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三章 魁头伏诛,刘擎拒纳降兵(求订阅)

    拓拔诘汾话音刚落,看着刘擎军之装备,立马后悔。

    这怎么是大汉骑兵!

    魁头这是做了什么恶事,令他们追击至此。

    他没来由的记起威震草原的那句话: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可是狠话已经放出去了,总不能收回吧,拓拔诘汾犹疑着。

    “拓跋诘汾,魁头之事乃我族内之事,你最好莫要插手!”骞萦高声说道。

    骞萦?她怎么也来了?魁头认出了来人。

    “骞萦妹妹,你怎会与汉贼同行?你忘了你父亲是如何死的吗?”魁头嚷道。

    “你也配提我父王!你这叛贼!拓跋诘汾,你若助此叛贼,我部定与索头部族彻底决裂!”骞萦分毫不让,以两族关系要挟。

    2k

    拓跋诘汾没来由的退了两步,这事,还真不是他能做主的,毕竟骞曼是法理上的鲜卑可汗,而他,现在也不是索头部族的首领。

    听着三人叽里咕噜的说了几个来回,刘擎耐心耗尽,此时的魁头残部,显然已经强弩之末,任人宰割,这种趁人之危的机会,刘擎当然不会放过。

    “公主,你可记得我说过的那句话?”郭嘉察言观色,见主公不悦,开口问道。

    “哪句?”

    “我给你起个头,兵将若挡。”

    骞萦恍然,那句话是:兵将若挡,便灭兵将;部族若挡,便灭部族;鲜卑若挡,便灭鲜卑!就是为了诛杀魁头,为大汉将士子民复仇!

    这时,刘擎出声道:“出于礼貌,给拓跋鸡粪提个醒,不想死,后退百步!”

    骞萦一怔,这家伙,竟如此霸道,在人家领地之上,与对方,竟一句话也不交涉么?

    她将刘擎之言翻译给拓跋诘汾,后者听了,脸上顿时露出怒意,而魁头,心中窃喜,这不是将索头部推向自己一边。

    看着魁头的贱笑,刘擎淡淡道:“动手!”

    褚燕一挥手,五百弓手同时张弓搭箭,也不等口令,径直射出,五百箭矢飞速袭去,顿时将前排数十人射成筛子,坠落马下,不少拓跋族人也被误伤。

    “后退百步,快!”拓跋诘汾顿时怂了,想也不想,便按照刘擎所言照办。

    不等魁头做出反应,第二波箭矢相继射来,相比第一次,第二波箭矢命中率更好,很大一部分箭矢射入阵中,伤亡顿时大大提升。

    魁头挥刀挡掉几根箭矢,他心中清楚,逃跑已经不可能,士兵已经精疲力竭,但面对死亡,一战之力还是有的,对方以弓手为主,若能杀近身去,说不定还有机会!

    魁头弯刀一举,大喝道:“杀!”

    看着抱着死战之心的魁头,骞萦一惊,当即抽出刀,战马往刘擎身旁挪了挪。

    “怎么?你护我?”刘擎诧异的看着她的举动。

    “魁头战力不低!”骞萦道了声,

    魁头的实力她是清楚的,万一这个大汉太守在草原出了事,大汉的怒火,草原可承受不起。

    面对魁头殊死一搏,刘擎淡淡的说了声:“一个不留!”

    “哈!今天可没有子龙跟我抢了!”典韦挥舞着铁戟,率禁卫冲了上去。

    骞萦困惑的看着刘擎,区区五十骑,冲近千人?虽然那是狼狈的败兵,但人数差距也太大了,刘府君不是还有数百弓手么,难道他们都不打算上?

    “一个不留!”刘擎将刚才的话转而对褚燕又说了一遍。

    褚燕会意,引骑射兵分散开来,从两边围了上去。

    骞萦看着汉军的阵势,这是打算将魁头一口吃掉的意思?

    她目不转睛的盯着战场,只见为首的典韦径直冲入魁头阵中,铁戟每一次划过,皆有数人被其扫落,这等力量,令她心生惊骇。

    其余汉军,所展现的实力,亦非寻常人可比,他们手持长枪,出枪极快,且不是凭蛮力捅刺,而是简单犀利的攻杀招式,以单刀为主武器的鲜卑骑兵,甚至都近不到他们身旁,就被其刺落马下。

    “魁头!你的秃头老子收了!”典韦咆哮着,径直杀向阵中的魁头。

    看着汹汹而来的典韦,魁头也慌了,明明对方只有数十骑,为何双方一经接触,就彻底溃败,数十骑就这么杀过来,而冲过去的人,无一不是只剩下一匹马落在后头,马上之人皆变成了地上死人。

    拓拔诘汾在百步开外,紧张的咽了咽口水,额头冒出些许冷汗,幸好退的快,这便是大汉骑兵!

