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三章 你可知我要做什么?

    “你是凤仪培养的谋士,难道你之所为,是凤仪要杀我?”

端王慌乱中不断躲闪,但是还是挨了陆明两刀,蟒袍割破,鲜血直流。

“扰乱国心,制造战乱,还需郡主指派?我是为天下人杀你!”

“小贼,休伤王爷!”

老者怒喝一声,真气四溢,陆明的幻阵一下子就被冲散,老者一身化神后期修为显现,只手向陆明抓来。

陆明还想以定字符抵挡,可是只能延缓一瞬便被震破,于是陆明再次掐指,一道金光巨剑浮现,冲杀老者,老者见状手中扔出一法宝,法宝接触真气迅速壮大,化成一柄巨大的锤子,锤子上还有蓝色龙影缠绕,向金色巨剑撞去。

金色巨剑和蓝色锤子相撞,发出金属交织的声音,竟然拼了个平手,这不禁让老者高看了陆明一眼,这陆明修为不明,身为化身后期的老者居然看不到他身上半点真气波动,所用的法术也是陌生无比,从来没有见过,但是其法术坚韧,化作巨剑居然能与他的法宝相比。

老者一下子也动真格了,锤子再度壮大,缠绕着丝丝雷电,再度撞击,巨剑迎头而上轰隆声传来,巨剑终于颓势渐显,老者见状再度撞击,一鼓作气势如虎,一柄堪比法宝的巨剑居然被他的锤子三两下撞碎,金色碎片不断散落。

陆明见巨剑碎裂,一口鲜血冲击着喉咙,不再恋战转身就要逃走!

“想逃?”

老者斗法获胜,见陆明想逃,又祭出一网状法宝,大喝一声去,那法宝仿佛定位了一般,任陆明如何躲闪都无用,最终将他捆了回来。

陆明落地,没有半点恐惧,一副要杀要剐随便的样子,老者抓到一掌就要拍死陆明,端王立马出声阻止。

“钧老且慢!”

“王爷,此子杀心如此重,还留着他干嘛?”

“且慢,待我问清,陆明,你为什么要杀我!”

出手拦下钧老,端王摘下陆明面纱,确定了是他,于是出口发问。

陆明上一世就敢史书怒喷皇帝,他端王算什么?既然他诚心发问了,那陆明不介意再大慈大悲的告诉他!

“你端王乱世,举兵自傲,于朝廷不忠,于世人不义,你还问我为什么杀你,今日我陆明失败,总有后人前赴后继,要杀要剐赶快!”

“好,陆明,你真是条汉子,你可知我要做什么?”

“哈哈哈哈,乱臣贼子,造反之事你还需问我?!”

陆明狂笑,怒瞪端王一眼,满脸净是不屑,本以为自己能杀了端王再带沈涤尘逃走,没想到,端王身边竟有化神后期修士,这种修为的老怪,大夏只有五位,没想到他端王身边就有一位!今日失败,不冤,不冤!

“你笑什么?你笑什么!”

端王眼神变幻,一脸神情疑问不止,他之所图,岂是陆明能想明白的?

面对端王的发问陆明不再言语,只一心求死,此生未尽的遗憾,就是对不起天下百姓,对不起父母,对不起沈涤尘,还有对不起那个……窝囊废。

“你可知我的志向?我要建立一个更大的国家,你我目光所向皆是我等国土,百姓能够安家乐业,官宦也不再高高在上,你我人人平等,至此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你怎么敢啊?你怎么敢刺杀我!!!!”

抓起陆明的衣领,端王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声音逐渐尖锐扭曲,想要在陆明的脸上找到原因,他全心为民,以后还想要培养他陆明,陆明一生的事迹与他现在所作所为相仿,都想要平等,可是陆明,这个他最看好的后辈,发自内心也想要人人平等的人,居然想杀自己?

端王接受不了,在人们面前他从不自称本王,出席各种活动拉进和百姓的距离,在府上除了一些衣食起居必备的佣人,他不曾骄奢淫逸,就是这么一位亲民的王爷,居然会被陆明以这种理由刺杀,这怎么不令他情绪崩溃?

陆明也楞了,纵观他的记忆,诸侯造反无一不是因为权利,哪有像端王这种,全心全意为了人民,还行平权给人,真正让人民当家做主的?

