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七章 张宁与力士失踪

    四月下,谷雨无雨。

    刘擎带着张辽巡视了一趟马邑,回到阴馆军营,相比北方诸县,马邑着实“繁荣”了不少,这种繁荣,主要是人口方面。

    对张辽而言,回马邑,也算衣锦还乡,在此之前,他不过马邑一勇夫,加上张辽原本是聂壹的后人,为了避民怨才改姓的张,那怨便是“马邑之谋”。

    如今,张辽血战鲜卑,援护平城,最终赢得大胜的消息,已经传遍了马邑,他本人亦破格提拔为贼曹史,正儿八经的郡吏,就算是马邑县令,见了他也要给三面,张辽一家子,从马邑之耻,变成了马邑之傲。

    “主公,郡丞命在下通报主公,常山有信报到!”留在郡府的禁卫上前汇报,通常人都会将他喊作府君,只有直属的那批人,会喊他主公。

    “文远,你便留在营中,我先入城。”刘擎拾起刚刚放下的马鞭,正准备出门而去,转而又想到一事,回头对张辽道:“文远,此次马邑行的匆忙,只募了一百来人,尚不足一曲,要不让子佩再陪你走一趟,将这一曲人凑齐,有你表率,参军必定踊跃。”

    张辽一时不解,为何刚从马邑回来,又要打发他回去,既然是主公命令,他没多想便应承下来。

    刘擎入城时,在城门外发现了一支人马,一眼就看出,这是自己的兵!

    来自常山。

    回到郡府,便见张郃与甘来迎了上来。

    “拜见主公!”

    “拜见主公!”

    两人见刘擎到来,连忙躬身行礼,荀彧则在最后面,对着刘擎拱手。

    “不必多礼,时间飞逝,我入雁门,眨眼已经十数日!”刘擎说着在主位坐下,目视甘来,“甘来,工坊如何了?”

    刘擎如今最关心的,还是生产方面的问题。

    “回主公,原有工坊已经基本搭建完毕,扩建部分,正在兴建,主公命我们打造的铁器,已经打造了两百套,我带来了,此次奉主公召命而来,也带来一些消息。”

    “哦?有何事发生?”

    “傅南容将军,突然撤离冀州,从太原郡直奔河东而去,不光如此,他还带上了钜鹿太守郭典与魏郡太守厉温,还有南匈奴的右贤王于夫罗。”甘来道。

    刘擎转而望向荀彧,“文若,五原可有消息?”

    荀彧摇了摇头,“主公派去五原郡之哨骑已回,五原郡一派平和景象,并无战事。”

    “来人!速寻郭嘉回来!”刘擎冲堂外喊道。

    “主公莫寻了!”郭嘉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一袭白衣翩翩而入,数日未见,倒觉得他精神了几分。

    “奉孝,傅南容紧急撤离冀州,河东必有大事!”

    郭嘉一步一思,默默走到刘擎身旁的军师位上。

    “主公,向河东而走,并非就是为了河东,从河东入三辅,亦是最近距离。”

    “奉孝之意,是凉州叛军有变,长安不保?”

    刘擎想了想,历史上张温领军,虽然没有大败西凉叛军,但西凉叛军最终也是止步美阳,对峙中还因为迷信流星,怕遭天谴主动撤军了。

    难道因为自己的问题,反叛提前了,而攻势也比历史上顺利?

    “骞萦可有消息传来?可有那支消失的鲜卑大军踪迹?”刘擎问。

    荀彧摇了摇头,显然没有。

    刘擎看着舆图,河东郡告危,若不是长安的问题,那便只有并州的问题了,并州的隐患,也只有南匈奴了,难道南匈奴也提前叛乱,策应西凉羌胡?

    “以目前局势看,症结恐怕在南匈奴之上,南匈奴判乱,可危及河东。”刘擎道。

    郭嘉略作沉思,道:“主公之预测,颇为大胆,但目前看,确为可能性最高之事!”

