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一十章 刘擎和曹操竟是亲戚(求订阅)

    系统:恭喜主公收服【蔡琰】

    品级:彪炳青史

    忠诚度:100%

    收益:魅力+0.95,当前魅力61.93,受蔡琰【才媛】影响,主公政治+5,当前政治70.99。

    系统:恭喜主公收服首位彪炳青史品级美人,奖励魅力+5,当前魅力66.93,奖励特性【巾帼之友】与女性打交道时智力+5,魅力+5,容易获得杰出女性的好感度。

    狗系统这是什么鬼特性?妇女之友?渣男特性?

    黑暗中,见到这个特性的刘擎猛的翻了个身。

    “夫君,怎么了?”感受到刘擎动作的蔡琰问道。

    “没事,没事。”刘擎轻抚怀中人儿,安慰道。

    锦被中,蔡琰缩瑟起身子,往刘擎怀里挤了挤,这个动作对血气方刚的刘擎而言,无疑就是拱火。

    歇息一会之后,刘擎此刻已再次状态满满。

    就在他跃跃欲试的时候,蔡琰一句话,顿时令其打消了战斗的念头。

    “夫君,你何时北上?”

    刘擎听出来了,她说的不是“我们”。

    她深知雁门郡,刘擎是必须去的,而且她也知道,刘擎不会立刻带她去。

    这趟封赏,说好听了,是去赴任,说直白点,前途未卜,等待刘擎的不光光是保境戍边,还有恶劣的气候,复杂的局势。

    刘擎并未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先解释了起来。

    “北方苦寒之地,边境又常有外敌抄掠,等我打点好一切,就来接你。”

    他觉得光解释还不够,又说道:“不会太久的,我保证!”

    “故而,夫君何时北上?”昭姬不依不饶的问着。

    刘擎觉得无论自己怎么说,对昭姬都是残忍的,什么为国为民、匡扶社稷,听着挺大,但那些都是抽象的,但怀中的人儿是具体而真切的。

    这个时候,刘擎似乎明白了那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经典格言。

    “夫人说,我该何时走。”刘擎柔声道,将问题抛了回去。

    “后日吧!”昭姬似乎已经想好了一般,不假思索道。

    “为何是后日?”

    “明日,陪我去城南看看,桃花还在不在。”

    这便是才女的心境,使人恬静,安详,又文艺十足。

    最重要的是,懂事,懂事得让人心疼。

    “那我走了,夫人怎么办?”

    “我便开始记背你送我的古籍,我想等我背完了,你也该来接我了。”

    听了昭姬的话,刘擎觉得更心疼了……

    也不说话,默默的将其紧紧搂在怀里。

    “夫君,你是不是还想……”

    “嗯?没有!”刘擎觉得要好好怜惜才对。

    蔡琰在被窝里摩挲了一阵之后……

    “好吧,确如夫人所言!”

    ……

    日上三杆。

    荀彧、典韦和田丰在院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荀彧翩翩君子,坐姿端正,田丰与典韦立于一旁,说着话。

    郭嘉则耷拉着脑袋,杵在石桌上,一副酒后未醒的模样。

    屋门“吱呀”一声打开,荀彧连忙拍了拍郭嘉,后者昂起脑袋一阵张望,最后停留屋门处,刘擎与蔡琰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四人过去,齐身行礼。

    “拜见主公,拜见主母!”

    “诸位免礼!”刘擎转身轻声对蔡琰道:“你去准备一下,我们给父亲大人敬过茶后,便去出游。”

    蔡琰轻轻“嗯”了一声,回屋去了。

    刘擎步出屋子,径直走向荀彧,“文若,可有问出什么东西?”

    “嘴很硬,他们是抱着必死之心的,要不要上重刑?”荀彧请示道。

    “你听我说,试试这个法子……”刘擎将过程给荀彧说了一遍,“切记要蒙好眼睛,不能视物。”

    “知道了,主公。”

    “元皓,你去告诉裴元绍,问他去不去雁门。”

    田丰不解道:“主公让他去他便去,如何还要问他的意见。”

    “圉县尚需要人看守,否则我不放心。”说着,刘擎看向屋内,见蔡琰走了出来。

    田丰了然。

    “夫君,我们去给父亲敬茶!”

    “好!”刘擎过去,执起蔡琰之手,向前宅走去。

    蔡邕与曹操于前堂饮茶,谈论间,便见刘擎与蔡琰来了。

    看着两人,曹操由衷的叹到:“真良缘也!”

    蔡邕听了别提多高兴,“那还不是多亏孟德做媒。”

    两人来到蔡邕跟前,婢女端过茶,刘擎取过杯盏,礼敬道:“岳父大人,请喝茶!”

    “好!贤婿免礼!”

    “父亲大人,请喝茶。”蔡琰敬道。

    “好!女儿免礼!”

    刘擎望向曹操,上前拱手,一时不知如何称呼,他与蔡邕乃是知己好友,如今蔡邕成了自己岳父,那岂不是大了自己一辈?

    “曹将军,曹媒人,大恩不言谢,日后必定报答!”

    曹操先看了蔡邕一眼,转而对刘擎笑道:“哈哈哈!这辈分,君正唤我孟德即可!”

    刘擎与蔡琰入座,曹操接着讲道。

    “君正,你可知我与你,亦有亲缘?”

    “孟德此话何意?”刘擎听不懂了,曹操说我是他亲戚?

    “你可知宋奇?”曹操问道。

    刘擎一脸茫然,显然不知,无论他这世的记忆,还是前世所知的知识点,都没有这个名字的印象。

    见刘擎茫然,曹操道:“宋奇事发之时,你不过十岁出头,没印象也正常。”

    “宋奇之妹,乃是宋皇后,你母宋妃,乃是宋皇后之姑,宋奇之妻,乃是我堂妹,我与宋齐,亦是挚友。”

    信息量有点大,刘擎得捋一捋。

    见刘擎眉头紧锁的样子,蔡琰轻声道:“夫君,宋皇后乃是你表姐,宋奇是你表哥!”

    这不就清楚了么!

    什么!宋皇后是我表姐!

    那宋奇是我表哥,曹操堂妹,是我表嫂。

    虽然有点远,但确实有亲缘。

    “如此看来,我与孟德确实沾亲。”刘擎道。

    “故你称呼我孟德即可!只可惜宋兄满门,皆为宦官所害!”

    “表哥亦被宦官害死了?”这些陈年往事,刘擎还真不知道。

    曹操看了眼蔡琰,投去一个抱歉的眼神,“今日乃是你们喜日,本不该提此些陈年旧事,然操即日便要离去,见君正已成家,不吐不快!”

    “兄有事但说不妨!”蔡琰也更新了称呼。

    曹操长吁了一口气,“此事根源,还是出自渤海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