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89 骊山别业

      “李伯山,伯父他又要做什么?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向伯父进言什么邪计!”

  贺拔胜那些写给故旧的信送出后,最先赶到商原庄的是贺拔经纬两兄弟,可见他们警惕十足,对贺拔胜在这里的举止动向都密切关注,来到商原便对李泰一通质问。

  李泰任由这两人如何质问,只是不回答,反而问他两人:“骊山别业营造如何?”

  “伯父他在乡广招故旧,还有什么心情关注营造小事!”

  贺拔经闻言后便不耐烦的说道,甚至开动脑筋指着李泰呵斥道:“之前你热心替我营计治业,我已经觉得有些不妥。现在看来,你是要让杂事扰乱我兄弟视听,背地里不知蛊惑伯父做什么邪计钻营!”

  你还挺聪明,可我对付你们兄弟俩那可是真正智力上的降维打击!

  李泰心里暗道一声,脸色却陡地一沉,拍案怒声道:“原来我在二位眼中,竟是这样底色!且不说我共伯父清白不容污蔑,你们两个连自家血亲长辈都不肯信任、防之如贼,有什么面目仰见恩亲!”

  “你先把伯父计谋交代清楚,是对是错,我兄弟自有分辨!”

  贺拔纬在席沉声说道,仍然对此警惕满满。

  “道不同不相与谋,我本以为之前几作肺腑之言,你们已经入耳入心、感知良多,却被想到还是抱门自怯之辈!”

  李泰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自嘲模样,摇头叹息道:“可笑我居然还热心的为你们援引人事,希望你们能心迹坦荡的勇对人间。现在看来也只是一番徒劳,回告萨保兄,你们根本就无营事之心,不必于此浪费精神!”

  “你在说什么?跟宇文萨保又有什么牵连?”

  两兄弟听到这话,脸色都是一变,贺拔经原本站在他面前叉腰戟指,这会儿忙不迭弓下腰来,两眼死死盯住李泰。

  “前者教你们不必戚戚于怀、喑声避世,造业骊山结好群众,寄情山水、联谊幽谷,声色自娱,款待故旧,上不扰君,下不扰人,从容自处,豁达于世。”

  贺拔胜在骊山那庄园,李泰心里一直挺馋,但一想到那里住满了西魏宗室、暮气堆积,也不敢去搞什么事业。

  为了避免这两兄弟名为探视、实为监视的频频探访,他索性便将自己对温泉庄园的一些开发改造计划教给他们,并给他们提供技术和材料的支持,说服他们去骊山开发山庄会所。

  “所以呢?你为什么又扯到宇文萨保?难道是恨我兄弟之前阻你同伯父相见,攀附权势夺我事业?”

  贺拔经仍是一脸的紧张,他对营造骊山别业是寄望不浅,毕竟内心里已经将自己当做伯父势位和财产的继承人。

  而且李泰营屋造堂的巧计心思也让他深感大开眼界,对此信心满满,时常还会幻想凭此惊艳时流的虚荣感。

  “别业营造,工料费多,就算我因伯父情面肯倾囊相助,但自家也有人事需要维持。不忍见两位郎君独力难支,所以想为你们引一强援。”

  李泰瞎话张口就来:“恰逢之前宇文萨保访我,赞我治业有计,羡我美业丰饶。所以我便将两位所营之事告他,他也对此颇感兴趣。

  只恐贸然插手有夺人资业之嫌,而他也职事烦扰、无暇仔细临事,便想借两位闲暇经营、分利以补家用。又恐直言冒失,所以托我共两位磋商。现在看来,此事可以免去两下烦恼,我择日再回拒萨保。”

  “不、不必!我愿意,我答应!七郎,快向李郎道歉。你诸事不知内情,便先躁然情面,辜负良朋嘉望,实在大大不该!”

  贺拔纬听到这里,神情已经不能保持淡定,连忙站起身来凑近李泰,一脸热切的说道:“李郎应该明白,我兄弟衣食用度无患,骊山造业本也不是为的谋资生利,无非情怀投所寄托。若有幸能共萨保相治一事,利益长短无需计议!”

  贺拔经闻言后也是连连点头:“得益李郎指点,园事营造一直很顺利。不知几时能约萨保兄共赴骊山察望?”

  他们兄弟虽说谨慎自防、不群于众,但也要分人。诸如李泰这一类的,那自然是无聊人事。但宇文护则不然,如果能够与之交好,方方面面都可得到庇护。

  两人反应也在李泰预料之内,闻言后便微笑道:“既如此,择日再见萨保兄,我会将两位心意告知,安排你们两方见面议事。

  但有一点我要提醒两位,宇文萨保毕竟身系事中,凡所营计都要受时流臧否,贸然沾惹好货之名,于他也是一桩烦恼。所以无论此事成或不成,你们都不可宣扬萨保有预事中!”

