻言赶来,擅闯皇帝禁宫,可不是一般的罪名。

    而有实力闯的,也绝不是一般人。

    赵岐原本是在美阳的,跟随张温做车骑将军长史,可惜他运气不好,在巡查中遭遇羌凉叛军,不幸被俘。

    羌凉叛军的骚操作又来了,大首领边章竟然胁迫赵岐担任羌凉叛军大帅。

    可能是骨子里深深的自卑吧,昔日北宫伯玉和李文侯反叛,非要强迫两个大汉督军跟着一起反叛,现在都举兵十万了,还想着一个更有名望的汉人来领导他们。

    可惜赵岐拒绝了,而且趁机逃了出来,狼狈不堪的回到家乡京兆长陵县,又又进入长安。

    时间也未过多久,刘擎便入城了,再接到通报,有人擅闯未央宫,便火急火燎的赶来了。

    两人来到未央宫前,也是大惊失色,近上百名卫兵躺在地上哀嚎,而其他卫兵,呈半圆型将数十人围住,却又不敢上。

    郑炜上前,带着威严之声,责令道:“何人闯宫?”

    这个问题,令典韦一怔。

    闯宫的人不是都站在你面前么!

    还是赵云拎得清,见官员到来,上前拱手行礼。

    郑炜和赵岐见对方是领军模样,也回了礼。

    郑炜开门见山的问道:“将军何故闯宫?”

    “我家主公乃是汉皇血亲,前来祭奠陵庙,守卫为何阻拦?”赵云当仁不让,不仅不回答,还将问题抛了回去。

    “你家主公是何人?”郑炜追问道,一副休想蒙混过关的样子。

    “我主刘擎,字君正。”伴随着清亮的马蹄声,一道声音传入郑炜和赵岐耳中,不过对面的小将并未开口。

    几人纷纷将目光投向来者,只见一位身着蓝衣的书生坐于马上,徐徐行来,嘴里接着道:

    “剑斩张角,平定黄巾,火烧单于,覆灭匈奴,剑砥大漠,收服鲜卑,身为汉室宗亲,汉皇亲侄,千里迢迢入这长安,竟不能入未央?”

    郭嘉觉得列举了许多功绩、身份,应该能唬住这几个地方官吏,可郑炜依旧不依不饶道:

    “纵是汉室宗亲,没有陛下旨意,亦不得擅入,违者……违者……”

    郑炜发现自己竟然说不出来狠话来,他和赵岐对视一眼,显然有求助之意,因为长安之守军,皆是赵岐所统辖。

    郭嘉径直下马,走到了赵云跟前,问了声:“主公呢?”

    回答他的是典韦,“在宫里!”

    主公入未央了,郭嘉莫名一笑。

    赵岐望着郭嘉赵云几人,并未轻举妄动,刘擎之名,他是知道的,甚至可以说,他是见证着他成长的。

    因为跟张温之前,他是朝中议郎,是要上朝议事的,虽然在三巨头面势力面前是个小透明。

    他现在在想的不是该如何处置刘擎,了断眼前的麻烦,而是刘擎为什么会在这?

    他不是雁门太守吗?而且看阵仗,刘擎显然是带兵来的,加上刘擎此前百战百胜的传言。

    莫非他是来援美阳的?

    “长史?”郑炜催促道。

    赵岐叹了口气,冲撞未央宫,打的自然是京兆尹的脸,但现在可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若刘擎真上援美阳的,那便不能开罪。

    “等公子出来吧!”

    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刘擎牵着骞萦,徐徐朝宫外走来,戴雍则恭敬的跟在身后。

    刘擎心想,未央宫瑰丽华美,没想到第一次是带骞萦来的,以后也要带昭姬来玩一次。

    这个时间,她应该已经在雁门了吧。

    赵云典韦,郭嘉张辽见了刘擎,皆躬身相迎,禁卫们也分列夹道以迎。

    郑炜看着来人,发现刘擎身后跟随之人竟是戴雍,不由得眼皮跳了跳,能让戴雍如此对待的,难道真是什么汉皇血亲?

