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95 霸府参军

      李泰同苏绰往长安看望周惠达之后,便又返回了商原乡里。数日后,便有大行台使者前来传召他前往华州谒见。

  他对此自然不敢怠慢,连忙又带着几十名随从,浩浩荡荡的回到华州城,来不及返回邸中知会高仲密一声,便进入了大行台府。

  如今的大行台府仍未改名同州宫,但建筑规模已经不逊于长安的皇城宫殿。单单供军士驻扎居住的兵城便有两座,内外常年驻扎的将士便有一万多人。

  各种官员衙舍错落有致的分布其中,最核心的位置便是大行台办公与一家人居住的场所。彼此之间界限分明,从早到晚都有军士把守巡逻。

  李泰走进大行台府,心情也不由得变得有些激动,这里才算是西魏最高的权力中心。瞧着各衙堂行色匆匆、出出入入的官员,或许他们看似不起眼的一个举动,就能影响到成千上万人的福祉忧祸。

  “高平男且先于此稍后,午时之前苏尚书会接见留堂等候的事员。”

  使者将李泰引至一座大堂的外廊,这里已经有许多官员排队等候,有彼此认识的正在小声交流,也有的正手捧文籍书卷、口中念念有词,大概是想被接见前巩固一下记忆,登堂奏告时能有更好表现。

  李泰在队尾的空席上坐定,左近几个行台属员便向他望来。如今的他虽然还没到人尽皆知的程度,但也不再是寂寂无名。

  “李郎今日入台是有什么事情?”

  李泰循声转头望去,认出对方名叫柳敏,河东人,之前还入乡拜访过贺拔胜。

  他连忙起身笑语道:“行台使者入乡召见,尚未知是因何而召。”

  柳敏小声跟旁席一人换了一个位置,落座后便笑道:“台中事程剧要繁忙,不会无端遣劳。郎君才性优秀,时流已经渐知,既然受召入此,像是将要同僚列此了。”

  说话间,他又热情的向李泰介绍了一下周围的行台属官们,并将一些在行台做事的规矩和禁忌详细告知。如此亲切关照,除了贺拔胜的缘故之外,也在于他对李泰印象不错。

  如此又过了大半个时辰,入此等待接见的官员越来越多,有一些已经排到了廊外,足见行台事务的繁忙。

  终于有吏员搬去了摆在厅堂门前的屏风,官员们开始依次入见,柳敏也跟李泰告辞一声,返回了自己原本的位置上立定。

  官员们入见的频率极快,三五分钟便见一人,很快就轮到了李泰。

  他走入厅堂中略作打量,发现堂中排列着十多个书案,各有一名属员文吏坐在案后,忙碌的翻查抄阅着文籍书卷,将所记录的事务各依剧闲进行排列整理,有的发呈上案,有的则就席归档。

  厅堂中间的大案空闲着,上面也堆放着许多的文卷,想来应是大行台入此办公的位置。

  苏绰的席位就位于隔邻左方,他抬头看了李泰一眼,态度不像平时那么亲切和蔼,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抬手指了指面前一个座位说道:“李郎且坐。”

  李泰刚刚坐定,苏绰便就席递来两份诏书并说道:“这两式便是李郎新官告身,如果有什么疑问,既管道来。若无,那就让吏员引你往观堂舍。”

  李泰身体微微前倾,两手接过苏绰递来的告身,低头一瞧便见到他新的官职:一个是秘书省著作郎,另一个则是大行台墨曹参军。

  著作郎的官职,李泰倒不意外,之前苏绰就跟他说过,希望他能为周惠达撰写传记。

  李泰之前便请教过表哥卢柔,得知担任著作郎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必须要在任期之内撰写一份名臣传。文笔好资历深的郎官,还可参修国史并写起居注,是文职官员中第一等的清要职位。

  李泰虽然不怎么看重他的出身,但也不得不承认,若非出身陇西李氏,凭他的年纪和资历,是不可能新官上任就直接担任著作郎这种清贵官职。

  当然,得此授命也在于苏绰对他的欣赏,他在著作郎职位上,主要的任务就是为周惠达撰写传记。

  所谓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无论什么人奋斗大半辈子,也都希望自己留给后世的形象是正面伟岸的。

  甚至不乏官员子弟贿赂作者、希望能隐恶扬善的事情发生,一般权贵人家也都不敢随便冒犯得罪这些手握笔杆子的人。

  至于那个大行台府墨曹参军的官职,李泰就有些迷茫了。从名字来看,这似乎是一个掌管文墨事务的官职,难道是负责制作掌管办公耗材的?

