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4章 第14章

    权至龙十九号要在上海开演唱会,所以他们在普吉岛只玩了一天,第二天就回了韩国。

    来时兴致勃勃,回去时却兴味索然,这其间的落差只有许临月能明白,至于权至龙,他根本没察觉到不对,还以为大家都玩的很开心。

    到首尔后,许临月自己打车回去,上车后她给他发了个信息说她在回去的路上了,他回了个ok,又说晚点再聊。

    许临月回了个嗯后也按了锁屏键,接着看向窗外。

    昨晚看完日落后他们就下山,她那时其实就已经很难过了,但他并没有发现,一直说个不停,她在一旁听着,沉默的样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在他问为什么,她推脱说是大姨妈来了,人不舒服,他听后果然没再问,全然忘了她大姨妈并不是这几天来。

    许临月到宿舍时,几个姐姐正在客厅说着什么,看到她她们都很惊讶,“怎么这么快回来?”

    许临月回:“本来是打算后天回来的,但临时出了点变故就今天回来了。”

    善解人意的黄知英闻言立马说道:“那也没关系,等下回有时间了再去,现在交通这么便利。”

    文伊雪则是从沙发上跳下来,拉许临月过来,“忙内我跟你说”

    她又跟许临月说视频的事。

    许临月心里兜了事,又奔波了半天根本提不起劲来,文伊雪不满,“这么高兴的事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许临月略无奈的回道:“姐,我有点累,等等再跟你说好吗?”

    文伊雪这才想起她这两天舟车劳顿的,她拍了下自己的脑袋,“你快去休息,晚点再说。”

    许临月说好,接着回房间休息。

    睡到晚上八点,许临月才醒,醒来后她起来,刚趿着拖鞋走到门边就被等在外边的文伊雪拉过去,“忙内你过来”

    她又是噼里啪啦一顿说,说完又说出最让她们开心的事,“这两天有好多人给经纪人哥哥打电话谈合作的事,经纪人哥哥接电话接的手都要软了。”

    许临月哪怕知道她话里带了夸张,也忍不住开心,“真的吗?”

    文伊雪用力点头,“还有社长哦,也在催新专的事。”她开心起来,“快的话这个月就可以发了。申惠孝那个傻子,之前还嘲笑我们,结果呢?哼哼哼。”

    许临月想起那天申惠孝语焉不详给她们造成的恐慌,再想想现在,心里也有点扬眉吐气的感觉。

    这时黄知英又出来说经纪人给她们接了新的工作,这下许临月也开心起来。

    gemstone上回表演的视频意外出圈火了一把,火了后公司又抓住这个机会好好做作了一番,运作后最直观的表示就是许临月几个在国民面前刷了一把存在感,她们的工作也多了起来。

    从普吉岛回来后,许临月一直都在忙,她跟着姐姐们跑行程,经常天不亮就起来,晚上月亮爬上天了才回来。

    这种情况下,她和权至龙的联系就少了很多,毕竟他也忙。

    联系少了,她又忙,也就没心思想那些让她难过的事,无形中笼罩在他们俩感情上的那层阴影好像也消散了,直到七月一号这天。

    七月一号的晚上,《ifyou》音源发布。

    新歌发布时许临月正和姐姐们在客厅听。

    作为女朋友/崇拜大前辈的后辈,她们一开始是抱了很大的期待的,毕竟bigbang的音乐一绝,有很多值得她们学习的地方,但一首歌下来,几个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文伊雪脾气急,当时就炸了,“至龙前辈也太过分了吧?居然发了这样的歌出来,他这什么意思,啊?”

    想起歌词内容,文伊雪越说越气,“他是想说他很后悔和水原分手,很后悔在的时候没好好珍惜,并——希望她能回来吗?他是疯了吗?”

