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四十六章 好汉

    那监子挑了一个精壮一些的奴隶,解开了主镣,让他能够单独行动,指挥他将这个血肉模糊的奴隶扔远了一些,以免血腥味招来大虫。

    等他做完一切,看了一眼精壮奴隶的背影,监子又是一鞭子,撕心裂肺的痛楚传来,精壮奴隶深吸一口冷气,硬是没喊出来。

    “手脚麻利点,耽误了爷烤火了!”

    一个难以置信的理由抛出,监子就可以随便抽打这些奴隶,尽管奴隶心中怨恨,但是带着镣铐,这群贩子腰间还都别着环首刀,于是只能隐忍。

    看着奴隶们真的如同牲口一般不反抗,甚至毫无怨言,监子笑了,他就喜欢看这副表情,其他的贩子也是哈哈大笑,仿佛在看什么表演似的。

    监子回归篝火,几个贩子取出干粮解了冻就啃了起来,那咀嚼声如同魔咒入耳,奴隶们口齿生津,不断吞咽,羡慕的看着这群贩子大快朵颐。

    不远处的尸体,在深冬,不出一刻就冻的死死的,血腥味几乎传不出去,可是终究逃不过一些猛兽,在贩子们大快朵颐的时候,那具冻住的尸体被翻动了。

    篝火这边,有个领头的带了壶酒,于是拿出来烫了烫准备暖暖身子,喝下几口之后,在他站起身倒酒的一刹那,隐隐约约看见不远处两盏黄色的灯在晃。

    “今个儿怕不是太累了,这才几杯下肚?我就花了眼,你们说这深山老林的有人打同灯吗?”

    同灯是当地人的一种说法,意思是一根棍横在手中,身侧两边各一盏灯,一般是用在给乡绅这种有地位的人照路用的。

    “哈哈哈,我就说你酒量不行吧?上次还跟我吹呢!” 一人打趣道。

    “不对,我也看见了,可是……那好像不是同灯,是……是……”另一人察觉出了异样。

    “是什么?”三人异口同声道。

    只见那人站起身,指了指眼前的黑暗,颤抖的声音说出:“大……”

    吼!!

    一阵腥风掠过,虫字还没出来,这人就被扑倒,只见一只身长两丈的老虎正在疯狂撕咬他。

    三人立马散开,纷纷抽出腰间的环首刀。

    其中一人失控尖叫:“是大虫!是大虫!哪是什么同灯,是大虫的眼睛!”

    此话一出,三人心肝都开始发颤,即便是大雪纷飞的老林,依旧有豆大颗的汗珠不断从额头滑落。

    “呵……呵……”

    这老虎转过身,一张恶鬼脸显现,口中鲜血不断滴落,喉咙里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刚刚还在一起推杯换盏的人,此刻在老虎身下成为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三人在三个方向,将老虎围在了石壁下,火光照耀下,老虎来回踱步,试图寻找突破口。

    “别怕,深冬的大虫许久没有吃食,气力定虚,我三人又是酒足饭饱,足以杀之!”

    领头的开口提醒,可其余两人也不是瞎子,这老虎身长两丈,一身腱子肉,哪有许久没吃东西的迹象?

    三人就这样僵持,老虎也不傻,身形一动跃上四丈高的石壁,其中一人看到老虎身子一动也不管目标如何,转身就逃,只留那领头的和监子一脸懵的在原地。

    出了火光,老虎投身于黑暗,二人失去了目标,只能紧紧依靠在石壁下,而逃走的那人,一路怪叫,老虎直接转移目标,不过一呼一吸的时间,不远处传来惨叫,几声闷哼之后再无声息。

    领头的和监子紧张的咽了咽口水,不用想,肯定命丧虎口了。

    而这时,黑暗中,那人又逃了回来,领头的和监子看到这人居然没死,身上甚至都没什么血迹,不禁心中起了疑惑。

    “你居然没事?”

    “大虫想吃我,它卡在树洞了,逃不掉的,我们先下手为强!你们俩随我来,我们去宰了它!”

