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章 全军出击,金戈铁马

    刘焉之言,令刘宏眼皮都跳了跳。

    立牧,那可真正是将地方大权交出去了,朝廷对地方的掌控本就一言难尽,不然刘宏也不至于到了卖官鬻爵的地步。

    可转念一想,权力交不交出去,地方大权都不在他手中,还不如寻找信任之人,掌控各州。

    如今地方各自为战,实在稀碎,张角死后,各地又相继出现白波、黑山之流,若皆要朝廷派兵清剿,朝廷实在不堪重负,立牧,将地方权力统一,确实能解决这个问题。

    而朝廷则可以集中力量应对外族入侵。

    看着跪地的刘焉,刘宏上前将之扶起。

    “君郎之言,不失为权宜之策。”刘宏算是认可了他的说法。

    刘焉心中一喜,再道:“陛下,臣身为汉室宗亲,领太常之职,整日面对祖宗社稷,而今大汉内外堪忧,焉却只能空望宗庙而叹,深感惭愧,臣亦想为大汉社稷而战!”

    “哦?君郎欲何往?”

    刘焉故作思索,随后道:“益州刺史郤俭身在益州,其人昏庸无能,不思平叛,到任后横征暴敛、大肆收税,臣愿领益州牧,逮捕郤俭,整饬吏治,平五斗米之乱!”

    “君郎有此志,朕甚欣慰,益州叛乱已久,确需整治,朕便允了你,以你为监军使者,领益州牧,加封阳城侯!”

    “臣拜谢陛下,那立牧之事?”

    刘宏淡淡道:“事需缓图,并非所有人,都似君郎这般忠君爱国,眼下并非全面立牧之时,不过立牧,确为可行之道。”

    刘焉告退,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洛阳这个是非之地,他是一天都不想再待了。

    ……

    济南国,曹操接到朝廷征召诏令,令他率本部兵马,火速赶回洛阳。

    长安困局,他此前已经听说,没有犹豫,曹操一边下令整备兵马,一边前去谒见荀绲。

    承人恩惠,好处虽然没有到手,但曹操觉得还是需要上门答谢一番。

    入府后,曹操对荀绲十分恭敬行礼:“仲慈先生!”

    毕竟,眼前之人,可是要将济南国相之位让予他的,可惜,荀绲奏章尚未发出,朝廷诏令先到了。

    “是孟德啊,请入坐!”荀绲笑脸相迎,十分客气。

    曹操看着眼前之人,有些老态,按理荀彧不过二十多岁,荀绲也正值壮年才是。

    “仲慈先生,操此行特来辞行,陛下诏令已至,令操即刻率军回师雒阳。”

    “回师雒阳?孟德可知其中缘由?”荀绲不解的问,这青州黄巾,可还有数十万人没有清剿呢。

    这个问题,曹操已经想过很久,应该只有那一个可能:“许是西凉叛军势大,朝廷不能敌,故令操回援,幸好青州黄巾并未兵犯济南境内。”

    “那请辞之事,便先缓缓,孟德回雒阳,知其是何变故,再递信与我,我见机行事!”荀绲道。

    曹操一听,心想荀老爷子想的可真是周到,连忙起身感谢。

    “多谢仲慈先生!军务紧急,操便现行告辞了。”

    “孟德毋须多礼,昔日汝为北部尉时,对遭迫士子多有照拂,如今党锢已解,士子得新生,岂能不思报答。”荀绲笑道。

    曹操陪着笑,告退。

    路上,他回想起那段往事,还真有些提心吊胆,不过荀绲之言,令他心头大喜,曹氏并非望族,若能多多结交荀氏这类士族,必是大有裨益。

    想想还是刘擎公子厉害,竟以区区白身,结交荀氏,也不知道,他在边郡雁门如何了,他可是知道刘擎大婚之后便接到雁门紧急军情。

    另一边,在钜鹿县操练兵马的刘备,突然收到了刘擎信件,一时间,欣喜,好奇,期待。

    “云长翼德速来,刘擎公子来信也!”刘备笑着喊两人。

    “大哥,公子信中所说何事?”关羽问道。

    刘备笑容满面的看着,看到后面,笑容渐渐僵硬,整封书信看完,甚至有些凝重。

    “大哥,何事?”张飞也催促道。

    刘备道:“公子言,当今天下,四方扰攘,羌胡、鲜卑、匈奴俱已叛汉攻汉,幽州乌桓各部必不会坐失良机,今冀州平定,已无战事,公子劝我借探望乡亲同窗之名,引军北上,以待乌桓叛乱。”

