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零七章 大汉再无强阴县(求订阅)

    刘擎望着这高氏三人,听着张邈介绍,高干与高柔应该是核心子弟,而高顺是旁支。

    高干年龄与自己相仿,生得一表人才,如此年纪,才能已显。高柔是十一二岁模样,小小年纪,脸就很黑。

    高顺,该是二十出头,虽然衣着扮相是书生模样,面庞也是清秀白皙,但其眉宇之间,颇有几分威严与男儿气概。

    “皆是陈留大好男儿!”刘擎笑道,走去过,冲着高干笑笑,又揉了揉高柔的头,最后,重重的拍了拍高顺的肩膀。

    高顺巍然而立,丝毫不动。

    刘擎心中了然,九十武力的一拍,对方能安然应对,武力自然不低。

    细看一眼。

    姓名:高顺,字孝父

    品级:卓尔不群

    耐力:88

    武力:88

    统率:91

    智力:65

    政治:58

    魅力:70

    特性:【陷阵之志】陷阵之志,英勇无畏,以主将特性影响士兵,训练出英勇无畏之师。

    【令行禁止】指挥本部兵马时,统率+3。

    【锐兵斗胆】战斗中,本部士兵少于一千人时,武力+5,士气提升,将士斗志高昂。

    【寡欲】欲望寡淡,不易被收买

    真不错啊,陷阵营,高顺!

    这一趟运气可不错啊,娶个大才女,说不定还能顺个陷阵营。

    刘擎开始琢磨怎么将这个高顺留下来。

    “高干高元才,见过刘府君!”高干十分礼貌的见礼。

    “高顺见过府君!”高顺十分简单的拱手。

    两人情商高下立判,刘擎一一还礼,随后对田丰道:“明日之事,可已妥当?”

    “主公放心,一切安排妥当,不过丰若作媒人,那这进礼之人,尚缺一人。”

    “我来!”郭嘉连忙站了出来。

    田丰郭嘉相互看了对方一眼,田丰眼里满是瞧不上,郭嘉眼里满是“就我了”。

    这两人每每如此,刘擎已经见怪不怪了,“那就奉孝吧!”

    “主公,那今日,你便早些歇息吧,明日还有大事!”

    刘擎点点头,当即对张邈拱手道:“那便由元皓招待诸位!”

    “文若奉孝,随我来!”刘擎将两人喊入他屋中。

    屋里安静了不少,刘擎直接摊开舆图,开始寻找雁门郡所在,记忆中,它在并州,是个边郡。

    果然,它在并州东北角,东面与幽州相连,整个北面都是鲜卑,东南有一小块与冀州常山郡相连。

    “文若,在阳翟之时,你是不是已经知道封诏之事了?”

    “主公如何推断出我已经知道的?”

    “荀伯慈老成持重,我猜他是知道了朝廷诏令,才与我说那般话的。”

    “什么事都瞒不住主公,事实确实如主公所言,荀彧未及时告知,请主公责罚!”荀彧说着,拱手躬身,向刘擎请罪。

    “我责罚你干嘛,在见到真正的诏令之前,一切都是捕风捉影。”

    郭嘉拍了拍荀彧的背,蹲下身子仰头看着荀彧道:“文若,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事瞒着主公?”

    荀彧顿时冒汗,瞪了眼郭嘉,咬牙澄清道:“族伯要我促成主公与荀采之事。”

    荀彧说完,郭嘉就起身,扶正荀彧,“你跟随主公时日尚短,不了解主公,此些心事,无需藏在心中,尽管向主公言明即可,荀采之事,乃是大好事,主公一定会帮你的!”

    刘擎刚喝下去的茶差点喷出来。

    郭奉孝,明日我大婚,你说这话合适么!

    “奉孝,你有这闲心思,不如替我想想,皇帝封我雁门太守,他安的什么心?”刘擎道。

    “这还要想,主公,雁门郡乃边郡,目下大汉与鲜卑虽无大战,但鲜卑骑兵时常化身马贼南下抄掠,此乃是非之地,所以皇帝没安好心!”

    “奉孝慎言!”荀彧连忙提醒,“主公,方今黄巾未平,西凉又乱,恐怕北方,亦不会安逸太久。”

    “文若说的是,北方日久必变,成婚之后,便要赶赴雁门。”

    ……

    “杀!杀进城!钱粮女人,谁抢到就是谁的!”魁头手举强弓,高声呼喊,说完,立即张弓搭箭,对着强阴土墙就是一箭。

    箭矢飞出百余步远,不偏不倚的射中一名汉军守军的胸口,后者立即中箭而死。

    “大人神射!”身旁骑兵齐声高喊。

    “杀!”魁头再度高喊,鲜卑骑兵们顿时一拥而上,对着矮墙攀爬。

    守军有稀稀拉拉的箭矢射出,或是长矛突刺,将冒头的鲜卑兵脑袋戳烂,刀砍斧劈锤击,各色兵器招呼着攀上城头的手。

    强阴县的土墙已经上百年没有休憩,早被风侵雨蚀变矮了不少,身手矫健之人一个踢蹬就就能跃上墙头,翻身入内,与守军交战。

    “军侯!外面都是鲜卑人,我们挡不住了!”守军冲着后面喊道。

    被称作军侯的人,右手持刀,游走在土墙之后,鼓舞着士气,“挡不住也给俺挡着,被他们冲进来一样是死,杀一个不亏杀两个赚一个!”

    邵铸是强阴县守军最高长官,军侯,他六年前刚来这里时,尚有一曲守军两百人,可后来,朝廷放弃了这里,再也没有增过新军,死掉的,溜掉的,现在他依然是军侯,但他手下只有六十人,而他仅剩一只胳膊。

    这六十人,守着强阴县聚居的数十户牧民,时而有马贼前来抄掠牛羊马匹,甚至是人,但强阴县一直是他们的庇护所,这一曲人,守护强阴,长达六年。

    鲜卑骑兵绕到了后方,六十人无法守住整圈土墙。

    不断有人爬进去城内,磨刀霍霍冲向低矮的土屋,城门口的棘刺栅栏也被他们一把火点着。

    有士兵倒下,邵铸就顶上去,虽然只有一只手臂,但丝毫不影响他砍手的准确性,就像有怨念一般,对着攀上土墙一只只手挥动刀刃。

    直到一根流矢射入他的脑门。

    一场腥风过后,一名骑兵跑到魁头跟前。

    “魁头大人,都清洗干净了,一个不留,咱们死了八十三个,还有一百多人被砍手了。”

    魁头似乎很不高兴,区区一座土城,就让他损失这么多人。

    他望向南面,迎风高喊:“自今日起!大汉再无强阴县!”

    魁头手举强弓,下令道:“沿谷地继续进军,这一次要杀进长城,剑砥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