    许临月的一颗心也直往下沉,却不得不打起精神笑道:“哥哥可能没想那么多,对他来说这或许就只是一副作品,没有其他的意思。他是音乐人,应该把音乐放在第一位的,如果因为私人的情绪而顾忌重重,束手束脚,那做出来的音乐就失去了它原本的意义,我们也会少了很多好听的歌听,而且,”她顿了下,又抿着唇说:“脱离了那些情绪,这首歌还是很好听的。”

    文伊雪看怪物似的看着她,“忙内你是疯了吗?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哇,我真的是。”文伊雪快被她气死了,“我知道你喜欢至龙前辈,但你也稍微能不能有点骨气?他都这样打你脸了,践踏你尊严,你还为他说话?你是疯了吗?”

    “我没有”

    “知道吗?他敢这么忽视敢这么践踏你很大一部分都你自己造成的,是你一直惯着他给了他底气他才敢这样,没把你放在眼里,他敢这样对水原吗?”文伊雪犀利的看着她,“未必吧?”

    许临月脸色一白,脸上闪过难堪。

    文伊雪继续说:“不敢那样对水原却敢这样对你,你都不想下为什么?”她恨铁不成钢,冷笑了声说道:“你就继续这样忍着吧,忍到哪天他不要你了”

    许临月被斥责的脸又白了三分,“不是”

    “不是什么?你没纵容他?你没忍着他?忙内,”文伊雪嘲讽的挑起眉讥讽,“你是没见过男人吗?”

    这话诛心,也非常的不礼貌,宋清溪听不下去了,她腾地一下站起来斥责道:“你说够了没有?说够了就闭嘴。一天天的,说个没完,你家住海边吗?管这么宽?”

    “忙内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要你指手画脚?”

    文伊雪不敢呛她,但在气头上她心气也不顺,她哼了声气呼呼的起来回房间,之后又“砰”的一声甩上门。

    客厅都被震了三下。

    这时谁也没有心情计较这个,黄知英回头安慰许临月,“忙内”

    许临月忍着泪意起来,“姐我出去一下。”

    “这么晚你去哪啊?”

    “房间闷,我去楼下走一圈。”她强颜欢笑,“你放心吧,我就下去走一圈,很快回来。”

    许临月说完急急出门,黄知英一个头两个大,忙吩咐宋清溪,“清溪你跟下去看看。”

    宋清溪忙起身跟上去。

    许临月察觉到她的跟随,低声道:“姐我没事,我就是想下去走走,你不要下来,回去吧。”

    宋清溪拉住她,“你跟她计较什么?她就是个傻子。”

    许临月摇头,“我不是跟她计较”

    而是她真的也很难过,需要静一静。

    从专业的角度来说,她是赞同权至龙发布这首歌的,毕竟他们做音乐的,作品第一,而且这首歌也确实很优秀很好听。

    但从情感的角度来说,她真的也挺难过的,歌词里的深情、追悔莫及、怀念,一字一句就像鞭子一样鞭笞在她身上,让她难过不说还很难堪,一点体面都没有。

    宋清溪默了。

    许临月擦了擦眼角,强挤出一个笑来,“所以我下去一下,没事的,你们不要担心,我很快就回来。”

    宋清溪没再跟上去。

    许临月一个人下楼。

    十二点的小区静悄悄的,这时候的夜晚也没了白天的燥热,刚好人静下心来想事情。

    许临月沿着小区的鹅卵石往前走,一直走了好几圈情绪稍微平复下来后她才有心情思考这一切。

    就算她再不愿意承认,她也不得不承认水原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她也在他身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记,以至于他现在身上处处有她的影子和习惯。

    那她呢?

    许临月想问,她算什么呢?她对他来说又算是什么呢?

    女朋友?

    还是像歌词里写的那样——「不知通过与其他人交往是否能够得到安慰(注1)」的工具人?

    再联想下之前他朋友说的那些话(指权至龙和她交往是为了忘记水原这事)以及这段时间来的事,许临月自嘲的笑出来,或许对他来说,她真的就只是个工具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