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四章 魁头攻汉计划,王智收买路钱(第二更)

    典韦用戟枝挑着魁头腰带,回到刘擎身旁。

    因为剧烈的疼痛,魁头活活被痛醒,他一阵挣扎,顿时痛不欲生,飞戟已被拔出,他的腰间,有一道大豁口,竟“哗啦啦”的往外淌着血以及乱七八糟的东西。

    “啊——”魁头发出一阵穿透头皮的惨叫。

    令一旁的骞萦之脸都有些变色,说起来,魁头还算是她的堂兄。

    刘擎强硬杀俘,加上他所展现的实力,令她看清了现实,她现在不敢开口。

    助弟弟骞曼攻大帐还有两千骑兵呢……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安。

    “你攻雁门郡,杀我大汉将士与子民之时,可有想过会有今日?”刘擎冷声问道。

    “你杀了我吧!啊——”魁头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说说看,尔等声东击西之计划,到哪一步了?”刘擎问道。

    魁头原本离乱的双眼顿时恢复清明,怒视刘擎,“你怎会知道此事!”

    他猛的转向骞萦,“是你泄露的?你竟将鲜卑百年大计,泄露给敌人!”

    刘擎与郭嘉对视一眼,双双了然,看来五原郡,还真要有事发生,也不知道派出去的信使,还来不来得及。

    魁头一句质问,令骞萦也明白了过来,魁头这是要大举攻汉了,他掌管大帐才多久,竟然也学起了和连与檀石槐大举攻汉,此时鲜卑的实力,与彼时能相提并论吗!

    “你仗势欺人,夺我弟之位,我无话可说,可你竟如此丧心病狂,恣意妄为,鲜卑必毁于你手中!”骞萦骂道。

    “哈哈哈!”魁头一阵狂笑,腹中之血倒灌入嘴,顺着脸颊淌下,“你父无能之辈,只知烧杀抢掠,贪财好色,鲜卑才会如此衰弱,莫如我魁头兄弟,在我手中,鲜卑必能恢复祖辈辉煌!”

    骞萦一时无言以对,对和连的评判,她无力反驳,因为全鲜卑的人都这么评价的,她看了眼刘擎,刘擎对她使了个眼色,骞萦不解。

    刘擎又用下巴指了指在地上唉吆作声的魁头。

    骞萦秒懂,刘擎要她继续套话!

    骞萦道:“祖辈荣光只是你狼子野心的虚妄而已,就连祖父,也无法攻入大汉,就凭你魁头?子民跟着你,你竟为一己私欲,置他们于死地!”

    “区区女流,你懂什么,大汉内忧外患,西凉叛军已兵临长安,大汉已经举全国之兵对抗西凉,我大军入并州,如入无人之境,只可惜……咳咳!”魁头咳出一口血,“可惜我看不见了,然我两位弟弟,会秉承我志,大汉必亡,哈哈哈!”

    魁头自知死路难逃,依然口不择言,刘擎反复咀嚼着他的话,那句“如入无人之境”,似乎意有所指。

    “骞萦,你与大汉为谋,必是与虎谋皮,到头来你会发现,被剥皮的,是你自己,鲜卑王族,死期已近!”魁头不怀好意的看着骞萦道。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骞曼已重返王帐,你弟若是认清局势,前来请罪,还能为你族留一延续,若其执迷不悟,攻入汉地,那他便是自寻死路了!”骞萦连忙与魁头之弟撇清干系,如今魁头即死,大帐夺回,王族与刘擎的协议,算是完成了。

