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47章 第 47 章

    营业的牌子挂出去一会儿后就有居民过来。

    许临月见客人来了, 就拿着订菜单过去,来的是两位阿姨,其中一位许临月见过, 是昨天看到她很惊讶的绿衣服阿姨,另外一位她没见过。

    绿衣服一看到她过来,就冲对面的短发阿姨使了个眼色, 短头发阿姨装作不经意的抬头看她。

    昨天已经从老奶奶那已经知道缘由的许临月注意到她打量的眼神, 也只当不知道, 她笑弯弯的给她们介绍餐厅的菜品,介绍完又问她们要哪一种套餐。

    那两位阿姨也没再看, 而是点了餐,点完餐她们等许临月转身回厨房后又小声说了起来,“是吧?”

    另一道压低的声音传来,“嗯, 一模一样, 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许临月听力好,听到这也不自觉地有点好奇, 她跟那位故人到底是有多像才会让她们特意过来一趟?

    她走到厨房,把订餐传达给厨房组,“前辈, 两份鸭胸肉排。”

    车仁俵回了声收到, 接着就准备做。

    吴士勋也拿过鸭子准备切, 鸭子拿到手上了呢, 抬头一看, 许临月还站在那,他笑了下,“你快出去吧, 别在这站着。等好了我叫你。”

    车仁俵也抬头看了下,也说:“临月你快出去,等等呛。”

    许临月笑着点点头,转身回吧台。

    才走到吧台呢,外边又有新的客人进来,许临月忙出去,一边招呼客人一边给他们介绍餐厅的菜式,等介绍完又给他们点餐。

    这一波来的客人当中,一些上了年纪的看到她都露出惊讶的神色,年轻的则没有什么反应。

    厨房里,一边做饭一边注意大堂动静的车仁俵见到这一幕,觉得有点奇怪,“他们为什么这样看临月?”

    吴士勋也看了一眼,回道:“昨天就这样了。”

    其他人不知道,都诶了声,“昨天?”

    吴士勋把昨天发传单时的事说了,“就是这样,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问了也不说,就很奇怪。”

    李章于来了一句,“会不会是因为临月像谁啊?”

    车仁俵笑道:“那要想长成临月这样可不容易。”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吴士勋心里一动,“哥你刚才说什么?”

    车仁俵:“啊?”

    吴士勋转头看他,“刚才你说要想长成临月这样可不容易对吧?”

    车仁俵点头,“是啊,本来就不容易。”

    许临月长的漂亮,即使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也丝毫不逊色,明星已经是筛选出来很优越的那一批了,她们都比不上许临月,更不要说普通人了。

    吴士勋听的渐渐的皱起了眉。

    沈昌泯见他发呆,事也没做,就拍拍他的肩膀,“士勋?”

    吴士勋回神,“不好意思,哥,走了下神。”

    他回完又往外看了一眼,外边许临月正在给客人们介绍,她的态度和蔼,侧脸的线条漂亮美丽,吴士勋看着想,确实,一般人长不成她这样。

    许临月接完单回来,又把客人们要的套餐说了。

    总共七八份。

    厨房组的不敢大意,忙收起那些有的没的心思,忙了起来。

    先出来的是那两位阿姨的鸭胸肉排,知道许临月对肉的气味敏感,所以鸭胸肉排好后吴士勋也没叫她,而是自己端着就出去了。

    许临月哪里能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

    忙说:“哥哥没关系的,好了你叫一声,我可以拿出去的。”

    吴士勋回道:“那反正现在也不忙,顺便嘛。”

    许临月又说:“那等等要是忙了哥哥你放在那就行了。”

    吴士勋笑着说好,接着又回厨房帮忙。

    听到两人对话声的权至龙这时候回了下头,视线刚好和许临月对上,四目相对,只一秒许临月马上就转过头去,那嫌弃的模样竟是一秒都不想多看。

    权至龙:“……”

    权至龙有点难受,因为她嫌弃的模样,但这事是他理亏在先,她这样他也能理解,所以再不舒服他也只能压下。

    许临月移开视线后开始做甜点。

    她厨艺不错,甜点很快就做完了,做完后她要端出去时,权至龙脚尖一转已经过来了,“二号桌的是吗?”

    镜头前,许临月当然不会对权至龙摆脸色,但要想她很热络也是不可能的,尤其刚才还发生了那么不愉快的事,许临月还能跟他说话已经是涵养好了,她抿抿唇,非常公式化的回了一句,“是。”

    “那我端过去。”

    “好的,谢谢前辈。”

    别人或许听不出她话里的客气疏远,但权至龙跟她在一起这么久还能听不出话语中的细微区别吗?

