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章 张辽血战鲜卑(求订阅求推荐票)

    张辽立马,于一小坡之上,眺望着敌营。

    更远处,就是平城县的土城墙,不是很高,以黄土夯成,即便在这般远的地方望去,也能看见墙头那些攻城留下的斑驳血痕。

    鲜卑已经攻城数日,幸好这些草原秃头蛮子不擅长攻城,尽管人数数倍于守军,但一次次尝试,都失败了。

    原因便在于平城县内有不少石炭,这东西烧着后从城头上倒下来,简直比什么箭矢落石都有效,落下城后,依然不会熄灭。

    然而平城县守军终究有限,加上鲜卑人擅射,每次攻城,皆要付出不少伤亡。

    张辽领军区区五百人,对敌人造成的干扰实在有限,特别因为他试了几次后,魁头专门拉了一彪人来对付他,只要张辽上前袭扰,那队人就上来袭杀。

    张辽为了保持有生力量,也不愿意死拼,否则人数少了,对他们的威胁就更小了,而目前,张辽的存在是平城战场唯一的变数,若是他失去了威胁的本钱,那平城可真就是待宰的羔羊了。

    “头儿,鲜卑秃子们好像又要攻城了!”一名少年凑上来对张辽道,其样貌不过也是十五六岁,脸上却是与年龄不符的坚毅,一道血痕,更添几分男儿气概。

    张辽没有任何职位,魏司马死后,他因作战勇猛被推举为头儿,其中包括一些年长者,对张辽的实力和勇气都十分认可,特别在前几次与敌军周旋中,将鲜卑军耍的团团转。

    可惜那些秃头也不笨,专门派人针对他们之后,牵制作用也越来越差了。

    张辽道:“秃头狡诈,派小队盯死吾等,今日若不能牵制,便随我与之厮杀,挫其锐气!”

    身后一张张年轻稚嫩的脸上皆是坚毅之色,没有半分退意,他们心中都明白,平城对雁门意味着什么,平城失守,意味着他们的家园就要遭殃,他们父母妻儿都会死。

    看着远处的人马开始冲向城墙,鲜卑又开始攻城了。

    “雁门男儿,出击!”张辽下令道。

    五百骑虽不多,冲起来威势亦不小,张辽领军于前,手持一杆长枪,此枪是从一名鲜卑头目那缴的,已经用它夺下不少鲜卑秃头性命。

    鲜卑军注意到张辽的动静后,便引兵迎战,在他们眼里,张辽的骑兵时进时退,打又不打,撤又不撤,他们都将之戏称为“牛虻兵”,就是盯在畜口上,挥之不散的吸血虫。

    按照他们预想,他们一出击,对方就该跑了。

    然而这一次,张辽已经下了作战的命令,双方快速的靠近,在距离够到之时,来回的箭矢开始飞掠,夺人性命,双方不时有人中箭落马。

    “虫子们怎么不跑了?”有鲜卑兵惊诧道。

    “既然寻死,那就杀!”鲜卑头领道,他显然已经意识到张辽的战意,落入弓箭射程之内还不退,便意味着无法全身而退。

    战马疾驰,两军相错,兵刃相击,张辽一骑当先,长枪在手中不断劈击,每一击之下,皆有鲜卑骑兵命丧,他还是习惯用刀的方式来攻击,以枪尖利刃,化作刀刃,专门劈击秃子们的喉头,哪怕未见血,巨大的力量也能使其椎骨血管气管尽数断裂。

    鲜卑头目见张辽勇猛难当,上来便击杀了十数人,当即喊道:

    “给我射杀他!”

    身旁数人顿时勒停战马,张弓搭箭,来了一番连射。

    张辽见有冷箭射来,当即挥枪格挡,挥开数支箭矢,不料,坐下战马却中箭受惊,顿时失控,将张辽摔落马下。

    一骑兵持长矛直戳张辽,张辽不避,手执长枪,猛的投掷而出。

    长枪掠过,将那鲜卑兵胸口贯穿,当即死透,坠落马下。

    张辽趁机夺过战马,翻身而上,勒马转身,一气呵成。

    原路奔回,路径那死人之时,再度拔出长枪,杀向那鲜卑头目。

    见对方来势汹汹,鲜卑头目顿觉一阵胆寒,自知不敌,大喊道:“给我拦住他!”

    数名骑兵立即杀向张辽,然而在张辽面前皆是一合之敌,一触即溃,见此情景,鲜卑头目心头惧意更甚,再看周遭战场,看着这帮汉人不过一帮少年,厮杀起来却丝毫不落下风,一人往往能换掉鲜卑骑兵数人,自己所率的六百骑兵,两轮厮杀下来,竟然转眼已经少了一大半。

    “打的甚是鸟毛!”鲜卑头目骂道,鸟毛在鲜卑人看来,便是一无所获的意思,就好比外出打猎,收获一根鸟毛。

    《天阿降临》

    好比这战斗,死伤过半,看样子还未必厮杀的过,若再不撤,等待他们的便是全军覆没。

    头目一咬牙,顿时道:“撤!快撤!”

    撤退命令一下,鲜卑骑兵立即脱战,纵马而逃,张辽沿途截杀两人,又见己方骑兵射杀两人。

    “莫要追击,检查伤兵!杀死伤敌!”张辽见敌人已退,当即下令道,此时不宜追击,经此血战,又损失一两百人,他望向远处平城,城墙上,依然不停有小点在向上攀爬,不时又有小点落下。

    士兵们下马,走向那一个个敌人伤兵,尽管他们呼喊着,用叽里咕噜的话,或是用不地道的汉话,不管喊的多凄惨,雁门男儿丝毫没有手下留情,因为在不远处,他们的人,正在攻打雁门的城池,杀雁门的同胞。

    “检查伤员,能救的就弄上马带走!”张辽再度下令道。

    “头,你看!”一名少年突然道。

    张辽循声望去,顺着少年所指的方向,也便是鲜卑大营的方向,又有一支骑兵,正向这边奔来,而且看人数,已不再是方才那般的百人队了,而是足有上千。

    “上马应战!”张辽顿时喊道。

    逃走已经没有意义了,他的目的是牵制,若能将这千人拖住,平城无疑会多一份守住的把握。

    “吾欲死战,尔等怕不怕!”张辽喊道。

    “不怕!”余下骑兵齐声回道,战至此刻,刚刚赢下一场,正是血气正盛之时。

    “列阵!”张辽摆正马头,以对来敌,其余人纷纷靠拢,余下的三百来人,再度形成骑阵。

    “冲杀!”张辽一声令下,率先冲出。

    “杀——”三百余人齐声咆哮,托起长长的杀音,奔向敌军千骑。

    战马驰骋,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同伴的咆哮声,他们心无旁骛,已经盯住了眼前之敌,要在交手的那一瞬,拿下对方。

    突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那些原本呼啦啦的叫喊着,兴奋的挥舞着手中兵器,以为胜券必握的秃头骑兵,奔袭而来的上千骑兵,突然减速了。

    不光减速,他们还调转了马头,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