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81章 第 81 章

    权至龙收到许临月短信时刚洗完澡出来, 看到她的短信,他头发都顾不上擦了, 忙抱着手机给她回复:「不用啦, 我也没做什么。」

    他这么说,许临月难道还真说那要不就这样算了吧?那不可能,别说妈妈不会答应,就是答应了她自己也过不了心里那关——毕竟这是好大一个人情。

    她给他回复:「要的, 这必须要, 您什么时候有空?我请您。」

    权至龙抱着手机想了一会儿才给她回复:「这几天都有事, 可能没时间, 过几天可以吗?」

    许临月:「嗯,可以的,主要看您方便。等您有空了您跟我说一声吧。」

    许临月:「还有个,我刚才给您买了碘伏和棉球, 大概还要四十分钟才会到, 到了您签收一下, 签收完处理一下伤口吧。」

    这简直意外之喜, 权至龙欢喜的笑出来:「好的, 谢谢。」

    回完他也没再多纠缠,而是见好就收,他和她好不容易才又能这样心平气和的说话, 他不能轻易破坏了这个局面,他得忍耐,哪怕他这时很想跟她聊天说说话,他也得克制住。

    不过虽然不能聊天,但他可以看她给他发的短信啊。

    权至龙把她发来的信息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主要看买碘伏那条),看完他咬着唇笑, 她关心他了,真好。

    另一边。

    许临月发完信息也放下手机,“妈妈,跟他说好了。”

    沈秋雅摸了摸女儿的头,“说了就好,他确实帮了我们很多。”

    许临月点头,“妈妈我知道的。”

    就算刚才妈妈没说,她也打算找个时间向他表示感谢,只是找到妈妈的喜悦太大了,她又有太多的话要跟妈妈说,这才耽搁了。

    许临月又跟妈妈说起来,说着说着她的眼皮渐渐沉了下来,声也弱了下去,即使这样她也还是撑着没睡,沈秋雅给她掖了掖被子,“睡吧。”

    许临月还是摇头,沈秋雅不解,问她为什么,许临月困倦的揉着眼,小小声的回:“怕睡一觉起来妈妈又不见了。”

    沈秋雅听的差点哭了,当时她就是在孩子午睡时出门,结果出了事,这事看来给月月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以至于她到现在都不敢睡,她搂住女儿,“不会的,妈妈以后都不走了,会一直陪着我们月月的。”

    许临月竖起小拇指,“拉钩。”

    沈秋雅伸出小拇指和她拉了拉钩,拉完,她又抚着女儿的头发,“快睡吧,妈妈看着你。”

    她轻轻的、一下一下的拍着女儿的背哄她入睡,就像她小时候那样,许临月被拍的很舒服,很快进入睡梦中。

    沈秋雅看着女儿的睡颜,又心疼又愧疚,她不知道她出事的那个晚上女儿是怎么过的,之后那么漫长的日子又是怎么过来的。

    只要一想,她的心都要碎了。

    第二天。

    许临月一直睡到自然醒,醒来后,她还没彻底清醒,耳边已经传来了妈妈温柔的嗓音,“醒了?”

    顿时所有的瞌睡虫全飞走了,许临月睁开眼一看,妈妈温柔的坐在床边看她,她如乳燕归巢一样扑入妈妈的怀里,“妈妈,妈妈,妈妈。”

    沈秋雅被女儿的娇态逗乐了,她抱着女儿,一声一声的应着,许临月孩子气的蹭了蹭,又扬起笑脸,“妈妈,真好啊。”

    沈秋雅摸着女儿的头发,“是啊,很好。”

    许临月又往里蹭了蹭,就跟只小猫咪似的,沈秋雅也没不耐烦,她静静的抱着女儿,抱了一会儿才开口,“肚子饿不饿?妈妈做了你喜欢吃的东菜煎饼,起来吃好不好?”

    许临月摇头,“还想抱着妈妈一会儿。”

    沈秋雅也笑出来,“那再抱一会儿,好不好?算了下时间,奶奶和叔叔也快到了。”

    许临月拍了下脑袋,“我马上起来。”

