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章 雁门急报,少年张辽(求订阅)

    刘擎鸟都不鸟典韦。

    这憨憨和郭嘉待久了也越来越不正经了。

    回道自己府中,荀彧与郭嘉立马迎了上来,面色焦急。

    荀彧急道:“主公,大事不好,沮府君送来的急报,鲜卑魁头部正在大肆抄掠雁门北部,急报称这一次并非普通抄掠,魁头率数千骑兵,一路烧杀,已兵临平城城下,目下郭太守正在募兵防守。”

    什么情况,我还没上任呢,外敌这就杀进来了?

    凉州提前乱了,鲜卑也提前乱了。

    “雁门不是边郡吗?为何防御如此薄弱?”

    “雁门郡外本是南匈奴领地,南匈奴归顺汉庭后,边郡驻兵也少了,目下南匈奴右贤王栾提于夫罗正领兵在冀北帮助傅燮平乱,致使南匈奴境内空虚,以往鲜卑南下,多自云中郡,这一次,估计是趁着雁门郡郭太守身体有恙,才举兵犯境。”荀彧道。

    “鲜卑此时犯境,恐与南匈奴出兵中原亦有关系,况且目下凉州战事焦灼,羌胡叛军已攻入关中,对于鲜卑魁头,此乃天赐良机。”郭嘉评价道。

    “奉孝言之天赐良机,哼,以我观之,魁头乃是自寻死路!”刘擎怒道,趁着中原纷乱趁火打劫,“传令下去,立即用饭,巳时出发!传令赵云,令其在元氏休整好,随我去雁门,典韦,找辆马车,将那人带上!”

    刘擎当机立断,提前开饭,提前进兵。

    ……

    雁门郡,大风吹,黄沙漫天。

    雁门郡虽遍布山地,但平城以南,却一马平川,一直延伸到郡治阴馆县,重镇马邑,可以说,雁门郡一郡人口,皆集中在这一腹地,平城一破,下一个能守的地方就是雁门关。

    若真是被打到雁门关,也就意味着整个雁门郡失守。

    先前平城县长韩珩据守山谷,为平城百姓撤离争取了数日时间,如今,平城已经沦为一座军事堡垒,韩珩手中尚有兵士一千五百多人,打算死守待援。

    魁头围了平城,虽然自己兵力是守军数倍,但骑兵无法攻城,毕竟平城不是强阴那种小土城。

    既然不攻城,魁头索性分出三波人马,每波五百,一边向南烧杀,一边追击南逃的百姓。

    另一边,郡守司马魏林带着新募的八百少壮新兵,正火急火燎的北上支援,生于边陲的少壮男儿,通常都能骑善射,条件稍好的,都能自备弓马,这八百人,便是自己提供坐骑,所以能成为第一批支援平城的力量。

    行至半途,前方突然传来一阵阵战马嘶鸣,喊杀起伏,还有哭喊惨叫声。

    “必是鲜卑贼人已经杀入腹地,准备杀敌!”魏林抽出长剑,高举于顶,“准备弓箭,杀!”

    八百骑兵顿时加速,踏出一片烟尘,朝着前方杀去,未过多时,便看到鲜卑骑兵正在追杀百姓。

    魏林顿时暴怒,怒吼一声:“随我杀贼!”

    魏林言罢,便见少壮骑士们一个个张弓搭箭,离他最近一人,率先放矢,长箭掠过,魏林目光跟随,遍见箭矢洞穿了一名鲜卑骑兵的脑门,将他的裘帽,永远固定在了脑袋上。

    “好射!汝叫何名!”魏林惊叹一声,便问姓名。

    “吾乃张辽,字文远,马邑人士。”射手说着,又射出一箭,再次射落一人。

    同时,鲜卑骑兵反击的箭矢也一道道飞掠过来,不少人直接中箭倒下。

    两拨兵马不断靠近,互射,鲜卑人的箭术也不是盖的,双方射了四五个回合之后,伤亡已近百人。

    魏林一马当先,率先冲到对方马前,一剑将一名还在试图射箭的鲜卑兵脑袋砍了下来,随后长剑一挥,将近距离射向他的一根箭矢挡开,战马前踏几步,不等鲜卑兵拔刀格挡,便一箭斩了他的手臂,再抽剑捅穿他的心窝。

    魏林一身军服,太过于显眼,杀掉两人之后,鲜卑人一阵叽里呱啦的声音传来,数道箭矢飞向他,他举剑格挡,却未能挡住全部,腹部中了一箭。

    “魏司马,你受伤了!”张辽挡在他跟前,用刀挡掉了数根箭矢。

    “小伤无妨,杀敌要紧!”魏林说着,一咬牙,折断箭杆,丢弃在地,依然紧握长剑,杀向一名鲜卑兵,与其格挡三五下之后,将其刺死。

    又几道箭矢飞来,腿部,胸部和战马各中一箭,魏林一个踉跄,摔落马下。

    “魏司马!”张辽奋身一跃,下马查看魏林伤势。

    “张辽,张文远!”魏林认得他,一把抓住他的手。

    “你的伤!”张辽捂着魏林胸口,可依然有血不停渗出。

    “为将者必身先士卒,陷阵冲锋,我无惧死,带着他们,冲出去!”魏林艰难的说着,嘴里已泛出血沫,他抓起张辽之手,另一手将手中长剑,交给了张辽。

    魏林重咳两声,便咽气了,第一次上战场,军官便死在了自己面前,张辽一时不知是何滋味,心头只有一句话:为将者必先身先士卒,陷阵冲锋!

    他望了眼战阵,雁门男儿正与鲜卑贼人杀得难解难分,可一方毕竟是首次征战,而另一方几乎都是手上沾满血的屠夫,张辽一咬牙,一手持剑,一手持刀,再度上马,杀向敌人。

    出手宰了两人毫无防备的鲜卑兵后,终于有人盯上了张辽,抄着弯刀挥砍过来,张辽剑锋一转,上身挪腾,未与他硬磕,险险避开一击,随后长剑猛的向后一挑,一只还握着刀的胳膊飞上半空。

    张辽未作理会,提剑杀向另外一人,战马经过,长剑一扫,鲜卑兵人头滚落,左手也不闲着,将功向自己的一共格挡开来。

    连杀数人,张辽顿时引起了鲜卑骑兵的主意,大群骑兵高举着弯刀,朝他杀来。

    张辽目光一凛,双手死死握住刀剑,暴喝一声:“雁门男儿,随我杀贼!”

    张辽剑身一拍马腹,战马顿时起势,迎着成群的鲜卑骑兵奔驰而去,张辽的举动对雁门男儿无疑是一种莫大的鼓舞,纵使在方才的拼杀中落入下方,但此刻的张辽,却如有必胜之势一般冲向贼军。

    “杀贼!”

    “杀贼!”

    雁门男儿咆哮着,将胯下战马的速度驱使到极致,余下的五六百人,其声势宛如千军万马,一往无前。

    特别为首的那个双手持刀剑的家伙,竟然一副同归于尽的姿态。

    那剩下的三百余鲜卑骑兵,心中骇然,草原上的求生经验,让他们很懂生存。

    同归于尽?

    妄想!

    鲜卑骑兵开始减速,退却,掉头。

    然而张辽冲锋之势已成,很快便追上了鲜卑骑兵,原本的对攻冲杀,演变成了单方的追杀。

    鲜卑骑兵一路跑,张辽率人一路追,口中不时喊道:

    “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