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章 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看着张辽这个特性,真是把刘擎给乐笑了。

    陷阵突袭,铁胆雄心,长驱直入,这三连就是为孙十万量身定做啊!

    还拥有无双成长特性,以弱胜强,永久增加基础统率,对战时增加了多少,相应给对方主将减少多少,光光是威名,就能令对方吓破胆。

    历史上张辽镇守合肥,使得吴军丧胆,张辽威名,能止小儿夜啼。

    辽来了,别哭了!

    收了张辽,刘擎大喜,上马道:“走!随我压上去,为子龙助威!高顺,你率人在此照料伤员,此为金疮药,可止血止疼替伤员敷上,然后送至平城县养伤。”

    刘擎变魔术一般的掏出一大罐东西,看得郭嘉一愣一愣的,还好金疮药一罐量挺大,不然真用不起。

    刘擎率人上前,踩踏着一地的鲜卑兵的尸体,若看见活口,会毫不犹豫的补掉,没有投降一说,他们不光是侵略,而且是偷袭侵略。

    鲜卑营地大部分已经空空如也,偶尔还有打斗声传来,赵云率军一路追杀,将侵略者一个个都永远的留在这里。

    见到赵云骑兵冲杀过来之时,魁头已经放弃了攻城,也放弃了刚刚建立不久的营寨,逃的十分果断,什么都没要,径直引马逃窜,奔向山谷之中。

    一路跑,一路骂:“死阉货,不是说没有守军的么!早知如此,他便率几万大军直接踏平雁门了!”

    赵云一路追杀至谷口,将鲜卑余孽尽数诛灭,但看着山谷,已经没有任何人影了。

    “带一队人把守谷口!”赵云下令道,自己则回马,向主公汇报战况。

    看着赵云回来,刘擎笑道:“子龙,又赢一大胜仗!”

    “主公,贼兵已尽数诛杀,那鲜卑头目从山谷遛了,该是逃回北方了。”

    “这事没完,魁头之首级,便再暂放他肩上数日,待此间事了,再寻他算账!”刘擎说着,引马走向平城。

    “郡守亲临,速开城门!”典韦立即喊道。

    外面发生的事,城上的人也看得一清二楚,围困平城十数日的鲜卑骑兵潮水般退去,朝廷的援军,终于到了。

    城门“吱呀”一声打开,里面几道人影快速跑出,跪地而迎。

    “下官平城县长韩珩,拜见刘府君!”韩珩显然也知道刘擎的任命。

    “免礼,尔等守城有功,必有赏赐!”刘擎说着,看向韩珩,觉得此人气质不错。

    苦战十余日,却仪表不乱,很是体面,刘擎不由得好奇的多看了一眼。

    姓名:韩珩,字子佩

    品级:出类拔萃

    耐力:52

    武力:26

    统率:35

    智力:61

    政治:73

    魅力:72

    特性:【教化】担任区域官员时,募兵数量上升。

    【寡欲】欲望寡淡,不易被收买。

    呃,真是个人才,难怪能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以区区千人守住平城,不过对于这个名字,刘擎却陌生的很,应该是属于,看一眼就会忘的那种。

    他日可以拉拢一番,收为己用。

    “韩县长,你可知强阴县是何状况?”刘擎问道,在舆图上,强阴县才是大汉雁门郡最北边的县城。

    “府君,强阴县实际上,已废弃多年,只不过……”韩珩有些难以启齿。

    “只不过什么!”刘擎追问。

    “强阴县虽已废弃,然谷外尚有大片牧场,那里有数十户小牧民,聚居于强阴县,郭太守为了防止其被马贼抄掠,亦派驻一曲兵士守卫,魁头大举入侵,此时恐怕已经……”韩珩欲言又止。

    这个韩珩,说话很不痛快,不过他的话,不难猜出。

    “没有人逃到此处?”

    “未有见到,平城外山谷中有数道城墙,皆未能阻止鲜卑大军,下官无奈,只能死守平城县。”韩珩道。

    “守住此城,实属不易,韩县长,你便率守城兵士下去休整,高顺,平城防务,由你接管!”

    “喏!”高顺利落答道。

    “文远,尔等连日作战,亦入平城休整吧,带人饱餐一顿。”刘擎知道他们这般作战,肯定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

    “遵命,主公!”张辽恭敬道。

    “其他人,随我去强阴!”

    刘擎调转马头,径直奔向山谷。

    从平城县北入山谷,再往西北出,这条山谷长约八十里,谷内还有两座不高的关城隘口,只是比较容易突防,通常用作警戒,防御功能并不大。

    翌日,出了山谷,此间视野便开阔起来,满目萧瑟,春风未至,地上是枯黄的草甸,其中明显有一条被马蹄踩踏出的痕迹,该是鲜卑骑兵撤退时留下的。

    过了午后,一座小城轮廓出现在了众人视野之中。

    待众人近时,便闻到阵阵腐臭,看这寂然无声的强阴县,该是没留下任何活口,虽然人数不多,但鲜卑骑兵却也实打实的屠光了强阴县的人,刘擎心头升起一股莫名的恼怒。

    “主公止步,恐有疫疾!”郭嘉用袖子捂住口鼻,同时劝停了刘擎。

    “此间干燥多风,应该无疫。”刘擎说了声,回头道:“身上无伤口者,以布掩实口鼻,前去清理,其余人砍伐枯木,火化死者。”

    兵士们开始忙碌,刘擎则眺望远方。

    “主公,依照舆图,强阴县乃谷外大片牧场之腹地,强阴以北近百里,才是大汉国界。”

    如此方圆百里之地,竟被这般废弃,还是因为无险可守,鲜卑,匈奴,时常化身马贼,前来抄掠,小规模倒还好,若真如魁头这般大举侵入,确实无法守卫,除非在此处驻扎一支强大的军队,这显然又不切实际。

    《镇妖博物馆》

    “主公,此处西北,有一大泽,名曰诸闻泽,湖面方圆数十里,如此好山好水,竟不能守,惜哉!”郭嘉再度叹道。

    “不能守?此过去式矣!”刘擎目眺远方,随口说道:“奉孝观我,何时选过守,波才三万大军临阳翟,我区区十数骑,亦选择攻!”

    郭嘉眼睛一亮,“主公莫不是想主动出击?”

    “鲜卑魁头趁乱而起,趁虚而入,真当我大汉无人?他既要战,我便与他战,昔日冠军侯封狼居胥,便是从此地出发的!”刘擎望向北方,战意凛然。

    “主公欲效仿冠军侯,一战而定乾坤?”

    “奉孝以为如何?”

    “若在檀石槐之前,我会劝阻主公,而现在,鲜卑纵有三四十万众,亦不足为虑,何况主公既是威武之师,亦是正义之师,敢战必胜!”

    有郭嘉胜败之论,刘擎心中再多了几分把握。

    “我若戍边,便要让此些贼寇之族知道,何谓之‘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刘擎回头,朗声下令:

    “传令!将鲜卑死尸运指边境,筑成京观,以儆效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