  “这、这,李郎你也明白,凡所立事,难免会有杂情刁难……我兄弟也殊乏营事的经验,若只是户中的事业,或兴或废,自己承受。可如果利涉宇文萨保,就必须要慎重起来,无负寄望才好。”

  贺拔纬又一脸为难的说道,说到底还是希望自家同宇文护这一层联系能被时人所知。

  “我只是传达自己的意见,之后作何处置,还是要看你两方如何商谈。”

  李泰闻言后便随口答道,开玩笑,如果把宇文护参股的事情搞得人尽皆知,我还怎么就此给赵贵挖坑!

  因为李泰挑起的这个话题,贺拔纬兄弟俩得知可以借由一件本不看重的小事、便能与宇文护结成密切关系,心里自是喜悦难耐。

  以至于他们接下来都忘了继续追问伯父贺拔胜在乡里大肆约见故旧是为什么,也可能没有忘,但却不敢再得罪要为他们同宇文护穿针引线的李泰。

  当两人再往谷中别墅中看望贺拔胜时,态度也都前所未有的和蔼关切。

  贺拔胜自知二子是何秉性,所以当他们两个喜孜孜告辞离开时,他便又望着李泰问道:“你小子又同他们说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向他们许诺,要为他们引宇文萨保参事骊山那座别业。”

  李泰对此也并不隐瞒,宇文护这个家伙虽然是个狠灭,但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就同人结怨斗气。

  贺拔纬兄弟俩得到一个财货相结的机会,起码也能花钱买个心安。未来如果赵贵真的像他预料一般,同贺拔纬兄弟划清界限乃至于构陷他们自证清白,跟宇文护的联系对他们而言也是一层保险。

  贺拔胜听到李泰这么说,略作沉吟后又叹息一声,只是摆手道:“罢了,少辈福业自作,后续事情阿磐也不必再来告我。”

  他倒不反对李泰这一安排,但见到自家血脉被李泰肆意摆弄而不自知、反而还自得其乐,心里总是有些不自在。

  贺拔纬兄弟这里既然已经游说好了,李泰便又连忙返回华州去拜访宇文护。

  宇文护这家伙心思细腻又小气,就算是明摆着送钱,可若知道自己茫然间就被人安排了,心里怕是也要暗存芥蒂。

  “哪里来的贤风,竟把伯山吹入我的厅堂?”

  傍晚时分,一身骑行戎装的宇文护自城外军营返回,见到前堂等候的李泰,便笑着打趣一声,及见李泰行路不便,便又不无关切道:“伯山你这腿……”

  “闲极无聊、浪行乡里,劣马惊厥被甩脱在地,实在羞告于人!”

  李泰故作惭愧的叹息一声,自然不会把实情告诉宇文护。

  宇文护闻言后便哈哈一笑,似乎已经想到李泰被坐骑甩落下马的滑稽模样,连忙招呼他入座,才又问道:“你这乡里隐逸厌居城坊,往常邀你同游都不肯,怎么出行不便,反倒入我户里来走访?”

  “确有一事,需要麻烦萨保兄为我参详。萨保兄应知,因太师居我庄上,故太傅二息与我素来不睦。”

  李泰摆出一副为难的模样说道。

  宇文护闻言后便点点头并冷哼道:“此二子崖岸自高、不近群众,更甚冠带名门。自恃故太傅余荫,做派厌人!”

  人对人的感观就是这么奇妙,贺拔纬兄弟们自觉得缜密周全,但宇文护对他们却印象不佳,大概以为这兄弟俩仍在端着架子装大尾巴狼,搞得好像北镇人人都欠了他们一样。

  听到宇文护如此评价两人,被宇文泰误会的李泰自觉好受一些,然后又说道:“前者为让他们情怀有所寄托,我卖弄拙智、指点他们在骊山围园造业,但这两位殊乏事能、经营无计。

  而我也表面光鲜,无力长补。想到萨保兄前言家计太俭,又困于职事无暇整治,所以想问萨保兄对此有无兴趣?”

  说话间,他便将骊山那座庄园进行会所化经营的计划介绍一番,一些新奇的经营理念也让宇文护大感兴趣。

  略作沉吟后,宇文护却说道:“如果是伯山你,我信任不疑。但那两员有些讨厌,我不喜共事。无非骊山造园罢了,伯山你有这样的规划方法,不妨招引几员同趣者咱们自造。”

  “大行台治事尚俭,但此园业经营却不免以奢为乐。纵有浮货可期,也难免名因物毁。但此二者则不然,他们有恩亲余荫的庇护,即便有所奢靡,也能有情义之内的庇护!”

  李泰闻言后便又劝说道。

  “这倒也是,他们两个的确是有一些法理之外的从容。”

  宇文护有些酸溜溜的说道,旋即便又点头道:“就依伯山所计,我可以人物借使,分润租佣,但他们须得保证,不准在人前宣扬我有参与!至于见面,那也不必,稍后遣一府员督事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