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1章 第11章

    没有一个现任面对男朋友疑似对前任旧情未了的种种迹象能泰然处之,心平气和,除非她不喜欢他,不然都会在意。

    许临月也是。

    她喜欢权至龙,喜欢的还很多,这注定她的不舒服也更多。

    此时她心里就跟堵着块石头似的,又硬又沉,压的她心头沉甸甸的,心头的那口气始终上不去下不来,梗在心间。

    许临月拍着心口,好让自己能舒服一些。

    然而拍了好一会儿她还是不大舒服,里边又传来了他追问“我家临月呢”了的话,许临月只好站起来,又调整了下表情让自己看起来稍微正常点后这才进去。

    她进去时,权至龙已经喝的半醉,见她进来他昂起头冲她笑,笑的可爱,“临月呀~”他拖长了音叫她,上翘的小奶音又甜又萌,充满甜蜜。

    许临月嗯了下,“哥哥喝完了?”

    权至龙把头埋进她肚子里撒娇,“喝完了~”

    其他人见状都笑起来,曹尚浩也笑,“妹妹,至龙就麻烦你送他回去,你会开车吗?”

    许临月点头。

    曹尚浩放心了,“那至龙就麻烦你了,”他抬了下头,“妹妹,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生病了?”

    权至龙也抬起头看她,“怎么了?”

    许临月勉力笑了下,“没事,可能昨晚没休息好。没事的。”

    权至龙这才放心,“那我们回去。”

    许临月说好,又跟众人道别后接着扶他离开。

    权至龙这时候一副喝多了的模样,然而上车后他却清醒了不少过来,见她惊讶的看过来,他得意的笑道:“哥哥装的,厉害吧?唉,尚浩那小子太过分了,一直抓着我们不放,我要不装下午别想走了。”

    要平常,许临月一定会笑眯眯的夸他做的好,但今天她真的没什么心情,她也开心不起来应和他,她嗯了声算是回应。

    简略到有点敷衍的回答让权至龙觉得她反常,他侧过头看她,“怎么了?”

    许临月想了想让她糟心的事,再看看周围的环境——并不是说话的好地方,她听到的她查到的她想问的事在这里并不能说。

    她摇头,“等回去了我再跟哥哥说。”

    权至龙也不疑有他,他很乖的上车,许临月则是走到驾驶座那边。

    上车后,权至龙还手舞足蹈的跟许临月说饭桌上的趣事,许临月一直反应平平,这下权至龙也察觉出不对劲了,到底什么事会让她这样?要知道她平常情绪一直都稳定。

    到家后,权至龙马上问她出什么事了。

    许临月这时不要再强撑着,一旦不要再撑着那些让她难过的情绪又张牙舞爪的全扑了过来将她紧紧围绕住,她看着他,看了许久才把话问出口,“哥哥,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小雏菊?你喜欢它,是因为小雏菊是小雏菊所以才喜欢的吗?”

    权至龙闻言,酒马上又醒了三分,那一瞬间他脑里闪过很多,最后他回道:“那当然了,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许临月咬住唇,闷闷不乐的,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刚查到的说她喜欢小雏菊,也喜欢猫。”

    而最一开始,权至龙喜欢的是狗,他也不喜欢小雏菊,是后边遇到了她后他才有了喜欢小雏菊和喜欢猫的习惯。

    换言之,因为她喜欢,所以他也喜欢。

    权至龙立马否认,“没有的事。”

    许临月沉默。

    权至龙见她这样,强调道:“真的。”

    “别瞎想。”

    许临月还是沉默,他都这样说了她也不能强按头非说不是,要他认确实跟水原有关系。但要就这样接受吧,她也接受不了,心里始终不舒服。

    权至龙为难的撑着额头,他看了她两秒把她拉过来,跟她四目相对,“真的,”他认真的说道:“不要多想,好吗?”

