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49章 第 49 章

    有独处的时间后, 许临月才有时间和心情想早上的事。

    还是很生气,也很委屈,那种被人, 还是被他当面将她最难堪的那一部分掀出来的举动, 真的让人不舒服, 许临月只要一想起他早上那会嘲讽的眉眼, 不屑的态度,只觉得眼睛又有点酸。

    这时, 手机叮了一声有消息进来,许临月拿过看了下,是一个三无kakao小号发来的好友申请,「通过一下,我有事跟你说。」

    是谁不言而喻。

    许临月理都没理,直接把手机放到一旁。

    并不想听。

    他说的再多,也只是事后苍白的描补, 并不能解释什么。

    许临月又把头埋进枕头里。

    埋了会,又有消息进来, 许临月并没有理,直到文伊雪一个电话直接炸过来, “忙内!你好了没有?好了赶紧上游戏,我刚才已经看到有人得到凤凰了, 这好像有限额的, 发完就没了。”

    “我都快急死了, 忙内你什么时候才会好啊?”

    许临月这才知道刚才的消息是文伊雪发来的, 她一个骨碌坐起来,“我这就上。”

    文伊雪破涕为笑,催道:“快点快点, 就等你了。”

    许临月说了声好,然后上游戏,上了游戏,发现吴士勋也在。

    吴士勋看到她很惊讶,给她发信息说:「你怎么在?」

    许临月:「上来帮伊雪姐做个任务。哥哥呢?」

    吴士勋:「我也是做任务,今天不是十周年吗?官方推了限量的神兽和皮肤,我正在弄。」

    许临月:「伊雪姐也是想要神兽,我看到说已经有人得到凤凰了?」

    吴士勋:「是啊,那凤凰还挺漂亮的,你要不要也弄一个?」

    许临月:「我先看看。」

    许临月先是去论坛逛了一圈,接着又看了任务攻略,看完她又回到游戏主页面,文伊雪这时已经发来了组队邀请,许临月接受后,又私问吴士勋:「哥哥,我刚看了一圈,这个任务组队比较方便,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

    吴士勋哪里会拒绝?马上说好。

    许临月先是跟文伊雪说了要拉吴士勋进来,文伊雪根本没意见,反正都是熟人。

    许临月发了邀请,吴士勋很快进来,进来后文伊雪又发消息说:「直接连线吧,比较快。」

    另一边,发送了好友申请后一直没得到通过的权至龙这时候也有点急,怎么还没通过?

    是没看到吗?

    他又发了一遍。

    然而新发的申请也是如泥牛入海般,有去无回。

    权至龙哪里能不知道她是不想加他?

    一时间心情又急又烦,他在房间里等了会儿,她还是没理,权至龙坐不住,打开房门走出去。

    权至龙的房间在最东边,许临月的房间则是在西边,中间隔着一个客厅,权至龙出来时看到吴士勋盘腿坐在沙发上,捧着手机嘴里还念念叨叨的,也不知道在干嘛。

    权至龙瞥了他一眼,就往前走。

    走到一半,沈昌泯从那头过来,“啊,至龙,你来的刚好,快过来帮我贴下膏药,哇,今天站了一天,我肩膀那里都疼死了。”

    权至龙只好先过去帮他贴膏药。

    沙发上的吴士勋瞄了他们一眼,又调整了下坐姿,他摆动的弧度比较大,扯到耳机线了,耳机线一掉出来里边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哥哥我们调整下,我打上路,你去中路。”

    声音很耳熟,像许临月,但沈昌泯和权至龙这时候都不觉会是她,沈昌泯侧了下头,只说:“这声音有点像临月。”

    吴士勋重新捞过耳机线戴上,“就是临月。”

    沈昌泯:“诶?临月?真假的?”

    吴士勋笑了,“这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骗哥干吗?”

    沈昌泯解释道:“我这不是惊讶吗?”许临月看着文文弱弱的,居然会打游戏。

    权至龙也很惊讶,许临月?她还玩游戏?不是,她在玩游戏?

