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章 韩遂要刨刘宏祖坟(求本章说)

    弟兄们的反应,褚燕看在眼里,他猛的一拢手,对着刘擎扣头。

    “公子一言既出,褚燕愿归顺公子,效犬马之劳!”

    系统:恭喜主公收服【褚燕】

    收益:武力+0.85,当前武力91.78。

    忠诚度:70%

    刘擎一跃下马,亲自上前搀起褚燕,“褚燕,褚飞燕,好!随我去雁门,子龙见了你,一定很开心!”

    褚燕抓了抓腮胡,将沾在上面的泥土扒拉掉,冲着边上一人道:“去!把老子的……不对!”

    褚燕又换个语气,平心静气对那人道:“将吾马牵来!”

    然后冲着刘擎陪笑道:“公子见谅,一时改不过口!”

    “还叫公子呢?叫主公!”典韦提醒道。

    “是是,褚燕拜见主公!”褚燕再度行礼。

    “起来!”刘擎径直回身上马,“边关吃紧,抓紧时间,还有数日路程!”

    ……

    四月,朱儁率孙坚、袁术、合同南阳太守秦颉攻杀了宛县的赵弘,南阳黄巾主力覆灭。

    朱儁表奏:此战首功,乃是佐军司马孙坚,他身先士卒,带领的部下皆悍勇无比,攻城之时,孙坚亲冒矢石,率先登上城墙,部众紧随其后,最后攻下宛县。

    朝廷任命孙坚为别部司马,不等他休息,已经到长安的车骑将军张温便向刘宏要人,要请孙坚做参军,于是孙坚便率军赶到了长安。

    张温赶到长安后,一方面派出斥候侦查韩约与边允的动向,一边向周边郡县征兵,短短时日,已经聚起六万大军,可叛军拥兵十多万,张温自知实力不足,便指派小股人马不断骚扰,可惜一无所获,转眼间,叛军已越过郿县,距离长安不过两百里,张温紧急召见各路将军司马,商讨对策。

    议事厅中,气氛焦灼,敌方势头正盛,正面抵挡似乎无从做起。

    “文台,你久经战阵,可有退敌之策?”张温见众人不愿开口,只好点名。

    孙坚立于舆图之前,摩挲着下巴,眉头紧锁。

    “明公,韩约与边允……”

    孙坚刚要开口,便被打断:“孙参军,韩约已改名为韩遂,边允已改名为边章,二人原本皆是我汉军督军,如今改名,已誓与叛军一条心。”

    孙坚改口道:“韩遂边章也好,北宫伯玉李文侯也罢,此原皆食汉禄,通晓汉人之习,如今入关中富庶之地,以战养战,日久必成大患,该当趁其立足未稳之时,予以痛击。”

    已经出战过数次,且皆吃了亏的周慎道:“湟中义从,锐不可当,我军虽勇,奈何敌不过。”

    执金吾袁滂也道:“目下我军人马足足比叛军少了一半,贸然开战,一旦有失,恐后果不堪设想,我军若败,长安必失,关中之地,迟早为叛军所有!”

    “军队尚在汇聚,待左冯翊[píng yì]与京兆尹各郡人马赶到,再有五万,应不成问题,只是眼下尚需时日。”张温解释道,也算振作一下士气,只是除了各营人马,再加三辅各郡之兵,也才堪堪能敌叛军人数。

    “为何不见破虏将军?”周慎突然发现,似乎从他来到长安开始,张温数次召见,都没有看到董卓。

    “许是军中有事,耽搁了吧!”张温给董卓寻了个理由,也给自己下了个台阶,毕竟是他征召的人,忤逆了他,他脸上也无光。

    “何人唤咱!”

    正说间,董卓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大踏步的进入议事厅,风尘仆仆的。

    “仲颖,我已征召数次,为何至今才来?”

    董卓自己寻了个位置坐下,拍拍袍子,拍拍胸腹,将身上灰尘尽数抖落在厅中。

    孙坚横眉冷视,董卓这厮,自进了门开始,竟看也未看他们几人,而且,也未给假节将军见礼,如此目中无人。

    他还听说,董卓身陷诏狱,乃是司空点名要他出征,他才免除牢狱之灾的。

    无视军纪,目无法度,不思图报,不识礼数,而且粗鄙不堪!

    这是孙坚对董卓的最初印象。

    他哪知道,董卓并未将张温视作恩人,在他心中,他的恩人只有刘擎。

    是刘擎速斩三张,才让他免除徙刑,他不光心中感恩,每每吃酒,他还遥敬东北,因为知道刘擎在那。

    至于张温袁滂周慎之流,在他眼里,书呆子懂什么打仗。

    董卓折腾的差不多,回张温道:“非咱不愿前来,只是身居前线,消息送不到咱的手上!”

    董卓寻了个理由,虽然他确实去过前线,但张温的诏书,他确实是收到的,总不能说,我收到了,我就不来吧。

    “仲颖去了前线?”张温再问。

    “咱探了韩遂之营,依咱看来,韩遂已有开拔之意。”董卓道,这是实打实的一线情报。

    “开拔?韩遂过郿县才数日,又要进军?”周慎诧异道,因为他在韩遂头上吃了不少亏。

    董卓没有理会周慎,而是走到舆图前,看着张温道:“依咱对羌人的了解,他们此时开拔,必然是要转向,不再沿渭水进兵,而是专攻美阳县,此地乃右扶风之枢要,万不可丢!”

    言罢,董卓去一边拾起马鞭,对张温拱了拱手,“尚有军务在身,卓告退!”

    董卓就这么走了,即便张温性温,也憋了不少气。

    孙坚冷冷看着董卓背影,很是看不惯,他走到张温身旁,附耳小声道:“明公,董卓这厮一不奉军令,二无视明公,此皆是死罪!”

    张温眉头一皱,不爽归不爽,但死罪他可从未想过,他可还需要董卓杀贼建功呢,当初选择他,便是因为他在关陇一带的威望,而且对付羌人有办法。

    “文台,仲颖乃是粗野武夫,莫要与他一般见识,何况他已言明,他乃是身居前线,才无法奉命。”

    “明公三思,军中不可无法,我知将军有意拉拢董卓,只怕日久,此人会损害统帅威严与军中法纪!”孙坚坚持道。

    张温看着舆图,抬了抬手,示意孙坚不要再言。

    “仲颖有言,韩遂部欲进兵美阳,美阳乃扶风重镇,且是皇室陵寝要地,我军必须提前屯扎,周慎,你部距离美阳最近,立即抢驻美阳!”

    “周慎领命!”

    “其余各部,不管人数多少,立即向美阳进兵,此地万不可有失!我会坐镇长安,统筹全郡人马,为你们输送战力。”

    众将齐道:“喏!”

    ……

    二百里外,边章问韩遂:“文约,为何拔营?”

    韩遂不答反问:“老边,你我已更改名字,反汉之心,是否决绝?”

    边章认真道:“你我共同盟誓,此事岂能有假!”

    韩遂笑了笑,道:“既决然要反,便反个彻底,进兵美阳,刨刘宏祖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