    临月这时候对他的态度比一开始时客气还要客气疏远,这在过去是没有的,权至龙总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的信号,他整个人也因此有点烦躁,想早点结束营业的心更强烈了。

    看了眼还在吃的客人们,权至龙咬了咬后槽牙,到底还要多久才结束啊?

    他都快要烦死了。

    又过了一个小时,餐厅终于结束了早上的营业。

    结束后,大家都累的要命,许临月也是,她站了一早上,又不断的在大堂和厨房间穿梭,几个小时也累的够呛。

    她找了张沙发坐下,才坐下呢,就看到权至龙脚尖一转向她走来,许临月的心里升起抵触,顾不上休息了,她马上站起来走到崔智游身边,“姐姐还有没有什么要我做的?”

    她演技太拙劣,拙劣到权至龙一眼就能看出她的故意,他停下走到一半的步伐,转过头看她。

    许临月就当没看到。

    崔智游没什么事找许临月,但没事不代表许临月没事做,她收拾收拾吧台,洗洗咖啡机,再擦擦桌面,十五分钟又过去了。

    原本还以为她会出来、结果没出来的权至龙:“……”

    就很气。

    但又无可奈何,这时候大家都在,众目睽睽下,他又不能进去把人拉出来,他敢保证他这时候要敢进去把许临月拉出来,小姑娘能当场跟他翻脸,到时候估计事情更不好收场。

    想到这,权至龙又压下心底的焦虑,坐下等。

    许临月知道他打的什么心思,但她这会儿已经不想听他解释也不想跟他说话,所以收拾完桌面后她又找了张椅子坐下,就是不出去。

    吴士勋出来后看到的就是坐在墙角的许临月,她并着双脚,双手则是放在膝盖上,乖乖巧巧的,看的人心都软了,吴士勋一见到她就笑了,“怎么坐在这?”

    许临月小小声的回:“在这里休息下。”

    “累了?”

    “有点。”

    吴士勋笑起来,“那等等休息下。”

    许临月抬头,“早上的事谢谢哥哥。”

    “说什么谢谢?”吴士勋拿她的客气没办法,他低下头看了看她,许临月的眼圈这会儿已经不红了,但眉眼间还是有点不痛快,吴士勋压了半天的火蹭的一下又冒了上来,权至龙这个死垃圾,他当时就该揍死他的!

    厨房里传来车仁俵的声音,“临月你中午想吃什么?”

    “我都可以的。”许临月站起来,“前辈不要特意弄。”

    “反正都要煮嘛。”

    他说的客气,许临月哪里真好意思让他做?忙进去,进去后见厨房一片狼藉,锅碗瓢盆堆了一水池,且他们自己午饭也还没做,许临月更没好意思了,“前辈我自己来吧。”

    车仁俵问她,“你打算做什么?”

    “熬点粥吧,您吃嘛?”

    “也可以熬一些。”

    许临月说了声好,就手脚利索的去淘米,洗米,将米下锅后她又洗起了碗。

    短短一早上下来厨房堆积的碗也十分可观,吴士勋见她忙不过来,也加入了洗碗的大军,帮着一起。

    权至龙等不到许临月出来,反而见她跟吴士勋进了厨房,他坐不下去了,也进了厨房。进了厨房后看到的就是两人洗碗的画面。

    许临月和吴士勋多年的朋友,默契当然是有的,正因此,两人配合良好且又不约而同屏蔽了权至龙这一举动看的权至龙快气死了。

    他踢踢踏踏的故意闹出点动静,但是谁理他呢?

    许临月洗到一半,外边的崔智游叫她,她哎了声放下碗出去,出去前还交代吴士勋,“哥哥,粥快好了,你帮我看一下,再等五分钟就可以关掉了。”

    吴士勋说好。

    许临月出去,她前脚刚出去,后脚权至龙也跟了出去。

    吴士勋啧了声,正打算也出去看看时,吧台上的电话响了,他只好先出去接电话,一边接一边注意许临月和权至龙。

    许临月在大堂帮崔智游的忙,所以权至龙也还是没有跟许临月说上话,吴士勋看到这就笑了,一边笑一边回电话那头的预约,“五个人是吗?可以的,我们都有在营业的,您到时候直接过来就好了。”

    “好,给您预约五个,好的。”

    他在这边接着电话,厨房里的粥就忘了,等反应过来时,糊味已经飘了出来,吴士勋闻到后愣了下,接着跳起来,“我的粥!”