    许临月微垂下眼睑。

    权至龙头开始疼,他中午虽然没喝到醉,但喝的也不算少了,加上他这两天又没休息好,天气又热,他要说多舒服那肯定是没有的,本以为回来后就能睡个好觉,结果她又跟他说这事,她不高兴他能理解,但他解释了她还这样,他真的也有点不高兴了。

    但他也没发脾气,而是按耐着性子说:“那要怎么办呢?”

    “临月你这样,哥哥要怎么说才可以呢?”

    他说不气,可说着说着情绪也有点上来了,“要哥哥把心挖出来给你看吗?嗯?要这么做吗?”

    “”

    许临月感到无语,“哥哥你在说什么啊?”

    权至龙自顾自的说:“那如果这样也不行的话,那我们就公开吧,或者马上结婚也行,这样总可以了吧?”

    他说着拉着许临月的手往外走,“走走,我们去结婚,去区厅登记。”

    这下换许临月慌了,她拉住他的手,“哥哥!哥哥你在干什么啊?”

    “结婚啊。”

    “”

    权至龙挑眉,“怎么,不想跟哥哥结婚?”

    “不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权至龙打断,“没有那就去结吧。”

    许临月彻底败下阵来,“我不是不信哥哥,我就是心里有点不舒服。我也有点懊恼,要是再早一些遇到哥哥就好了。”

    “傻瓜。”

    权至龙揉揉她的头,接着又把她搂进怀里紧紧抱住,“不用不舒服,哥哥现在喜欢的人是你,跟哥哥在一起的也是你,这就够了。”

    许临月闷闷的嗯了声。

    权至龙笑出来,“还生气呢?”

    “没有。”

    权至龙的视线越过她的肩头看向茶几上的小雏菊,开口道:“哥哥呢,是真的喜欢你,喜欢我们临月。”

    “哥哥跟她已经分了,也没联系了。”

    “她,”他眯起眼眸,视野里的小雏菊更清晰了些,小小的、白白的、纯洁无暇,一瞬间他的心头涌上很多复杂的情绪,那些情绪几经转折最后只剩下了漠然,他看着小雏菊冷漠的开口,“过去了!”

    许临月嗯了声,心里没说完全放下芥蒂,但也没刚才那么不舒服了。

    权至龙又搂了搂她,抚摸着她的长发,“所以不要不开心了。你不开心哥哥心里也会不舒服的。”

    “嗯。”

    权至龙又摸了摸她的头发,“哥哥接下来有几天假期,打算出去玩两天,你要不要跟哥哥一起去?跟哥哥一起去吧?怎么样?”

    “我不知道有没有时间。”

    “你问下经纪人哥哥,有的话就跟哥哥一起出去吧,哥哥还没有和你出去玩过呢。”

    许临月说好。

    权至龙嗯了下,接着放开她,“我去冲个澡,一身的酒味臭死了。”

    他去洗澡,许临月则是在沙发上坐着,坐下后她视线落到茶几上的小雏菊上,小雏菊开的灿烂热烈,生机勃勃,想忽视都难。

    许临月抿了抿唇。

    在不知道小雏菊是她喜欢的花之前她还觉得这花不错,知道后就再也不能像之前那样看待它。

    另一边。

    转了好几趟地铁又走了好长一段路的白临曦终于到家了,他推开老旧的门进去,“妈,我回来了。”

    两秒后迎出来一个打扮朴素的中年女人,“回来了?”她亲切的拉着儿子进门,“快进来,外边热。”

    白临曦和妈妈进门。

    进门后,白妈妈又是给儿子倒水又是给他开风扇的,完了才问他今天商演的事。

    白临曦笑着说:“今天反响很好,大家都很喜欢。”

    白妈妈很开心,“那,东菜葱煎饼呢?”

    “给姐姐了。”

    白妈妈闻言,又抱歉又愧疚的在围裙上擦拭着手,“她还好吗?”

    白临曦点头,“挺好的。状态不错,精神也是,心情也不错。她还问了我学习。”

    白妈妈听的又欣慰又开心,“好就好啦。”

    她最希望的就是许临月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