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27章 第 27 章

    李株赫接到好兄弟电话时正和枯燥艰涩难懂的mba课程做奋斗, 听着电话里好兄弟的郁闷烦躁,在书本和兄弟间,李株赫果断的选了好兄弟。

    他出门赴约,到西餐厅时看到的就是一脸郁闷的至龙, 李株赫走进去, “怎么了?”

    权至龙见是他才稍微提起点劲, “你来了。”

    李株赫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叫我出来干嘛?”

    “株赫, 你说她为什么还要生气?她不开心我失约她生日, 我也给她补过了,她喜欢吃北京烤鸭,我也给她买了,我以为她可以跟我和好了,谁知道她还是很生气,就很迷惑。”

    权至龙是真的很不明白,让她生气的事他都弥补给她了,不懂她为什么还要生气。

    权至龙说完又问好兄弟,“你当时是怎么让薇有消气的?”

    毕竟株赫做的事也跟他差不多, 并且宋薇有气性可比许临月大多了,她都能原谅李株赫,没道理许临月不原谅他。

    李株赫想了下,回道:“主要我跟她的事那就是个误会, 双方又都有感情在。”

    权至龙反驳, “难道我的就是真的吗?我跟她也有感情啊。”

    “性质不一样, ”李株赫给他分析,“薇有是因为误会我还喜欢那位,”他说到这猛地转头看权至龙, “临月不会也这样误会吧?”

    权至龙嗤了下,“怎么可能?我对她什么感情她不清楚吗?”

    他要不喜欢她,他至于这样接二连三的哄她?早分了好吗?

    李株赫想想也是,至龙这回是事出有因,而且事后也跟临月解释清楚了,应该不存在这种误会,他于是又捋道:“既然没有误会的话,但她确实又因为你失约她生日而跟你分手,但你也说了给她补过,她不要,所以临月介意的还是绯闻这个事吧?”

    “这有什么好介意的?都是假的不是吗?”

    “我们知道是假的,但外边的人不知道啊,他们只会以为你跟水原又旧情复燃了,临月看到了怎么想?明明她才是你女朋友不是吗?”

    “那我也不可能再去澄清啊现在。”

    一是没条件,二是都过这么久了再突然去澄清,就很奇怪。

    李株赫无语,“我不是让你澄清,而是让你给临月多一些安全感,也不是让你就跟临月公开,而是在一些范围内也可以让别人知道她才是你女朋友。”

    “至龙,你知道的,很多时候你都挺让人没安全感的。”

    “挽回的话”李株赫沉吟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关心她,帮她解决困难,让她知道你喜欢她,让她感觉到你的在意,必要的时候挡刀,肯定能打动她。”

    “你就是这样打动薇有的?”

    李株赫理直气壮的说是啊,“这全是我的的经验。”

    权至龙摸了摸下巴,觉得有道理,他打算试一试。

    许临月发现她那天跟权至龙说清楚后,他没再出现在她的生活中,这让她松了口气,没有了他的困扰她更加有精力应对工作上的事。

    这天,她刚到公司就见制作人一脸开心的跟她说之前他们联系的那个很有名的贝斯手给他们回复了。

    许临月也很惊喜,“真的吗?”

    她开心的双眼放光,“您没骗我吧?”

    “你这孩子,我骗你干嘛?”

    “我只是太惊喜了。”

    那个贝斯手特别有名,一般人也约不到他,他们当时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满给对方的工作室发了邮件。

    邮件发出去后如石沉大海,许临月也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她也没多生气,毕竟她不是什么有名的人,对方看不上她也很正常。

    就在她打算联系新的工作室时,对方给她回复了,许临月就感觉像被馅饼砸中了一样,开心又晕乎乎的。

    她咬着唇笑出来,笑完又问制作人,“对方有说什么时候过去吗?”

    “都可以。”

    择日不如撞日,许临月兴奋的说道:“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过去看看。”

    制作人说好,开车和她一起过去。

    那位贝斯手的工作室在明洞那边,许临月到时正值一天中最热的时候。

    灼热的太阳从上方照射下来,闷热又难受,可能因为心情好的关系,今天这天气也没让人那么讨厌了。

    许临月欢快的下车,下去后又兴奋的进去。

    这位贝斯手的工作室很大,装修的风格也很现代化,看的出来是个很有个性的人,许临月跟着行政小姐姐往里走,走到一半发现吴士勋从对面走来,她很意外,“哥哥?你怎么也在这?”