    他急急的跑进去关了火,然而已经晚了,粥已经糊了。

    许临月闻到糊味后也赶紧进来,吴士勋看到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不好意思,我刚才没注意到。”

    许临月是知道缘由的,她笑着摇头,“没关系的,底下的那层刮掉,再加点水煮开就好了。”

    她进行补救。

    补救完她又把粥端出去,权至龙闻着熟悉的糊味,眉抽了下,“这粥糊了吧?不能吃了吧?”他说着去看吴士勋,眼里有几分幸灾乐祸。

    许临月没理他,只是拿过碗装了一碗粥。

    权至龙:“……”

    吴士勋熬糊了就说没关系,他熬糊了就不吃?许临月存心气他的吧?

    他没什么表情的指指粥,“粥不是糊了吗?”

    许临月都懒得理他,爱吃不吃。

    吴士勋见许临月这样,唇角一翘就笑了。

    他施施然的拿过碗给自己装了一碗,“前辈要是介意有糊味可以吃其他的。不一定要喝粥。”

    权至龙被刺的咬牙,见许临月真要吃,他也拿过碗装了一碗,皮笑肉不笑的回道:“我今天有点口渴,就想吃点清淡的。”

    吴士勋回道:“糊了啊。”

    “临月不是做好了吗?说起来这事要不是你失误,这粥也不会糊,煮糊了不反省,反而在这大言不惭……”权至龙掀起眼皮看了吴士勋一眼,嘲讽之情溢于言表。

    吴士勋的身子僵了下,唇角的笑也凝住了。

    许临月听不下去了,冷冷的回了一句,“他刚才在接电话,你没看到?”

    权至龙:“……”

    权至龙一下哑了声,他不敢相信她居然为了维护吴士勋而刺他,让他当众下不了台,一时间他的脸色有点铁青,神情也不是很好看。

    这下轮到吴士勋开心了,他呲着大白牙笑,眉眼间也全是得意,看的权至龙更不爽了,他舔着上颚,目光有几分沉。

    其他人不知道缘由看到这一幕只觉得奇怪,权至龙和吴士勋是不和,但这份不和除了第一天见面外其他时间并没有摆到明面上,但今天……

    像是撕破脸了一般,连最基本的面子都不做了,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联想到早上的事,车仁俵等人的视线就在他们三人中来回扫,餐厅内的气氛一时有点微妙。

    知道内情不久的沈昌泯真怕他们打起来,忙出来打圆场把这一茬带过去,“都先别说了,先吃饭吧,等等还要忙呢。”

    崔智游隐约猜到一些,见状也跟着说:“对对,都先吃饭吧,现在已经十二点半了,吃完收拾完又要营业了,晚上营业的材料还没准备呢,快吃吧。”

    他们越这样欲盖弥彰粉饰太平,许临月越气,权至龙这个王八蛋,真的让人讨厌。

    她端起碗,默不作声的低头喝粥。

    吴士勋见她耳朵又有点红,有点懊恼,也没再挑衅权至龙,而是听从沈昌泯和崔智游的话,开始吃饭。

    权至龙呢,被许临月那么一刺,也没了嘲讽的心思,他也安静的吃饭。

    他跟吴士勋两个人都老实了,其他人就更没问题了,大家一边吃一边说早上的事,慢慢的气氛又回暖了起来。

    车仁俵说着早上的事,“我一度以为我们会做不好,但一个早上下来也还好。”

    沈昌泯也笑道:“还好今天有士勋,有他在我们快了很多。”

    吴士勋谦虚的摆手,“我也没做什么啦。”

    权至龙听到这,勾了下唇角,似笑非笑的,也不知道在嘲讽着什么。

    许临月吃到一半,抬了下头,刚好看到权至龙这个嘲讽的笑,她感觉额角的青筋跳了下,同时心里对他的讨厌也更多了。

    在吃饭,又是在录制,许临月这会儿忍着没说,等吃完饭,她找了个空隙就让吴士勋跟她出去一趟。

    吴士勋还以为她有什么事,非常配合的出去了,“怎么了临月?”

    许临月一直走到院子外,脱离了拍摄的范围,才关了麦跟吴士勋说:“哥哥,他呢……,就是个讨厌鬼,王八蛋,你不用理他,也不用跟他争辩,犯不着,也不值得。”

    “真的。”

    院子里边,注意到许临月动静从而也跟着出来的权至龙听到她的话,他愣了下,脚步就停了下来,他,讨厌鬼?王八蛋?!

    吴士勋也关了麦,低声询问,“早上那会出了什么事?”

    许临月摇了摇头,没说。

    她不说,吴士勋的神情也严肃了起来,他不是很赞同的看着她,“临月……”要一般的事过去也就过去了,但许临月今天都被气哭了,足以说明那事很严重。

    许临月还是没说,“过去了哥哥,但是哥哥,他真的很让人讨厌。”

    权至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