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98 名臣之父

      一场奏对从清晨持续到傍晚,李泰离开厅堂返回本廨时,才发现又到了下班的时间。

  这一次众人不敢再急于收工回家,眼见李泰归署,裴汉、薛慎等忙不迭迎上来,眼巴巴望着李泰问道:“大行台有无别嘱?”

  李泰先是摇摇头,然后才又不无歉意的说道:“昨夜趁懒偷闲,有劳诸位留此代事,实在抱歉。”

  两人听到这话,大度摆手笑道小事,薛慎则掏出一份文卷递过来说道:“这是此夜讲学内容,李郎要不要先过眼一番?大行台都赞你学术精美,若不能登堂授众,就可惜了。”

  看到薛慎都替自己备好了课,李泰不免有些尴尬,干笑两声后才说道:“方才在堂奏对时,告请大行台因家事故,不便留衙夜直,故而署中任事,仍需厚颜请托两位代执。之后几日,我也事有不便,或需缺直,抱歉抱歉。”

  方才在堂中,趁着宇文泰对他那股热乎劲儿还未消退,李泰便表示自己因要回家照顾贺拔胜、不方便值夜班,顺便又请了几天大假,宇文泰对此只是笑允。

  裴薛两人听到这话,一时间也是五味杂陈,大家同在行台办公,怎么就你这么牛逼?

  别人谁不是勤劳表现,希望获得大行台的赏识,偏偏就你事多,不上夜班还请大假。偏偏大行台又对你这么偏爱,上班第一天就来听课,没见到人还不恼,第二天又拉去谈了一天的话!

  过了一会儿,又有行台谒者到来,不只牵来赏赐的河西良驹,还把大行台鞍辔故物一并送来。

  裴汉、薛慎等看到这一幕,心情所受震荡更大,一时间就连嫉妒之情都荡然无存。人家才是霸府肱骨,咱们都是老六啊!

  在众人艳羡目光中,李泰挥手同他们告别,牵着马离开官署。他何尝不想合流于众啊,关键风采实力他不允许!

  离开台府汇同随从们,李泰便策马出城。

  不得不说这河西良驹驾驭起来的感觉是真的好,马的骨架既高,爆发力又强,无论短途冲刺、还是长途奔驰都迅猛有力。

  李泰策御于马背上,也越发感受到时人对名马的喜爱之情,就这速度带来的激情和快感真是无与伦比,只觉得就算现在回到台府干掉宇文泰,都能一溜烟的跑出潼关去。

  凭心而论,宇文泰这次给他的赏赐真的不差。

  原本关西的战马,多出于灵州、夏州等河套牧区,但是随着诸州人马的内迁、加上与柔然的逐渐交恶,西魏对河套牧区的控制力降低。

  夏州本是宇文泰功业起点,但在大统六年柔然犯边时,宇文泰召集诸军于沙苑备敌,河套地区已经组织不起有效的防备,以至于柔然寇夏州而还。

  再加上近年以来,北境稽胡频频作乱,灵州、夏州之间深受其扰,西魏能够有效控制的地区仅止于原州。

  如此就造成了西魏政府的马政大受影响,军中战马尚且补充不及,民间用马更是奇缺。

  因此开辟新的优质马源地也成了西魏政府的当务之急,河西大马天下闻名,是比河套马更优质、上限更高的战马种类。

  只不过独孤信入治陇右未久、河西走廊都还未完全打通,治内也是时有叛乱发生,优质的马匹补充仍然极为有限,供军尚且不足,民间更是有限。

  但能够选送大行台的马匹,自然是优中选优。李泰若早段时间得到这匹良驹,遇到赵贵部曲伏击时,哪怕打不过,遛都能遛死他们!

  更不要说还有这极具象征意义的鞍辔故物,真要有人劈砍射击的话,你射的是我屁股吗?是大行台的脸面!

  李泰一路策马疾驰,美滋滋回到商原,还未入庄,便发现有一队几十名戎袍骑士正在庄园门前立定。

  他也是吃一堑长一智,没有轻率入前,而是直趋陂南不远处的乡团驻营,先询问那一队兵卒是何来历。

  “方才渚生掌事来告,说这路壮卒并无恶意,好像是陇边的来客,还带了许多礼货入庄。”

  守营的刘三箸匆匆迎出禀报道,及至见到李泰胯下这威猛良驹,顿时一脸欣喜艳羡之色道:“郎主这坐骑着实威猛,胛骨英挺、毛顺如缎啊!”

  人菜瘾大通常难免,这家伙到现在马都骑不顺当,但相马的知识却是激增,绕着这匹良驹转圈打量,口中啧啧称奇。

  “羡人不如自驾,我今还要仰之代步。来年家势壮大,你们勤事有功的,全都赐给一匹如此良驹!”

