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二章 刘擎智取王智,赵云秒杀王锐

    城门内部的动静响起,刘擎的心也微微加速,不由得紧了紧隐藏在披风下的剑。

    刘擎瞥了一眼身旁的典韦,见其瞪着一双虎眼,火热的盯着城门。

    “典韦,城门开启后,我来控制城门,你立刻率禁卫擒拿王智!”刘擎低声道。

    典韦也学着刘擎的音量回道:“主公放心,擒之若擒小鸡!”

    城门传来“吱呀”一声,徐徐打开。

    骞萦驱马上前,刚欲入城,城门中间却有一人拦住了她,行礼道:“公主,城内拥挤,太守请公主将属军留在城外。”

    骞萦不动声色的看了刘擎一眼,道:“我只带数名亲卫!”

    刘擎心想,这王智心眼还真多,他兄王甫惨死好些年了,他没有被牵连,可见是有些能耐的。

    刘擎和典韦,还有数名禁卫,随着骞萦步入城内,王智已立于城中主街,以作欢迎,而他的身旁,皆是手持长兵的甲士,皆是汉军精锐。

    十余人刚刚经过城门,门卫便费劲又迫不及待的将城门合上。

    “动手!”刘擎突然下令,猛的抽出宝剑。

    走在最后的数名禁卫一听口令,果断拔出鲜卑弯刀,一言不发,直接将推门的四人斩杀,并推着城门进一步打开。

    同一时间,身旁禁卫也越下马,行动果决飞快,将把守城门之甲士斩杀。

    行动最快的,要数典韦,借助黑货上前冲了两步,还不等九原守军反映过来,典韦的铁戟已经朝他们劈去。

    前排数名甲士,纵铁甲加身,也被典韦突袭猛击,或死或伤。

    王智大惊失色,拔腿就走,背后不远处,便是王智提前准备的马。

    从限制骞萦入城人数,亲领兵全副武装的甲士相迎,到事发第一时间拔腿就跑,还准备了马,显然,王智是做了几手准备的,也做好了意外发生的准备。

    典韦一见王智开溜,“呔”喝一声,劈开两名甲士,见王智已经上马,当即掏出一支飞戟,猛的投掷而出。

    飞戟掠过,战马一声哀鸣,翻到在地,将王智摔了出去。

    王智以及马失前蹄,大骂一声:“死畜生!”

    随后踉跄爬起,这才发现,后马腿一支飞戟没入,血流如注,伤口深可见骨。

    什么也顾不上,他直接步行向城中逃去。

    “王智贼人叛国,放鲜卑大军入关,抵抗者与之同罪,诛三族!”刘擎高喊一声,希望汉军将士能面对现实,不要助贼为虐。

    刘擎自以为的霸气一喝,能令汉军甲士心生惭愧,跪地认错,谁知他们依旧手持长兵,横挡在前,甚至因为这么一句话,令对方看出,刘擎才是所谓的首领,纷纷举枪攻向刘擎。

    刘擎:“……”

    刘擎突生一阵恼火,赤霄长剑挥斩,削断几根木枪,马上改口:“王智死党,杀无赦!”

    “杀!”

