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十七章 舌战

    只见麒麟主一身素衣落落大方,没有九五至尊的威压,多了一丝平易近人的亲切。

    每每看到麒麟主的尊颜,洛云不免呼吸都急促起来。

    “见过主母!洛云幸不辱命,魔族·幻神带到!”

    见洛云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麒麟主摇了摇头,说起来她和洛云算是平辈的,从小青梅竹马长大,可是当她继承妖皇位置之后,洛云的行为未免太大题小做了,劝是没有用的,洛云时刻一副以表忠心的模样,再见只得摇了摇头轻笑一声,却不知一举一动都令洛云心神荡漾。

    “傻狍子,下去吧!这几天辛苦你了!”

    轻言几句好似褒奖,洛云一脸受宠若惊:“为主母效命,为妖族效命!”

    蜃见怪不怪,从天地初生就存在的他,什么奇闻异事没见过?当务之急是看看这位美艳的妖后什么意思。

    妖族从远古开始就和巫族是死对头,打了上万年了,如今两族没落,什么仇恨都是次要了,能存在下去才是首要,此次能被魔主指派出来,看来是人族已经横扫天下了,不然堂堂妖后岂能屈尊在这荒漠,靠着幻术模拟森林?

    待洛云退下,蜃不紧不慢的开口道:“蜃得面见麒麟主,实乃荣幸至极,此次魔主正是派在下前来,于麒麟主商讨天下大计,不知麒麟主有何见教!”

    麒麟主并未回话,而是转身走进竹楼,一挥手,一张躺椅显现,麒麟主躬身侧躺,闭目养神,如诗如画。

    蜃疑惑,刚想开口,身侧一浑厚男声传来。

    “早闻公之美名,身居四魔神,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可是比肩穷奇、梼杌、饕餮大凶的魔神,可其余魔神,战力滔天,神通广大,公如何与之相提并论?”

    身旁走出一青衣男子,他白发苍苍,身形却硬朗,身后九条狐尾不停飘动,显然是九尾一族的宿老。

    “哼,非也,吾魔主雄霸一方,自然身边人才众多,一夫当关的将才常有,可足智多谋的智囊不可求。”

    面对九尾宿老的出言发难,蜃虽然气愤,但应对自如,言下之意,自己实力不及其他魔神,但是脑子比他们灵活。

    不等九尾宿老回应,又一老者踏风飘然而至。

    “幻神之名,早有耳闻,魔主未得幻神之时,上古乱世,雄霸一方,半数天地尽入囊中,尔后幻神拜入帐中,我族一出,弃甲抛戈,望风逃窜,被贬异界,可见魔主自从得幻神之后,反不如初啊!”

    这老者虎头人身,身披银白法袍,法袍上无数伥鬼嘶嚎惨叫,明显是虎族宿老。

    蜃冷笑,明白了,这群妖魔另有所图,上来先打压气势,后面则可掌握话语权。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吾主虽惜败昆仑,退至北燕,昔日一百零八柱魔神尽皆战死,无一惧者,麾下兵马不足一万,帐中将领不过吾四魔神而已,北燕苍凉荒芜,城郭破碎,正值兵危粮少之际,尔妖族率数十万将士,久攻不下,吾族上下齐心死战不退,看你妖族用兵,未必如此!”

    “非也,魔族退守北燕,凭借平原天堑百里,我族无处可藏,任何计谋都无以继任,你族只需死守城郭,放箭杀之,任凭你弓弦拉断,最后还不是城破兵败,也敢言死战?幻神之口气,平生罕见!”

    虎族宿老眼神一凌,法袍上无数伥鬼,厮挠吼叫,似要吞吃了蜃。

    蜃哈哈一笑,转而继续道:“北燕之败,吾族麾下百族老幼誓死相随,吾主不忍心弃之,甘愿败北,任由处置,此乃大仁大义也!反观尔族,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数十万将士久攻不下,几十位宿老胸无一策,直教麾下将领折损于北凉平原,这难道不是诸位之过错?可见前线征战杀伐将士的性命理应托付于胸怀大策且大仁大义者!”

    又一美妇悄然而至,身上翎羽波光煞是好看,想必是鸟族宿老,长的虽然美艳至极,可是嘴上全是咄咄逼人之言。

    “如今人族拥兵千万,即使天灾将至,请问魔族如何打这个翻身仗?”

