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五章 田元皓大喊开饭

    翌日,修整一夜的彭脱直接下达军令,进攻陈留。

    三万大军各小方从各个隐蔽地汇集起来。

    彭脱眺望陈留,见城墙上只有寥寥数人,更令他意外的是城门竟然还开着,稀稀拉拉的人流进进出出,或挑着箩筐,或推着板车,进城赶集。

    “陈留果然空虚,而且城门大开,毫无防备,实乃天赐良机!”彭脱大喜,准备发起进攻。

    “渠帅,张邈并非庸人,应派兵前去试探,恐防有诈。”狗头军师提醒道。

    “糊涂,如此良机,不一举攻入城中,控制城门,难道难他们回过神来,关闭城门吗!”

    彭帅抽刀高举,“旗起!冲锋!”

    三万大军一拥而上,奔上城门。

    在黄巾眼中,这种方式攻城拔寨,屡试不爽。

    铺天盖地的人一压上去,官军基本就弃城投降了,一些地方豪强,本就是太平道人,顺手就把城给占了,开门迎接他们。

    黄巾军涌向城门,喊杀着,奔跑着。

    城门口的百姓顿时一哄而散,还没等黄巾军杀到,就跑的干干净净,其中大部分,本就是张邈安排的演员。

    顶着稀稀拉拉的箭矢,黄巾军先锋顺利的冲入城中,不多时,便涌入上千。

    这时,城墙上突然响起了阵阵鼓声,一名名弓弩手从女墙之后露出,顿时,稀稀拉拉的箭矢变得密集了几分。

    黄巾军行军密集,一时间中箭者以百计。

    鼓声一响,城内顿时喊杀声震天,手持长枪的兵士排成一排排,从左中右三个方向,顶着攻入城中的黄巾,内门突进。

    就如耙子一般犁过,和黄巾军短兵相接,后者一触即溃,逃回瓮城。

    可惜瓮城内还有不少人试图涌入城中,顿时挤成一团,活活成了城墙上弓弩手的靶子。

    “快跑!”

    “救命!”

    有人开始叫喊,甚至哭嚎,一直占城据县如履平地的黄巾军,第一次吃到了苦头。

    张邈立于城头,见到混乱的黄巾军,顿觉意气风发。

    “贼兵已乱,升信号旗,通知张宿速速出击,此战可定!”

    陈留城头的高杆上,一面红色旌旗缓缓升起,树林中,负责察看的斥候很快发现。

    “出旗了!太守大人出旗了!”

    张宿拔刀而出,兴奋的道:“破敌就在此刻!随我出击!”

    一时间,林中传来阵阵喊杀声。

    彭脱见冲进城的兵士被击退出来,才知道自己是中计了,那城门开着,就是引他们进去的。

    “悔不听军师之言!”彭脱懊恼道。

    “渠帅莫慌,就算损失两三千人,我军根基尚在!”

    这时,林中一支骑兵杀出,拦腰冲来,意图截断黄巾军退路。

    “渠帅,张邈设计了圈套让我们钻进去,不如我们也布一个口袋阵,让那骑兵钻进来,然后围杀他们。”黄巾军师道。

    “好好好,都依你!”彭脱连忙答道。

    根据军师指示,彭脱指挥后方尚未溃败的两万余人,有序后撤,同时中间让开口子。

    至于最前方那溃败的数千人,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而且他们会成为诱敌入阵的诱饵。

    在陈留守军眼里,这些就是行走的战功。

    张宿看着黄巾军如潮水一般退去,当即眼中闪过一丝火热,不说全歼敌军,那后方一万人务必要将他们留下。

    “首战大胜,我等扬名就在今日!”张宿大喊,冲向敌阵。

    一千骑兵,乃是陈留精锐,是张邈手中最锋利的刀,如今这把刀在他手里,他一定要用它割下一大块肉。

    陈留骑兵撞入人海,士兵们刀砍斧劈,溃逃的黄巾压根无人抵抗,只想比同伴跑的更快。

    树林深处,依然藏着一彪人马,正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声音。

    “报,主公,陈留骑兵已经杀入阵中,黄巾全军向南逃去。”

    “主公,我们也出击吧,彭脱的脑袋,别让别人抢了去。”赵云坐在草垛上,看似随意说道,眼里却战意十足。

    刘擎嘴里叼着一根草,没有说话,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田丰,见他依然在深思熟虑。

    刘擎没有打扰,他知道这种【慎重】状态,是有智力加成的。

    何时进兵,从何处进兵,还是交给军师来出谋划策吧,刘擎的优势在于大方向把握,他可不想成为【微操大师】。

    “子龙莫急,等军师发号施令。”刘擎平静道。

    “子龙,三万人站着让你杀,你多久能杀完?”田丰突然问道。

    赵云一愣,不知道军师话中何意,三万人为什么站着给他杀?

    不过答案是有的,那就是应该要很久。

    “彭脱这三万黄巾,并非毫无战力,这是十万黄巾中选出来的精锐,就算攻城遇到抵抗,也不至于造成全军溃败。”

    “所以这是彭脱有意为之?引陈留骑兵追击?彭脱有这个脑子吗?”

    “丰对此人不了解,若在兵败的前提下能顺势而为,做出诱敌之计,应该有几分本事,当然,也有可能是彭脱本身就是个庸才,黄巾军是真的全线溃败了。”田丰分析着。

    “我偏向军师第一种猜想。”

    那可是三万大军。

    “若是第一种,那我们就等彭脱围杀陈留骑士之时,再截杀其后方,若是第二种,陈留骑兵不过千人,子龙也不用担心,敌人多的是,关键是,我们要行最有把握之事。”

    什么叫慎重?什么叫稳健?

    这就是!

    历史上田丰曾劝阻袁绍与曹操决战,而是献计疲曹持久战,声东击西,让兵力有限的曹操疲于奔命,三年便可安坐胜利,可惜袁绍不听,官渡一败,本钱尽失。

    无论是大谋,还是小谋,田元皓突出一个稳健。

    又过了一阵,探报传来,陈留骑兵果然被彭脱围了。

    赵云一听,惊道:“果然如军师所料!”

    “此为圆阵,彭脱必在后方,主公可先绕行,从后方发起进攻,擒贼先擒王!”

    “就依军师所言!”刘擎说完,起身。

    “上马!”赵云下令。

    原本齐齐坐地休息的七百骑士,齐刷刷的起身,用着相同的上马姿势,同时上马。

    “军师,大战当前,可有激昂之语送给将士?”刘擎笑道。

    田丰略作沉吟,然后用嘹亮又没那么嘹亮的话喊道。

    “将士们!开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