    只可惜魁头将鲜卑的精锐与生力,都投入到了攻汉计划中,若真覆灭,鲜卑恐怕数十年也难以恢复元气。

    此是王族夺回大帐之机会,又是整个鲜卑族之悲哀。

    慢慢的,魁头骂骂咧咧的声音轻了,渐渐的咽气了。

    系统:主公麾下典韦击杀了【魁头】

    收益:耐力+0.75,当前耐力62.89。

    褚燕收回弓骑,拓拔诘汾也慢慢凑了上来,脸色苍白的立于骞萦一边,与她交涉着。

    他不会汉话,他暗暗庆幸他不会汉话,不然被刘擎这个杀神听到索头部族的口头禅,被索头的怕不是他们。

    “拓拔诘汾问有什么能效劳的。”骞萦翻译道。

    刘擎瞥了瞥战场,千余匹马,还有不少兵器,于是指了指前方,“将战马,兵器,尽数送去你部中。”

    刘擎再接过典韦递过来的魁头之刀,此时刀已回鞘,黄铜铸造的刀鞘雕刻着精美的花纹,还镶嵌着宝石。

    “此为檀石槐之刃,乃是鲜卑王的象征。”骞萦道。

    刘擎随手递给骞萦,笑着道:“此刀,连同此些兵器战马,便算作纳你之礼!”

    说完,刘擎引马回头离开,典韦则一戟剁下魁头首级,悬于马后,跟上刘擎。

    郭嘉靠近骞萦,顺着刘擎的话笑道:“洗干净了,作为嫁妆嫁过来,岂不美哉!”

    言罢,郭嘉也遛了,追上刘擎。

    骞萦看着这几个汉人的身影,有些费解,明明一个个说话柔声静气,文质彬彬,为何杀起人来,竟连眼都未眨一下。

    她将刘擎的话转告拓拔诘汾,便追刘擎而去。

    拓拔诘汾望着一行数百人,来去匆匆,可短短时间内,在索头部族的领地上,留下一千多具尸体,他脑海中回想着大汉骑兵杀敌时的情景,心中依旧如惊涛骇浪。

    “主公,魁头之弟要攻五原,主公救还不救?”

    “一战方平,一战又起。”

    刘擎没有回答,而是叹了一声,好不容易有自己的一郡之地,屁股还没坐下来,又听说五原郡要开战了。

    郭嘉听主公的口气,是既想救又不想救,他已猜到,其中症结,便在于五原太守王智。

    王智乃是王甫之弟,是主公要手刃之仇敌,又是主公岳父之仇敌,偏偏此时身负抵御外敌之大任。

    “先回雁门吧!”刘擎突然道,“等骑哨带回消息,再一看究竟,即便驰援五原郡,也是从并州走。”

    刘擎转而看着跟上来的骞萦,“大汉与鲜卑之盟约,我回雁门起草妥当,便送到草原。”

    骞萦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见证一场大战,不对,是一场屠杀之后,她对鲜卑与大汉的实力认知,无比的清晰。

    “骞曼攻占大帐后,我会以王族大人名义,敦促大帐南迁,至于我,亦归府君所有!”骞萦话音渐渐变轻,乃至有些娇涩,草原妹子不兴那么多歪歪绕,就是如此直接。

    “府君,夫君。”郭嘉品了品两个词,“还好我等是叫主公的。”

    郭嘉一言,令气氛活脱了不少,一行人马,也不原路返回了,直接抄近路,向鲜卑王族部落而去。

    与此同时,九原县的城墙上,王智眺望北关,见满夷谷中,源源不断的骑兵自阴山入关。

    王智身后的郡吏面有忧色,对王智道:“府君,如此引狼入室,恐生变数。”

    王智不屑一笑,头也不回道:“西凉战事吃紧,边郡战马价格日日新价,如今已达七千钱一匹,你平生擅算术,你可算算,这两千匹马,价值几何?”

    郡吏一阵盘算,顿时瞪大了眼睛,“府君,达一千四百万钱。”

    王智回过身来,笑道:“又快又准,看来尔之算术精进不少!”

    说着,王智朝城下走去,郡吏跟上,王智一边走,一边念叨。

    “且放宽心,贼人只是过境,一千四百万钱,五原可不值这个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