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69章 第 69 章

    过了会, 其他人也来了。

    明明昨天才见的,可这会儿再见许临月还是很开心,她欢快的跑过去, 嘴甜的叫人,打招呼。

    她长的好看, 笑容又甜,其他人看到后这赶路的疲惫也去了不少,崔智游挽着她的手往里走,“你怎么这么可爱呢?我看到你心情都好了。”

    许临月被夸的捂住脸,崔智游笑出来,“走走,我们进去看看。”

    一群人往里走。

    权至龙见大家都进去了,这才转身慢吞吞的往里走。

    他走的慢,没一会儿就和前边的人拉开了一大段距离,从背后看就像是一只掉队的南飞雁, 孤零零的。

    这时里边已经传来了其他人的交谈声,欢笑声, 衬得他更孤独了。

    权至龙抿抿唇, 推门进去。

    餐厅里, 大家伙已经准备做卫生了,权至龙走进去,默默的去拖地, 没再像之前那样做吧台的卫生(临月也是负责吧台的)。

    另一个拖地的吴士勋见他这样, 眉挑了下, 权至龙今天怎么回事?

    之前不是想方设法的往临月身边凑吗?今天却突然转性了?

    权至龙当做没看到他的眼神。

    做完卫生,也差不多到了午饭时间,他们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 又做了卫生,等等又要忙,大家谁也不想做饭,就点了餐。

    吃完饭,收拾了下,厨房组就开始为傍晚的营业做准备,大堂组的也是。

    这是时隔几天的再次营业,不管是厨房组的还是大堂组的都有许多的话要说,大家伙一边忙一边叭叭叭的,全程只有权至龙没搭腔,安静如鸡。

    崔智游见他安静成这样,还问了一句,“至龙今天怎么了?一句话都没说。”

    权至龙反应慢一拍的啊了下,接着抬起头,“我今天喉咙有点疼,不想说话。”

    崔智游关切的问:“怎么了?感冒了?”

    权至龙摇摇头,“应该不是,可能昨晚辣椒吃多了的关系,等等多喝点水就好了。”

    崔智游点点头,“那你等等多喝点水。”

    权至龙嗯了声,接着继续低头削苹果,只是心情更差了,虽然知道他所有的一切她都不会再在乎,但她真的漠然以待,他还是不可抑制的感到难受。

    权至龙抽了下鼻子,可能是因为人不舒服吧,所以今天的情绪也变得格外的敏感和矫情。

    有点讨厌。

    下午四点的时候,餐厅正式营业。

    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营业了,加上许临月和吴士勋晚上还要去陶艺店拍摄,今天餐厅就没接待很多客人。

    嘉宾们很好的完成了下午的营业。

    完成归完成,但也不代表他们就不累了,至少年长的那几个在营业结束后都说腰酸。

    徐临月见大家伙都累了,就主动承担起晚饭的任务。

    她进厨房看看有什么能用的。厨房的锅里还剩下大半锅的饭,胡萝卜,玉米粒也有,她想了下就问道:“前辈,姐姐,我们晚饭就吃蛋炒饭好不好?”

    其他人有的吃哪里还挑?

    纷纷都说可以,晚上吃什么就这么定了下来。

    定下来后,许临月手脚利索的准备起来,车仁俵靠在墙上看她利索的切胡萝卜,“刀工不错,平常在家也经常做饭?”

    许临月摇头,“平常还好,我们宿舍知英姐做的比较多,她做的饭超级好吃,我们都喜欢吃她做的饭。”

    车仁俵其实不了解许临月,但她人不错,他也愿意多说几句,多cue她一些,“你们组合几个人?”

    许临月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四个,我最小。”

    车仁俵笑了,“忙内啊,很幸福,那么多姐姐疼着。”

    许临月用力点头,“对啊,超级幸福的,我姐姐们超级好的!遇到她们是我一生的幸运。”

    她学生时代并没有遇到好的人,直到来首尔遇到姐姐们后这种情况才有所好转。姐姐们疼着她,照顾着她,耐心的陪伴着她,这才渐渐的有了现在的她。

    车仁俵有几分诧异,他在娱乐圈浸淫几十年了,见过太多面和心不合的事,像许临月这样的反而没见几个。

    他也有怀疑许临月会不会是碍于在镜头前才这么说的,可小姑娘目光真挚,神情坦荡,看着就真,他也打消了那点怀疑,“那很难得啊,遇到这么好的人。”

    许临月跟找到知音似的,“是啊,超级难得的。”

    提到姐姐们,她眼睛都亮了,也有许多的话要说,可这会儿在录制她也不能说太多,她就挑了些几个人的小趣事说,也算是刷下姐姐们的存在感。

    都是小女生,还是漂亮的女生,哪怕有什么大家也不会说什么,车仁俵耐心听完了。

    这时,李章于端着一盘子的鸭内脏过来,“哥,这个东西要怎么处理?丢了浪费,不丢就这么点又难弄。”

    车仁俵也有点为难。

    许临月看了看,鸭内脏不多,炒一盘不够,且也没有可以炒的配菜,她想了下,小声的提议,“要不卤一下?”