    刘擎身后骑兵一拥而上,而后还有源源不断冲入城中,上千匹战马鱼贯而入,瞬间将那区区百人甲士吞没。

    而九原城外的山坡后,远远看着骑兵入城的赵云,也率领骑兵冲出,径直冲向九原城门,以防不测。

    典韦看着逃跑的王智,杀开甲士后快步追赶,王智慌不择路,埋头狂奔,突然,脚下一阵剧烈撕痛传来,王智一声哀嚎,摔了个狗吃屎。

    一支飞戟直直的插入他的大腿,扎了个通透,令他失去了逃跑能力。

    王智看着身形魁梧的典韦一步步靠近,脚步碾碎砂石发出的沙沙声,愈加清晰,这种感觉,就像沉重的步子踩踏在他心上一般。

    典韦立于王智跟前,手持双戟,黑影恰如一座小山。

    “我给你万钱,不,十万钱,莫要杀我!”王智不知该如何求饶,只好使钱来收买,在他坐镇五原郡的十多年中,没有一件事是钱摆不平的。

    典韦弯下腰,一声不吭,利索的将腿中的飞戟拔出,随意甩了甩上方的血,也不顾及剩余的,径直插入自己的飞戟腰带之中。

    大腿顿时血流如注,王智双手颤抖的捂住,又生怕按疼了自己,一阵糊弄之后,手脚衣服上尽是血迹。

    典韦回头一看,见刘擎已经掌控城门,再度望向城中,却见一支兵马快步而来,典韦当即用戟枝将王智勾起,动作非常娴熟。

    典韦小跑回去,颠得王智叫苦连天。

    “主公,有大军前来!”典韦将王智就地一丢,对刘擎道。

    刘擎坐于马上,看着步步逼近的九原守军。

    这支军队,武器,甲胄,皆是铁质,步伐沉稳,隐隐透出杀伐之气,这便是大汉骁勇边军。

    王智先是困惑的看了骞萦公主一眼,无论怎么看,王智都觉得自己不会走眼,可为何公主所带竟然是诈兵。

    他又转望刘擎,此时的刘擎,已经去掉了鲜卑那层皮,坐于马上的,是一名相貌堂堂,威风凛凛的汉家子弟。

    “汝是何人!”王智从未识得此人,出于困惑,直接问道。

    王智回头张望了一番,见城中之军已到百步之外,除了这支精锐,城内还有两万守军,屯于城北军营,只要这边战斗爆发,城北之军必会引来,以敌人区区千人之兵,自然无法抗。

    自己或许还能侥幸得生。

    “看来王太守外事繁忙,已到了无暇顾及大汉内部之事了,你可听过你的新邻居,新任雁门太守?”刘擎戏谑道。

    新雁门太守?王智目光一滞,停留在刘擎脸色,新任雁门太守,刘擎,乃是渤海王刘悝之余孽,官宦眼中之刺,他如何会不知道,刘擎被任命,除了朝廷文书,他还收到了张让的特别密函,正是与刘擎有关。

    王智如何也想不到,刘擎,身为还在遭受鲜卑侵扰的雁门郡太守,会诈成鲜卑军队,偷他城门。

    难道他为了报仇,不要雁门郡了?

    刘擎对视王智,从他眼中见到了痛苦,困惑,惊恐,难以置信。

    见王智不回话,刘擎再度问道:“王智,放鲜卑大军入关,收了多少好处?”

    王智回过神,低下头,稍稍往后偏斜了一点,以余光瞄着靠近之军队,然后迎向刘擎目光,直言道:“战马两千匹!”

    两千匹战马买路,若是贿赂王智一人,那这手笔真是有点大了。可若是说到大汉,区区两千匹马,就被卖了,那也太儿戏了。

    就连边上的骞萦听了,都无奈了摇了摇了头。

    “典韦,找根布条,将他腿勒住,别流血流死了。”

    “主公,你还要留着他?”王智与王甫的关系,典韦也是知情者。

    “岂能让他这般容易死去,扎紧腿止血,任其坏死,反正此贼自此无需用腿了。”

    刘擎的话,令王智一阵胆寒。

    杀人还不够?难道还要诛心?

    正这时,城中之军也冲到了离刘擎十多步外的地方,刀兵相向。

    为首一将分人而出,先是扫略了一番刘擎军队,最后才将目光落在刘擎身上。

    “来者何人!”他一分清冷的问了一声,既无敌意,也无感情。

    “大汉雁门郡守刘擎,你是何人?”刘擎自报家门,然后反问。

    “九原右司马督瓒,见过刘府君!”

    督瓒一听刘擎身份,眼中的冷漠即刻消失,拱手行礼。

    识相!

    刘擎稍加留意,便发现督瓒也有些来历。

    姓名:督瓒

    品级:出类拔萃

    耐力:68

    武力:71

    统率:74

    智力:61

    政治:56

    特性:【坚守】守城战斗时,统率+2

    【戍边】对外族战斗时,武力+2

    出类拔萃的人才,而且属性非常均衡,属于文武皆优秀的那种,带两个特性,不多见。

    “王智叛国,你可知?”刘擎问道。

    督瓒沉默片刻,似有惭愧,单膝跪地道:“下官军职低微,人微言轻,无法左右王智,见其卖国而不动,下官有罪!”

    督瓒低头看着地上的王智,开始直呼其名。

    王智难以置信的看着督瓒,还想着援军来了,谁知道督瓒一席话,便令他如坠冰窖,最后一丝希望,也毁灭了去。

    “督瓒!你这白眼狼,本官可曾亏待与你!”王智失去机会,也失去了理性,当即开骂。

    “住嘴!卖国求荣之贼,予敌带路之辈,素位尸餐,枉为人臣,胡乱作孽,不可活也!”督瓒丝毫不让,对骂道。

    这个督瓒,从骂人看,还是有几分文化的,说不定也是个世家之人。

    “请府君立即处死此贼!”督瓒又补了一刀。

    “此贼于我还有些用处,督司马,这城中,可还有王智同党?”

    督瓒稍一思索,回道:“左司马王锐,乃是王智之子,负责镇守北营,不过军中将士对此人诸多不服,只需将其拿下,将士必定归心,郡丞乃一怕事小人,不足为虑,下官便能处置,还有一营兵马驻扎稒阳寨,此营人马府君可放心,忠于汉室。”

    《剑来》

    督瓒说的头头是道,而且给的方案也干脆果决,刘擎心中大加赞赏。

    此人拥有独当一面之才,若自己南下南匈奴王庭,或可将九原暂托与他,如果能将其收入麾下,那就更好了。

    “督司马,王智叛国,鲜卑大军已经兵临河东郡,如今已是危急存亡之时,本官暂领五原郡守之职,现命你暂领五原都尉,总领五原军事,协助我控制五原局势!”刘擎直接拉拢道。

    督瓒闻言大喜,心中也十分清楚,若此次能把握机会,控制好五原局势,他这暂领不久便会变成真领。

    “下官必听命于府君!”督瓒道。

    此时门外再度传来一阵马蹄之声,令督瓒一阵警觉。

    刘擎笑道:“督都尉无需紧张,乃是我之骑兵到了!”

