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0088 血债血偿

      商原庄里,李泰让李渚生在前堂接待那些因他不曾到场而赶来询问的乡豪们,自己则回到了东坡的别墅中。

  “郎君,归庄伤员已经妥善诊治。但有两员伤重,药石无功……”

  朱子勇疾行入堂,神情黯然的对李泰说道。

  “知道了。”

  李泰沉着脸点点头,伏案起身道:“我去看一眼他们……嘶”

  他身起半途却又跌坐下来,左腿上的伤口入肉颇深,之前性命攸关的紧张时刻全无所觉,可这会儿清洗敷药包扎好后,却是一阵一阵钻心的疼。

  “你安心养伤罢,后事自有下员处理。”

  贺拔胜瞧了一眼还待挣扎起身的李泰,先是叹息一声,旋即语调低沉道:“既然不肯安于户内养生,这样的事情总要习惯下来。生死小事,遭受了、就要认!”

  “伯父,我有资格安养户内吗?你们这些北镇丘八,恃力行凶,有杀无树,除此身外几有恤者!”

  李泰心情正自悲怒交加,闻言后便忿忿道。

  贺拔胜听到这话也气不打一处来,拍案怒道:“是老子使人杀你?你们汉儿名族就好?窃大位,贪荣华,国家有事,袖手旁观!但有两分的筋骨担当,洛下岂容边士长驱践踏!”

  “我是责怪伯父吗?谁让你不巧生作镇人!”

  “我也没骂你,谁让你不巧生在此世,不能早达先功!”

  “早达者未必功!”

  “镇人就该痛杀膏梁!”

  两人四目相对,各揭疮疤,如此对视了好一会儿,贺拔胜才又说道:“这么说,你是觉得赵贵使人伏击你?”

  “不是他还能是谁!”

  最初遇伏的时候,李泰也不能确定是谁要刺杀自己。

  毕竟不久前他刚密集得罪了西魏几户权贵人家,就说独孤信他女儿不忿被自己打了屁股,安排人手伏击报复他也说得通。

  但当他喊出贺拔经的名字误导对方、从而侥幸活命看来,还是赵贵的可能最大。

  埋伏他的那一队骑士弓马精熟,现场遗留的箭矢也制作精良,显然不是普通人家能够蓄养的武装。而在商原左近能够悄无声息入乡设伏、并且对自己行踪动态掌握清楚的,同样也是屈指可数。

  他喊出宇文护和贺拔经的名字,就是要传递一种政治恐慌,即就是大行台可能要借事扫除贺拔氏的残留势力。

  这计策当然不算严谨,毕竟是他在被追杀途中临时起意,但却能够有效勾起人内心里的恐惧和警惕。

  或许刺杀、掳获李泰不算大事,达不到朝野轰动的程度,可如果将此攀诬到贺拔氏兄弟身上,所引发的政治动荡就不可估量了。

  如果是同贺拔氏并不亲近的其他人家,对此或许不会过分忌惮,李泰死无对证,他们也不担心遭受牵连清算,自然不会影响原本的计划和后续的行动。

  可这些人却放过了李泰,很显然是怯于将事态推动到不可预测的程度上。起码可以确定,这些人背后的主人家同贺拔氏兄弟关系匪浅,甚至可能排在会受牵连的第一序列。

  贺拔岳作为北镇武人一代目,同他家交情密切的自然有很多。但若再加上两个限定条件,被李泰得罪过、同贺拔经纬兄弟一样往来亲密者,那目标就能被精准锁定了。

  贺拔岳的两个儿子是虎父犬子,平日战战兢兢、自防严谨,同时流来往不多。像是之前贺拔胜被他们软禁邸中时,李泰还打算请太尉府长史念华出面,念华都自言在这对兄弟面前没什么面子。

  他们兄弟人际关系简单,为数不多交往密切的便是赵贵户中子弟,因为赵贵曾为他们父亲收尸,所以觉得就算关系密切些也在人情之内,并不犯忌。

  “权势熏人啊,伯父。你们北镇武徒自诩乡义,看来也只是马马虎虎。”

  李泰又冷笑道,他这并不巧妙的挑拨离间居然保住自己一命,可见这些人胸中荆棘几深。

  “不是赵贵,你不要因为他逢战失律便有小觑。如果真的是他指使,你活不成,这一点干练决断,赵贵还是有的。”

  贺拔胜在沉吟一番后,才缓缓摇头说道。

  李泰对贺拔胜的分析还是比较信服的,听他这么说不免有些自疑,于是便又说道:“如果不是赵贵,那我只能怀疑故太傅二息了。”

  “你觉得他们有这胆量?”

  贺拔胜先是叹息一声,旋即反问道,见李泰又低头默然,便又问道:“如果真的是赵贵,你又意欲如何?”