    “大哥,公子所言,不无道理,我等整日操练兵马,岂不正是待此用武之时!”关羽道,显然同意刘擎信中说法。

    “二弟有所不知,原本我请命驰援青州,剿讨黄巾,郭府君却突然率军离往太原而去,该是并州有重要战事发生。”刘备道。

    “大哥莫不是改变主意,想去并州?”关羽道。

    “如公子信中所言,匈奴鲜卑皆攻汉,并州必定告急。”刘备道。

    “那我等便去驰援并州!”张飞道,简洁明了。

    “不可!”刘备否定了张飞提议,“公子既言明建议我去幽州,相信并州之战,他有信心,而公子所虑乃幽州,不过,幽州有公孙伯圭镇守,岂能有事?”

    三人面面相觑,一时都拿不定主意,青州,并州,幽州,各说各有理。

    “大哥,不如抓阄吧,抓到哪,就去哪!”张飞笑道。

    “三弟休要胡言,如此大事,岂能儿戏!”关羽责怪道。

    “那便二哥说了算,我等何往!”张飞对关羽道,关羽一听,无言以对,如何能由他说了算。

    “你我听大哥决断即可!”关羽道。

    “二弟、三弟,你们可还记得,昔日广宗大营,我等立于军中,站如木偶,即便是败军之将董卓,视我等皆为浮云,皇甫将军虽资我粮草,亦将我等置为摆设,若非公子举荐,安有我等立功之机,又何来这县尉之职。”

    关羽张飞点点头,刘擎公子不仅年少有为,对他们几人之举荐提携,已算是大恩了,两人还没来由的想到了子龙,若比能耐,他们自诩不弱于子龙,而子龙如今,已是朝廷封的都尉,掌管一郡之军。

    刘备接着说道,“我意已决,按公子之意行事,云长,点兵四百,随我去幽州!”

    一曲两百人,这两曲人马,已经是刘备现在的全部家当了。

    ……

    雁门阴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张郃押送粮草先行上路,本次出战,五千精锐尽出,是刘擎迄今为止阵仗最大的一次行动,为此,刘擎还征发了一千民夫,用作辅兵。

    等待的数日时间,皆在训练中度过,刘擎禁卫,典韦虎卫,这是憨货自己取的名字,不得不说,比“黑货”强出太多!

    这两支刘擎亲卫目前装配了马铁与马镫,在数日训练之后,马镫的提升效果显而易见,一来骑者的平衡性得到了大大增强,二来双脚有着力点,骑马便成了一件更加轻松的事,也就有更多的力量用于战斗。

    通过对照对抗训练,哪怕是禁卫打禁卫,马镫的效用也是碾压性的,即便使用的武器是木棍,穿着厚厚的护甲,而没有马镫一方的下场,无一例外都是跌落马下。

    “主公,骞萦公主到!”张辽跑过来通报道。

    校场上,刘擎循声望去,便看见张辽以及在他身后,骑着高头大马的骞萦,裹着紧身妖娆的皮甲,后方还跟着一众鲜卑将士。

    “见过府君!”骞萦带着一众将士,对着刘擎行礼。

    “公主带了多少人?”刘擎望向她身后,一个个鲜卑男儿身着革甲,精神抖擞,虽入汉境,却没有丝毫胆怯,可见夺回王帐,对鲜卑王族男儿,振奋不小。

    “一千五百人,皆是王族精锐!”骞萦道,她牵着马走近了刘擎,绝美明媚的脸上似有难色,她问道:“府君,此战对鲜卑,生死攸关,我若能劝降那些被魁头蛊惑,盲从之部族,恳请府君原谅他们!”

    原谅?刘擎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替死难者原谅入侵者,不过一杀了之,也不是他的风格。

    面对骞萦诚恳的请求,刘擎淡淡道:“此战对大汉,亦是生死攸关,南下之兵,可不仅仅是鲜卑,扶罗韩策反了南匈奴,如今南匈奴举族尽反,此战必是不死不休,你需做好心里准备,再者,我有言在先,即便能招降,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骞萦想了想,鲜卑入侵在先,想全身而退,似乎确实不太可能,于是试探性的问道:“府君该不会是要砍手砍脚吧……”

    “我怎会行如此残暴之事,愿降者,为汉劳作十年,以弥补其所犯之罪责!”