“小贼,以这种理由刺杀王爷,你当真蒙羞!!”

钧老也不禁出口骂道,能使一位化神后期大能跟随端王的,便是被端王的豪情所折服,这种不贪权利的王族,端王是第一位,他至今的所作所为无不是为了民众。

“罢了,你去吧,你殿试名额已经敲定,烦请以后双眼擦亮,莫要逆了民意,说到底你我二人目的相同,我不杀你,也不能杀你!”

话毕,端王一阵落寞,凌乱的发髻,尽是痛心疾首,陆明的这一系列动作,伤了他的心,也是伤了天下民众的心。

法宝收回,钧老也不再看陆明,陆明内心震惊,他是要来杀端王的,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当真是自己错了?

没有言语,陆明沉默离去,今晚的一切颠覆他的认知,从小到大,只听见端王作乱,荆州周围的诸侯都被他打了个遍,有他端王在的地方就是战乱,就连朝廷上那位帝王也不敢讨伐他端王。

如今一晚过后,这端王竟然是民心的代名词,他所作的一切居然是为了民众?

陆明还是留了个心眼,端王说不定是演出这一幕来骗他的,可是他为什么要放自己走呢?

无法思考,一阵凌乱,陆明回到了客房一夜未眠,第二天端王来送晋级的才子,看到陆明只口不言,满眼是痛心,简单敷衍几句便让永安京来接人的使者将众人带走。

出了汉江城,陆明死死的盯住汉江城,他好想这几天是个幻境,那端王还是无恶不作祸国乱民的端王,可惜端王为民这颗种子在陆明心底埋下了。

沈涤尘见陆明异样,于是出口问道:“公子,昨晚没睡吗?有什么心事可以跟涤尘说说,千万不要憋坏了自己!”

“无事,在想殿试的问题。”

陆明敷衍,沈涤尘怎会不知,明明他是有心事满着自己,从小到大所有事都是陆明一人扛着,真怕他有一天承受不住崩溃。

马车中同样晋级的还有其他人,见到陆明,自然是知道这几天考场上大放光芒的他,于是微笑开口。

“可是陆明陆兄?在下高进,抚松郡人士。”

“高兄,在下陆明,湖广郡人士。”

见有人跟自己打招呼,陆明回礼,能晋级殿试的无一不是大夏的顶尖才子,哪怕落榜,以后也能落半个官当当,陆明自然是不得罪。

“陆兄,文气在身,又得端王赏识,前途无量啊!”

“见笑见笑,如今世道乱,名冠端王,未必是一件好事。”

陆明摇了摇头,朝廷和端王不对付,自己到了朝廷怕是要被人使绊子。

高进尴尬的笑了笑,倒也没说什么不对,只是一个劲的夸陆明有状元之姿,陆明也笑着应付。

一路上有高进闲聊,倒也欢快不少,众人到了永安京直接被使者引进了翰林院,倒也不用跟之前一样在外面寻找客栈,翰林院自然有客房供才子们住宿。

到了京城,陆明想要去看看吴傲,但是时间紧迫,陆明打算考完之后再去诛邪门拜访,这待考的几天,陆明一个劲的温习知识,两耳不闻窗外事。

殿试日子不期而至,天还没亮,由翰林院人引导,众人来到了圣监殿,这是最后殿试的地方,达到圣监殿后天已经蒙蒙亮了,众人静坐了一个时辰,皇帝才姗姗来迟。

“圣上到!”

一声尖锐的太监声响起,众人伏地跪拜。

“吾皇万岁,功绩千秋,皇威天下!”

众人出声颂道,随着由远而近的脚步声,皇帝最终停在了上座龙椅,望着伏地的众人,落座之后与女子嬉戏打闹之声传来。

陆明满头问号,这科举殿试是一年之中的重中之重,这皇帝怎么还带女人来监考?

“众卿平身。”

得到皇帝的号令,众人这才敢抬起头来,待考的众学子,纷纷垂眼不敢直视皇帝,只有陆明抬头看了一眼。

那皇帝也就三十岁出头,一双眼眶深陷,头发黄且杂,明显是纵欲过度,今日监考,怀里还搂着一位妖艳女子,身段及脸庞都是绝美的那种。

陆明一度怀疑自己效忠了个什么朝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