    “主公,沮公有一信,托我交给主公,而且说,放于城北训练的一百强兵,突然失踪了。”说着,甘来从怀中取出一帛书,上前交给刘擎。

    刘擎展信一阅,只有两个字。

    “女失”

    刘擎眉头一皱,顿时明白。

    张宁失踪了!而且连带一百黄巾力士也失踪了。

    怎会如此?刘擎将信交给郭嘉,郭嘉一看,也顿时明白了其中意思,轻声问道:“主公,那些强兵……”

    “便是力士。”刘擎淡淡道,显然,张角诓骗了自己,什么黄巾力士,只听令牌行事,如今,令牌在自己手上,那力士却莫名消失了。

    郭嘉也稍稍讶异。

    那一百人的战斗力,可是不容小觑的,张宝曾经靠着数十位黄巾力士生生冲垮了董卓的大营,致其大败。

    “这是何时之事?”刘擎大声问道,其中惊讶,不难看出,张宁这个人,除了带着点秘密,刘擎并未从她身上感受到丝毫敌意,这也是没有将她软禁的原因。

    可若是她带走了那一百黄巾力士,那情况可不一样了。

    “大约七八日前。”甘来道。

    “那可有派人去寻?”郭嘉接着问。

    “有,不过并无讯息。”甘来回答。

    “儁乂,此次你带了多少人?”

    “两千人,皆是老兵,一千多戟兵,余下是枪兵,只是没有战马,沮公担心雁门战事吃紧,便先叫我过来,顺带押送粮草五万石,沮公称,除了携带车马之人回去,其余人力可留雁门,他们原本就是无家可归之流民,可定居雁门。”张郃回道。

    “沮公想的倒是周到,将他们交给文若,儁乂,你留在雁门,便封你为雁门郡都尉,你将这两千人,编成五部,由你统领,目下马有不少,可战马还是稍有紧缺,子龙骑兵刚刚置换了一遍,不过两千代步马匹,还是能给你的!”

    “谢主公!”张郃大喜,想不到一来雁门郡,主公就一人一马,看来雁门战事,已经结束。

    “主公,莫要忘了,骞萦那还有千余战马,魁头亲卫所乘之马,可皆是宝马!”郭嘉笑着凑近了刘擎,放低了声音:“此时盟书,应该也送到新王帐了吧,主公不久就要有二房了。”

    另一旁的荀彧一听,二房?主公要纳二房?怎么他这个郡丞,闻所未闻啊!

    荀彧当即问道:“主公,这二房是……”

    郭嘉笑道:“文若,此事不怪主公,赖我,为了更好的控制骞曼王族,除了主公所立之盟约,我还为主公挣了一门和亲,征服鲜卑公主,必能助长主公威名,岂能错过。”

    荀彧一听,无奈的摇了摇了头,伯父拖他之事,又凉了半截。

    刘擎与郭嘉对视一眼,也双双摇头,因为什么事,大家都心知肚明。

    荀彧突然说道:“主公,如今雁门局势已经稳定,可派人将主母接来此处,另外,伯喈先生人脉甚广,如今主公跨有两郡之地,正是用人之际,何不请他举荐一二。”

    刘擎深以为然,以前自己是个白身,虽有盛名加身,但毕竟无官职亦无地盘,可如今不同了,人再来投效,他是可以任命的。

    “那文若便替我修书,接引之事,交给朱灵来办,若能将岳丈请来,便令其举家迁来冀州,乱世将启,也好有个照应!”

    “喏!”

    “甘来,我唤你来雁门,乃是有一要事交予你……”

    刘擎正欲说,堂外突然通报到:“主公,司空张温使者求见。”

    张温使者?刘擎与郭嘉闻言对视一眼,不会真是长安出了什么事吧!

    “速请!”

    未过多久,门外进来一人,见其打扮,并非普通信使,而是个文官。

    “下官伍洁,奉车骑将军张温之命,拜见刘府君!”

    刘擎打量着来人,虽然风尘仆仆,面仪容装扮,皆一丝不苟,说明张温很重视。

    “贵使免礼,不知张司空遣使来雁门,所谓何事?”

    “回府君,张司空遣下官来此,乃是有事相求,司空奉命平叛,与西凉叛军对峙于美阳,几经战斗,皆被其湟中义从击败,破虏将军董卓特向张司空举荐府君,请求府君领兵助阵,我这还有破虏将军给府君的信!”

