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五章 兄弟相见

    队伍由远而近,进门时,院首已经出门迎接,陆明下轿,拱手便拜。

“学生陆明,不负期望,夺得殿试榜首,荣获新科状元,谢院首栽培!”

“十年寒窗终有头,你虽夺得桂冠,也要戒骄戒躁,接下来入朝,一定要为国效力,方才不负列位文道前辈的庇护!”

“学生领命!”

礼毕,众人拥簇而入,来到了百师堂,陆明一一作礼,足足谢了三十位文道前辈的牌位,方才开始谢翰林院的人。

翰林院背景深厚,跟诛邪门并称为古派,虽然没有修仙人士,但是每个朝代都是重中之重,掌握着天下才子的施教,是所有才子的老师!

所有读书人所读的书,皆是翰林院的人编纂,所有私塾公塾,都得经过翰林院的同意才能设立,被称为所有读书人的源头也不为过!

等到谢师礼完毕后,陆续有人递来一种树枝,上面还系着红绳。

“恭喜状元郎,家主礼部尚书,望状元郎,前途无量,步步高升!”

“恭喜状元郎,家主梁州州牧,望状元郎,前途无量,步步高升!”

“恭喜状元郎,家主兖州太守,望状元郎,前途无量,步步高升!”

……

望着怀中的树枝,陆明懂了,这些树枝是橄榄枝,这些人的目的是为了招揽。

“谢各位大人厚爱!”

一一接过,陆明俯身谢过,然后带着沈涤尘吴傲前往自己的厢房,此番事过,陆明深思,在光明下的不一定是光明,在黑暗下的也不一定是黑暗。

或许端王的那番抱负,先进太多,以至于不被常人所理解,不被常人所包容,因此才会被视为异类!

光如当今皇帝,九州之主,大夏国君,竟然因为参加殿试的才子长相丑而堂而皇之的轰人!

暗如乱臣端王,世人所耻,乱臣贼子,竟然想要人人平等,不骄奢淫逸,爱民如子,哪怕陆明刺杀未遂,也将其放走!

摘得新科状元,可陆明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朝廷原比他想的要黑暗。

“我就说嘛,状元郎你肯定势在必得!”

吴傲给了陆明一个相信你的眼神,满脸骄傲!上一世就是状元郎的他,这一世绝对没问题!

陆明摇了摇头:“涤尘你回避一下,我跟他有点事要说!”

也是因为吴傲修炼的缘故,现在的他肌肉隆起,皮肤黝黑,不认真看是不会知道他和陆明居然是同一张脸。

沈涤尘点了点头转身离去,留下一脸懵的吴傲,不知道什么事情还要避开沈涤尘说,从小他们关系就一直很好。

“咋了,你可没这样认真过啊!别告诉我无敌是多么的寂寞哈!”

吴傲打趣了一句,只有陆明能听懂的梗。

“呆子,我跟你说,可能端王才是明君,你信吗?”

吴傲震惊,不是因为陆明称呼他呆子,呆子呆子被叫了十多年了,他也无所谓了,令人震惊的是后面那句话,端王这个在吴傲陆明心中根深蒂固的乱臣贼子形象,居然在陆明嘴里有了反转?

“你可别开玩笑啊!端王一直制造战乱,咱们镇多不太平你也知道了,如果不是我拜入仙门,不是你夺得状元,我们可是会被强行征兵到战场上!”

吴傲指着陆明的鼻子,生怕他去给那个端王效力,战争仅凭君王的意愿,但是打起来,两边的士兵都是受害者,吴傲是一直主和谈的,最好不费吹灰之力抓捕端王,这样就不会有战争了。

“我去刺杀端王了!”

陆明低着头,平静的声音说出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什么?你?刺杀端王?我可没听见端王死了啊!”

吴傲麻了,陆明还是跟上一世一样,看不惯的就要出大头,自己好不容易苟在了诛邪门,他一出口就是惹了大麻烦,这怎么不叫吴傲震惊?

“我刺杀失败,被他的随行抓了,但是他却放我走了,你知道吗?他想打造一个人人平等的世界!”

说到了重点,陆明眼神发亮,那也是他的向往,如今和端王不谋而合,着实颠覆了他的世界。

“妈的,你别开玩笑,端王真的要这样做?”

“他亲口说的,他说想要人人有衣穿,人人有饭吃,你我目光所及之地都要打造一个人人平等的世界!”

像是被击溃了心神,如今的昏君太令他失望了,什么事都随心而动,如果那三人能够参加殿试,后来也可能为朝中重臣,现在那昏君两句话就给遣散了,不光是他们数十年寒窗苦读化作一朝浪花,也深深的伤了他们这群有理想有抱负的人的心!

