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三章 报命恩昭姬抚琴

    圉县县衙,灯火通明。

    裴元绍跪在刘擎面前,眼中火光跳动,就犹如他此刻的心跳一般。

    扑扑值跳,而且随时可能熄灭。

    “将军,绍至举兵起,从未杀害一个好人,也没有占过郡县,我们只是勒索一些钱粮,毕竟兄弟们要吃饭,他们跟着我,我得为他们负责啊。”

    “陈远狼心狗肺,自作主张要用粮来换那女子,我劝诫多次无果,我虽是他上级,但陈远所率两千人马战斗力强悍,所以我也只能依着他了。”

    “绍从未想过什么谋反之事,只是想带着乡亲们混口饭吃,大人若要治罪,治我一人足矣,请放过乡亲们。”

    刘擎眼中也闪着火光,若有所思。

    裴元绍这个人,好像除了偷鸡摸马,历史也没什么劣迹。

    历史上,裴元绍确实没有攻城拔寨的记录,倒是黄巾之乱平定后,他撞见了关羽,本来想偷马,后来不打不相识,本来要投效关羽,结果后来只跟走了个周仓。

    而裴元绍后来又惦记上了赵云的马,被赵云杀了。

    对历史上的偷马贼,刘擎并没什么恶意,因为沮授也偷过马。

    而且偷的是曹操的橙马。

    “你部有多少人马?”刘擎问。

    “全部算上,约有三万人,但真正有战斗力的,一万不到,马只有两百匹,目前驻扎西面铁山。”

    裴元绍顿了顿,接着说道:“大方渠帅波才命我进军雍丘,以牵制陈留之兵,彭脱攻下陈国后,会自扶沟县进军陈留,策应颍川。”

    “你能联系上彭脱?”

    刘擎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敢欺瞒将军,我与彭帅每三日便有书信来往,交代动向,只不过……”裴元绍支吾了一阵,“只不过我从未进军,一直驻扎在铁山,靠勒索为生。”

    天坑啊这是!

    这不相当于一直挂机,却告诉队友,你们放心,我的对线没有问题!

    对于裴元绍,刘擎并没有多少杀心,黄巾军虽是反贼,但大部分都是穷困流民,受过唯物主义历史教育的他,自然明白杀解决不了问题。

    “你想让他们活命,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裴元绍似乎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不是他的,而是那数万追随他的乡亲们的。

    “什么条件,将军请说。”

    “给彭脱写信,告诉他,陈留守军倾巢而出,驰援颍川,目下陈留空虚。”

    裴元绍突然抬头,看着刘擎,心头巨震:他竟然想对付彭脱?那可是坐拥十万大军的大方渠帅,虽然有水分,但能作战的兵起码也有七八万。

    “就一封信?”

    “就一封信!”

    “不需要我率军出战?”

    “不需要!”你想出战我还怕呢!

    要裴元绍去迎击彭脱,刘擎对他还不会信任到这个份上。

    思虑一番,裴元绍一口咬定:“行!”

    刘擎起身,离开时又道:“此事若成,我保你不死!”

    说完便离开了县衙,赵云和田丰紧随其后,张郃还在城外,和骑兵一块驻扎。

    县令连忙恭送,虽然至今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他本是商人,官是买的,无论是黄巾,还是士族豪强,还是像刘擎这种将军,他都不敢得罪。

    “主公,你是想诱彭脱奔袭来此,然后以逸待劳消灭他?”田丰揣测道。

    “正是,他奔袭来此,我们以逸待劳,趁机截杀,定能将他斩首。”

    “主公不可,彭脱举兵十万,就算能战者只有五六万,取陈留之兵决计不会低于三万,就算我们以逸待劳,胜算也不大,主公三思。”

    田丰发动了特技【谏止】?

    看着田丰,刘擎突然笑了,“那依元皓,该当如何?”

    “主公,既然彭脱的目标是陈留,那他一定不会错过这种机会,我们无需截杀,而是等他奔袭陈留,被张邈迎头痛击,兵败逃窜之时,再出手,那我们不光是以逸待劳,而且还是黄雀在后。”

    刘擎眼睛一亮,顿时明白。

    “军师妙计。”

    “主公,我们住哪?”赵云突然问。

    刘擎灵机一动,“去蔡府借宿。”

    田丰赵云和定在原处,面面相觑,主公这是要……

    “唉,英雄难过美人关。”田丰感叹一声,蔡琰姿色,确实难挡。

    蔡府。

    蔡琰自从回到家中,依然魂不守舍,呆望着古琴。

    黄昏发生的一切,依然历历在目。

    横剑立马,以命相换,最后为她拭去脸上之血。

    她轻轻摸了摸那个位置,那张明媚的脸,也一直在脑海中回溯。

    家中无人,异常安静,仅有的几位仆人,也在她选择认命时遣散了。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传来,蔡琰一阵心悸,回过神来。

    木门打开,借着烛火的微弱光线,蔡琰见到了熟悉的脸,一时愣在那里。

    “昭姬贤侄。”刘擎身旁的田丰出声道。

    蔡琰这才注意到,竟然还有别人。

    “田丰在京都任侍御史时,与伯喈相熟,今日路经圉县,冒昧前来借宿。”

    田丰十分合理的寻了一个借口,免去了刘擎的尴尬。

    “先生不必客气,家中空房颇多。”蔡琰答到,当即开大了门,迎三人进去。

    蔡府内黑灯瞎火的,到了客厅,才见到光亮。

    “琰遣散了仆人,招待不周,还望见谅。”

    “一路风餐露宿,有间屋子,便知足了。”刘擎道。

    然后蔡琰没话了,刘擎觉得有点尴尬。

    “贤侄,伯喈先生可曾回来过?”

    蔡琰一声叹息,“家父避祸吴地,业已数年,只是偶尔有书信寄回。”

    “可惜,天柱啊,看来你此次很难拜见伯喈先生了。”田丰转而对刘擎道。

    刘擎先是一愣,随后便明白了。

    演!元皓叔你继续演,我看好你!

    蔡琰也不解地看着刘擎,他要拜见父亲作甚?

    “擎自识字年岁开始,便听闻陈留蔡邕,博士无双,故一直想要亲访。”

    “此次我等本该在陈留县留宿,想着碰一碰运气,说不定能碰见伯喈先生,想不到在此遇见了贼人。”田丰补充道。

    “军师,我们不是……”

    “子龙,你先去替主公收拾一下屋子吧!”田丰直接打断了子龙,又支开了他。

    “喏!”

    子龙走了,刘擎说过,田丰是军师,要听军师的话。

    “若非将军,琰恐怕已经落入贼人之手。”蔡琰起身,欲对刘擎行谢礼。

    刘擎眼疾手快,当即扶住蔡琰小臂,制止了她,蔡琰连忙缩回了手。

    “贼人就算欺负一平民,擎也不会坐视不理。”

    转念一想,这说的是什么屁话!

    “琰无以为报,愿为将军抚琴一曲。”

    按剧本不是应该以身相许吗?

    但嘴上还是说:“擎之幸也。”

    田丰看着一唱一和的两人,觉得配了一脸,当即摇着头默默退出了客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