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零八章 刘擎蔡琰大婚(求份子钱)

    珠帘结彩车,马头缀红绸,公子着新裳,志得喜迎亲。

    刘擎身着新人红裳,骑马缓行,两侧禁卫亦身披红色外套,将刘擎拱卫在中间,连人带马,皆点缀成喜庆红色。

    迎亲队中,锣鼓紧凑,鼓瑟吹笙,迎亲彩车两马并行,后方还跟着成群的男仆女婢。

    刘擎新宅离蔡府仅有一宅之隔,为了造势,田丰别出心裁,规划了南辕北辙的路线,从反方向走,绕圉县主街一周,再到蔡府。

    蔡府之中,上下忙碌,蔡邕嬉笑眉开,四处观望,每每能找出不周之处。

    “此烛台后挪两寸!”

    “此二锦缎悬的太开了,靠拢些!”

    “要笑,像我这般!”蔡邕笑着对着举着喜牌的仆人道,“唉算了,你去后院忙吧。”

    “笑比不笑还难看!”

    蔡邕对路过一人道:“你过来,学我这样!”

    蔡邕接过喜牌,在仆人的位置站了站,“懂?”

    仆人点了点头,接过喜牌,站在原地,笑得很灿烂。

    蔡邕非常满意,他望了望四周,又望向昭姬闺房,喃喃自语:“虽仓促了些,却也颇为隆重!”

    昭姬已梳妆完毕,静坐房中。

    与往常的清雅淡妆不同,今日妆容,颇为隆重。

    施粉掩无暇,施朱绛红唇,发鬟齐额垂,丛鬓敛金钗。

    “小姐,你今日好美!”闺房之中,杏枝也被打扮的花枝招展,今日,她也要陪嫁了。

    昭姬并未作答,抿嘴而笑。

    “小姐,你现在是高兴,还是害怕?”杏枝不依不饶的询问着当事人的感受。

    “我只是未曾想过,会许给一位将军。”昭姬淡淡道。

    “公子可不仅仅是将军,他现在是郡守了,以后啊,我就该改口叫夫人了。”杏枝一张利嘴,总能说得昭姬无言以对。

    是啊,他现在是太守了,而且是边郡太守。

    昭姬轻抚着红裳,这身新裳是元皓先生送来的,其锦绣之纹理,端庄而丽质,断不是寻常人家能穿的,也绝非是五六七日便能赶制出来的。

    “公子到啦!”

    门外突然传来管仆一声吆喝,令蔡琰心儿一紧,他要来了!离别月余之后。

    刘擎入了蔡府,先给老丈人见礼,蔡邕笑得合不拢嘴,他也是在敲定婚事后,方才得知刘擎加官晋爵的消息,如此大好男儿,已成良婿。

    当即安排人快快整备嫁妆。

    因为刘擎高堂皆已不在,于是安排了另一辆马车,将蔡邕也接走了。

    蔡琰端坐车中,听着外面人声鼎沸,欢笑声,吆喝声,不绝于耳,似乎皆在为其祝贺,明明只有数百步的距离,不知为何,竟行了这般久,而且感觉已经拐了几道弯。

    刘擎行至人最多处,连马都有些难以行进,前面围着不少人,皆是是来讨彩头的。

    饭团探书

    “诸位,速抢喜钱!”郭嘉在马上喊道,从袋中掏出一把把钱币,洒向远处,乐得不行。

    另一边的典韦也效仿着,撒着钱币。

    刘擎看着快乐哄抢的众人,突然觉得一阵不对劲,人群中站立着两人,与伏地抢钱的人格格不入,非但不抢,两人正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

    突然,两人齐齐撩起袖子,各自露出一支袖箭,对着刘擎猛的拨动机关。

    刘擎下意识的拔剑,寻了个恰当角度,挡在身前。

    “叮叮”两声,袖箭先后打在剑身之上,在其弹落之时,刘擎抓取其中一枚,见箭头乌黑锃亮,幽光闪动。

    毒箭!

    这是要致他于死地!

    不等刘擎下令,人群之后已有禁卫冲上去,见刺杀失败,两名刺客默契的掏出匕首,准备自我了断,却被禁卫压在了地上,拖走了。

    抢钱的人们甚至都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主公。”典韦靠了上来,询问该如何。

    “一切照常。”

    此时,圉县东门,一匹快马快速驰入圉县,人都聚去了婚礼,这边倒是空荡,故马不停蹄,直奔婚礼。

    迎亲队绕了一圈,顺利的到了刘擎宅院,路上也没再处别的波折。

    程县令衣着喜庆,立于前堂,高声喊道:“进礼——”

    郭嘉典韦齐齐入宅,郭嘉捧着几卷束红缎的书简,而典韦,捧着一张古琴,琴首悬红,琴尾焦黑。

    紧跟其后的,是一担担的嫁妆,既有书经典籍、金银财宝,亦有绫罗绸缎、五谷杂粮。

    “迎亲——”程县令宏音响起,嘴上咧着笑。

    刘擎手执牵巾,牵巾另一头,葱指轻执,便是裹着盖头的昭姬。

    两人沿着红毯,跨门槛而入,这便是过门了。

    昭姬跟在刘擎身后,小步婀娜,朝着喜堂走去。

    “且慢!”

    身后突然传来叫嚷。

    刘擎回过头去,见着来人,顿时愣住。

    曹操!

    “吾来迟矣!”曹操说着,一边向前走,一边脱去风尘仆仆的外套,只见里面还有一件外套,乃是整洁的殷红礼服。

    边走边道:“山阳郡距此不远,赶一赶便到了,这媒人,我今日可当定了!”

    刘擎当即冲曹操拱手,这可是自己的大媒人!

    “孟德大媒驾到,请上座!”

    曹操入堂,见到蔡邕,两人都乐得合不拢嘴,田丰立即请曹操上座,将主媒的位置让给他。

    司仪程县令挺直了腰杆,声如洪钟道:

    “大礼虽简,鸿仪则荣;天尊地卑,君庄臣恭。男女联姻,鸾凤从龙;无须斯立,家昌邦荣。新人双双恭拜天地。”

    喜娘撤去两人牵巾,刘擎与蔡琰依着司仪的口令,对天地行叩首之礼。

    一跪一起之后。

    “拜高堂。”

    两人拜过蔡邕,蔡邕觉得自己笑的脸颊都快僵了。

    “拜媒人。”

    刘擎蔡琰缓缓转身,对另一边的曹操与田丰拱手鞠躬。

    曹操乐得呵呵直笑,对自家贤侄女的夫婿非常满意,田丰则比较克制,心中有一种走完一段路的感觉。

    程县令:“夫妻对拜!”

    刘擎与蔡琰双双回到堂中,行对拜礼,刘擎见不到昭姬是何表情,躬身之时,只见得一双玉手一会紧握裙边,一会双手收拢,一会又散开……

    无处安放。

    好像有点紧张?这时,程司仪又道:

    “礼成!将新人送入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