    吴士勋看到她也很惊讶,“你怎么过来了?”

    “过来和全老师谈录音的事。”

    “你和全老师谈好了?”

    吴士勋更惊讶了,昨晚他和她联系的时候她还说发给全相旻发的邮件没得到回复,转眼就谈好了。

    许临月点头,“刚才回复的。”

    吴士勋为她开心,“恭喜。”

    许临月双眼弯成了两个小月牙,接着又问他,“你呢?过来也是和全老师谈合作吗?谈的怎么样了?”

    吴士勋摇摇头,他过来这边是想跟对方谈下能不能跟许临月合作,结果还没谈好,许临月就过来了,也挺好。

    “那”

    许临月想再问时,前边办公室的门被打开,接着权至龙和全相旻从里边出来,两人有说有笑的,许临月愣了下,脑里突然浮上不好的预感。

    那边权至龙也看到她了,看到她,他唇边一点点笑意,他看着她,跟身边的全相旻说:“(我们临月)就多拜托你了。”

    许临月所有的喜悦就像被人迎面泼了一盆冷水,泼的她灰头灰脸的,狼狈不堪。

    垂在身侧的手也握了起来,但这时候她还克制住情绪跟制作人说:“可能不能和全老师合作了。”

    制作人见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但全相旻的吸引力实在大,他又挣扎了下,“再考虑下吧。”

    许临月摇头,“不合适。”

    她走过去婉拒了合作的事,全相旻还没说什么,一旁的权至龙已经急了,他拉过许临月走到走廊那头,“你在干什么?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

    许临月才想问他他在做什么,“我们已经没关系了,我也不需要你为我做这些。”

    “你不是在准备新歌吗?”

    “你怎么知道我在准备新歌?”

    权至龙笑,“这种事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了,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

    “好啦,不要赌气,相旻哥是很棒的贝斯手,跟他合作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也是好不容易才说动他的,你不要闹。走,过去跟他谈下具体的,我也帮你把把关。”

    许临月:“”

    许临月真的忍无可忍了,她怒道:“我们已经没关系了,没关系了你听不懂吗?”

    “是我说的不够清楚吗?”

    “aniu,不是我说的不够清楚,是你全凭自己的理解,那,是要我找一个新的男朋友你才会相信我是真的要跟你分手是吧?”

    “我这就找。”

    她拿出手机翻通讯录里的联系人,权至龙难以置信,“许临月你是疯了吗,就因为这个你要找新的男人?”

    “手机拿过来。”

    许临月侧了个身,避开他,权至龙气的够呛,“许临月!我让你把手机拿过来听到没有?”

    两人的动静不算大,但一直关注他们的吴士勋还是听到了两人的争执,听到后他走了过来,拦住权至龙,“您这是在做什么?”

    权至龙绷着张脸,“跟你没关系。”

    眼角的余光见许临月已经要打电话了,也不知道要打哪个,那个跟她联谊的小白脸?权至龙怒了,“呀,许临月!”

    吴士勋见状,心一提,紧张恐慌就上来,几乎来不及思考的他一把握住她的手,“不要打了,我吧。”

    许临月吓得差点没摔了手机,她转头看他。

    吴士勋抿紧唇,他这时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快的都要蹦出嗓子眼了,脑子也嗡嗡嗡的,脸上一阵热一阵冷的,耳朵也跟失聪了似的什么也听不到了,整个人像是灵魂出窍了一般,但他又感觉自己是清醒的,也知道自己做什么,说什么,“不是要找新的男朋友吗?我怎么样?”

    许临月:“???”

    权至龙:“……”

    吴士勋知道他在说什么吗?

    迎着许临月和权至龙惊诧的眼神,吴士勋握紧了自己的手,他调节着呼吸,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些,稍微缓一些后,他又慢慢的跟许临月说:“我们认识也挺久的了,我也没什么不良嗜好,为人也算正直,我觉得还可以,如果你真要找新的男朋友,考虑一下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