  又或者大行台打算把他家的印刷产业充公,所以给他安排了这么一个职位?

  想到这里,李泰心中的兴奋便略有削减,他乡里事业虽多,但眼下见利最著的就是公文印刷,甚至还超过了纺车织布的印钞机。

  他还打算靠着公文印刷尽快完成资本的积累,将自家产业进行一次升级,往军工冶铸方面进行发展,真是不舍得将这产业交公!

  他也没有直接询问苏绰,免得对方回答就是这个意思、反而没了应对拒绝的余地,略作沉吟后,只是发问道:“请问苏尚书,卑职是就台府办公,还是要前往长安入朝?”

  这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如果有的选,他还是希望能在华州上班,一则可以免于涉入西魏朝廷那些糟心人事,二则华州往来商原路程不远、快马来回用不了一个时辰,也能兼顾乡里视野的发展。

  “著作之事不必专居衙署,文籍采阅着员访取即可。墨曹事务既繁且要,需要在事台府。”

  苏绰随口回答了一句,见李泰没有了别的问题,便抬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李泰见状便也不再耽误苏绰的时间,连忙起身告辞,而另一名官员已经被引入堂中来、与他擦肩而过,让他更加感受到台府之中务实效率的工作风气。

  他这里刚刚退出厅堂,右廊便有一名中年人阔行上前,对着李泰拱手说道:“敢问可是高平男李著作?某名裴汉,今居台府墨曹参军,与李著作同署并案。奉苏尚书使命,于此等候李著作同行归署。”

  “裴参军你好,有劳了!”

  李泰闻言后连忙作揖行礼,略作沉吟后便又问道:“敢问裴长宽裴将军,共参军是否……”

  “正是家兄,李著作也知家兄躁世薄名?”

  裴汉听到这话,笑容便亲切许多。

  “岂止薄名,如雷贯耳!表兄卢子刚曾作教论,道河东裴氏令孔怀相亲友善,实在是天下诸族子弟表率!”

  李泰闻言后又笑着恭维一声,裴汉的兄长裴宽他虽然没有见过,但也的确听贺拔胜与卢柔议论时流,对裴宽评价不低,是河东士人在西朝的代表人物之一。

  裴汉听到李泰如此称许其家门风,脸上的笑容也热情几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原本裴汉对李泰的感觉并不算好,他年过而立才在台府担任一曹参军,但见李泰这么年轻便因家世背景与他同起同坐,难免是有些吃味的。

  但见对方并不嚣张傲慢、气焰凌人,他对李泰便也略有改观,走在前方带路,并向李泰介绍一下他们墨曹的职事范围。

  墨曹作为台府下属一曹,的确正如李泰所料,负责管理台府衙署办公的墨料消耗,下辖多个包括书写用墨在内的官造颜料工坊。

  但是除了这些杂事之外,墨曹还具有另一项职能,那就是管理大行台在府中创办的官学。

  大行台府属员众多,对官员的才能要求也都不低。但凡所征辟选募的官吏,未必人人都能胜任高强度的办公,吏才和知识水平参差不齐。

  因此宇文泰便在大行台创办官学,让这些行台属官们白天办公,夜晚进修。也因为还要负责教授台府官员们,墨曹也不同于其他曹属只设参军一人,学官们经常属员并置,各自司掌不同。

  李泰了解到这些后,心里顿时一乐,这不正是他在乡里搞的函授教育?怪不得苏绰要把他安排在这个位置上,看来对自己精简办公程式的才能也颇看重。

  墨曹官署位于大行台府的西南方位,一座独立的大跨院,院子西面临着一座兵城,前后两进的官舍,前面办公,后面讲学。

  除了裴汉和李泰之外,署中还有一名参军名字叫做薛慎,是李泰之前曾见过的岐州刺史薛善的弟弟,同样也是河东人。

  三名参军再往下是两名行参军,记书、掌固等吏员二十人,人事结构并不复杂,但相对于其他闲曹也不算小,仅次于功曹、士曹等其他要司。又因为管理着官学,地位在诸衙司中也比较超然。

  留堂的薛慎对李泰的到来也很热情,两人之间虽然乏甚交情,但薛慎却是卢柔的酒友,爱屋及乌下,对李泰也比较关照,并不恃着老资格排斥新人。

  “李郎今日履新,同僚应该祝贺。且从公廨支物,咱们就在署中为李郎贺迁!”

  薛慎大笔一挥,着令在账上支取两匹绢,写下一份菜单,便让人前往台府公厨去买些饮食回来招待新人。

  众人闻言后自是笑逐颜开,李泰则就有些傻眼,感情大行台办公不管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