  “血债血偿,亘古不易!”

  李泰语调坚决的说道,虽然这话现在说的有些狂妄、缺乏底气,但事在人为。

  贺拔胜闻言后先是白了他一眼,旋即叹息道:“我侄儿无辜,他们受不了你使弄。阿羖等我会遗命让他们追从你,但是阿磐,你得跟我保证,决不可将此二子轻置绝境!”

  “我是这么想的,伯父。故太傅二息品性如此,他们就算志力逞强,此生也绝难脱出大行台容器之外。与其谨小慎微作苟活之态,不如放开心怀、求一个豁达从容。”

  李泰自不会挑衅贺拔胜的骨肉之情,闻言后便分析道:“故太傅与伯父事迹确凿、威望显赫,并不是二者所谓吞声避世能够抹去!戚戚于怀反而显得心机深刻,世间唯幽隐处才会藏污纳垢、惹人生厌,唯堂堂处世才可方寸尽显、人不生疑!”

  最开始并不熟悉的时候,李泰也觉得贺拔岳儿子们如此自防谨慎不失为自保之计,可在了解他们秉性为人后,便觉得这两人纯粹就是自我加戏。

  就你们这点才量,哪怕放任你们折腾,宇文泰一根手指都能料理了。为求清白、把自己置身黑暗中,让人瞧不出是驴还是马,反而危险。

  所以这兄弟俩还不如堂堂正正的走出来,让时流看看他们的底色如何,对贺拔家的敬仰心思也就淡了。

  这话虽然的确有道理,但贺拔胜听来却觉得有些刺耳,忍不住便忿声道:“你再说这些怪调,我就回华州,不住你家!”

  “伯父别闹,我明白你意思。此事纵然不是赵贵所为,也免不了他家子侄擅作主张。我既然喊出仲华郎君的名号,赵贵一家必有猜疑。

  纵然此前情谊和谐,赵贵也难免会有疏远自清的想法,更可能构人以自证。后事如何发展,伯父你不担心?”

  贺拔胜听到这话后,两眼一瞪举杖便向李泰砸来:“你早就料定将此二子做局?”

  “我又不是精怪通灵,若早有预计,还能险些被人做猪狗屠戮?”

  李泰李泰拖着伤腿往席外爬,好险避开这一杖,但见贺拔胜有点动了真怒,便又解释道:“我是这样劝说过两位郎君,他们也都听在心里。

  之前见伯父你同他们相见两厌,所以教他们在骊山治业消遣,既可以与群众欢愉,也不来勤扰伯父休养。

  我自家阿耶还不知流落何乡、生死未卜呢,却对伯父这样用心细致,难道我不是户里亲长喜爱的宝贝?伯父你不亲我信我,我又凭什么满腹热诚捂你冷脸!”

  贺拔胜听到这话,手上动作又是一顿,沉默片刻才说:“是啊,你就算满腹的狡黠智谋,那也不是我调教出来的。我今恃老贪享已经非分,再因自家户里儿郎痴愚责备你,真是不该。

  但你说我不把你当亲信,这话也不对!我驯养半生遗留人间的爪牙人事,不舍得留给自己子侄却留给阿磐你,我心意你能不知?”

  听到贺拔胜语调转为伤感,李泰也有些讪讪,这才又爬回来说道:“打两下就可以,多了翻脸!”

  贺拔胜瞧他惫懒模样,又忍不住笑起来。一老一残相坐对视,一时间竟真有几分相依为命的感觉。

  “你伤痛在身,近日也不必再外出浪行,老实留此侍药!”

  过了好一会儿,贺拔胜才又沉声说道:“我今病痛折磨,命数也残存不多,该当收拾心情,向诸故旧辞行。懒去别处,借你此地此屋。庄上盛备饮食,不要怠慢了我的宾客!”

  李泰听到这话,心知贺拔胜是打算将他如今尚有存留的人际交情转介给自己。

  虽然他对此也谈不上太大的需求,但也忍不住鼻头一酸,不论他自己心里计议如何,但贺拔胜的确是出于一种长辈的爱护心理,希望他未来能够走得更顺利一些。

  接下来的两天,贺拔胜一直闭门不出,拟定一个乡里见面的名单,并写书信着员送达。

  李泰也并没有闲着,亲自主持了两名遇伏丧命的部曲后事,并严令庄人对此保密不言。

  如果说之前对赵贵的敌视还只是一种心理的情绪,那么现在就是一个需要认真筹划的实际问题。

  他从来也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性格,但也不得不承认,眼下的他方方面面都不是赵贵的对手,所以谋计需远、一点点追平彼此间的差距,这仇恨的酒仔细酝酿,最后痛饮起来才更醇烈!