    李章于拍了下脑门,“我怎么没想到呢?就卤一下吧,当下酒菜。”

    他知道许临月不能碰肉,也没让她动手,而是自己挽袖子上,甚至在后边快好时还让许临月快出去。

    许临月也不矫情,刚好这时蛋炒饭也好了,她就先端了一份出去。

    她出去后,李章于将鸭内脏起锅装好,小小的一碟,端上桌根本就不够分,未免出现不够吃的情况,他干脆拿过剪刀将鸭内脏剪半平分到六碗蛋炒饭里。

    分好后,他又和车仁俵把蛋炒饭端出去,端出去后又叫人吃饭。

    其他人都在,除了权至龙,他刚才忙完后抱着碗就出去洗了,崔智游朝外喊,“至龙,吃饭了。”

    权至龙哎了声,脱下手套走进来,

    他走到崔智游身边坐下,坐下后他往下扫了一眼,瞳孔骤然一缩,整个人僵住了那里——

    盘子的左上方摆着两瓣对半切的鸭心。

    他是不吃动物内脏的。

    这事她是知道的,以往她给他做饭时餐桌上根本就不会出现这些,但今天不仅出现了,它还大咧咧的摆在碗里。

    一时间,权至龙的脑里闪过许多,他想,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

    是为了让他也感受一下被自己喜欢的人忽视的感觉?让他也体会一下她当时的心情?

    这个念头一上来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临月不是那么无聊的人,她不会这么做。

    不会这么做盘子里却又出现了他讨厌的内脏……只能说明他的一切对她来说都不重要了,他的喜欢,他的讨厌,对她来说全无所谓了。

    有什么冲上眼底,鼻子那也酸酸的,喉咙那也跟有针在扎似的,权至龙低下头,拿起筷子。

    比起漠视,他更宁愿她是为了出一口气,是为了报复他,让他也尝尝被自己喜欢人忽视的滋味,因为这至少代表她还在乎他,对他还有感情,可惜不是。

    他对她来说不值一提。

    权至龙只觉得心头那里更堵了,堵的他快喘不过气来了,他开始吃,闷不吭声的,蛋炒饭很好吃,是她的手艺,鸭心很难吃,是让人想吐出来的味道。

    原来,这就是她当时的感觉啊,被自己喜欢的人夹了不喜欢的东西的感觉。

    aniu,她当时的感觉应该比他这会儿还要差一些,因为她当时是他亲手将肉夹到她碗里,并催着她吃下的,而他盘子里会出现内脏是因为李章于,因为他听李章于问崔智游鸭心卤的怎么样,还说他怕不够,所以剪开了平分。

    他只是被忽视而已,就不舒服成这样,那她呢?

    当时她吃着他夹的肉,在她已经跟他说过不吃肉的前提下,他还给她夹肉,她是什么样的心情?

    又是怎样的委屈?

    并且之后的半年内他都没发现她不吃肉这个事,她又是怀着一种怎样的心情?

    一定是又委屈又难过又失望吧,男朋友这样。

    鼻子那的呼吸完全堵了,喉咙也开始吞咽困难,权至龙咽了咽口水,又夹起鸭心吃。

    鸭心很难吃,他差点没吐出来,深呼吸了一口,他又硬着头皮吞下。

    其实他没必要吃,但他只要一想想他之前对她做的一切,他就觉得他根本没资格说不,比起他之前对她做的一切,现在这样又算什么呢?这点又算什么呢?十分之一的难过都不到啊。

    许临月吃到一半,小碗里的汤没了,她放下筷子装汤,抬手时,视线就扫到斜对面的权至龙在吃鸭心,她愣了下,接着又收回视线盛汤,他吃什么做什么都已经跟她没关系了。

    晚饭吃完后,许临月又和大家一起把碗筷、厨房、还有大堂收拾了。

    收拾完,她和吴士勋出发去陶艺店拍摄。

    要是之前,权至龙一准想办法跟过去,但他昨天答应过许临月不会再去打扰她,不会再在她面前做些有的没的,所以晚上他很安静的跟其他人回宿舍休息。

    到宿舍后,大家各自回了房间休息。

    权至龙在房间里呆了一会儿,觉得闷,房间又小,逼仄的很,他嫌不舒服就走到堂屋外边的走廊下坐着。

    这个时候,大家都在房间里,权至龙也没说话,整个房间就呈现出一种安静的气氛。

    一直到八点半,崔智游口渴了出来倒水才打破了房间这安静分气氛。

    倒完水回来,崔智游往外瞥了一眼,就看到权至龙背对着她坐在堂屋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错觉,她总觉得这会儿的权至龙格外的瘦弱,灯下他的影子细细长长的一条倒映在地板上,夜色浓墨,四周是大片大片的黑,只有他在的那处有光,小小的一团,如此鲜明的对比让人不自觉的担心那点光亮会不会被黑暗吞没。

    他面朝着大门的方向,一动不动的,萦绕在他身边的是说不出的孤寂和难过。

    不知道怎么的,崔智游看到这样的权至龙又有点心软,这样的权至龙看起来太孤单,太难过了,就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大狗狗,可怜巴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