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一章 急报传京师震动

    雒阳城内,流言四起。

    京都雒阳是天下中心,也是无数势力的目光焦点,黄巾起义的信件密报,如雪花般飞入雒阳城中。

    朝堂之上,刘宏的脸色比上次更白了一分,神色之中带有慌张。

    “该死!张角该死!”刘宏继续无能狂怒着,就像是被最信任的人背叛了一般。

    缉拿张角的通缉还没到冀州,他就反了。

    “天公将军,地公将军,人公将军……”他略带讽刺的念叨着。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竖子何敢!”

    百官皆跪伏在地,不敢说话,不敢抬头。

    “报——”

    殿外新报传来。

    “冀州刺史部急报:张角率兄弟张宝张梁已占钜鹿郡、安平国、清河国、常山国、赵国五地,张角张梁拥兵二十万,屯广宗,张宝拥兵十万,屯下曲阳,常山王刘暠弃国逃走,安平王刘续和甘陵王刘忠被俘,程志远率兵五万,北进中山国,河间国,逼近幽州,中山国相张纯叛逃辽西。”

    刘宏一拍大腿,又觉得拍疼了,不动声色的揉了揉,怒骂道:“李邵无能,毁我冀州!”

    “报——”

    “南阳黄巾张曼成部正在攻打宛县,太守褚贡请求朝廷发兵支援。”

    刘宏再也坐不住了,蹭的一声站起。

    “南阳危矣?”

    刘宏难以置信,宛县城高,粮草充足,而且黄巾乃区区流民,没有攻城能力,他原以为宛县可以高枕无忧。

    不想张曼成起兵才数日,宛县便告急了。

    “报——”

    “贼波才部,彭脱部于汝南击败太守赵谦后合兵一处,联手攻占陈国陈县,目前大军正向颍川行进。”

    又是坏消息,刘宏麻了。

    “大将军何在?”

    “臣在!”何进应道。

    “贼兵日渐逼近京都,你是干什么吃的?”

    “陛下,臣已命左右羽林囤于都亭,又于函谷关、大谷、广城、伊阙、轘辕、旋门、孟津、小平津设置都尉驻防。贼兵势大,请陛下下诏,命各州郡自行备战,整点武器,召集义军。”

    “准奏!”

    “臣已召北地太守皇甫嵩回京,请陛下擢用。”何进接着说。

    “皇甫嵩何在?”

    “臣北地太守皇甫嵩,拜见陛下!”

    “朕拜你为左中郎将,率北军五校,驰援颍川,务必将波才部歼灭于豫州境内!”

    “臣定不辜负陛下期许!”皇甫嵩正言道,临危受命,踌躇满志。

    “出征之前,你还有何要求?”刘宏贴心的问道。

    皇甫嵩低着头,咬了咬牙,硬着头皮道:“臣请陛下解除党禁,以陛下之财,犒赏三军,以彰陛下恩德!”

    解除党禁?

    刘宏心中一万个不愿意,但他亦知道,黄巾席卷全国,正是用人之际。

    犹豫之时,殿外又传来一声长报。

    “报——”

    “河内郡出现叛军,贼大方渠帅马元义在山阳县起事,正向雒阳杀来!”

    “什么!”刘宏惊呼,双腿一软,顿时瘫坐在皇位前。

    因为唐周被刘擎捉拿,张角还没派他前去雒阳联络,甚至马元义还没来得及潜入雒阳。

    猝不及防!

    刘宏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威胁,不仅皇位,还包括他的钱财、性命。

    这个时候,他莫名想起了一位老宦官。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中常侍吕强。

    “汉盛(吕强的字)以为,左中郎将所奏如何?”

    吕强跪伏在地,道:“陛下,党锢久积,若与黄巾合谋,悔之无救,黄巾势大,正是举才之时,理应大赦党人,发还徙徒,而且,应当诛除朝中贪污腐浊之人,对各州刺史,重新甄别,量才任用!”

    吕强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刘宏只从中听出了赞同二字,当即应允,殊不知其他几位中常侍,皆低头白眼,目光恶毒的看着地上的吕强。

    “那便除去党锢,诏令各州,举才任能,剿灭黄巾!”

    “陛下勿虑,臣亲率兵前往剿之,定保京畿无碍!”大将军何进上前安抚道。

    这时,新任太尉袁隗上前,“陛下,朱儁交州平叛有功,能力出众,才堪大任,陛下可派他助皇甫嵩一臂之力!”

    何进回头瞪了袁隗一眼,心里骂道:袁隗老贼,什么助皇甫嵩一臂之力,是让他去保你汝南的袁氏基业吧!

    “准奏,拜朱儁为右中郎将,和皇甫嵩一起,平定三郡!”刘宏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袁隗愣了愣,有些意外,又道:“卢尚书多次平定九江叛乱,陛下可派往冀州平乱!”

    说完,回瞪何进一眼,似乎在说:“看吧,老夫是为了大汉江山,没有私心!”

    “准奏!拜卢植为北中郎将,命护乌桓中郎将宗员为副手,往冀州平乱!”

    刘宏有求必应。

    卢植奏道:“陛下,迁中郎将可要出资?”

    卢植是被买官吓怕了,他为官清廉正直,哪来的钱财支付。

    刘宏一听,脸色不太好,挥了挥袖子,“不用不用!”

    都是为了朝廷出力,怎么还能让你们出资呢!

    “事成之后,另作赏赐!”刘宏慷慨道。

    随后,朝廷三军齐出,各自开赴战场,何进领兵前去镇压马元义部,至于南阳宛县,刘宏还是觉得宛县城高粮足,可以再坚持坚持。

    马元义因为在关内起事,有重兵驻防,加上孤立无援,很快被何进镇压,兵败被俘,获刑车裂。

    原本吃不好睡不好的刘宏,虚惊一场,在马元义伏诛后,食欲渐渐回来了,又有心思继续让宫女们穿开裆裤,陪她们愉快的玩耍了。

    而此时,刘擎已经率领骑兵渡过黄河,经东郡,进入陈留郡境内。

    “主公,前方就是陈留了,这一路之上,竟无贼兵!”赵云拿着舆图,冲刘擎道,一路上未有一战,赵云已是饥渴难耐。

    “绕过陈留,继续南下。”刘擎命令道。

    “主公,陈留太守张邈与我相熟,我军是否在此补给?”田丰问道。

    “天色还早,去圉县补给。”

    “喏!”

    前进一会,田丰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声:“主公,为何是圉县?”

    “到了圉县,我们再转向西行,进入颍川,元皓叔可知蔡邕?”

    “蔡伯喈乃当世大贤,何人不知!”田丰答道。

    “我欲前往拜见!”

    “主公恐怕要落空了,多年前有小人向陛下进谗,说蔡伯喈诽谤朝廷,所以他往江南避祸去了,并不在圉县。”

    我知道啊,可是他的女儿在啊!

    “竟有这事?”刘擎故作诧异,神情颇为愤懑,“是何小人构陷蔡邕?”

    “五原太守王智上书,中常侍王甫旁敲侧击,二人是兄弟。”

    “王甫!”刘擎眼中闪过一道凶光,杀气外露。

    王甫曹节一党,是陷害渤海王的主谋。

    田丰知其秘辛,不由得感慨:天下如此之大,天下又如此之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