    “发为奴籍?”骞萦问道。

    “非也,劳作十年,期满去留随意,且劳作期间,供其温饱。”刘擎道。

    “仅这般?”骞萦有些意外,为汉劳作就能得温饱,哪有这等好事,在鲜卑,特别是北部诸部族,多的是不能温饱之人,能得温饱,还能算是惩罚吗?

    “不然呢?若在过去,杀俘或发配为奴,皆是常事,不过在本官执掌的地盘,无这等事,再说了……”刘擎凑上前去,凑近了骞萦,轻声道:“咱现在不是有盟约在身么!”

    刘擎主要是舍不得劳动力。

    骞萦眉头舒展开来,娇俏一笑,“府君,你紧急征召,我未筹备粮草,便率军赶来了。”

    “文远!下令,集结!”刘擎先对张辽下了令,转而对骞萦一笑,又望了望她身后的众多鲜卑勇士,草原汉子,皆是骑射好手,若再加上精良之装备和作战之经验,他们便是最精锐的部队。

    “此事好办,你是我的人,自然吃我的粮!”

    听着刘擎如此直白的话,骞萦两颊不由得飞上两抹红云,她拉扯过缰绳,递给刘擎,“此马名高戈尔,意为草原之春雷,乃我族马中之最,今日便献给府君。”

    刘擎接过马缰,伸手抚过马身,刘擎不懂马,只觉得此马身型很是标致,线条十分优美,柔软皮毛之下,是雄健之肌肉,浑身毛色散发着黄金光泽,迎着特定角度之阳光,竟能呈耀目之色。

    刘擎说不上喜马,当初典韦遇到黑货,想献给刘擎时,刘擎便将之让给了典韦,可是见到此马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想要!

    “好马!”刘擎简洁的赞叹道。

    “此马乃是祖父檀石槐自大宛国所得之宝驹育成,乃是纯正的汗血宝马!”

    汗血宝马!光名字,就知道此马了不得,大宛国盛产良马,当初喜爱良马的汉武帝几乎到了魔怔的地步,起初有外使进献乌孙马,他便将乌孙马称为“天马”,后来又有人进献了大宛的汗血马,他便将乌孙马更名为西极马,转而将“天马”头衔给了汗血马。

    “此马送我,你舍得?”

    “军师有言,按汉家习俗,女方出嫁需陪嫁贵重之物,王族此些年颠沛,异常简陋,唯有高戈尔,堪称贵重,高戈尔乃是鲜卑之名,府君可自行为其命名。”骞萦道。

    奉孝,你可真是谈判天才,妙不可言!不光谈成了盟约,还给我谈了个公主,又加了一匹顶级坐骑。

    “此马毛色金黄,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便唤它为‘金戈’!”刘擎笑着,喜不自胜,还冲其唤了两声:“金戈,金戈!”

    “来,速为金戈装上马铁,并州山石之路,可不比草原。”刘擎下令道,开始怜惜起来。

    “府君,马铁为何物?”骞萦好奇道。

    现如今,刘擎当然不能将马蹄铁之事告诉鲜卑了,于是随意拍了拍自己战马额头上的金属挡板,“马之护具,即为马铁!”

    随后又打岔道:“你将你的马给了我,那你呢?”

    “府君勿虑,我还有马,亦是汗血宝马,不过比不上金戈。”

    又一匹!小小王族,恐怖如斯!

    刘擎第一次觉得,与鲜卑的生意,可能会出现逆差,一匹普通的战马,已经相当于十石以上的粮价,若是更优质的战马,价格几乎是翻着番涨的。

    “王族有如此宝马,不知能否引种?”刘擎试探性的问道。

    骞萦狡黠一笑,“府君,盟约之上,可无此条。”

    加上去不成么?

    “主公,全军已集结完毕,随时可动!”换了赵云过来通报。

    “子龙,你先行一步,赶上儁义再减速等我!”刘擎下令道。

    刘擎与骞萦看着赵云离去的背影,如今赵云在草原的名声,可一点不比魁头低。

    赵子龙助骞曼一举击溃魁头部的王帐守卫,骞曼几乎没有出手,战斗就结束了。

    “主公,好了!”禁卫将金戈牵过来,不光加了马蹄铁,而且所需护具,也都装上了。

    刘擎上前,脚踩马镫,轻松上马,对禁卫道:“取我马槊来!”

    铁槊入手,十分趁手,刘擎将铁槊对着西面一指,意气风发,朗声下令:

    “兵发五原!”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