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09 贺拔破胡

      之后几日,沙苑这里又有人马入此驻扎,也有已经驻定的队伍开拔、不知被调遣何处。

  若干惠不在营中,李泰也不认识其他的西魏将领,自然也就无从得知西魏的上层动向。可见他运气还是不差,能够在穿越伊始就结识西魏的上层大将并得到关照。

  这段时间他也见到其他营垒的将士们相处状态,那些将主们对于麾下士卒真有生杀予夺的权威。

  也难怪之前在潼关关外的时候,李渚生阻止他冒认一支部伍认旗的想法,若真就此被整编进某一将领的队伍中成为其私人部曲,再想脱身的确很难。

  就算当下而言,如果若干惠打定主意不肯放他,他其实也是没有办法脱身的。虽然未必会沦落到一般士伍奴兵那样悲惨,但人身的自由并不由他自己掌控。

  趁着这几天闲暇,除了练习马术槊技、力求完全掌握前身积累的战阵搏击经验之外,李泰也抽出许多时间同部下们谈话交流、加深感情。

  西魏军队源头驳杂,这就让行伍中很少出现族群欺凌的现象,体现更多还是上下级的身份差距。

  李泰就见到一个汉人将官由于下属的鲜卑士卒饲马疏忽,直接将人吊在营门外抽打。经过的鲜卑将士也有不少,但却没人基于族群的感情而发声喝止。

  这样的风气较前身记忆中的东魏风气不同,东魏方面真的能够明显感觉到鲜卑族众对汉人的轻视与压迫。哪怕乡野道路上寻常遇上,汉人都要避出路外,让鲜卑人先行。

  也正因此,李泰的前身才会对高敖曹这样一个敢于公然触犯反抗胡人的汉人豪强那样崇拜。

  西魏方面,胡汉矛盾倒是不强,但阶级观念又比东魏强烈一些。那些士伍奴兵们等同于将主的各自私产,稍有不如意,打骂惩罚也都随意。

  在社会秩序方面,双方各有缺点。毕竟都是继承了一部分北魏末年的种种弊病,彼此也都谈不上政治清明。

  相对而言,李泰还是更喜欢西魏的氛围。毕竟在这里,他也算是一个拥有部曲私兵的统治阶级。

  但在东魏,虽然出身名族,也要因为鲜卑人的横行不法而战战兢兢。屁股在哪里,脑袋就在哪里,诚哉斯言。

  大概也是因为长久以来对上位者的服从观念,再加上李泰也不像一般豪强军头那样凶恶刻薄,那些新加入的部曲也都很快适应了对李泰的服从,甚至不乏设身处地的为这位新郎主提出在关中安身立命的建议。

  “华州虽然亲近权势,但却位处关东,常有征战滋扰,不能安居置业。雍州多有土豪大族,最是排斥外客入乡……”

  诸新卒中,破野头保禄眼色脑筋最灵活,虽然是胡人,但也几代定居关中,讲起关中各地区的优劣头头是道,俨然一副老关中的口吻:“郎主若想尽快入乡立稳,置业咸阳是最稳妥!咸阳风水旺气,傍近长安,也没有强族杂胡滋扰……”

  如果有的选,李泰倒也很乐意听从下属进言,但他至今仍然前途未卜,听这些地表乡情也只当增长见识了。

  旬日之后,若干惠的亲兵才又来传信召见。李泰正心忧前程处境,第一时间便跟随过去。

  若干惠的大帐外,除了李泰已经认熟的那些甲兵部伍之外,还有一队十几名不曾见过的甲伍壮卒,大概是跟随若干惠归营做客的西魏将领的部曲亲兵。

  这一时期,西魏将星云集,特别有着好几个未来开国帝皇的亲长先人,李泰心里也常有认识接触的冲动,自然好奇帐内做客的是谁。

  他站在帐外等候通传的时候,便听到帐内传出爽朗的笑谈声,获准入内后便举步行入,首先映入眼帘自然是若干惠那魁梧身躯,若干惠的旁边一席,则坐着一名望似五十多岁的胡人。

  “李郎快来,我要考校一下你的眼力。你认不认得出在席这位名满天下的豪杰?”

  见李泰行来,若干惠便微笑着望向坐在身边的这名胡人。

  名满天下的豪杰?

