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62章 第 62 章

    许临月和姐姐们吃完饭才回宿舍。

    到宿舍后, 她先是打了快递电话让他过来收下快件,等打完电话后她又回房间。

    文伊雪见她直接回房间,还叫了一句, “忙内,游戏啊?”

    许临月摇头, “我想先回房间写下歌。”

    文伊雪嚯了下,“你有灵感了?”

    许临月嗯了声, “有一点点, 想试试看。”

    她都要写歌了,文伊雪当然不会打扰她,赶苍蝇似的挥挥手,“快去快去。”

    许临月嘴角上扬,她快步回房间在桌前坐下,坐下后她拉开抽屉拿出歌词本开始写。

    她在写歌时,其他三人的声音都不自觉地放低了, 就怕打扰到了她,文伊雪捏着嗓子小小声的, “忙内晚上会把整首歌写出来吗?”

    黄知英摇头, 摇完又往房间看了一眼,半掩的门里静悄悄的,偶尔有轻哼声飘出,旋律听的还不错。

    黄知英眼里闪着柔和的光, 希望她家临月顺顺利利的啊。

    许临月的灵感来的又急又快, 就像雨滴从空中坠下似的,噼里啪啦的,她上一句还没记完下一句已经蹦上来了,急的她赶紧写, 就怕一个迟了灵感就没了。

    一时间房间里只有笔划过本子的沙沙声。

    灯下,那道身影许久没动一下。

    过了好久,坐在桌前的那个人才调整了下坐姿,许临月记完所有的灵感,接着又返回去修改。

    修改更需要精雕细琢,许临月全神贯注的琢磨着,慢慢的修改着,整个人都投入到里边了,一直到黄知英进来叫她她才新歌中抬起头,“姐,怎么了?”

    “你已经坐了三个小时了,也稍微休息下。”

    许临月这才感觉背有点疼,她放下笔,黄知英笑着问,“写的怎么样了?”

    许临月回:“基本的都定下来了,但具体的还要再修。”

    文伊雪听到房间里的动静,她丢下抱枕跑进来,“忙内你写完了?这回写的什么呀?”

    她凑过去看了下歌词,歌词很优美,虽然也有些些许的酸涩,但跟《初景》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文伊雪侧过头,“看着像是……暗恋?”

    许临月点点头,“今天拍书包广告时突然想到可以以校园为背景写一首,就写了。”

    文伊雪:“……”

    文伊雪算是知道了,她家忙内是灵感型选手,要么不写,要么一写就基本定下来,也不知道这习惯是好还是坏。

    她又看了看许临月的新歌,突然好奇起来,“忙内,你念书的时候有喜欢过人吗?”

    许临月迟疑了下,没第一时间回答。

    文伊雪一看她这样就知道有戏,她来劲了,“哎呀真喜欢过啊?谁啊?长得帅吗?”

    许临月避而不谈,“姐你问这个干嘛?”

    文伊雪八卦的碰了碰她的肩膀,“说说嘛。”

    许临月摇头,“没有。”

    文伊雪不信,她追着问,许临月都不说,黄知英见许临月眉眼间隐约有些不开心,她给文伊雪使了个眼色。

    文伊雪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反应过来后她也没再问,“反正,权至龙不是你第一个喜欢的人我就开心了。”

    许临月:“……”

    她姐姐这奇怪的胜负欲。

    文伊雪一副就是这样,“我现在最讨厌的不是黑粉,而是权至龙,并且未来好长一段他都将是我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

    许临月抿唇笑起来,讨厌吧,也没关系。

    文伊雪见她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忽的一下就笑了,眉眼间有几分幸灾乐祸,之前许临月多在意权至龙啊,哪怕受委屈也尽力替他遮掩,就怕她们对他观感不好,但现在她居然这么无所谓,一副你要讨厌就讨厌的态度。

    再想想权至龙这会儿正想着办法挽回,文伊雪就止不住笑,该!权至龙真是活该。

    许临月扭了扭脖子,又敲了敲背脊,等身体的酸痛缓解过来后,她才去洗澡。

    洗完她又坐回桌前继续修改,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说到读书时的事,她改着改着就想起了自己学生时代的事。