    一脉相承的,不是十八线的那种。

    刘擎看着对峙的两拨人,虽然没有刀兵相向,但气势剑拔弩张,不曾想,连城卫都来了,道了声:“好大的阵仗。”

    赵岐上前,对刘擎拱手道:“车骑将军长史赵岐见过公子!”

    赵岐?刘擎表示没印象,又是一个游戏中就算见到也不会去记名字的人物。

    “戴常侍先回吧!”刘擎冲后面说了声。

    戴雍的动作在此令郑炜一阵头皮发麻,他竟然原地对着刘擎跪下,磕了头,恭恭敬敬的回:“老奴告退!”

    戴雍起身转身之时,不经意的瞥了郑炜一眼,这一眼,意味深长,直接令郑炜陷入沉思。

    因为未央宫要清扫和运转,依旧养着不少人,许多事,皆是他负责的,所以对于戴雍这个老人,郑炜是比较清楚的。

    那一眼,既是提醒,亦是警告。

    “公子可是为美阳战事而来?”和刘擎打过照面,赵岐开门见山的问道。

    “不然呢?不过京兆尹似乎不欢迎我。”

    “误会,皆是误会,若知是公子,岂敢阻拦!”郑炜只好陪着笑,然后心中不断纳闷,这个公子是谁啊,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不知道,很简单,因为官是买的,而且是刘宏将官位炒的最高的时候买的,而后黄巾爆发,同样的职位,竟然贬值两四成,他现在只想回本。

    他压根不关心朝政,京兆尹按地位算比一般太守高,但职权并没有地方太守大,因为这里是京师直辖之地。

    “奉孝,感觉如何?”刘擎懒得和这些人掰扯,若是张温来了,或许会给几分薄面,这个赵岐是谁?我认识你吗?

    “主公,很给力!”郭嘉学着刘擎的话道。

    刘擎问道:“这次点了几个?”

    “就一个。”

    “这么节约?”

    “嘉知道主公亦有所求。”

    刘擎:“???”

    “求计于我。”郭嘉补充道。

    刘擎就这么拉着骞萦,和郭嘉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离开了,诸将与禁卫跟上,留下赵岐与郑炜面面相觑。

    “需速将此消息告知张司空,我亲自去!”赵岐望着刘擎一行人离去的背影喃喃道。

    ……

    美阳县。

    董卓、丁原、傅燮三人兵分三步,董卓本部人马原本屯扎美阳西大营,所以董卓是回营,而丁原选择了南下,进逼羌凉叛军大营的东面,傅燮则直接陈兵美阳城外,自己入城见张温了。

    此时的张温,正面对数不尽军报,自从收到皇甫嵩的信,羌凉军也开始行动,小规模冲突也越来越多,因为敌军各部都在行动,足足十万大军,光盯梢的人都有上千。

    面对雪花般飞来的军报,张温一阵头疼,孙坚也一样,毫无头绪。

    “司空,叛军此举,似攻不攻,似退不退,该当如何?”

    张温眉头紧锁,若是如皇甫嵩信中所言,那贼兵应该撤走才对,为何弄出这么大的进攻阵仗。

    以进为退?

    这时,只见荡寇将军周慎愤愤而来,两人皆投去好奇的眼光。

    “战况如何?”张温关切道。

    孙坚也径直跑到周慎身旁。

    周慎摇摇头,兴致不高,显然吃了败仗。

    “小规模战斗,输多赢少,羌凉叛军,不似要退的样子。”

    “那便是要战!”孙坚一阵豪气,开始主动请缨,“将军,孙坚请战!”

    孙坚都快在美阳围城中憋出病来了。

    “不妥!”

    张温一贯的作风就是如此,敌军主攻,他就据守美阳,敌军若撤,这才是主动战斗的前提。

    “报——”

    一名信使快速冲入,“报告将军,董将军已经率本部人马杀向美阳西线之敌。”

    “什么!”张温原本坐着,听到这个突然的消息猛的立起,脸上似有不悦,“他回来如何不先来见我!”