    吴士勋这时又抬头看了权至龙一眼,眼神嘲弄,仿佛在说“她玩游戏你知道吗”?

    接收到他眼神的权至龙神情一僵,“……”

    他确实不知道。

    吴士勋就知道会这样,轻哼了声,又低下头去。

    权至龙:“……”

    沈昌泯一直没等到权至龙给他贴膏药,还回了下头,“至龙?”

    权至龙回神,哦了声,撕开膏药的外包装给他贴上。

    贴完,沈昌泯也没回房间而是过去在吴士勋身边坐下,“你们在玩什么?”

    吴士勋转了下手机屏幕,沈昌泯一眼就认出是什么游戏,“这个我之前也玩过,后来曝奖率太低我就没玩了,你们在做任务?”

    吴士勋说是,“十周年,官方推出了限量皮肤和神兽,我们在做这个。”

    “神兽好打吗?”

    “不好打,但因为有临月,也还好,我们已经得到一只了。”

    沈昌泯问:“哪个是临月?紫色衣服这个?”

    吴士勋点头。

    沈昌泯眼睛毒,许临月一系列操作下来,他就知道她实力不错,“看不出来啊,临月打游戏还挺厉害。”

    吴士勋头也不抬,“她一直玩的不错。”

    权至龙:“……”

    他还是觉得魔幻,许临月不仅打游戏,而且还打的不错,这估计可以排今年他听到的第二匪夷所思的事了。

    但事实就是这样。

    权至龙站在原地,傻愣愣的。

    愣了会他又想,她没通过他的好友申请是不是因为她在玩游戏,是吧?是因为在游戏,所以才没有看到。

    想到这,权至龙也没再去找她,主要找她这会儿估计也不会理,权至龙回房间等。

    等待的时间是难捱的,尤其在有事的前提下,权至龙三不五时的就要看下手机,在没得到回复后他又锁屏,然后没过一会儿他又看下手机。

    这样反复反复的,两个小时就过去了。

    这下权至龙坐不住了,已经十一点半了,她总不至于还在玩吧?

    出去一看,客厅里已经没人了,只有一盏小灯开着,整个房间也静悄悄的,像想进入了睡梦中,权至龙抿抿唇,走出去。

    许临月房间的灯也已经暗了,明显睡下了。

    权至龙:“……”

    这一瞬间,权至龙心情复杂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等了她一晚上,结果她说都没说一声的躺下就睡。

    而他要不是因为等不下去了想出来看看,还不知道要在房间里傻傻的等多久。

    权至龙很气,气中又有点委屈,他知道她拉黑了他大号,所以这回他特意申请了个小号就为了加她,结果她就是这么对他的!

    权至龙抿紧了唇,站在她房间门口一动不动。

    监控器里,罗pd看到这一幕,心都提了起来,权至龙不会想抬手敲门吧?

    那可就尴尬了。

    罗pd紧紧的盯着,还好,还好,权至龙还没失去理智,他只是在许临月房间站了好一会儿,接着回房间。

    就是啊,神情有点气又有点委屈,罗pd看的直摇头,真有点可怜。

    也不知道怎么惹到许临月了。

    权至龙回房间后又看了一眼手机,想也知道她不会通过他的好友申请。

    权至龙郁闷不已,吐出一口浊气,他也躺下去睡。

    这个晚上权至龙睡的并不好,半梦半醒间总是记挂着申请这事,一个晚上醒了好几次。

    醒了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然而手机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权至龙又烦起来,他烦躁的丢了手机,拉过空调被拉高过头。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嗡了一声。

    权至龙一个激灵,马上扯下被子翻身坐起来拿过手机,是她发来的信息吗?

    拿过来一看,权至龙的脸就拉了下来,整个人也像被人泼了一盆冷水般,满腔的期待泼了个一滴不剩。

    他整个人也清醒过来,也是,许临月根本就不想加他,又怎么会突然转了性格通过他的申请?