    她的学生时代过的并不算好,因为家庭和长相的关系,她没少被针对被取笑,她过的小心翼翼,谨小慎微,但处境也并没有好一些,那段时光可以用晦暗压抑来形容。

    许临月不愿意多想那段时光,她赶紧摇摇头,打住念头,继续修改。

    改到十二点,许临月才放下笔回床上。

    躺下后她也没马上就睡,而是拿出手机先上网看了下,看完她才打开kakao,综艺群里傍晚的时候罗pd在群里通知了明天下午去酒店学习新的甜品。

    许临月看到后赶紧回了句收到。

    群里这时候并没有什么人,估计都睡了,许临月回复完退了出来。

    退出来后她想了想又给吴士勋发了个信息,「哥哥,你回来了吗?」

    手机可能就在吴士勋手边,他第一时间回复了她的消息:「回来啦,怎么啦?」

    许临月:「没有,我就是问问。」

    吴士勋发了个笑脸过来,「我昨天就已经回来了,今天还跑了一天的行程。」

    许临月也回了个笑脸,「那哥哥快去休息吧。」

    吴士勋:「行,你也早点睡。」

    许临月回了个嗯。

    回完她放下手机,她给吴士勋发消息其实是想问他妈妈的事。

    但想想这才过两天,吴士勋哪怕要确定一些什么也没这么快,而且以他的性格要是查到了也一定会马上跟他说的,现在他没说就是没有,许临月抿抿唇,那只能再等等了。

    希望吴士勋能告诉她好消息,能早点告诉她。

    另一边。

    吴士勋给许临月回完信息就放下手机,放下手机后他呼了口气。

    他知道许临月想问什么,但他这时候也没办法给她答案。

    他昨天下午跟她说先回来后又去问了桃口村的居民,然而还是一无所获,居民们要么不说要么闪烁其词,搞得他十分郁闷。

    他今天又有行程要跑,问了一圈没得到答案后只好回来,想着等有空了再过去。

    吴士勋翻着行程表,这两天的行程都排的很满,他看着看着两道英气的眉就皱了起来,朴燦烈进来,见他一脸凝重,还以为他怎么了,还凑过来看了下,是他们的行程表。

    朴燦烈还以为行程怎么了,还问了一句。

    吴士勋摇头,“没什么,就是我本来想去桃口村问些事,但现在抽不出时间。”

    朴燦烈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什么事啊?”

    吴士勋摇头,“一些私事,哥你怎么过来了?”

    “睡不着,过来问问下你这几天的事。你和临月xi,还有至龙前辈……这几天怎么样?“

    说到这个,吴士勋的神情也很凝重,“我跟她就那样,倒是至龙前辈,他这两天像是变了个人,也不能说变了个人,就是一开始去的时候他的态度是非常傲慢的,居高临下,这两天转变了对临月的态度,像是在服软。”

    朴燦烈惊讶,“他又为什么那样?”

    吴士勋撇嘴,“那谁知道,是为了挽回临月吧。”

    “那临月呢?临月什么态度?”

    “她的态度倒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样,很坚决。但哥……”吴士勋顿了下,才接着往下说:“我其实是有点担心的,他对临月的影响太大了,临月现在是不会。之后呢?”

    朴燦烈嗯了声,他摸着下巴沉吟起来,“这点你先别担心,短期内临月的态度是不会变的,但士勋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要是临月将来和至龙前辈复合了,你和临月的关系到这就结束了。”

    “我觉得与其这样被动的结束,还不如主动的争取一下,哪怕输了以后也不会后悔。”

    吴士勋嗯了声。

    他知道朴燦烈说的都对,如果他对临月的感情没有被权至龙知道,他或许还可以以朋友的身份跟她相处,但现在权至龙知道了,如果将来权至龙真追回临月了,他会当没做不知道放任他和临月相处?

