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60章 第 60 章

    这边, 许临月在和韩社长讨论时, 那边在休息室里的文伊雪不时的往外看,她看了又看,许临月还没回来,再看了一次后, 文伊雪忍不住了, 她扭头问坐对面的黄知英,“姐, 你说社长让忙内过去干嘛?”

    明明是四个人来公司,最后却只叫了忙内一个人过去,真的很可疑。

    黄知英隐约能猜到一些, 但她这会儿也不能确定,她摇摇头, “我也不知道。”

    得不到答案, 文伊雪只好又无聊的玩手机。

    玩了会, 许临月从外边进来, 文伊雪一看到她就问:“忙内, 社长叫你过去是有什么事?”

    许临月呃了下, 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她看着姐姐们, 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小声的开口, “让我准备迷你专的事……”

    休息室里顿时一静。

    文伊雪愣住了。

    坐角落里刷咨询的宋清溪手也是猛地一顿,再也没有了动静。

    黄知英即使之前隐约的有一些猜测, 可这个猜测一旦落实成真她也还是有小一会儿的呆愣。

    休息室里没人说话,气氛也变得微妙起来。

    许临月见姐姐们这样,心情也变得低落,低落中还夹着不好意思, 她咬住嘴唇,视线也低下去。

    这时候不管说什么都觉得像是在炫耀,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休息室里又沉默了几分钟,后来还是黄知英打破了这份尴尬,她温柔的笑道:“真的呀?那很好啊,主题定下来吗?”

    许临月小小声的回:“刚才已经和社长、制作人讨论过了。”

    黄知英唇边的笑继续扩大,“那就好,这是好事,临月你加油。”

    文伊雪这时也反应过来了,她也点头,“没错,你好好干。”

    就连宋清溪也赞同,赞同后她又继续刷咨询。

    许临月见姐姐们这样,鼻子忽然一酸,“你们……没有不高兴吗?”

    文伊雪想了想,老实的回答,“是有点,但也不能说不高兴,与其说不高兴,用酸涩、羡慕、嫉妒来形容更准确,毕竟是出solo。忙内啊,姐酸的都泛酸水了。”

    许临月咬嘴唇的力道又重了些。

    文伊雪话音一转又接着往下说:“但我也知道这种事避免不了的。”

    自从上次社长选择了临月独唱《初景》,她就知道以后的队内资源向临月倾斜是难免的,文伊雪笑起来,“所以酸归酸,但总体还是高兴多一些。”

    黄知英和宋清溪也是这么想。

    许临月的心顿时一松,她笑起来,“谢谢姐。”

    文伊雪故意装出凶巴巴的样子,“不过新专要是火了我以后可就不给你买西瓜吃了。”

    许临月笑道:“那我给姐姐买。”

    文伊雪:“还要一整套阿玛尼的口红。”

    许临月说好,文伊雪双手一摊,“那我也不酸了,我的西瓜和口红就全指望你了,你给我好好干,必须火,知道没有?”

    许临月好脾气的回道:“知道。”

    休息室里又安静下来。

    安静了十秒后,又一道失落的女音响起,“我也好想出solo啊。”

    另一道温柔又坚定的女声传来,“会有的,姐,以后综艺,专辑,代言,solo,演唱会,都会有的!”

    和姐姐们聊完,许临月又接到了叔叔打来的电话,叔叔在电话里跟她说奶奶的药快吃完了,让她有空过去医院那边再拿一些回来。

    许临月答应下来,“奶奶这几天的身体怎么样?”

    许叔叔回道:“还好,就是还有一些咳嗽,你不要担心。你最近怎么样?今天没录综艺吗?”

    许临月细声细气的,“今天没有,要再过几天。”

    许叔叔点着下巴表示知道了,“那……”话还没说完,那边就有人来买东西,许叔叔也只好先挂了电话,“你有空过去拿下药哈。”

    许临月也知道他忙,也没多打扰,答应下来后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她翻了翻她的行程表,下午一点有个行程,她又在心里默默算了下时间,现在过去拿一下刚好回来来得及。

    许临月将手机熄屏,熄屏后又跟姐姐说了要去医院拿药的事。

    黄知英担心的问:“来得及吗?”

    许临月点头,“来得及,我就过去拿下药。”

    黄知英点头,“那你快去快回。”

    许临月说好,答应下来后她快步往外走,她走了几步又拿出手机给林医生打电话,跟他说了她要过去拿药。

    林医生让她直接过来拿。

    一个小时后,许临月到达首尔三星综合医院。

    到医院后她又匆匆的坐电梯去心肺科。

    心肺科在三楼,很快就到,许临月出了电梯后又急急的出来去林医生的办公室外排队。

    排了好久才排到她,许临月赶紧进去,林医生一看到她就笑了,“奶奶的药都吃完了?”

    许临月点头,“快吃完了,所以想再过来拿三个疗程的。”

    “她最近的身体怎么样?情况有没有好一点?”

    “叔叔说她还有点咳嗽,其他的暂时还好。”

    林医生沉吟了下,“那还是按照之前的再吃一个疗程看看,顺便你要是方便的话再带她过来做个检查,看看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我到时候再根据她的情况看看要不要调整药方。”

    许临月想也不想的答应下来,林医生坐下来移动着鼠标,找到许奶奶之前的档案,给许临月开了药,“可以了,你去药房拿药吧。”

    许临月道谢,道谢完又跟林医生道别后去一楼的药房拿药。

    拿药的人很多,许临月看了看自己的号,前边还有好几位,她干脆坐在椅子上等。

    等了会,药房广播的通知声突然传入她耳里,“请白临曦、白临曦到六号窗口取药。”

    许临月抬头,临曦?