    发消息的是曹尚浩——

    曹尚浩:「睡了吗?没睡要不要出来喝一杯?」

    权至龙怒了,噼里啪啦就是一顿输出,「大晚上的不睡你干什么?你店倒了吗这么闲?」

    曹尚浩一脸的莫名其妙:「大晚上的你吃了炸药啊?这么冲。」

    权至龙懒得理他。

    曹尚浩又发了消息过来:「怎么样?要不要出来喝一杯?」

    权至龙:「不喝,滚。」

    曹尚浩哎哟了声,「这么暴躁,看来跟妹妹还没有和好啊?」

    曹尚浩:「你上回不是说可以吗?怎么?还是不行啊?」

    权至龙:「说完了吗?」

    曹尚浩:「没有,哎呀看不出来哈,妹妹看着脾气那么好的一个人生起气来居然这么恐怖。」

    权至龙:「……」他其实也没想到许临月的气会这么久。

    曹尚浩:「你打算怎么办?要不要我教你一招?」

    权至龙:「什么?」

    曹尚浩:「睡她,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多睡几次就好了。」

    权至龙气了个倒仰,「滚!!」

    出的什么破主意,他现在连许临月的kakao都加不上,还睡她,睡个毛线!

    他这时候要敢对她动手动脚,许临月就敢打他。

    权至龙气的脑壳疼,整个人也彻底清醒了过来,再也睡不着。

    睡不着后他又拿过手机看,五个小时前发送的好友申请还是没动静,他想了想又发送了一遍,想也知道发出去的根本就不会得到回应。

    权至龙握紧了手机,唇也抿了起来,他真的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连她的kakao都加不上。

    许临月喜欢他,所以第一次他向她要kakao时她很爽快的给了,时至今日权至龙还记得她当时的反应——她兴奋的双眼放光,整个人也跟中了大奖了一样。

    加上后她又抱着手机笑,那眉眼弯弯的就像天上的月牙儿。

    但晚上,她理都没理他,刚才更是抛下他就去睡了,权至龙想到这,心情又不好起来。

    他啧了声,又慢慢的躺下去,拿着手机这里看那里看的,平常觉的很好玩的手机这会儿一点都不好玩了,反而越看越烦,最后权至龙干脆丢了手机,拉过被子蒙住头。

    第二天,许临月差点没睡过去,闹钟响了三次她才勉强从睡梦中醒过来。

    醒了后她拿过手机看了下,权至龙昨晚半夜又发了申请过来,可能也觉得她不会通过,他后边又发了一条,还附带了一些关于昨天早上那番话的解释。

    许临月只是扫了一眼,就放下手机去洗漱,并没有理会。

    洗漱完她走出去,出去后发现吴士勋和沈昌泯已经起来了,此时正坐在沙发上,许临月说了声早走到沙发的另一边坐下。

    吴士勋也说了声早。

    许临月这时还没睡醒其实,加上刚醒她也不大想说话,就安静的坐在沙发上。

    崔智游从外边进来见到的就是他们三无精打采的模样,她笑了下,“怎么这样?感觉大家的状态都不是很好?”

    吴士勋嘟着嘴,“不好,不舒服。”

    委屈巴巴的模样的看的人心一软,崔智游关切的问:“wei?士勋怎么了?”

    吴士勋龇牙咧嘴的,“全身疼,肩膀疼,脚也疼,手也疼,头也疼,累死了。”

    沈昌泯也点头,“我也是,哇,你们不知道,我昨晚在梦里都还在做饭,吓死我了。”

    许临月听到这,没忍住笑了出来,其他人也笑,“那你这个梦是有点吓人哈。”

    沈昌泯说可不是吗,说完还拍了拍心口,一脸的心有余悸。

    大家笑的更厉害了。

    权至龙就是这会儿出来的,崔智游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哦莫至龙你——你昨晚也没睡好吗?”

    权至龙的状态比谁都要糟糕,鸡窝头,眼下是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嘴唇也因干燥而起皮,一身的低气压,任谁都可以看的出来他心情不好。

    权至龙并没有马上回,而是去看许临月,她坐沙发上——神情恬淡,眉眼带笑,脸颊透着粉,看来昨晚睡的很不错,不知道怎么的权至龙见她这样心态突然就有点崩。

    他昨晚因为她辗转反侧到凌晨四点才睡,期间还醒了好几次,一个晚上都没睡好,结果她吃的好,睡的香,他在意的事对她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权至龙的气又上来了,心里憋闷不已,他看着她,咬牙切齿的,“是,没、睡、好!”