  李泰听到这一评价,下意识便想到了宇文泰,但见这胡人虽然姿态雍容威严,坐席却与若干惠并列,显然不可能是宇文泰。

  可是除了宇文泰之外,西魏还有什么人可称得上名满天下?后世八柱国虽然威名赫赫,但在当下而言,多数也只是区域性的豪强名将罢了。

  或也不排除若干惠是在吹捧同僚,那范围就更广了,西魏本就是一个胡汉掺杂的霸府政权。

  “不要为难后辈了,我薄名噪世时,他母胎都还未有信。”

  那胡人也在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李泰,片刻后便笑语道:“吾名贺拔破胡,前见大行台转付文书,想看是何人作此雄章,故与惠保同归,请他引见。”

  “原来是贺拔太师,失敬失敬!小子眼拙寡识,但太师威名也如雷贯耳,不意太师屈尊来见,着实惶恐。”

  听到对方自我介绍,李泰才有恍悟。原来若干惠所谓的名满天下,还真的不是吹嘘,眼前这个男人,居然是贺拔胜。

  名传后世的西魏八柱国,包括老大宇文泰在内,跟贺拔胜相比都是小字辈。就连武川豪强的上一代首领贺拔岳,在贺拔胜面前也只是一个弟弟。

  贺拔胜的确威名早著,东魏高欢还寂寂无名时,他便因为平定六镇叛乱而名满北镇。所以说他成名时,李泰连个胎儿都不是也没错,贺拔胜成名近二十年,而此身才只十五岁而已。

  除了在北朝威名赫赫,贺拔胜还曾往南朝梁居住数年,后世名气极大的独孤信杨忠等,都曾是他部将。而此人还并非倚老卖老之辈,不久前的邙山之战作战勇猛,撵得高欢狼狈逃窜。

  历史上威风凛凛的人物,活生生出现在自己面前,李泰的确是有些激动。特别之前若干惠还说,贺拔胜曾带领家奴去挑衅赵贵,在这件事情上显然也是一位值得结交示好的老同志。

  只不过在听到贺拔胜的自我介绍,李泰还是感觉怪怪的,贺拔破胡?你不就是胡吗,我狠起来连自己都干,是这意思吗?

  “巧言令色!你这样的年齿,又生长在东州,所闻更多怕还是我的劣迹吧。”

  听到李泰的吹捧,贺拔胜便冷笑一声,神情倒也并不恼怒,又打量李泰几眼才又笑道:“你父是李晓,一舅氏卢叔虎?当年我镇荆州时,叔虎是我长史旧僚,一别多年,他今在东州还好?”

  李泰听到这话又是一愣,前身记忆里一通翻找,才回忆起确有卢叔虎这么一个亲戚。只不过记忆里来往并不算多,他家居清河,卢叔虎则居范阳,时下又无动车飞机,哪怕至亲分居两地,见面也并不容易。

  “舅父北返后便安居乡里,只是常憾当年辅佐使君时未能尽善。”

  客套话李泰张口就来,贺拔胜所言这段经历他并不熟悉,但知道贺拔胜大约在那段时间投降了南梁,想来不是什么好的回忆。

  贺拔胜听到这话,神情中闪过一丝怅惘,继而叹息道:“时也命也,他不怨我固执狭隘就好,但今尚能两处安好,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

  “陇西李氏不愧天下名门,故旧无数,你两位居然还有这样的牵连瓜葛。贺拔兄,之前你着我引见的时候可没言及这一层。怎么,也是见才心喜,想要入我帐里夺人?李郎虽少,才笔俱壮,我是不舍得放走他!”

  若干惠听这两人叙旧,便在一边笑语道,又指着李泰说道:“前事再说,大行台使我出治秦州,但我部伍实在良才匮乏,李郎愿不愿意与我同行?”

  李泰听到这话,心中顿时一动。

  他之前不愿意追从若干惠,一部分原因就是不想太靠近西魏皇帝这个尴尬人物,没想到转头若干惠就从领军将军迁任秦州刺史。

  秦州地处陇右,也算是陇西李氏的乡土范围。

  邙山新败,眼下的关中明显的人事敏感,李泰若追从前往,既能免于涉足这复杂的人事纠纷中来,在若干惠这个刺史的照拂下,还能专注经营乡土人事,倒也算是一个好去处。

  李泰尚自沉吟权衡,贺拔胜却已经开口,指着若干惠笑骂道:“你一个北镇老兵,居然也懂得收抚贤良。只不过,李郎他虽然名族慧才,终究年少,委居郡县佐贰,善治不能增光,恶治则败坏家声。这件事,不要再提。他家君祸福未知,怕也没心情同你共赴外州。”

  李泰没想到贺拔胜越俎代庖的替自己拒绝招揽,他倒没有什么固执的门阀观念、认为郡县佐贰是浊官,可贺拔胜所说的第二个理由,他却不能不理。

  于是他便也只能拱手道:“多谢贺拔太师言我心声,也多谢若干使君垂青征用,唯我齿稚器猥、不堪提拔,又忧家君之事,只能抱憾敬谢。”

  若干惠闻言后虽觉有些惋惜,但就连武川老大哥贺拔胜都开口了,也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三人坐定又闲聊一会儿,贺拔胜便起身告辞,视线望住李泰道:“军营凶气纵横,不是久居之地。若于此无甚牵挂,李郎便与我同往华州罢。”

  李泰听到这话后又是一愣,有点想不通只是初次见面,贺拔胜怎么就对自己这样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