    孙坚骂道:“此贼从来不将张将军放在眼里,违规进兵,乃是大罪!”

    张温本就头疼,谁料孙坚又提这个。

    “报——”

    又一信使进入,“报告张将军,董将军袭击敌军,大获全胜,斩杀敌人千人!”

    “千人!”张温诧异道,这段时间以来,双方都没有发生折损上千人马的战斗吧!

    “想不到仲颖竟先立功了!”张温一声叹息,心情莫名好了一些。

    孙坚一听,就更不爽了,董卓数次抗命违法,张温竟然不处置董卓,竟然还为其微末功劳而大加赞赏。

    “请将军予我三千兵马,我亦去取几颗人头!”孙坚自告奋勇道。

    “傅燮将军到!”屋外传来一声通报,随后,几人风风火火的冲入屋内,除了傅燮,便是郭典、厉温与审配。

    张温连忙起身相迎,虽然傅燮职位没他高,那是因为人家还攒着黄巾的功劳没有封赏呢,何况他从冀州来援,可谓千里迢迢。

    两人见面一阵寒暄,傅燮便直入主题,问道:“张将军为何不进兵?”

    这么一问,张温都疑惑了,“战事从未停歇呀!”

    傅燮摇了摇头,“羌凉叛军大营开拔,自做不了假,将军为何不趁此时率大军杀出?”

    “羌人首领诡计多端,恐其有诈!”吃了不少败仗的周慎道。

    其实周慎很冤,因为同他战斗的羌人便是战斗力顶尖的湟中义从,而与董卓厮杀的,则是普通羌人,也就是闻董卓或皇甫嵩之名丧胆的那些。

    所以董卓才有刚刚开战,便有不少斩获。

    “丁刺史亦来援此处,所向披靡,沿途羌人纷纷败亡,恐其收获,不会比董将军少,我军携此等胜势而来,将军难道没有收到皇甫义真之信乎?”傅燮一脸不解的问。

    得亏了他来一趟美阳,若真是他们自顾冲了,张温没有接应,还真可能被羌凉围歼。

    “信已收悉,然此战事关三辅安危,如何能不小心对待!”张温道。

    这时,傅燮身后的审配插话道:“张司空,战机稍纵即逝,羌凉叛军如今军心动摇,一心求退,我军正好一鼓作气追击之,若其发现我军虚张声势,其必然会再次站稳脚跟,届时若再想驱逐,恐难上加难!”

    孙坚亦上前,拱手注目,目光如炬,一切尽在不言中。

    张温眉头一拧,看着战意昂扬的众人,不由得自省道:“难道是我太保守谨慎了?”

    张温一咬牙,拍案道:“那便全军出击!”

    ……

    “哈哈哈,驾车之乐,不输于马!”董卓一边挥鞭,一边大笑,他听了佐吏之言,选择了驾战车出击。

    “将军,羌人如此不堪一击,我军是否再追?”李傕纵马赶上董卓,问道。

    “哈哈哈,稚然威猛,继续向西追击,不过,不要过于靠南,羌人主力,亦有十万之众!”

    “将军,我军孤军追击,是否过于深入了?”李傕又问道。

    深入这是肯定的,不仅要深入,还要第一个,这可是公子教的,而且,很快便有斩获,董卓之军就像一把利刃,将羌凉叛军的侧翼防护之兵,尽数剔除。

    可惜后面迟迟没有动静,美阳大军亦没有动静,他隐隐觉得不安。

    董卓忽见一骑哨快步追来,不由得一阵期待。

    与一阵犹疑,若张温再不出兵,他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因为公子说了,“若有后台,虚张声势便是最利的刃,最大的功,若无后台,虚张声势就是敌人的战功和经验。”

    这个后台,便是张温主力,只有张温主力压上,羌凉叛军才会真正溃败。

    骑哨来报:“将军,美阳城门大开,大军倾巢而出,攻向羌兵大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