    赵云来到刘擎身边,目光一扫,王智,督瓒,以及众多倒地而死的王智亲卫。

    “主公,云来迟矣!”赵云道。

    “子龙来得正是时候,这位是五原都尉督瓒!”刘擎介绍道,然后道:“此为常山都尉赵云!”

    两人相互打了个照面,分别见礼,听着刘擎说出赵云是都尉时,督瓒脸色露出一丝惊讶。

    赵云怎么看,也是未到二十,配上眼前这位看着同样没有二十的郡守,督瓒觉得自己开了眼了。

    大汉何时这般破格用人了?

    不过对两人身上透出的杀伐之气,督瓒没有丝毫怀疑他们的成色,王智此人他十分了解,半辈子谨慎有余,真不知道他是如何骗过王智放他入城的。

    刘擎凑近赵云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然后朗声下令:“督瓒!你与子龙一起,去一趟城北军营,取王瑞首级来见我!”

    “喏!”两人异口同声道。

    刘擎目视两人离开,再度将目光看向王智。

    “典韦,寻根麻绳,将此贼沿街拖着,去郡府!”

    “士可杀,不可辱!”王智一声吼叫,伸手拔剑,欲自尽。

    长剑未拔出,却被典韦一戟拍断了手,王智又一阵哀嚎,双眼赤红,瞪着刘擎。

    “可惜你兄王甫死的早,不然我会一片一片割下他的肉,渤海王府有几口人,便割下几片,不过幸好你还在,兄债弟偿,天经地义,现在,就回你府中看看,你这些年都搜刮了些什么吧!”

    赵云与督瓒来到北营,似乎王锐已听到风声,营门之外,王锐立马横刀,其余甲士皆严阵以待。

    “王锐,你父王智已被擒拿,你若识相,便下马跪降,我也好给你个痛快!”督瓒喝道。

    “手下败将,也敢猖狂,待我宰了你二人,再率军营救我父!”王锐一开口就揭了督瓒老底,令其脸色不是很好。

    毕竟曾经是他手下败将,这是事实。

    “好汉不作口舌之争,今日便斩你,赢回名声!”督瓒说着,拍马欲上,却被赵云制止。

    “督都尉,且慢!”赵云道。

    “赵都尉何故拦我?”督瓒有点恼,勇气鼓好了,情绪也酝酿好了,却被打断了。

    “督都尉,你我来打个赌如何?”

    “何赌?”

    “方今天下已乱,必是我等为国效力之时,我观都尉乃是有志之士,何不寻一明主,一展所长?”

    督瓒一时没听出赵云是何意。

    “云所言之明主,正是我家主公,其本事你已亲见,自无需云再夸赞,故云欲和都尉打赌,若云三合之内击败王锐,你便投效我主,如何?”

    督瓒一听,赵云似乎与他想到了一处,刘擎提拔他,其实他已经动了这个念头,奈何刘擎是他郡之太守,这个暂领,亦没有朝廷诏令,所以有些犹豫。

    “若是赵都尉输了呢?”

    赵云一笑,“那便督都尉自己抉择!”

    当然不存输了你就不能投效我主公了,哪怕卷一点,赵云也是接受的。

    督瓒一听,似乎这个打赌,对他没有任何约束,现在的问题是,赵云能胜吗?那王锐可是有几分本事的,即便自己,也不是很有把握。

    “嘀嘀咕咕在说甚!战还不战!”王锐骂道。

    “好,这赌约,我接了!赵都尉小心,此贼颇有些本事!”

    赵云一笑,拍马便上:“叛逆之子,汝之首级,今日我收了!”

    王锐一见,竟然是一名小将冲了上来,还声称要取自己首级,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王锐长刀一舞,拖于身后,战马跃出数步,对着赵云便是一斩。

    这一斩,不是人死,就是马死。

    赵云不退反进,双脚一蹬,被马镫稳稳托住,顿时比对方高出半个身子,点钢长枪舞过半圈,重重击打在刚斩过头顶的大刀之上。

    铿的一声,巨力直接将王锐单手持的大刀打飞,飞出老远。

    王锐眼神顺着大刀飞出一瞥,再度回神时,只见一抹枪影正直逼他而来。

    “噗!”

    一枪封喉!

    一招!赵云自舞枪开始,打飞大刀,顺势取对方首级,一气呵成,王锐尽是一瞬的分神,就令他毫无还手之机。

    赵云枪尖一抖,一股力量在脖颈之中爆开,就势一挥,将首级抛向后方。

    督瓒条件反射般的接住王锐首级,一脸呆滞的看着已经坐好,躯马向他走来的赵云。

    同样呆滞,还未反应过来的,还有那些严阵以待的甲士。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