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四章 那是一道光

    “谢……谢谢你!”

    角落里被欺凌的小家伙站起了身来,陆明心中怒火平息了一些,再看这个受害者,居然……

    “是女子?”

    “嗯嗯……”

    被陆明盯着,这个女孩子不敢抬头直视,刚刚陆明的话语太过犀利,辞藻太过尖锐,仿佛是个灼热的星星,让其根本不敢与之对望。

    “总之,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给我母亲买药的钱就要被抢走了!”

    “那就好……”

    看着女孩子手里紧攥的一个布包,陆明笑了,他做了一个正确的事,是真正的拯救了她!这种喜悦不亲自经历是不会明白的!

    “我怕那几个狗辈会找你麻烦,我再陪你一会儿吧!去药店是吗?”

    “嗯嗯……”

    于是三人结伴向附近的药店奔去……

    在路上的闲聊中得知,女孩名叫:沈涤尘

    “涤荡天下,尘丝不染……好名字!”陆明沉吟一句,夸了沈涤尘一声,弄的别人小女孩脸红到了耳根。

    “双字……贱民啊……”江华扣了扣脑袋,自顾自的说了一句,却惹来陆明一个瞪眼!

    “不要在我眼前搞特殊!单字双字都是名字,我倒是喜欢双字的名字,更能体现名字的艺术,你懂什么?”陆明眼里最看不得歧视,欺凌等作为,小胖子敢这么说自然是触碰到了雷区。

    自大夏王朝统一了九州,出了个陋习,以单字名字为尊贵有父母赐字,比如陆明的字就叫子义,双字则是其他战败国融合进来的子民,没有赐字,被大夏本土民众称为贱民,天生低人一等,到处不受待见!

    如果双字贱民科举中了,也会被高官暗自刷下来,不让其显耀光芒,跟别说正常做生意了,从商从政都会被挤兑,到最后没有一个好下场。

    听到小胖子称自己为贱民,沈涤尘脸红着把头垂的更低了,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贱民身份羞愧还是因为陆明给自己出头心动害羞。

    三人经此一段,一路上沉默了不少,到了药店后,沈涤尘的钱不够陆明还为其垫了一些,惹的沈涤尘受宠若惊一直弯腰道谢,因为母亲的病情无法再拖下去了,没有药的话说不定真的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沈涤尘没有拒绝陆明的好意而是接受了它,并且在心底记下了这个人情。

    三人分别的时候,陆明还抓着沈涤尘的肩膀,郑重道:“沈涤尘,人生来平等,贱民一说只是世人畸形的看法,你要做你自己!你就是你,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你!如果你都认可了贱民的身份,那就是真的贱民了,答应我!炽烈而灿烂的为自己活着!!!”

    此时陆明的这句话仿佛一道曙光照亮了沈涤尘的内心,原本她以为活着的代价就是低头,接受贱民的身份,她家不是没有起色过,父亲曾从商,但是因为是贱民被陷害赔的倾家荡产,最后投湖而死,留下了她们母女,母亲反抗过,可是得到的是生活的一记记重击,不在人们面前承认自己是贱民,那些心理扭曲的人会处处给你使绊子,让你最基本的活着都成问题!

    现在不一样了,有人不认可贱民的身份,觉得人人生来就应该平等,而且陆明没有任何看不起自己的迹象,这根本不是那些心理扭曲的人假惺惺的好意,这是真实的温暖。

    “我可以吗?”

    沈涤尘楞了,她脏脏的小脸上看不出欣喜,那一刹脑子像是被放空了。

    他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帮助我,还帮我垫钱抓药,他还告诉我不要因为别人冠名的贱民身份而自卑,他是神明吗?这个感觉从来没有过,好温暖……

    直至两人走远,沈涤尘还是脑子里回荡着那句话:“为自己炽烈而灿烂的活着吗?我……可以吗?”