    她飞快的起来洗漱,洗漱完后她又出去吃早饭,铺着纯白桌布的餐桌上摆着香喷喷的东菜煎饼和牛奶,煎饼很多,满满的一堆,颜色也很漂亮,金黄色的。

    许临月看到后,满足的眯起眼笑,她也不急着吃,而是先拍了照片传到ins上。

    她太开心了,所以想跟全世界分享她的快乐。

    ins发完没多久,两个用小号关注她、又设置了特别提醒的男士都收到了ins的推送,看到后,两人不约而同的给许临月的ins点了个赞。

    当然,这事许临月是不知道的。

    她发完ins,又放下手机吃饭。

    吃饭时,许临月看看左边的妈妈,又看看对面的弟弟,只觉得整个世界都透亮了,从今天起,她不再是像过去那样只能和奶奶相依为命,她还有妈妈,还有弟弟。

    许临月弯起眉眼,她觉得好幸福啊。

    吃完饭,许临月换了衣服和妈妈弟弟出门接奶奶和叔叔。

    因为是私人行程,又是去看病,许临月也没动用公司的车,而是自己打车过去。

    车上,她看看妈妈又看看弟弟,想,她要努力赚钱,努力赚钱买车买房,给家人好的生活。决定了,等等回去就写歌!努力写歌,多写歌,赚钱。

    沈秋雅不知道女儿怎么,忽然就像小宇宙爆发了一样,元气满满的,不过这样很好,有点她小时候的样子,沈秋雅想到这,心里又是一痛,她的月月本来是个开朗的孩子啊。

    沈秋雅握紧了女儿的手,许临月回头,沈秋雅也没说什么,只是又握紧了她的手。

    许临月明白了妈妈的意思,她也没说什么,只是将头靠在妈妈的肩膀上。

    许临月和叔叔约好了直接在车站见面,所以她直接到车站,她到车站没一会儿奶奶和叔叔也到了。

    许奶奶一下车就焦急的在人群中搜寻儿媳妇和孙女的身影,等看到后她颤颤的走了过来,“秋雅,月月。”

    沈秋雅看到她,忙迎了上去,“妈。”

    才叫一声,她眼里的泪就扑簌簌的往下掉,许奶奶在来的路上已经听小儿子说了这事,知道后她心疼的都要碎了,现在看到人后,那心就更疼了。

    儿媳妇不见时不过三十的年纪,花一样的年华,如今却花期凋落,脸上也有了岁月的的痕迹,许奶奶看的心疼的不行,“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她老泪纵横,哭着又拍着沈秋雅的背,“没事没事,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这么多年受苦了,我孩子受苦了。”

    哭了会,她又隔着朦胧的视线看向沈秋雅身后的少年,少年身姿挺拔,面容英俊跟记忆中的儿子一样,许奶奶看着又哭了起来,“这是临曦吧?跟他爸爸长的一样一样。”

    沈秋雅回头,“临曦,叫奶奶,这是奶奶。”

    白临曦弯下腰,嘴甜的叫人,“奶奶。”

    许奶奶哎了声,又抱住他,“哎一古,我们家的孩子,受苦了。”

    许临月也转过去擦了擦眼角,擦完她又转回头,“奶奶,我们先过去医院做下检查吧,其他的等回家再说。”

    许叔叔也是这么劝,许奶奶这才收了泪,听孙女的安排过去医院检查,只是在过去的路上,她紧紧的拉着儿媳妇和孙子的手不放,就怕松手了他们又不见了。

    看的许临月心里又酸酸的,怕的人不止她一个,奶奶也怕。

    妈妈当初的消失,真的给她们家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而这些都是那些无耻缺德的人带来的,许临月握紧了拳,心里也满是厌恶,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那些人下地狱。

    又过了一个小时,许临月才到三星首尔综合医院。

    到医院后,她先是去建档充钱,充完钱后她又取了号去二楼排队等着。

    等了会儿,有一个圆脸的小护士走进来,进来后她看了一圈,看到人后她走过来,“许临月xi是吗?请跟我这边来。”

    许临月愣了下,她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号,又看看前边排的号,距离她还有好几十号人,怎么也轮不到她,但这个护士却让她跟她过去,许临月没动,而是问道:“您……是有什么事吗?”

    护士弯下腰在她耳边低语,“是这样的,我们胸外科的车教授知道您奶奶的病情后,想给她看看。”

    许临月惊了,“可我没预约啊。”

    这位车教授许临月知道,天纵英才,医术出了名的厉害,年纪轻轻就坐到了教授的位置,更是胸外科的权威,也正因此,一般人也约不到他,至少她不能。

    小护士笑了下,“这您就不要担心了,那边都已经安排好了,您跟我过来就行了。”

    许临月问:“我能知道是谁安排的吗?”

    小护士笑,“这个不能说哦。您跟我过来吧。”

    许临月回头看妈妈,沈秋雅不知道怎么了,以眼神询问她,许临月对护士说了句稍等后就附耳过去在妈妈耳边低语,沈秋雅听的也是一脸凝重,这不知道是谁安排的,就让她们过去,她们也不敢啊。

    天上可不会白白掉馅饼。

    白临曦也听到了,听完他不确定的回:“会不会是……至龙哥帮我们约的啊?”

    许临月和沈秋雅齐齐回头看他,白临曦挠挠头,“至龙哥中午那会有问我今天有什么安排,我就说今天要陪奶奶过来做个检查,但我没说要检查什么啊。”

    许临月听到这,就知道是谁帮她约的这位大佬了,除了权至龙,不做第二人想了。除了他,还有谁有这么大的能量请的动这位大佬呢?又有谁会帮她们安排呢?

    沈秋雅转头看女儿,许临月咬了咬嘴唇,“是他,他知道奶奶前天吐过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