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零三章 万事皆可兵贵神速(求订阅)

    蔡邕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虽然说不上英俊,但面庞有廓,五官端正,完全可当相貌堂堂。

    更难得的是其眉宇间散发的不凡气质,绝非常人所有。

    果真如孟德所言,气质非凡。

    蔡邕知其身份,也回了一礼:“见过公子!”

    “伯喈先生勿要多礼,走,一同进城!”刘擎拜了先请的手势,令蔡邕先行。

    待其动了,刘擎转而对田丰笑道:“元皓,沿途所见,圉县整治的很不错!”

    “多谢主公认可!”

    “都进城吧!”刘擎说道,走过李水身边,冲其使了个眼色:干的漂亮!

    一行人进城,程县令客气异常的在前引路,一会说蓬城生辉,一会治军严明,并坚持要设晚宴招待刘擎。

    可见田丰助其治县,为他赢得了不少好名声,汉末人最重视什么,不是权,不是钱,而是名,吃的最开的是名声,玩的最花的也是名声。

    小书亭

    回到自己宅子,刘擎也不待稍歇,便与郭嘉田丰议事。

    “主公,目前圉县所募之兵有二千三百人,不包括圉县本地的县兵,其中不少来自黄巾降卒,另外,三万人几乎将各家的田地都垦了个遍,粮食也已经种下,此外,还有些许无主荒地,也尽数开垦了,莫管是谁的,先种上一季再说,若都能尽数收获,约有粮五十万石以上。”田丰汇报着自己的工作成果,见他信心十足的模样,显然对自己的成果也颇为满意。

    “这么多?”这个数字确实超过了刘擎的预料。

    “圉县田地不错,先前闹饥荒,乃是因为耕者无田,有田者不耕,加上天灾欠收,才导致灾荒遍地,此番人祸,原本是可以避免的。”田丰着手粮食事务之后,显然也多了不少认识。

    许多灾难明明可以避免的,甚至有识之士都是可以预见的,可它们照常发生,可惜,人的短视与局限,便也体现得淋漓尽致。

    士族垄断前途,豪强垄断活路,百姓毫无活路,只有起兵作乱。

    刘擎走到舆图之前,看着汝颍之地。

    “汝南陈国一带的彭脱残部,可有消息?”

    田丰回道:“没有!我已多次派人往长平县打探,彭脱兵败之后,剩余七万人,便不知所踪了,有可能是就地解散了,彭脱带走大部分青壮,其余的终究是些流民。”

    七万人就地解散?怎么可能!

    别人或许不止,他这个穿越位面之人可清楚的很,若干年后,曹操与袁绍对峙官渡,汝南黄巾何仪刘辟之流便在刘备的带领下袭击曹操后方,捅曹操的后庭。

    “此事没有那般容易,继续派人打探,往袁氏头上打探。”

    此话一出,田丰眼中闪过一丝讶异,就连思绪神游的郭嘉,也猛然回神。

    刘擎这话的深意,可太深了。往袁氏头上查,这不等于说是袁氏涉嫌窝藏收容黄巾叛贼。

    郭嘉思绪敏捷,当即想到了张角临死前说的秘密,黄巾与世家勾连,那日张宁将秘密悄悄耳递给刘擎,难道袁氏,亦是其中之一?

    尽管惊到了,但田丰还是“喏!”了一声,他一直很相信主公的判断。

    “另外,我让你挑选的强兵士,如何了?”

    “目前选拔出了三十来人,他们要么是力大无穷,单手可举百斤,要么耐力出众,特别擅跑。”

    三十多,这个人数,值得刘擎用系统一一考察,从中选出低属性武士。

    “明日将他们带到校场,我亲自见见。”

    “主公,你此次来圉县,是不是为了……”田丰伸手指了指西边,那是蔡府所在。

    郭嘉则在一旁窃笑,显然已经将他的主公出卖了。

    “蔡邕何时回来的?”刘擎问。

    “已有数日,主公之意,我已试探过他,不曾想——”田丰顿了顿,迎着刘擎的目光,突然笑道:“他欣然答应了!”

    “答应了?”刘擎也意外,这么顺利?老丈人今天应该第一次见自己吧,难道是被自己的威名折服了?

    田丰接着道:“后来我知道,乃是曹孟德为主公做的媒。”

    “曹孟德?”这怎么又扯到曹操头上去了?

    “李水!”刘擎朝门口嚷道。

    李水蹭的一声窜进屋里,躬身道,“主公,你找我。”

    “你与伯喈先生,碰见过曹操?”

    “是啊,哦不!是伯喈先生执意要去找曹将军的,我心想陈留不也属于兖州嘛,就干脆先送其去见曹将军了,结果曹将军一听我是主公的人,就对着伯喈先生大夸主公,并极力劝说其将女儿嫁于主公。”

    以曹操之聪慧,能想到也正常。

    “如此看来,我岂不是欠孟德一个天大的人情?”

    田丰笑道:“若真是如此,主公这个人情,怕是要欠上了!”

    郭嘉跟着笑道:“主公,此人情亦容易还,投其所好,亦送一女子即可!”

    不愧是你,郭奉孝!历史上,你有没有助长鼓动曹操发展他的兴趣爱好?

    “主公,既然双方都有意,那此事便宜早不宜迟,我已经请过吉日,六日后便是,下一个吉日,要等下月,六日,稍显仓促,下个月,不知主公能不能等得,还请主公定夺。”

    郭嘉连忙道:“那便定在五日后,纳吉之后,便是纳币,主公已经带了不少钱币宝贝,沿途还搜罗不少古籍,相信昭姬一定喜欢的不得了。”

    刘擎默默的看着郭嘉,后者继续对田丰说道:“元皓,你今日便将聘礼送去,做成主公是专程从冀州来下聘的一般!”

    然后对刘擎道:“主公,点验军士之事,亦放在今日,明日我们便偷偷去颍川,接文若来成婚!”

    刘擎:“???”

    “接文若来参加主公婚礼!”郭嘉改口道,“来去四日,正好还有一日可以提前准备大礼!”

    田丰诧异的看着郭嘉,“主公婚事,岂能如此草率!”

    郭嘉回道:“方今乱世,一切从简!且北方尚有战事,主公还要赶回去!”

    “那也太……”

    郭嘉继续道:“元皓可知主公从冀州来此,旅途之艰辛,汝可忍心主公为一女子再风餐露宿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