    那不可能。

    哪个男的会毫无芥蒂的放任女朋友跟她的爱慕者相处?哪怕是以朋友的身份。

    换他他也做不到啊。

    他做不到,权至龙估计也差不多。

    所以,他和临月的关系要再没转换,将来权至龙如果追回她了,那他跟她连朋友都没得做,只能疏远。

    吴士勋抿紧嘴,他并不想看到那样的局面发生,他很久之前就喜欢她,一直小心翼翼的守护着她,说时间他比权至龙还早认识她,也更了解她,如果最后只能变成陌生人,吴士勋想他会很遗憾的。

    次日。

    许临月跟平常一样起床,起来后她马上起来,外边黄知英已经在做早饭了。

    许临月走过去说了声早,黄知英也回了声早,接着又扬声朝另一个房间喊,“清溪,伊雪,起来了。”

    过了几分钟,房间里才传来一声困倦的嗯,许临月笑出来,她转身去洗漱。

    洗漱完宋清溪和文伊雪也起来了,许临月甜甜的冲她们笑,笑完又出去帮黄知英把早餐端上桌。

    做完一切后,她才坐下吃早饭。

    饭桌跟之前一样,聊天的聊天,刷手机的刷手机,早餐就在这样愉悦的氛围中结束了。

    吃完,经纪人的车也到了楼下,许临月和姐姐们赶紧换了外出的衣服下去。

    经纪人见她们精神抖擞,眉眼带笑,如花一样的容颜就像花瓣上的露珠一样晶莹漂亮,他不自觉地笑出来,“什么事这么高兴?”

    文伊雪最外向活泼,闻言就回道:“因为有工作啊。”

    许临月也点头。

    昨天三十几度的高温穿着厚厚的校服一遍又一遍的拍剧情,不累吗?

    当然累,又累又热。

    但这种累是有意义的,有盼头的,所以哪怕累她们也还是兴致冲冲,状态昂扬。

    经纪人脸上的笑容多了些,“那快上车吧,不好叫人多等的。”

    许临月和姐姐们飞快的上车,接着往目的地开去。

    车上,许临月看向窗外,飞快向后略的公交站台上也还全是权至龙的照片,她抿抿唇又转回头。

    回头后她又觉得无聊,干脆带上耳机听歌,听了会她脑里又模模糊糊的有点想法,但不完全,她打开便签。

    坐她旁边的文伊雪见她又开始记些东西,眼睛都瞪大了,“忙内你又有灵感了?”

    许临月摇头,“不算全的,只有一些模糊的想法。”

    文伊雪没再说了,就怕打扰她了,“那你记吧,我也听会歌看看能不能也有点灵感。”

    有事情做时间总是过的飞快,许临月还没琢磨完就已经到了地方,她只好把刚才记的东西保存好,接着跟着姐姐们下车往大厦里走。

    录音棚在10搂,许临月和姐姐上去,pd的助理已经在等她们了,小助理看到她们就笑了,“请跟我过来。”

    过去后就是录广告词。

    pd依然延续了昨天挑剔的风格,广告词反反复复的说,说到后边大家都快没脾气了,他才勉强通过。

    等全部的广告词录完,许临月喉咙都有点哑了,口干舌燥的,经纪人赶紧给她们买了水来,许临月喝了好几口才感觉舒服了些。

    文伊雪看了看时间,“去吃饭吧?”

    许临月摇头,“姐你们去吃吧,我还要去酒店那边培训,再不过去怕就迟到了。”

    文伊雪皱眉,“那你怎么办?”

    “我等等路上随便吃一点就可以了,没事的,我先过去了。”

    文伊雪冲她挥挥手,“路上小心。”