    刚说完,他就抽出腰间的环首刀,领着二人往黑暗中走去。

    那领头的怎么想怎么不对,低头一看,逃回来的这人居然没有脚,整个人空荡荡的飘着。

    一瞬间头皮炸开,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赶忙薅住监子的领子拼了命的往回拉,口中喊道。

    “他是伥鬼!他是伥鬼!!”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往石壁的火堆下靠了靠,只有那人慢悠悠的转身,咧嘴一笑,顿时七窍流血,融入黑暗。

    腥风再度掠过,老虎叼走一名奴隶,铁链哗啦啦作响,所有人被一股巨力拖至黑暗中,只有那名精壮的奴隶死死扒住一棵树,才幸免于难,那老虎顺着铁链吃,倒成了自助餐了,铁索连环,奴隶们想逃却逃不了,而石壁下领头的和监子也不敢轻举妄动,黑暗中刚刚死去的同僚已然化作伥鬼助纣为虐!保不齐抽冷子给你来一下,怕是能给老虎加个餐。

    奴隶的惨叫和老虎进食的声音戛然而止,七八个奴隶就只剩抱着树的精壮奴隶一个,精壮奴隶刚想逃至篝火下,那老虎直接扑向他的背部,他反应快,一个低身滚过,可还是被老虎一爪子带走不少血肉,一声闷哼,精壮奴隶连滚带爬到了石壁下。

    那老虎抬头望了一眼,三人被吓退好几步,只见它扒拉住地上的铁链,黑暗中浮现几个身影,开始把铁链往回拖。

    这么多伥鬼?!

    领头的和监子细细一数,黑暗中拉铁链的就有七八个,现在也顾不得奴隶不奴隶了,这精壮奴隶再变成伥鬼,二人必死无疑!

    于是领头的和监子抛去身份,抓住地上的铁链死死的拖住。

    “我腰间有钥匙,你快把镣铐解开!”

    精壮奴隶连忙点头,双手发颤的从领头的腰间掏出钥匙,想要插入钥匙孔,可是铁链发颤,自己又紧张,始终插不进去。

    铁链上粘着碎肉血液,拉起来无比滑溜,两个人怎么可能是七八个伥鬼的对手?

    眼见三人就要被拉入黑暗,黑暗中呼啸声传来,那老虎一扭身躲了过去,可怜身后一只伥鬼倒了大霉,被一张板斧钉死在了树干上,板斧仿佛是特殊制造,竟然以实体伤害了虚体的伥鬼,呲呲声响起,伥鬼临死前尖叫,随后化作一团气体。

    那板斧斧柄链接着一条锁链,锁链绷直,板斧从树干上抽出,再次射回黑暗,老虎奇怪的哼唧了几声,伥鬼们得令放下了锁链,冲入黑暗,企图找到板斧的主人。

    这边的三人如释重负,精壮的奴隶赶忙解开镣铐,领头的眼见刚刚一幕,对着黑暗喊道:“我们是东营董老爷的人,求好汉施以援手,董老爷必定有赏!”

    黑暗中没有回应,又是一板斧射出,老虎扭身躲开,还未抽回,又是一板斧射出,老虎来不及反应,挨了一下,滚烫的血撒了一地。

    嗷!!

    吃痛一声,那老虎冲向黑暗,几声惨叫过后,一位肌肉暴突,膀大腰圆的汉子从黑暗中走出,他浑身血浆,最显眼的一头白发白胡子被血浆染红,一手提着一颗虎头,一手提着双板斧,靠近了篝火,即使是寒冬,待他靠近,一股暖洋洋的气息笼罩三人。

    “不知好汉大名……”领头的一拱手,低眉顺眼。

    那汉子没有理会领头的,只是开口道:“你叫张龙?你家主人是不是董大?”

    张龙一听,这汉子居然知道自己,于是哈哈一笑:“是的是的,好汉知道我?”

    那汉子没有回话,手中一抖,板斧射出,张龙头颅瞬间滚地,一腔热血撒在了监子和精壮奴隶眼前。

    一旁的监子吓得环首刀都没抓稳,立马跪地求饶。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精壮奴隶内心震惊,但还是稳住身形,不禁让那汉子高看一眼,转头问他。

    “李豹还活着吗?”

    精壮奴隶看了监子一眼,捡起地上的环首刀,直接砍下还在求饶的监子人头。

    “刚刚还活着,现在死了!”

    精壮奴隶开口道。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