这昏君如此儿戏,以后谁还敢给他卖命?

“别开玩笑了,过几日就是谢恩宴,你先冷静冷静!”

吴傲辞去,路上一直在思考陆明那番话,若那端王所图是个人人平等的天下,他不知道以后这个天下得有多乱!

吴傲走后,陆明辞去了一切的拜访,坐在庭院中,看着那颗焕发新芽的老树发呆,一坐就是一整天,日光东升,直至日暮西山,任沈涤尘怎么劝都没有用。

几日匆匆而过,谢恩宴举行,陆明和沈涤尘被接走,谢恩宴是可以带着自己的随从的。

来到殿前,高进等人纷纷在场,看到主角而至,高进满脸堆笑的过来打招呼。

“陆兄,恭喜恭喜啊,当天人太多,我没来得及能多说几句,怎么样陆兄可有选主家?”

高进兴奋问道,朝中官员递来的橄榄枝是他们唯一能摆脱端王名头的机会,若不趁现在选择,到时候被皇帝问及,怕是会被牵连。

“不曾选,所有人的约见我也拒绝了!”

“嘶,陆兄,你不趁现在选主家,圣上知道可是会不开心的!”

“唉……”

听到圣上,陆明深深叹了一口气,本想为君效力,可是期待多年的皇帝是个这样的人,如此随心从政,与昏君何异?

时辰快到了,太监招呼着众人入场,看到陆明身旁的沈涤尘,老太监阴险的笑了笑,那位大人交代的事,他可没忘,定要给陆明使使绊子!

随着核对众人的身份入场,到了陆明这却卡主了。

“我说状元郎啊,你带着个贱民上殿什么意思?皇宫这么庄重的地方,岂是他们这种贱民能够踏上的?”

“你什么意思?我可没听说过不能带着贱民入场的规矩!”

陆明眼睛微咪,从来没有这个规矩,也从来没听说过,陪读是自己最重要的一个随从,其他人也纷纷带着自己的随从,不去找其他人麻烦,偏偏拦下自己是什么意思?

“还要咱家解释一遍吗?庙堂之上,贱民不许入内!!!”

老太监眼睛一横,硬是要拦下沈涤尘!

“公子,没事,我在外面等你,就不进去了。”

沈涤尘也是第一次进宫,哪曾想会给陆明惹麻烦,看着这个太监灼灼逼人的样子,沈涤尘害怕的后退了几步。

这沈涤尘不出声还好,一出声陆明就气不打一处来,多少次叫她不要退缩,面对这个老太监故意的刁难,陆明还就跟他杠上了!

“她是我的家人,你拒绝她就是拒绝我!有本事这个谢恩宴你把我拦在外面!!!”

陆明双眼冒火,难道这个太监还会把状元郎拦在外面吗?料他也不敢!

旁边高进见陆明和太监吵了起来,于是开始过来劝架。

“大人,一个贱民而已,您不说圣上也不会过问,就放陆兄进去吧!”

“哟哟哟,榜眼也替贱民说话了是吧?得亏圣上隆恩,提拔尔等,尔等就是这样损我皇家面子的?贱民岂能踏足皇宫!”

老太监一副拱火的姿态,丝毫不退让,高进吃的一头闭门羹,给了陆明一个抱歉的眼神,也不再言语。

啪啪啪。

二人对峙时,一个突兀的鼓掌声响起。

“何人败朕皇家面子?当真是不想活了呢!”

皇帝脱去龙袍,一身便衣龙纹出现在宴会前,看了眼陆明和太监,兴趣来了。

众人见皇帝来了,纷纷伏地跪拜,只有陆明直勾勾的盯着皇帝,不再跪拜!

老太监见到陆明如此顶撞,声音尖利了起来。

“面见龙颜不拜,小子你当真找死?”

拳头锤了几下陆明的膝窝,见陆明死不跪拜,老太监不再说话,自己额头伏地,祈求不被牵连。

见到陆明不拜,皇帝一时间笑了,胆敢在他面前如此有性格的,要么就是死了,要么现在还关在大牢里,亲自点的状元郎就是不一样啊,敢这样顶撞自己!

“好小子,一个状元郎连朕都不放在眼里了是吧?”

“百年前统一九州,我们不都是你的子民吗?为什么还要区分大夏人和贱民?”

陆明问出了自己十几年来最想问出的一个问题。

“哈哈哈哈哈,勇气可嘉啊,为什么?因为我愿意!”

皇帝听到陆明的问题哈哈哈大笑,冒死顶撞自己就为了问这种问题?他现在赐死陆明,想必他死前都要后悔顶撞自己。

一句我愿意,陆明双目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