  李泰现在还没那么阔,只能进行口头的激励。

  刘三箸做了军官,情商倒是激涨,闻言后便嘿嘿笑道:“郎主宏福天佑、入阵不伤,某也不盼策驾良驹,待这匹名马年老力衰时,请郎主赐奴精养户里,可向群众炫耀恩长!”

  李泰闻言后哈哈一笑:“那就一言为定!”

  得知这一队骑士来自陇右,李泰心里便松了一口气,并不无期待,难道独孤信已经来到庄上?

  他之所以请上几天假,就是为了安排时间亲自接待独孤信。别管彼此之间缘分深浅,心里总是难免还有一些幻想的。

  待到打马返回庄前,李渚生早已等候在此,入前稍作禀报,李泰才知道来的并非独孤信,而是他的属官、秦州司马高宾。

  李泰虽然略感失望,但还是打起精神来,先让人安排这一队随员入庄休息用餐,自己则直往谷中别墅而去。

  行入别墅厅堂,李泰便见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端坐客席,想来就是高颎的爸爸。

  “这少年就是此庄主人李伯山,他日前辟入台府任事,晨起入署、晚来归侍,这段时间也是辛苦。”

  贺拔胜斜卧榻中,手上还在摆弄着李泰做给若干凤玩的木棋华容道,见李泰行入便对高宾介绍道,又对李泰说道:“这位是独孤开府属官、秦州高司马,同你家高太尉想还可论瓜葛。”

  高宾闻言后便也连忙站起身来对李泰作揖道:“李郎贤名耳闻日久,今日一见,果然让人耳目为清。前者庶事缠身,来日一定登门敬拜太尉公!”

  渤海高氏名气不小,但族属谱系却繁杂得很,嫡庶族支混淆不清。李泰也不确定这高宾跟高仲密究竟有没有确凿的亲戚关系,但有这么一个话题,总能拉近些许距离。

  他连忙请高宾再归席坐,略作交谈才知独孤信也回到了关中,但在行经长安时受到皇帝元宝炬的接见,故而遣高宾先行来问候并告知贺拔胜一声。

  李泰对高宾兴趣也是不小,主要还是因为他的儿子高颎,但彼此初见,直接询问家事总是有些唐突。

  直至看到贺拔胜手中那益智玩具,李泰便心念一转,问向贺拔胜:“达摩那小子今日课业完成如何,伯父查问没有?”

  贺拔胜对此有些不以为意,随口答道:“他今天作学用功,还不忘去坡上给我采些时鲜水果,瞧他有些疲累,便让他先睡了。”

  李泰闻言后则正色道:“业精于勤而荒于嬉,他耶既然将他托我,便需认真教育雕琢,五分的品性养成七分才情都算失教,一定要功成十分才算不负所托!”

  说话间,他又抬手让人将已经脱衣入睡的若干凤拖起来,板起脸来询问几道经义和数学问题。若干凤这小子近日题海浮沉,倒也能够对答如流。

  “这位小郎是长乐公嗣子?请问岁龄多少,学业竟已如此见深!”

  高宾在席中见到这一幕,终于也有些按捺不住,开口发问道。

  贺拔胜闻言后也精神起来,指着两个少辈笑语道:“达摩他入庄几月,初学倒也不可称深,只是不荒而已。因为所遇明师,经义数理都受学显著,所制学术之题,痴长者都愚不能解,他却能对答清晰……”

  大不了老年人都免不了炫耀少辈聪明的恶习,听到贺拔胜的夸耀,李泰也顿时一乐,但还是板着脸对小脸洋溢着骄傲喜色的若干凤说道:“学海无涯,唯勤为舟,戒骄戒躁,才能奋进不怠!方才第三题,你虽然对答出来,但却语调迟疑、不敢笃定,相关学课,还要继续精研!”

  “我知道了,阿兄,明天就把学题再做几遍。”

  若干凤闻言后小脸登时一垮,低下头小声说道,李泰见状后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又着员送上一些可口点心以示奖励。

  他在高宾面前大肆表演着自己的严师风范,瞧见高宾对此也流露出颇感兴趣的模样,心里又是一乐:把你儿子也送来吧,我直接教他微积分……我也不会,但教几道奥数题还是可以的。

  因为独孤信明天就会来访,高宾此夜便直接留宿庄园中。

  李泰之前虽然见过独孤信,但正式的接触交谈却没有,为了确保一个好状态,吃过晚饭后便早早的回房休息。

  第二天一早,他先起床晨练一番,然后归舍沐浴,换上一身简约但不简单的衣着装束,等着独孤信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