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一十一章 曹操心机,张温挂帅(求订阅)

    又与渤海王案有关!

    曹操接着说道:“王甫冤杀渤海王及妃宋氏后,害怕宋皇后怪罪,便勾连后宫其它嫔妃一起攻讦宋皇后,陛下便剥夺其后位,并将其打入冷宫,不久宋皇后郁郁而死,其父与其兄亦被牵连诛杀,弃尸于城外。”

    刘擎紧拽拳头,又是刘宏和王甫!真就不干人事!

    “操时任顿丘县令,亦受此事牵连,被免官回乡。”曹操又道。

    刘擎倒是万万没想到,自家冤案牵连如此之广,竟连累到了曹操。

    “想不到,孟德也被此事连累!”

    “陈年旧事,不提也罢,宦贼王甫被活活杖杀,下场亦十分惨烈,可惜他不是死于操之手中!”曹操说着,猛锤一下案几。

    刘擎看看曹操,又看看蔡邕,未曾想,如今堂中的三人,竟然都是被王甫害过的。

    蔡邕避难江南数年,便是王甫构陷,王甫虽死,但其弟王智尚在,如今依然为五原太守,陷害蔡邕的始作俑者,便是王智。

    若是以前,王智远在他乡,刘擎想报仇也鞭长莫及,可现在,刘擎要去雁门赴任了。

    五原郡相距雁门郡,也不过一郡之隔,甚至在西南部,还有一点接壤。

    “昔日王甫之弟无端陷害岳父大人,我今往雁门赴任,必为岳父大人讨回公道!”刘擎对蔡邕道,娶了人家女儿,这点事,总要做的,何况王甫之弟,本就在刘擎的名单上。

    “贤婿受封不易,我看还是莫生事端!”蔡邕道。

    “君正,伯喈兄说的不错,宦官势力依旧不可小觑,切莫自负。”曹操也提醒道。

    两位心意,刘擎了然,他们是确实关心自己,才会说这番话,但如果连区区王智都对付不了,刘擎如今也走不到这一步。

    “放心,擎自心中有数!”刘擎回道,“岳父大人,午后我打算陪昭姬去城南走走,是否同游?”

    “你们去吧,山水之色,我已经游得够久了!”蔡邕笑着自嘲道,避祸这些年,几乎都与山水为伴了。

    “君正,吾尚有一事要与你言说!”曹操突然。

    诶?曹孟德啊曹孟德,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先是主动帮刘擎做媒,接到婚讯后又连夜赶来。

    婚后第二日又迟迟不离开,最后还与刘擎攀上了亲缘。

    这么一套下来,曹操的媒,也变得不单纯起来。

    “孟德何事,但说无妨。”

    曹操先是往堂外张望了眼,见几道人影立着,“君正可还记得,颍川一战,我损兵折将,不好向朝廷交差,其后便听从你之建议,奏请往兖州平黄巾,荀氏荀文若为我指点迷津,令操醍醐灌顶,如今兖州黄巾已定,这下一步,不知该如何定夺,故想求教荀文若。”

    刘擎内心偷偷一笑,不好意思曹孟德,挖了你的墙角了。

    “此事简单,我唤他来便是!”说着刘擎朝门口一喊,“文若!”

    荀彧听见主公唤他,当即入堂。

    “此为曹将军,上次在荀府为客,你见过,我陪昭姬出去走走,你陪曹将军叙叙,我与孟德有亲,不必有所保留!”刘擎看者曹操,刻意交待了一句,后者听了投来一个感激的目光。

    刘擎带着昭姬离开,田丰郭嘉典韦皆在门口。

    “元皓,张孟卓你招待一下,我想他们今日应该要离开,你想想法子,看能不能将高顺留下。”

    田丰眉头一皱,主公又看上人家了,不过以他的眼光看,高干不应该更出色么?为什么要留高顺?

    刘擎又补充道:“高顺此人,看着像个书生,实际上该是个武夫,书读的多的武夫,必深明大义,可用昔日名将北上抗敌之典故,来吸引他随我们北上。”

    田丰诧异的看着主公,高顺像个书生,他也看的出来,可实际是个武夫,主公是如何看的出来的?深明大义又是如何看的出来?

    主公与高顺,好像话都没说过吧。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

    安排完手头的事情,剩下最重要的,便是好好陪昭姬郊游了。

    ……

    雒阳,朝议。

    自凉州之乱的消息传入雒阳之后,之后的消息就一次比一次乱。

    尽管朝廷一次次的安排,宋枭换掉了左昌,杨雍又换掉了宋枭,然而情况并未好转,盖勋守住了阿阳,守住了冀县,可其它路,叛军节节逼近右扶风。

    之后,情况似乎急转直下,叛军进逼长安,夏育领兵未至凉州,便被围困在了右扶风。

    这个消息传到朝堂,刘宏脸又黑了下来。

    “何进!夏育被围,如何应对!”刘宏直呼其名,显然对举荐的庸才非常失望,不是说夏育很能打吗?

    怎么没赶赴战场就被敌人围了?

    何进自知有错,说话也没什么底气,“陛下,皇甫将军已至长安,必能保长安无失。”

    “朕要的不是长安无失,是整个司隶毋有!是平定叛军!”刘宏大骂道。

    连皇甫嵩都镇不住这帮羌胡叛乱吗?袁隗几番举荐,尽是无能之辈,一败涂地!

    张让目光阴鸷,觉得时机已到,顿时在刘宏耳边道:“陛下,皇甫嵩坐镇长安,任叛贼在关中烧杀抢掠,留之何用!”

    赵忠添油加醋,接着张让的话道:“不久之后,关中沃野,尽皆为废土,守着长安,又待如何,岂不是空耗钱粮!”

    听了二人之言,刘宏开始为自己上一次的阔绰出手感到后悔了,对付羌胡叛军,非如黄巾流民般简单,皇甫嵩未必有这能力。

    “陛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刘宏心一横,当即道:“传朕诏令,皇甫嵩消极应战,现召皇甫嵩回京,收回左车骑将军印绶,削夺封户六千,改封都乡侯,食邑二千户。”

    百官一阵哗然,一会重赏,重赏之后又撤回,朝廷公器,视为儿戏,可他们早已麻木了,儿戏公器,又不是刚刚开始。

    看着袁隗,刘宏又一阵气愤:“袁隗荐才无方,罢其太尉之职,封太仆邓盛为太尉,袁隗迁太傅。”

    袁隗颤悠悠的跪伏在地,向刘宏叩首谢恩,他知道,若不是因其袁氏影响力,他可能直接被贬了,刘宏给他一个太傅之位,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刘宏看着群臣,召回皇甫嵩,自然还要找人替他,良久,他相中一人,当即点道:

    “司空张温!”

    “臣在!”张温上前道。

    “盖勋为你所举荐,此战表现突出,朕拜你为车骑将军,假节钺,执金吾袁滂为副将,总督凉州军事,讨伐羌胡叛乱!”

    “臣遵旨!”

    “你有何要求?”

    张温思索两息,躬身道:“陛下,臣请陛下再赐一将!”

    “何人?”刘宏问道。

    张温自知答案可能惹怒刘宏,于是跪下奏道:

    “董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