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94 薪火相传

      苏绰此番入乡,除了拜访慰问贺拔胜之外,还有另一件事,那就是邀请李泰同往长安,去拜会一样疾病沉重的当朝重臣、仆射周惠达。

  听到苏绰发出邀请,李泰不免一愣,他跟周惠达属实没什么交情,甚至根本就没有见过面,搞不明白苏绰为何邀请自己同行。

  但人家来都来了、话也说了,不去的话总是不好意思。

  李泰如今出行,可不像以往那么随意。

  贺拔胜入庄之后,驻守朝邑的部曲精锐们陆续撤回,到如今也都留在商原庄。再加上李泰自家的部曲壮丁,随随便便就能拉出来一支五十人的队伍,各自弓刀备齐,甚至还携带了几副轻甲。

  “野中跳梁横蹿,我亦颇受其扰,临行则怯,让苏尚书见笑了。”

  苏绰听到李泰这么说,一时间也有些尴尬,片刻后才说道:“国运艰难,乡里未言称治,所以大行台也是求贤若渴,希望李郎这样的少君捐身任事。”

  我是准备好了,都打算去他家后院芳心纵火!

  听到苏绰这么说,李泰心里也泛起一股期待。讲到官职的任免,苏绰在宇文泰面前的话语权甚至比那些北镇元从们还要高,这话已经说的比较明显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上路,行至骊山北麓时,李泰便发现入山游赏的车驾队伍明显比之前行经时多了许多。

  想来应该是贺拔家兄弟俩经营的会所已经初见成效,将住在长安的权贵子弟们都吸引过来。李泰在当中虽然没有什么利益牵扯,但见到这一幕也颇感喜悦。

  他有心想入山查看一番,但想到同行的苏绰显然不会喜欢那种声色犬马、奢靡享乐的场合,为免节外生枝,只能暂时作罢。

  他打算过段时间,再同宇文护他们来巡视一下产业,瞧瞧给赵贵挖的这个坑美不美。

  周惠达的府邸位于长安城东,入城曲巷里行走不远,便可见到那高大的仪门。

  如今的长安城本就显得局促杂乱,周惠达的府邸却仍宽阔气派,显示出此公在西魏朝廷的超然地位。

  周惠达这个人既不属于北镇豪强,也非河北名族出身,甚至都不是孝武帝西迁跟随的洛阳高官,但此公履历同样丰富。

  早在北魏末年,齐王萧宝夤入关定乱,周惠达便为其幕僚。贺拔岳入关平叛抓获萧宝夤之后,便将周惠达留为幕僚,后来又辗转进入宇文泰府下任事,对于关西势力与当时洛阳朝廷的沟通联络出力不小。

  到如今,周惠达官居尚书右仆射,是西魏朝廷排名靠前的高官。经其门下举荐入朝者不乏,甚至就连苏绰也是在周惠达的举荐,才得到宇文泰的重视与重用。

  因为访客过多,李泰他们到来的时候,仍有许多来访者从清晨到上午不得入见。但终究苏绰的面子大,名帖递入未久,周惠达的儿子便率亲众家奴出迎,略作清道将他们迎入府中。

  “阿耶近日疾病愈重,时醒时昏,醒时尚可简单对话,昏时却连亲近子弟都不能识……”

  周惠达的儿子周题一脸憔悴愁容,先将两人请入堂中坐定,自己又亲往病舍查看父亲状况如何。

  两人在堂中等了小半个时辰,周题才又匆匆返回,邀请他们入内探视。

  房间中药气辛烈,且弥漫着一股香料都不能掩盖的腐败气息,李泰虽然少历疾病生死,但闻到这股味道,也觉得周惠达应该命不久矣。

  “文安公,绰来迟了,请你见谅!”

  苏绰弯腰行入帷幄,趋行入前小声说道,旋即帐内便响起一连串细语对话。

  李泰站在帷外等候片刻,便听到苏绰提高声调说道:“往年公常叹息,关西人物乏甚列观,王事振奋有欠良才。今我为你引见一位名门少贤,风采卓然可观,想能洗清公之视听!”

  虽然苏绰没有直呼他的名字,但李泰猜到这话应该是在说他,于是便也俯身钻入帷幄中,抬眼见到一个样貌衰老、耳目迟钝的老人围衾坐在榻上,连忙入前弯腰作揖道:“少愚晚辈李伯山,见过文安公。”

  “这、这是谁家儿郎,确是神采醒目、气态可观啊!”

  周惠达嘴角抖了一抖,望着李泰说道。

  苏绰又小声介绍了一下李泰的家世,周惠达那略显涣散的老眼不免又凝视几分,抬手指着李泰道:“原来是名门的少俊,前日还有你家少郎随亲来访,气态一样可观,但神采英俊却差了许多。我虽衰老,但也喜见少流俊才,怎不孔怀同来?”