    ……

    大夏历,一百一十五年,秋……

    吴傲陆明俩兄弟来到了十五岁,吴傲在父亲的肉食加餐情况下身体素质追上了陆明,现在两兄弟无论是身高还是体型都相仿,吴傲在改善伙食的第二个年头就被林师父拉到竹町拳院锻炼身体了,距今已经锻炼了七年了。

    期间林师父发觉一件事,就是明明营养过剩的肉食被吴傲摄入后居然不怎么增长肌肉,反而的骨架关节进一步的夯实,原本同龄人一百五十斤的拳力标准,吴傲能打到三百斤的拳力,隐隐的接近他这个师父了。

    要知道,林师父可是练了半辈子功夫的人了,一身气力那是多年累积而来才有三百多斤,而吴傲这个异类光吃肉食七年间就可以从弱不禁风赶上自己的巅峰拳力,这事怎么不叫林师父惊讶?

    于是林师父时常感叹,自己一身本事练到狗身上去了,真是丢死人也。

    这天正好是中秋佳节,林师父被请到吴府,挨着吴父上座,吴傲在一旁斟酒,林师父无儿无女,在吴父多年的“关照”下,关系自然比其他弟子要更亲近,于是中秋节自然而然的被请到了府上,林师父也正好借这天宣布,吴傲正式出师,要是再让他练下去,拳力赶超自己,那自己这个师父的脸面还哪里放?

    “来,林兄,我敬您一杯,今日家常便饭招待不周,还望兄长多多包涵!”

    吴父率先举起一杯,以尽东家情谊,林师父闻言也提一杯,二人谈笑风生,不过一会儿就四五杯下了肚。

    林师父脸色红润,看着旁边给自己斟酒的弟子,心中数不尽的欢喜:“今日呢,愚兄还有一事,就是子胜的出师!”

    说着从背后抽出一把裹着红布的刀。

    “子胜啊,为师已经没有什么可教你的了,如今世道动荡,经常有军阀造反,而你根骨特殊,以我见识也不禁啧啧称奇,为师这柄刀刃是早年间好友所赠,他如今已是拜入仙门,你执此刀拜见山门,说明来意,也许以你特殊的根骨会被仙门选入,只要选入,即可在动荡中保全一家平安!不知你意下如何?”

    说着林师父解开红布漏出一柄残刃,上面全是坑坑洼洼的缺口,但是却没有任何锈迹,想必是特殊材质打造,能以如此宝物相赠,想必林师父好友也是一位奇人!

    吴家其他人也不敢说话,纷纷目光投向吴傲,只有陆明一边皱眉一边低头吃菜。

    “一定要去吗?”吴傲接过残刃,不禁发问。

    “全凭你个人意愿,但是你的根骨以我的见识,无法评价,类似的情况我只在我拜入仙门的好友身上见到过。”

    林师父说明情况转口又道:“但是,荆州端王这几年来一直在收录奇人异士,跟临州时有摩擦,而他又是王族,在荆州这块封地上有民心,有兵权,还有城池,我怕……我怕会他造反!”

    吴父沉吟了一会儿也抬头道:“端王反也不是不可能,自从新君上任一直无所作为,前几年西北旱灾、饥荒早就闹的民众怨声载道,之前祁王跳反也多亏了西北潼关天险,又有柱国将军坐镇才平了叛乱,端王早就和新君不对付,已经十多年听宣不听调,又是所有诸侯中实力底蕴最强的一个,他还真有可能造反!”

    嘶……

    吴傲倒吸一口凉气,自己刚刚摆脱拳院的996,怎么转头就要自己拜上山门接受仙门的996啊?

    吴父吴母的目光投来,林师父也等着吴傲做决定,吴父吴母是肯定支持的,听说拜入仙门的人不光寿元大增,走到哪都处处受人尊敬,如果端王真造反,说不定顺利拜入仙门的吴傲真的能出面保下他们一家。

    林师父完全是实力的信仰者,吴傲不该局限于他的竹町拳院,以他的资质拜入仙门才是他未来的道路,一位天才折辱在他手下,他做不到!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