    说着,使者取出一信件,递交上来。

    刘擎看着使者,从他的表现来看,也并不是很着急的样子嘛,那河东之急,应该不是来自长安方向。

    刘擎展开书信,见董卓遒劲的字体书道:

    “仲颖顿首,公子君正足下:卓自兵败,减死罪一等,蒙公子速斩三张,乃使卓不受徙边之苦,卓受命平叛,与韩遂边章对峙于美阳,久不能克,因湟中义从骁勇,叛军唯独倚仗于此,卓观天下,能破之者,唯有公子,特向张公举荐公子。使发之时,又闻并州大乱,鲜卑数万大军,乍现西河,与南匈奴各部聚兵十万,南下以攻河东,卓身为河东郡守,又为破虏将军,进不能克西凉而胜,退不能保河东无虞,进退两难,乞请公子施以援手,卓拜谢公子大恩!”

    刘擎看完信,一切了然!

    张温征召援兵,应该是征公孙瓒的幽州突骑、白马义从的,估计是因为董卓进言,才转而向自己求援的,或者,两个都求。

    刘擎将书信递给郭嘉,一边对使者道:“贵使离开此地,可还需要前往幽州?”

    伍洁顿时瞪大了眼睛,大感意外,这事,刘府君是如何知道的?

    离开之时,破虏将军特地交代,刘擎公子心思敏锐,料事如神,请援时务必要态度真诚,不可耍什么嘴中功夫。

    如今看来,确实惊人,可自己没有泄露任何消息,刘府君是如何知道的呢?

    “不敢有瞒府君,伍洁受张司空之命,拜见完府君,便要去见涿郡的侯太守。”

    “可是要问他借女婿?”刘擎笑道。

    伍洁回了声,“府君神算,正是求公孙县令之白马义从,以援美阳。”

    西凉叛乱提前了,张温征公孙瓒要提前了,那张纯兄弟联合乌桓之叛乱,估计也要快了。

    这还真是整个北方打成了一锅粥。

    郭嘉看完董卓之信,也明白了并州之乱始末,对刘擎道:“主公,五原太守王智,极有可能已经叛汉,鲜卑大军,必然是借道五原,自西河郡与南匈奴部汇合,再联合南下。”

    阴山大关,满夷谷与稒[gū]阳塞皆是一夫当关之地,王智竟然白白放了几万人进关。

    “主公,按律,车骑将军征召,是应该奉召的。”荀彧在旁提醒道。

    刘擎看着郭嘉,郭嘉点了点头,当即回复使者:“贵使放心,我即日便整兵出发!”

    “下官拜谢府君,下官还有要务在身,便先行告退!”伍洁行礼离开。

    伍洁走了,去幽州了,郭嘉盯着舆图,陷入沉思,而其余人皆望着刘擎,等着他的命令。

    而刘擎,反而琢磨起张纯的问题来,公孙瓒应召,而张纯也想应召,最后不知什么原因,双方打了起来,张纯给公孙瓒送了不少战功。

    这么个菜鸡,不能白白便宜公孙家,他成长起来割据的是汉家的天下。

    “文若,替我修书一封给刘玄德,告诉他,羌胡、匈奴、鲜卑,皆反,乌桓不久必定生乱,令其多加留心,北上理由我都替他找好了,就算是探望同窗好友。”

    荀彧手中的笔一顿,主公下的第一道命令,竟然是要刘玄德北上,“主公,你断定乌桓亦会趁机作乱?”

    “从西北到东北,整个北方皆在作乱,乌桓人会放过这种机会吗?”

    荀彧一听,没有说话,而是继续书写。

    刘擎想了想,又道:“再快马加急,送一封信给骞萦,令其领本部人马火速前来阴馆会盟,于夫罗随傅燮攻南匈奴,那我便来个骞萦攻鲜卑!”

    刘擎又冲外面喊道:“将赵云、张辽、褚燕唤来!”

    再看看身旁的典韦,张郃,目下赵云有两千精骑,褚燕有五百骑射兵,张辽部下补充到了八百新兵,算上张郃新带来的两千戟枪兵,还有禁卫加上……

    糟糕,强兵,我又忘了他们了!

    这边结束就去查验他们的属性!

    算起来,目下有兵五千多,而且皆是精锐,就算面对鲜卑与南匈奴大军,刘擎自信也有一战之力。

    刘擎看着郭嘉,等其思虑完毕,良久,郭嘉回过神,笑看着刘擎。

    “奉孝,长安,河东,五原,我们去哪!”刘擎问。

    “主公,骞萦公主若同行,可三者全要!”

    ——

    (PS: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