    区区数百骑,就敢深入草原,而且竟以几十骑和魁头近千骑对冲,关键是魁头方还一败涂地。

    看来草原上所流传的冠军侯一战溃匈奴之传说,并非传说,若有数百这样的骑兵,恐怕整个草原没有哪个部族能挡住。

    “还好及时认怂了!”拓拔诘汾叹了口气。

    典韦骑着黑货,所到之处,鲜血断肢纷飞,戟是非常特别的武器,戟尖如枪,一捅贯穿,将整个人举过头顶,挥着砸入敌阵,月牙如刀,削首断肢,无往不利,即便是戟背,重拍之下,也能令人内脏破碎。

    魁头看不见具体情况,只觉得一阵骚乱快速向他靠近,最终,典韦近距离的将一名鲜卑兵劈落马下,后者甚至来不及惨叫,便因重重坠地而眩晕。

    魁头看着一个人冲入阵中的典韦,一阵幸灾乐祸,战力出众又如何,能以一敌十,难道还能以一敌百不成?

    “给都我上!一起上!”魁头一声令下,周围战士顿时涌向典韦,而魁头再度抽出一柄刀,引马靠了上去。

    骞萦远远望去,只见魁头阵中,混乱无比,那典韦竟然冲到了敌阵深处。

    “府君,这……”骞萦似有担忧的对刘擎道。

    “区区魁头,不必多虑!”刘擎说得云淡风轻,显然丝毫不担心自己的人。

    骞萦再度扫视一下战场,赫然发现,汉军竟无一人伤亡!那些汉军骑兵的实力,也太恐怖了!

    此时褚燕,已经完成了对整个战圈的包围,他们张弓搭箭,只要角度合适,就有箭矢射出,援护队友。

    对于蜂拥而至的鲜卑兵,典韦不以为意,铁戟挥砍,胆敢触其锋芒者,无不武器崩飞,甚至连人带飞,典韦无暇理会这些苍蝇,一双虎目一横,盯上了手持双刀,悄悄摸近的魁头。

    “莫不是想偷袭老子!不要脸的东西!”典韦咆哮道,嗔目怒视,杀向魁头。

    魁头见偷袭被发现,迎着典韦凶光,顿觉后脊一阵发凉,忽见一道飞戟,直直向着门面飞来。

    魁头下意识的将双刀格挡面前,“铛”的一声,飞戟被格挡开,巨大的冲击力将其双刀重重的嗑在额头,顿时生出一块红肿,不等他做出别的反映,典韦的铁戟又攻到了。

    魁头咬牙,以双刀格挡,险险的架住了典韦的铁戟,巨大的威势顺着双臂传至胯下,连马都被生生震退了几步。

    好恐怖的力量!魁头心中骇然,整个草原,恐怕也无几人能与之匹敌。

    明知不敌,魁头心生退意,连忙下令:“围住他!”

    可惜周遭鲜卑骑兵皆见识过典韦恐怖的双戟,哪里还敢上,因为连他们的大人,都退了,他们还上什么!

    黑货快步追上魁头,典韦再度出戟,魁头勉强一挡,感觉自己手臂都被震麻了!

    魁头丢弃副刀,手哆嗦着勒住马缰,正欲脱身离开,突然,他身子猛的一顿,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腰。

    一把飞戟,结结实实的没入其中,一时间,他竟觉察不到任何痛觉,眼中先天旋地转起来。

    魁头栽落马下。

    “魁头已死,还抵抗甚!”典韦冲着周遭嚷道,这算是杀敌老传统。

    可惜鲜卑兵听不懂典韦说什么,只是觉得他在骂人,加上魁头坠马,众人皆以为他死了,纷纷退散。

    恐惧在鲜卑兵之中蔓延,虽典韦之言鲜卑兵不明其意,但他们自己长了眼睛会看,他们用鲜卑语将这一消息很快传遍战阵。

    斗志溃散,余下仅剩活命之本能,魁头部下四散开来,开始逃窜。

    而褚燕的弓骑,早已经等在那里,这等零散的溃逃,近距离的射击,与射靶无异。

    骞萦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溃散的战圈,近千人,就这般溃散了,而且逃散之人,皆被刘擎预设的弓手射杀,阵中余下数百败兵,见无逃路,只能丢弃武器,下马跪降。

    刘擎那五十多名禁卫,一身是血,铁枪已经沦为血枪,鲜卑骑兵的抵抗结束了,但他们的猎杀没有结束。

    “噗呲!”长枪贯穿一名降兵的心脏,随后是接二连三的刺击,他们出枪精准犀利,一击透心,立马转到下一个,数百降兵几息间就少了一半,余下之人大惊失色,慌不择路的逃跑,又成了弓手的靶子。

    战斗,转眼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

    “败者已降,为何还!”骞萦望着刘擎道,似有不解与责怪。

    尽管他们十恶不赦,但到底是鲜卑子民,骞萦心生怜悯,他们只是跟错了人。

    “我亲率骑兵追击数百里,不是来受其投降的,降不降是他人之事,接受与否,我说了算!”

    数百人,死的这般利落,即便是草原上的烹牛宰羊,也不会杀的如此干脆,骞萦怔怔的看着满地尸体,有些出神。

    刘擎在其部族中表现的善意,令她对他产生了误判,她现在认识到了刘擎杀伐的一面。

    也重新认识到了一个现实:鲜卑与大汉,依然有解不开的仇怨。

    刘擎的“友谊”,也许仅仅是对她所在部族的“友谊”,仅仅是因为她们弱小,方便操纵而已。

    长久之和平,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天真可笑。

    幸运的是,刘擎选择了骞曼。

    这既是好事,亦非好事,若有一日,二者分道扬镳,走向对立,骞萦丝毫不怀疑,她们的下场,和那成堆的死尸不会有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