    蜃思索一阵,嘴角微扬。

    “人族生性多疑,即无妖族大圣令肘制,又不似我族忠心耿耿,虽有千万,旦施计谋,亦可破之!”

    三位宿老闻言,哈哈大笑,鸟族宿老继续出口。

    “兵败于北凉,困守于界缝,魔族命数已尽,如今更是求援于我妖族,竟说千万兵马亦可破之?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此话一出,三位宿老更是笑的震耳欲聋,无限接近合道境的修为展露无疑,仿佛蜃就是那舞台上表演的小丑,要是一般的谋士,自然经不起三位化神后期巅峰的妖族宿老的轮番唇枪舌战,可是蜃偏偏是活的比他们还久的怪物,天地间诞生于欲望里真正的怪物!

    “哈哈哈哈!尔妖族战我巫族时大智大勇,可却被阶下人族翻了天,想你妖族天地共主之时,那人族不过是你筷上口粮而已,如今堂堂妖族如丧家之犬,兵败荒漠,不与我族共同推翻人族,却鼓舌弄唇,讥讽吾族,难道妖族如今尽是一些,欺软怕硬,苟安避祸之辈?”

    蜃面对三人讥讽,张口便骂,饶是族中宿老,也被蜃骂的眉头紧皱,九尾宿老站出,不再讥讽,不然原本是商讨计策就变成了两族之间的骂战。

    “请问幻神以人族为何等之也?”

    “人族尽是投机取巧之辈,不足论之!”蜃摆手,懒得多言。

    “公言差矣!天地至今,华盖将倾,上界不管,任由发展,人族依然是下界霸主,昔日三皇只剩天帝与我妖后,人皇早已名存实亡,人族帝王自称天子,甘愿折身自辱,这上下一气,就凭你我以卵击石,安能不败?”

    九尾宿老一摊手,天下明显大势已去,天上又绝地天通,无论是妖族还是人族修为越来越难精进,上古一粒仙丹白日飞升,已成绝唱,修炼的资源越来越少,更何况还要抵御人族的压迫,他们其实都知道,无论是妖族还是魔族都是在苟延残喘,终有彻底消失的一天,如今魔族有法子翻身,他们只得慎之又慎,不然贸然行动只会加快妖族的灭亡!

    “得亏你们还是妖族宿老!这方天地诞生之初便是你我两族之地,人族不过是娲祖结核我巫族术法的造物,如今羲祖设立的三皇专权被推翻,天帝昊天一人称尊,不但蔑视天道规则,更蔑视娲祖羲祖!你妖族为二祖嫡系,不思进取,反倒涨人族志气,灭你我威风,尔等脸面何在?历代妖皇脸面何在?”

    蜃怒斥,三位宿老在他看来明显就是畏首畏尾之辈,魔族全民皆兵,战至一兵一卒也未曾退缩,遥想当年居然败给这群蝇营狗苟之辈,蜃心有不甘。

    竹楼中闭眼假寐的麒麟主自然是听得真真切切,都骂上历代妖皇了,她再任由这样说下去就不合适了。

    “三位宿老退下,还请幻神入阁听策!”

    三位宿老闻言,交换了一下眼神,转身消失,竹楼外只剩蜃一人。

    在妖族三位宿老的唇战围攻下,仅凭一丝分神前来的蜃临危不乱,甚至应对自如,幻神之名,名不虚传,麒麟主知道,几番轮攻下没有占到便宜就不用再说了。

    设此一伇的结果无非两个,若蜃被妖族贬低,则会陷入被动一方,到时候谈判就不是谈判了,而是审判,反之蜃应对自如,则双方始终平等,被流放荒漠的妖族相比卡在界缝的魔族,其实并无区别,都是被画地为牢,只不过妖族的牢房大一些而已。

    “愿闻其详!”

    蜃也是个明白人,过了那一关大家都只字不提了。

    待到近前,麒麟主坐起身来,嘴中说出的条件根本就不是谈判,蜃心头狂跳,刚想反驳,麒麟主笑了。

    “你真以为你魔族有资格跟本尊谈判?!”

    麒麟主居高临下,一双眸子冷艳至极,蜃如那阶下囚,刚刚巧破了舌战局的他,在麒麟主面前一无是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