  “伯山去年才趋义入西,与此间亲党尚未和洽共居,让文安公见笑了。”

  李泰对于如今在关西的亲属也有些了解,闻言便猜到周惠达所言应该是一个名叫李礼成的少年,是李冲的后人,但他还没有时间去见面。

  “好、好儿郎!”

  周惠达似乎没有听清李泰的回答,点头含糊回应一声,又与苏绰小声谈话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视线却又回望李泰,仔仔细细打量一番,那认真的眼神,让李泰自感有点局促。

  又过半晌,周惠达突然招手唤道:“阿郎,你来!”

  “我在、我在,阿耶你说。”

  一直侧立榻旁的周题闻言后连忙俯身下去小声答道。

  周惠达环住儿子脖颈,小声细语片刻,但他儿子神情却渐渐变得尴尬起来,只是支吾着胡乱应声。

  “快去、快去,不要误我女子良缘!”

  耳语完毕,周惠达又一脸笑容的对李泰点头,然后便推了儿子几把,见其只是不动,顿时怒形于色,竟然挥臂拍打起来:“不准误事,若不议成,不要回来见我!”

  周题一脸的苦涩尴尬,先对苏绰和李泰歉然一笑,才又无奈的说道:“阿耶,阿妹去年夏时已经出嫁济北大王家,不劳你再挂念。”

  “胡说,真是胡说!我女子今早还来见我,明明还在阁中。”

  周惠达闻言后怒色更盛,拍着儿子斥骂道:“你难道不盼你妹子入幸名门?此子我有见过,俊秀可观,苏令绰也言他才器不浅……我家虽然门故不荣,但当此时也有可夸,他少徒单走,或未人尽赏知,正该纳之在堂,耀我庭门!”

  此言一出,在帷几人神情都有些尴尬,苏绰连忙站起身来,示意李泰同他暂且退出,让周题留下安慰暴躁的老父。

  “文安公他雅赏少俊,至老不改,并非刻意的失礼,李郎你不要在意。”

  来到外堂后,苏绰便对李泰说道。

  “能得贤长见赏,伯山亦感荣幸。”

  李泰虽然有点尴尬,但心里多少还是有点美滋滋,谁不喜欢被人欣赏垂涎呢?

  又过了一会儿,周题才小步退出内室,又是一脸惭愧的对李泰连连道歉。他父亲刚才突发昏病,说出的那番话的确冒失,又仗着势位逼婚名门的意思,传扬出去难免有伤时声。

  李泰自无一般士族门第自防的想法,又是连连表示自己并不介意,才算把事情给揭过去。

  但发生这一插曲,接下来再留堂做客总是有些尴尬。于是两人便起身告辞,离开了周惠达的府邸。

  此时天色已经不早,苏绰便领着李泰去他在京中府邸暂住一晚。

  李泰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离开周惠达府邸后,总觉得苏绰望向他的眼神也是有些古怪,心里不免犯起嘀咕,莫非你也馋我?

  好在苏绰没有说什么胡话,入邸登堂简用便餐,并将自家子侄引出相见。武功苏氏也是关中大族,人丁昌盛,唯一有些遗憾的,是李泰没能见到那还在襁褓中没有断奶的宇文护女婿苏威。

  用过晚饭后,苏绰又望着李泰说道:“关西罹乱年久,人文政治固然有逊东州,但对有志奋起的丈夫而言,此乡也是立事建功的沃土。

  我本关西事耕一村夫而已,幸在文安公举荐,大行台垂赏、拔任剧要,常感受之有愧,唯勉力行之。也常常自省继我者谁,不敢贪阻进贤之途。

  李郎你虽东州新客,但追溯故望,也是乡土中人。观你乡里编制严整,可知治事治众皆有经术方法。我欲举才于道,又恐有扰清志……”

  李泰听到这里,总算明白,原来苏绰特意邀请自己同往探访周惠达,是为了进行一场行动思想教育呢。

  他连忙起身拱手道:“伯山不敢称艳自傲,既得尚书赏识,唯逞此薄能、捐此微力,证此视听!道之所昌,先行后继,士之所美,抱薪传火,受此火种,燃我身躯,传于后者,身虽不伟,道不孤也!”

  苏绰听到这话,又忍不住拍掌喝彩,继而又说道:“李郎才情,前已有见。我私心作祟,欲举你入朝,为文安公执笔做传,成一薪火佳话,请李郎勿辞!”

  “伯山义不容辞!”

  李泰又连忙说道,给周惠达写一篇传记,也能积累一些人脉交情。且不说周惠达本身在西魏积累的人脉,这老人家垂死病中惊坐起,拉着自己就要认女婿的事情,也让他从心里认同对方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