    她在取药厅逡巡着,想看看药房通知的是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人,这时一个俊朗的身影从左区域第一排站起来走向六号窗口。

    许临月看着少年的背影就知道是他。

    她的眉微微蹙起,也有点担心,她看着他拿了药,拿完在他转身要走时叫住了他,“临曦。”

    白临曦回头,见到许临月很惊讶,他快步走过来,急切的问道:“姐姐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许临月摇头,“我没不舒服,我是过来帮家人拿药,你呢?你是哪里不舒服?医生怎么说?”

    白临曦笑了下,笑着又咳起来,他赶紧转到一旁,免得细菌传染给许临月,他咳了好几声才勉强压下喉间的痒意,“没什么,就是有点咳嗽。”

    许临月眉皱的更紧了,“你这段时间还有去便利店兼职吗?”

    白临曦点头,见许临月面露担心,他露出大白牙一笑,“没事的,再做几天就结束了。而且我上完班都有回去补眠的,所以没关系的。”

    许临月也不能强硬的不让他去,只好叮嘱他,“那你要好好休息,注意身体。”

    白临曦笑的跟外边的太阳一样灿烂,“我会的,姐。姐姐也是啊,要好好吃饭,好好休息。”

    那边,白妈妈去完洗手间就过来和儿子汇合,她穿过门诊部就要进入取药区时脚尖猛地一顿,接着她又赶紧转身,再也不敢过去。

    白妈妈靠在冰冷的墙上,不敢相信她朝思暮想的女儿就这样出现在她面前,离她只有两米的距离。

    这么近,她甚至能听到许临月说话的声音。

    是她的月月啊,白妈妈的眼眶迅速的红了,再眨个眼,眼泪就掉下来了,怕自己的哭声引来孩子,白妈妈忙捂住嘴。

    医院有太多太多让人伤心难过哭泣的事了,其他人见她挨着墙哭也只以为她是因为看不起病或者亲近的人没了,并没有上前多嘴。

    许临月和白临曦一直交谈,一直到广播通知她去窗口取药,她才停下话,“我要去拿药了。”

    “嗯,我也要回去了。”白临曦说到这才想起妈妈,担心妈妈等等过来直接和许临月撞上,他赶紧拿出手机给妈妈发信息,发完又跟许临月道别。

    许临月冲他挥挥手,又过去拿药。

    白临曦见她走了,又打了妈妈电话,铃声从墙那边传来,他循声走去,发现妈妈躲在墙后哭,他马上明白过来,“妈妈。”

    白妈妈擦了擦眼角,又挤出个笑,“药拿了是吗?拿了我们就回去吧。”

    白临曦点头。

    白妈妈说走,可又恋恋不舍,她回头往许临月那边看,许临月这会儿正站在窗口前认真的拿药,白妈妈看了一眼,只一眼,眼圈又红了。

    取药区在医院的最右边,外边没门,也就是说许临月要出医院必须往回走,那边她已经拿完药了,白临曦见状,忙拉着妈妈离开。

    白妈妈再不舍也只能离开。

    等出去后,她又捂着脸哭出来,白临曦搂着她的肩膀,眼圈也有点发红,他看向远处的高楼,安慰道:“妈妈没事的,没事的,再等等,再等等就好了。”

    再等等,再忍几年,等那个人死了后,就可以和姐姐相认了。

    许临月拿完药后又回公司。

    差不多时间,李株赫也到了和权至龙见面的地方。

    权至龙一副半死不活的的模样瘫在椅子上,李株赫看到后,眉皱了皱,“怎么了?”

    权至龙烦躁的耙了耙头发,“株赫我真的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那天跟你打完电话后,我已经没像之前那样对她了,我这两天真的有好好的在追她了,也还是没用。”

    “我早上想了想,这一切是从生日开始的,可失约这事我跟她解释过了,也说了要给她补过,如果她需要的话。绯闻也解释了,她为什么还是那样?”

    李株赫不了解许临月,自然也不清楚她生气的点在哪,不清楚,他自然也不敢随便下定论。

    权至龙更烦了,转而问他,“你当时是怎么处理的?”

    李株赫想了想,“我跟她之间是有误会,所以后来误会说开了就好了,但你又说你和临月间没有误会。”

    权至龙:“没有误会啊,我跟她就没误会,所有的误会都解释清楚了啊。”

    李株赫神情凝重起来,“那临月还是不肯接受,也就代表你跟她之间还是有问题,不然她不会这样。”

    权至龙郁闷的蹬了下脚,嘴也噘的老高。

    他闷闷不乐的敲着桌子,敲了有一会儿他突然坐正身体,“会不会是因为我没澄清和那位的绯闻,以至于外界还以为我的女朋友是她,所以临月心里不舒服?所以才这样?”

    “是吧?你当时点赞和那位的ins时,薇有不也直接踹了你吗?”

    “……”

    “后来澄清了,薇有就不气了,就原谅你了。”权至龙越说越觉得是这么回事,“那我也澄清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