    崔智游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呃了声,明白过来了。

    说真的,她其实不大想插手的,但话题是她挑起的,她得把这个话题圆完,她又问:“怎么了?怎么也没睡好?”

    权至龙继续看许临月,阴阳怪气的回道:“遇到个没良心的小、混、蛋。”

    崔智游:“……”说不下去了。

    说话听音,许临月自然知道权至龙说的是她,但那又怎样?

    他加她,她就要通过就要理他吗?

    许临月没理,装不知道,权至龙看了会,许临月始终没理他,他更气了。

    吴士勋见状,暗笑了声,他翘翘嘴角,接着转头问许临月,“昨晚后来你玩到几点?”

    许临月:“十一点四十,后来又帮伊雪姐做了个任务。”

    昨晚他们做完任务后就下线睡觉,她才躺下没多久文伊雪又打电话过来让她再帮她上个任务,她只好又起来。

    上去后发现吴士勋还在,他在打boss,许临月也没多打扰,做完任务就下了。

    权至龙听到这,头猛地一抬,昨晚十一点半那会他去找过她,她房间的灯关了。他以为她睡了,结果她还在游戏,而她房间的灯关了估计是她听到了他的脚步声,这才把灯关了的。

    许临月的听力一向挺好的。

    之前他们在一起时,有好几次他还没走近她就知道他来了,没有一次失误,他觉得神奇,有次问她,“你怎么知道哥哥来了?”

    她笑着说:“因为听到了哥哥的脚步声啊。”

    他走路并不重,要是放慢了甚至可以称的上轻,有好几次还夹着其他人的脚步声,她也还是听了出来,他这才知道她听力灵敏。

    之前她都能听的出来,没道理昨晚听不到,听到了又把灯关了,只能说明她是故意的!

    就是不想见他。

    权至龙意识到这一点,更气了,一颗心也像被人丢到了苦水中一样。

    又气又委屈又不舒服,真的很不舒服。

    又坐了会,许临月才起来做早餐。

    大家这两天都挺累的,相比较下她还算好的,许临月就承担起了早餐的任务。

    她前脚刚进去,后脚吴士勋也跟着进去给她打下手,权至龙洗漱完出来看到这一幕,嘴角一扯就是一声冷笑,跟屁虫。

    许临月早餐很快做好。

    做好后,大家就坐下吃,对累了一天的人来说不要做早餐就可以吃现成的确实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车仁俵舒坦了咬了一口烤好的吐司,“真的,还好有临月,有你我们真的省了好多的事。”

    其他人也赞同。

    许临月谦虚的说没什么。

    早餐时间,正是可以放松的时候,慢慢的大家就聊了起来,年长的几个说今天营业的事,小的几个则是在说游戏,吴士勋一边吃一边说昨晚游戏的事,“那关真的很难过,那个boss有点难打,昨晚我们几个人打了半个小时没没打下来,你有没有兴趣?要不晚上组个队看看?”

    许临月来了兴趣,“那么难打吗?”

    吴士勋点头,“有点,主要是有个队友临时进来的,配合的不行就打不下来。后来打的都有点生气了。”

    许临月说:“那晚上看看。”

    吴士勋笑着说好,听到这的权至龙:“……”

    她玩游戏,她跟吴士勋谈笑风生,她的眉眼里一点都没有吵架后的阴霾和不开心,仿佛昨天的事根本就没发生过,不舒服介意的只有他一个。

    权至龙咬了咬牙,心里又不舒服了起来。

    看了一眼还在谈笑风生的两人,权至龙彻底忍不下去了,他拿出手机联系罗pd,「pdnim,我记得你之前跟我说过综艺里是有游玩这一个环节的吧?」

    罗pd:「是没错,安排在下午的,这你不也知道吗?」

    权至龙:「那我要跟临月一组。」

    罗p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