    许临月笑着转身,接着和经纪人哥哥一起过去。

    许临月到酒店时还早,现场除了她其他人都还没到,许临月也没声张,而是走到一旁安静的呆着。

    过了会,电梯的门开了,有走路声从那边传来,许临月抬起头,视野里跃上一道熟悉的身影——权至龙。

    许临月站起来叫了声前辈好。

    权至龙看到她就想起昨天早上她跟他说的话,一想到那些话他的心就控制不住的酸涩,他淡淡的嗯了声,没说什么的走到一旁。

    许临月见状,也松了口气,看样子他是把她的话听进去了。

    又过了几分钟,吴士勋也来了,他一来许临月的话就多了,巧笑倩兮、自在的和他聊着,权至龙在一旁听的心烦意乱的,想阻止吧又没有资格,不阻止吧又不开心。

    他刷了会手机,干脆站起来。

    他猛地一下站起来,许临月和吴士勋还以为他怎么了,说话还中断了下。

    权至龙见状,没说什们的走到一旁。

    吴士勋和许临月继续说话,才说两句呢权至龙又折返了回来,皮鞋还在光滑的大理石上发出哒哒哒的响声,许临月和吴士勋的话再次被打断。

    吴士勋抬头看权至龙,权至龙也看回去。

    看了两秒,吴士勋又转过头,才开个口呢,权至龙又咳了起来。

    吴士勋:“……”

    他笑,“前辈,你是感冒了吗?”

    权至龙又咳了咳,“喉咙突然痒。”

    吴士勋唇边的笑又大了些,“那真是有点恰巧啊。”

    权至龙面色不变,理直气壮的回道:“是啊。”说完又咳了几声。

    许临月:“……”

    无力感忽然就上来了,她以为昨天跟权至龙说清楚了,他也理解了,结果他还是这样。

    她没忍住看他,想看看他究竟在想什么,结果她才一抬头,他的头就转了过来,许临月不想和他有接触,视线马上低了下去。

    权至龙:“……”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就在这时,其他嘉宾也陆陆续续的来了,一来房间里话就多了起来,说起来也奇怪,明明分开不过才一天,他们却感觉分开了好久似的,一群人说说笑笑的,刚才萦绕在许临月三人间的微妙气氛被打散。

    罗pd见房间里等菜市场一样热闹,他拍了拍手,“各位,有什么等等再说,我们先录制好不好?”

    大家伙都笑起来,笑完收了声去拍摄。

    依然是分为厨房组和大堂组,到厨房口后,他们各自分开。

    进去后,权至龙本来想站许临月身边,可吴士勋和崔智游像是故意气他似,在他行动前两人一左一右的占据了许临月身边的位置。

    权至龙:“……”

    吴士勋这样他能理解,但崔智游这样他就有点不明白了,他没得罪过崔智游吧?

    没有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这样偏帮着吴士勋?

    崔智游当没看到权至龙的眼神,她刚才就是故意隔开他和临月的,就是不想他靠近许临月,权至龙太过分了。

    许临月身边的位置没有了,权至龙只好站到最里边,一个人生着闷气。

    这时,赵主厨从外边进来,他一进来看到他们就笑了,“我们今天学苹果慕斯,很简单的一道甜品。”

    苹果慕斯做之前要先将苹果削皮,在赵主厨说完后权至龙就拿过桌上的苹果,一手刀一手苹果的削,他削苹果的手艺不算好,苹果削的一处厚一处薄的。

    权至龙拧紧了眉,希望能顺利的削完苹果。

    可是有时候吧,越希望什么得到的结果越是相反,削到三分之二处时,他的刀横了下,刀锋划过指腹,下一秒鲜红的血就涌了出来。

    权至龙看着血,愣了下,再愣一秒,钻心的疼痛传来。

    一起练习的其他三个人这时候都没有发现,还是赵主厨见血滴到了案板上,吓了一下,他忙走过来,“怎么了?割到了?”

    这才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许临月也看了过来,权至龙的指尖一直在冒血,鲜红的血看的人不舒坦,她的心揪了下。

    其他人赶紧过来,有问伤口深不深的,有给他冲伤口的,拿创可贴的,权至龙跟个木偶似的任人拉扯着,整个人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许临月身上。

    他看着她。

    小姑娘只是看着,从她的脸上他看不到一点的心疼。

    而曾经,她是一见他咬指甲就要着急的人,是他破一点皮比自己受伤还要心疼的人,今天看到他血流成这样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权至龙的心突然失重了,脑里也忽然蹦上她昨天早上跟他说的话,那句“我已经往前看了,你也往前看吧”。

    她一开始说时他其实不信,但现在,他有点不确定了。

    许临月反应太淡漠了,真的太淡了。

    所以,她是真的往前看了?

    以后再也不会喜欢他了,也不会跟他在一起了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